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應該是一種驕傲,但當靠努力就能成功的社會已不在,台灣人怎麼辦?

平民應該是一種驕傲,但當靠努力就能成功的社會已不在,台灣人怎麼辦?
Photo Credit: PublicDomainPictures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做一個平民應該是一種驕傲,我們可以靠著自己的能力存活於這個社會上,但是一個可以靠著努力就可以成功的社會已經不在,台灣人不再有夢,那怎辦?

吃飯時間到附近街上去買飯,這邊的滷味攤念高職的小妹妹正如往常,課後在幫媽媽燙滷味與找錢;隔壁炒飯的師傅,跟著他爸爸從打雜到現在總算可以自己拿炒鍋;對面鹹酥雞攤一家人的爸爸負責炸東西,媽媽負責切東西,找錢的工作是兒子的,一家人互相合作看起來也很滿足。

同條街上,帶著子女出來工作的不只有他們,賣沙威瑪的夫婦也常見帥氣的大學生兒子來幫忙;往東50公尺的鹹酥雞攤女兒大概可以競選雞排公主。

這些就是發生在這一條街上的形形色色的人。

這些年輕的小朋友之所以要在課餘之時,甚至是放棄升學來家裡幫忙,有的因為家裡面需要人手,也有的因為希望藉此傳承這份工作。

若不是自己經營生意者,可能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那只好去忍受的一份22K的薪水。這樣以正職的身分拿著工讀生薪資,你覺得年輕人最後得到了什麼?另外這些幫家裡面工作的小朋友們,如果父母沒有把職業給傳承下去,未來他們的工作在哪裡?能負擔台北市的房價嗎?

可是如果我們看著天秤的另一邊,一群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孩子,在享受著父祖輩的庇蔭,出來無須工作,無須經過奮鬥,即有可能直飛公營事業董事長的位置。

也有可能,利用這樣的資源橫行中國大陸官商界;抑或是念著國外不知道的大學碩士博士學位,返國回來接任父祖輩公司的高層,或者是享受著父親給的第一桶金,這些機會都是上述那群在街上工作的小朋友很難達成的。

老實講,這也不是可恥的事情,只是無須去美化自己的人生,看來充滿皺褶的奮鬥,其實都只是一場遊戲。

權貴不是身分問題而是態度問題,權貴的態度是一種錯誤與噁心,如常在社會運動現場出聲的歌手張懸,部長女兒的身分與她的受歡迎是無關係的,以父親曾任海基會秘書長的身分,要大陸中央電視台每年都發她去春晚,會是個問題嗎?可是我看她隨時都可能被中共給封殺。

權貴階層的出現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但台灣,一個曾經被稱之為最小貧富差距的國家,怎麼會成為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呢?一個過渡靠著資本財發大錢的社會裡面,勤奮與誠實似乎僅能從課本裡面找到。

溫馨的人情變成了關說問題的起源,階級的意識投射到每個年輕人身上,每個人都想力爭上游,最後卻無從入門。在這樣的世界裡,前副總統的女兒違反法律規定可以以贖罪券的方式來緩起訴(相關新聞請見此);賣檳榔的攤販卻可能每天飽受各種不同權力機關的威脅。

大家知道冤獄的受害人絕大多數都是市井小民,尤其可能平常就是所謂的麻煩人物者。賣小吃的小店可能因為使用油品的問題導致生意一落千丈,但是始作俑者卻可能靠著善人的地位行走上流社會。

靠著賄絡官員取得大量土地利益的集團,一如以往的在國家政策下發著土地財。政府靠著徵收民眾的財產,大發土地財,沒有公道,人民如何信服。

做一個平民應該是一種驕傲,我們可以靠著自己的能力存活於這個社會上,但是一個可以靠著努力就可以成功的社會已經不在,台灣人不再有夢,那怎辦?

這是真實的台灣,我們的負擔。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