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許多霸凌悲劇,透過「性別教育」就可以避免

【插畫】許多霸凌悲劇,透過「性別教育」就可以避免
Photo Credit:拉裘立蓓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性別教育、性平教育自小就以被正確教導,社會花費在溝通認知差異不需要耗費如此大的成本,也不用讓性別霸凌、性侵害等問題一再發生,畢竟即使我們性向不同,都一樣是人,希望能愛人與被愛,不是嗎?

171101多元性別教育
Photo Credit:拉裘立蓓爾

透過性別教育,能夠讓孩子在學習階段,就懂得尊重他人、理解自己與跟自己、社會既定印象不同認知的人,也減少歧視、霸凌問題一再發生,許多悲劇,其實透過性別教育就可以避免。

在勝利的喧囂中請別遺忘我們〉文中作者分享,今年同志遊行的主題是「澀澀性平打開開 多元教慾跟上來」,主張落實多元性別平等教育。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的法律依據總是與悲劇交纏,因悲劇催化。《性別平等教育法》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自1996年,當年發生的彭宛如命案,女權運動者彭婉如女士在趕赴會議的過程中,遭到強暴謀殺,這起事件至今仍未偵破,成為一大懸案。

彭婉如女士過世後,婦女團體舉辦了「女權火照夜路大遊行」,呼籲社會重視婦女人身安全,當時同志團體也參與其中,同年催生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中明定中小學需要有「兩性平等教育」之規定。2000年,大家都耳熟能詳的玫瑰少年葉永鋕事件,他的過世激起社會對性別教育的討論,2004年《兩性平等教育法》修改為《性別平等教育法》。同志遊行、性平教育與反性暴力的關係,歷史相當深遠。

如果性別教育、性平教育自小就被正確教導,社會花費在溝通認知差異不需要耗費如此大的成本,也不用讓性別霸凌、性侵害等問題一再發生,畢竟即使我們性傾向不同,都一樣是人,希望能愛人與被愛,不是嗎?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