她轉向支持同婚不是為了同志的平等公民權,而是因為更加厭惡基督教人士

她轉向支持同婚不是為了同志的平等公民權,而是因為更加厭惡基督教人士
Photo Credit: Olivia Yang/The News Le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同網路名人「曾有文」日前因為被基督教牧師的控告,投書媒體表態支持同志婚姻合法化,我們要如何理解她的立場轉向?

最近幾個朋友傳給我看一篇奇文,作者是以「曾有文」、「曾大叔」為名的反同人士黃瑞華,文章標題是〈我不是基督徒,我支持同婚〉。首先,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還有媒體願意刊登她的文章,幫助她繼續炒作話題與知名度?最近一年多,「曾有文」投書各媒體,她的文字高傲、措辭強烈,非常有渲染力。然而,她的投書除了複製偏見、強化社會對抗,對於社會溝通完全沒有任何建設性。

在這篇文章中,曾有文再次吹噓她反同事業,宣稱自己的文章有多少人次轉貼、點閱,然後憤怒數落反同的基督教人士,尤其是對她提起訴訟的牧師,所以她表態支持同婚:「我不是基督徒,我支持同婚 ;正因為基督教反同婚,我支持同婚至死不渝。」

的確,從反同的立場來說,包含臉書「搶救台灣希望聯盟」、「滿天星素人連線」、「滿天星反毒陣線」都是曾有文的豐功偉業。反同立場鮮明的基督教媒體《風向新聞》喜歡引用曾有文的臉書動態,密集報導她的反同活動。曾有文也在她的臉書粉絲頁大力推廣反同的《風向新聞》:「我們真的很愛風向新聞,請大家在風向網頁狂按分享喔!」

長期以來,我們看到一組固定反同傳播模式:曾有文在臉書、媒體上生產反同言論,《風向新聞》負責加工傳播,如此一搭一唱,互相造勢,有效壯大了反同的聲量。把「風向新聞」和「曾有文」或相關粉絲頁當作關鍵字一起搜尋,可以找到他們大量的互動紀錄。如今,因為基督教牧師的控告,曾有文竟然公開說「支持同婚至死不渝」,令人感到精神錯亂,哭笑不得。

在同志婚姻合法化的辯論中,同志團體的核心主張一直都是:相對於異性戀,同志也是平等的社會成員,所以法律應該平等對待同志。然而,反同的基督教組織和曾有文一再挪用各種謠言﹑污名貶抑同志的人格,一起用羞辱同志。他們最常見使用的反同策略,就是將毒品、愛滋、性混亂標示或暗示為同志的本質狀態,藉此啟動社會大眾的疑慮,然後對同志議題採取保守立場。這個策略非常有效,也逼得挺同人士不斷回應闢謠,解除社會大眾的疑慮。過去以來,都是同志社群批判反同人士造謠抹黑;如今,當曾有文被基督教牧師控告後,她也指責對方「極盡抹黑污衊羞辱的方式鞭撻」,讓人感到到諷刺不已。

過去,曾有文因為仇恨同志,所以跟基督教的反同人士一起攻擊同志社群;現在,因為她更加痛恨基督教,所以宣稱要支持同婚。她的行為一直都是建立在仇恨之上,而不是對於弱勢的支持或社會正義的思考。她表達支持同婚,不是因為她真心相信同志的平等公民權,而是因為她更加厭惡基督教人士。

她支持同婚的表態像是一個嘩眾取寵的大轉向,目的只是為自己爭取更多的目光,毫無反省她對同志社群造成的傷害。最終,曾有文宣稱支持同婚只是再次消費同志議題,一方面把支持同婚當作她仇恨基督教的方式,另一方面緊抓同志議題,繼續炒作其網路知名度。同志社群不需要這種仇恨的支持,也不屑曾有文的支持。

最後,我認真地希望不要再有任何媒體配合曾有文消費同志、散播仇恨,讓我們一起遺忘曾有文吧!

作者備註:為避免幫忙增加反同文章的點閱率,本文不附曾有文的原文連結。若讀者想要閱讀該文章的讀者,請自行利用網路引擎搜尋其文章。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