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巫師到開心果,腹語師由內在力量發出來的靈魂之聲

從巫師到開心果,腹語師由內在力量發出來的靈魂之聲
Photo Credit: osseous@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腹語術依然令許多人著迷不已。因為這種聲音魔法師在今天是開心果,在過去則是巫師,人們相信他們有超自然的聲音力量,可以施加在人身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尚・亞畢伯(Jean Abitbol)

腹語師

法國有個奇才異能之人……他是馬克.梅特拉(Marc Métral)。二〇一四年,這位六十多歲的魔術師在英國的電視節目上受到矚目,迷惑了《英國達人秀》(Britain’s Got Talent)的觀眾和評審。他是首位在表演中使用活物(一隻小狗)的腹語師。這不是他初試啼聲,他在全球的夜總會和馬戲團裡已經是熟面孔,也曾在一九八八年為黛安娜王妃表演過,他上過奧林匹亞劇場(l’Olympia)、紅磨坊,也與傑洛姆.薩瓦利(Jérôme Savary)在夏佑宮(Chaillot)國家劇院長時間表演過。超過八百萬名網友看過他在倫敦表演的片段。

儘管數百年來圍繞著腹語術的謎團,其原因老早就被揭曉了,但是腹語術依然令許多人著迷不已。因為這種聲音魔法師在今天是開心果,在過去則是巫師,人們相信他們有超自然的聲音力量,可以施加在人身上。正如前述的古代女預言家,腹語師代表著神祕力量,他能與死者對話,讓死者發言並預測未來。

腹語師讓人視若神明。但是也多虧了神諭,他能自由表達人民的請願,有時候還可以反抗政治力量,因為那並非真的是他在說話。然而,他所具有的精神性質,才是他的首要功用。「腹語師」(engastrimythe)一詞的來源明確易懂:希臘人稱之為“egastrimitos”,“gaster”指腹部,“mythos”是聲音。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率先試圖描述:「腹語師有個來自腹部的聲音,是由內在力量發出來的靈魂之聲。」希波克拉底只是複述《聖經》裡的回想而已(《以賽亞書》29:4):「你必落敗,從地中說話;你的言語必微細出於塵埃。你的聲音必像那交鬼者之聲出於地,你的言語低低微微出於塵埃。」

第二個例子依然出自《聖經》,腹語師還出現在《撒母耳記》中掃羅(Saül)那一段。掃羅前來求教隱多珥(Endor)的女巫,這位當時最有名的招魂師以擁有「閱讀亡靈思想的能力」著稱。掃羅王被他的神所遺棄,企圖與過世的預言家撒母耳進行溝通,從撒母耳身上獲得訊息。撒母耳在掃羅四十歲時將他加冕為王。一段來自他處的聲音答道:「非利士人會擊潰你的軍隊。你的王杖將會被人從手中奪走。」招魂師的面色如蠟,雙唇動也未動。聲音從哪兒來的?掃羅在昏暗不明中,彷彿隱隱看見撒母耳的魂魄。他堅持要女巫解釋。女巫感受到威脅,說明自己的聲音是撒母耳和他之間的媒介:「王啊,我透過腹部說話。腹部將字句傳至我的喉嚨,嘴唇才得以維持不動。」自古以來,腹語術就與魔法密不可分。

從巫師到開心果

這個情況一直維持到十七世紀,我們還能在義大利解剖學家法布里休斯(Fabrizio Aquapendente)的文獻中,找到這個令人匪夷所思的診斷:「腹語師者,無需翕動雙唇,僅靠胸腹清晰發聲。此舉違反自然,乃魔法及妖術。」教會選擇支持這種論點,而非開始認真研究這個似乎觸及靈魂之聲的異象。

接下來《百科全書》(Encyclopédie)出現了。十八世紀末的法國數學家尚-巴蒂斯特.德拉夏佩爾(Jean-Baptiste de la Chapelle)神父是《百科全書》的作者之一,使得腹語術從此被視為一門藝術與特技,不再是巫師的法術了。這位聖傑曼翁雷(Saint-Germain-en-Laye)的市民,對於理解這些現象深感痴迷,無論如何都想知道不掀動嘴唇要怎麼構成母音,如何不開口也能發出聲音,還有腹語師是怎麼讓自己的個性一分為二。他對腹語師的執著可以回溯到一場晚宴,那時一位腹語師的表演把他迷得如痴如醉。

