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慶富獵雷艦詐貸弊案」再次發生的三種藥方

預防「慶富獵雷艦詐貸弊案」再次發生的三種藥方
停泊中正軍港9號碼頭的永靖級獵雷艦永靖(MHC-1310)|Photo Credit: 玄史生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三個問題,在動輒幾十億、幾百億的大型採購案都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若不細究其中環節,人民的權利難以受到把關。

文:陳俊秀(台大政治研究所畢)

慶富在聯貸的公股集團確定違約後,後續的追償程序成為關注焦點。而其實慶富案之所以發生,至少有好幾道關卡都發生問題,梳理整個事件,可以從「事前審核」、「過程監督」與「事後咎責」三個層面來討論,能夠整理出慶富案發生的原始經過,往後大規模的採購案也能有借鏡的效果。

最有利標應先排除問題廠商

許多人質疑,慶富能夠打敗台船是否因為採「最低標」而非「最有利標」。但獵雷艦標案實際上是採最有利標,如果以慶富的技術合作夥伴義商InterMarine與美商Lockheed,慶富確實看起來確實有能力有製造此艦。然而事實上,光是有製造技術並不代表真正能夠承攬標案,還有企業的財務狀況、評比,加上涉及軍事機密,也要詳細調查是否有在中國投資、相關人員赴中也應有限制。在標案之前,慶富以財務狀況與各種案件不斷,本應就在排除競標廠商以外。就這點來看,海軍與國防部確實在事前評估就出了相當大的疏失。

強化銀行風險控管與追蹤款項用途

接著就是過程監督,在該標案的過程中有兩個問題,一是聯貸銀行原本不信任慶富的財務狀況,因此不願意放貸給慶富,後來卻因馬政府介入斡旋,而讓公股集團同意聯貸案,期間發生慶富詐貸、應繳利息未繳也已構成違約要件,但要卻等到慶富破產聲請消息傳出後,加上立委質詢,公股董座當晚才宣布慶富違約的追償、並向法院提告。其次,國防部內部不當流用款項,主計處卻在財報中沒有察覺海軍挪用空軍的14億經費,主計處是否有疏失,而國防部的不當挪用,也都未受到合理監督。

事後咎責並落實民營化管理

現在慶富案是在整個流程的第三階段,而此階段則是台灣最容易忽略的「事後咎責」。過去政治人物、官員出包,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讓下一任來收拾殘局,而又經常是新任官員信誓旦旦要追究前朝責任,但往往等到風頭一過,就又輕輕放下。如兆豐案,以及像張盛和任財長時期的彰銀案,也是現任財政部官員延續前朝的錯誤政策,而不敢對前朝違反契約一事提出糾正或改進。

獵雷艦弊案的事後咎責,絕不能隨著在公股董座的辭職就結束,更何況這次的關鍵人物一銀董座蔡慶年原本到明年上半年就屆齡退休,早半年走對他也不是太大損失,退休金更是照領。需要被咎責的是整個制度,已經民營化的公股銀行本不應受政治力介入,尤其貸款人與現任政府有政治上的裙帶關係,應落實民營化管理,才能真正最大化全民利益(這次沒有一間民營銀行受牽連)。

這三個問題,在動輒幾十億、幾百億的大型採購案都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若不細究其中環節,人民的權利難以受到把關。最重要的,如果是人民存在公股銀行的錢都會這樣毫無風險控管的被政治放貸出去,就能了解到政府連人民資產都管理不好,那奢談更多大型建設與支出!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