一七七〇年二月十七日,聖吉爾(Saint-Gilles)先生素聞德拉夏佩爾神父對腹語師有濃厚的興趣,便邀請神父隨他到離聖傑曼翁雷城堡不遠的一家店鋪後方。聖吉爾先生開始敘述一些有趣的故事,神父的目光沒有移開過。接著,聖吉爾先生閉上嘴巴,望向天花板,突然間一段來自遠方、遙不可及的聲音,呼喊著:「德拉夏佩爾神父!」神父當場愣住,也跟著緊盯天花板,接著問:「是您嗎?」雖然是明知故問,但他的疑心未減。過了幾秒鐘後,他又聽到:「不對,別看這邊,是另一邊!」神父垂下目光,看著地面。這一嚇不得了。這一次,聲音似乎從地板傳出來。可是聖吉爾先生的嘴唇絲毫不曾動過,只有他那張不露神色的臉龐似乎隨著聲音波動。這次的相遇,在德拉夏佩爾神父的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同年的三月二十日,來自奧地利的另一位腹語師門根(Mengen)男爵遇上德拉夏佩爾神父,並在他面前做起一種類似喜劇小品的表演。男爵的口袋露出一個小布偶,他對著布偶說:「您帶來的消息一點意思也沒有。」布偶回答:「要中傷人還不容易嗎?先生。」「您還真是愛爭辯啊,小姐。」「就算攻擊是不被允許的,但自衛總是被允許的,先生。」「請閉嘴。」男爵答道,把布偶收進口袋裡。布偶激烈掙扎,悶聲悶氣地抱怨說:「男人就是這樣,因為力氣大,就以為權威代表正義。」

布偶剛剛活了過來,如此鮮活靈動,行經的一位愛爾蘭軍官甚至衝到男爵的口袋這邊。這時,口袋裡又傳出一陣呻吟聲,彷彿布偶被壓得透不過氣來。軍官不由得鬆手,彷彿那是一隻受傷的動物。於是,男爵讓這位年輕軍人看了看,其實那只是布偶,一根包著布當作外套的普通木棍而已。天衣無縫的幻象:男爵的嘴唇沒有動過,臉上流露出同情布偶的表情。布偶和男爵間活潑生動的交流,加強了魔術的效果。

男爵在這裡發出兩種聲音:第一種是布偶在打開的口袋時發出的近距離聲音,第二種是布偶被「關起來」時的遠距離聲音。

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呢?我們提到嘴唇、牙齒、食道、腹部,也提到天賦異稟……當男爵被問到他自己怎麼解釋時,他似乎覺得這一切再自然不過。對他而言,他的聲音能製造假象。他的布偶讓他可以說出礙於身分而無法說出口的話,允許他出言無禮。

他的左手拿著布偶,在雙頰、舌頭、牙齒間構成它的聲音,但沒有感覺他的腹部和胃部有特別用力,或發出任何聲音。他著重在舌頭的活動性、呼吸以及他給予的節奏上,來進行他和布偶之間的「對話」。

那個時代,還沒有能夠在腹語師發聲時觀察聲音的工具,要分析這個發聲機制幾乎是不可能的。

一八七六年,弗雷.尼曼(Fred Nieman)和七個玩偶一同登台,將群眾對腹語術的迷戀推向頂點。他與自己創造的七個玩偶對談,並用自己的聲音答話。他在舞台上從一種聲音換到另一種聲音,靈活得令人愕然。他愚弄、娛樂觀眾,幫他們消遣解悶,勾起他們的好奇心,帶著他們進入另一個次元之中。

相關書摘 ▶電視選舉擂台的勝出關鍵:辛辣又不失尊重的駁辭+洋溢著同理心的演說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好聲音的科學:領袖、歌手、演員、律師,為什麼他們的聲音能感動人心?》,本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尚・亞畢伯(Jean Abitbol)
譯者:張喬玟

關於聲音,那些你根本不知道但你絕對想知道的事,從醫學、科學、心理學、藝術發現人聲的奧祕。

  • 席琳・狄翁清亮飽滿的歌聲宛如天籟,是什麼原因造成她一度失聲?
  • 已故世界男高音帕華洛帝,他的嗓音涵蓋了七個「泛音」,然而一般人只有三個!
  • 所向無敵的刑法女律師在動手術治好了聲帶水腫後,卻從此輸掉每個案子?!
  • 英王喬治六世如何克服口吃障礙,發表一場動人的演說?

人類擁有一個無價之寶:聲音。它就像指紋,人人皆有卻天下無雙。母體裡的胎兒,從三個月起就開始感知「母語」,所以,失聲患者在治癒後開口說出連自己都聽不懂的外語一點也不奇怪!從古希臘的廣場到現代的電視螢幕,聲音在所有諸如司法、政治、廣告、藝術或情愛……等等人類事務上施展它的力量。聲音是我們日常生活必備的成分。它無所不在,以至於我們視它為理所當然,毫無節制地濫用,直到它消失,我們才開始想念……

聲音,看得見嗎?當然可以!吸氣的時候,聲帶會張開;說話、咳嗽或假裝哭泣的時候會閉合。這個機制就是喉嚨發聲的源頭。喉頭是絃樂器也是管樂器,保護著兩條聲帶,當聲帶振動時,它就是弦樂器;當共鳴腔振動時,它就是管樂器。

身為外科醫生及熱中於人聲研究的作者,將帶領大家探索聲音,不只是從科學和醫學的角度,還有從導師(mentor)到獨裁者的政治層面、講道者的精神層面和歌手的藝術方面,以及從聲色到誘惑的美學方面。揭開無形的聲音振動中,情感和理智之間的化學作用,滲入以喉頭為首的聲音王國之中,揭示聲音力量的奧祕。

好聲音的科學
Photo Credit: 本事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