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醜聞案+伊朗核協議,川普政府面臨致命危機

三大醜聞案+伊朗核協議,川普政府面臨致命危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三大案件特別是通俄案的進展,美國內鬥將越來越激烈。川普政府能否應對尚待觀察。

川普(Donald Trump)企圖推翻「伊朗核協議」令美國外交面臨諸多指責,但與其在美國國內的危機四伏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近期四件大事均有可能演變為川普政府的致命危機。

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嚴重打擊外交信譽,把球丟給國會更是危險的一步

首先就是波多黎各風災重建事件

波多黎各雖然不是美國的一個州,但也是海外領土,所有波多黎各人都有美國國籍。但是他們一直只享受「二等公民」的待遇。原因無他,波多黎各在大選中沒有選票,國會中沒有代表,加上它還是民主黨的票倉,共和黨主政的聯邦自然事事不上心。比如,德州遭受風災,川普早早兩次前往探訪,聯邦撥款也早早撥出,五大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老布希〔George H. W. Bush〕、柯林頓〔Bill Clinton〕、小布希〔George W. Bush〕與歐巴馬〔Barack Obama〕)還聯袂籌款。對同樣遭受史無前例的颶風瑪利亞襲擊的波多黎各,聯邦政府卻事事慢一拍:波多黎各風災時,川普卻忙於與球隊打嘴仗;惹來廣泛爭議後後,德州與佛州風災中被臨時解禁的「瓊斯法案」才對同樣遭受風災的波多黎各解禁;川普使出「推特大法」斥責抱怨聯邦救援不力的波多黎各聖胡安市長。

川普姍姍來遲的波多黎各之旅,連保守派媒體也評論為「政治災難」:他一路不忘大肆讚揚(在他領導下)聯邦救援如何出色,又宣揚波多黎各遭受的颶風「不是大災難」;指責地方政府辦事不力;指責波多黎各政府負債太高;還用輕佻的「擲籃球」的方式向人群派發物資。事後,他形容自己在波多黎各風災問題上的應對是滿分「十分」。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波多黎各遭受史無前例的颶風襲擊已經一個多月,整個島嶼還在真正的水深火熱中。80%地區缺乏電力供應,根據媒體報導,很多當地民眾只能用出「老祖宗的智慧」,以原始的方式生活。

但真正的醜聞還在一家叫「白魚能源控股」(Whitefish Energy Holdings)的公司。在波多黎各重建電力招標中,這間默默無名的公司出人意料地獲得了三億美元的總承包大合同。媒體追查這間公司的來歷,發現該公司位於蒙大拿州白魚鎮(Whitefish,MT),成立只有兩年,全職職員只有「兩個」。沒錯,它就是一間只有兩個人的正宗空殼公司。此前該公司的合同額最多只有一百萬美元左右。正常情況下,論資歷論實力,它都無法拿到這種三億美元的總承包大合同。再看合同細則也充滿問題,時薪與補助的報價都明顯高出市場價格,一些條文也不合符常規。

媒體繼續深入調查發現內有乾坤,原來內政部長辛克(Ryan Zinke)就是在蒙大拿州「白魚鎮」長大的,以前又是當地眾議員;而這個小鎮只有七千人左右,是真正的「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社群。於是有人懷疑內政部的裙帶關係才令白魚能源控股獲得這份問題合同。雖然辛克發表聲明否認指控,但辛克本身早有「濫用公款」的醜聞:他屢次乘坐私人飛機從事私人的政治籌款與宣傳,卻用公費付款。同樣用私人飛機卻報公帳的公共衛生部長普利斯(Tom Price)已經因此被迫辭職,但辛克卻在媒體的攻擊中屹立不倒。現在內政部的內部監察單位已經以違反「哈克法案」(公務員參加不正當的政治活動)對他展開調查,可見辛克其身不正。

在各方攻擊之下,波多黎各總督宣佈廢除此合同,但對此合同的調查還遠遠沒有結束。值得一提的是,川普政府上任以來,接連有內閣成員遇到這裡經濟上的牽涉腐敗的問題,川普本身就是利益瓜葛纏身,裙帶關係更是眾所周知,只是以總統特權為護身符。川普政府的腐敗有目共睹,白魚門事件的出現恐怕不是偶然的。

拿救災錢來建牆?颶風中的政治拉鋸戰

RTS1F0N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第二件大事是尼日士兵遇襲事件

尼日是恐怖主義活躍地區,法國駐西非部隊是外國在當地協助尼日政府對抗恐怖主義組織「大撒哈拉伊斯蘭國」的主力。2015年,美國與尼日協議,在當地建立一個無人機控制中心,幫助法軍監控。目前有大約800軍人與合約商在尼日修建第二座控制中心。10月4日,幾個美國士兵與一些尼日政府士兵在外出參加完一個會議後返回基地的途中,被恐怖組織武裝襲擊,四名美軍士兵及五名尼日士兵戰死,成為川普上任以來美軍傷亡最慘重的行動。

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在事發第二天已經向川普報告事件。但川普在此後約兩星期都沒有就事件發表聲明,甚至連喜歡用的推特也沒有提過。又有傳媒爆出,在美軍遺體運回美國時,川普正在打高爾夫球。於是有媒體質疑,川普不關心陣亡的士兵。軍隊與軍人是川普喜歡打的「愛國牌」,他當然無法忍受這種質疑。於是在17日的一個新聞會上,他聲稱自己是「史上對陣亡士兵最好」的總統,已經給那幾個陣亡士兵家人都寫信慰問,又指責歐巴馬「很少給陣亡士兵家人」打電話,而自己給「每一個」烈屬都打過電話。

這時,川普信口開河的毛病又引來傳媒反擊,美聯社記者很快發現,川普上任以來美軍共有43人陣亡,多個陣亡士兵家屬從未接到過川普的電話。川普在新聞會上誇耀自己如何重視烈士時,舉出例子說自己曾給一個6月10日在阿富汗陣亡的士兵(Cpl. Dillon Baldridge)的家屬寄出一張兩萬五千美金的私人支票,但又有傳媒發現,這個家屬並沒有收到這張支票。直到在媒體報導出臺的同一天,白宮才匆匆以川普的名義寄出這張支票。

更有甚者,10月16日,一名陣亡戰士強森(La David Johnson)的遺孀接到川普打來的電話,當時川普居然說不出這個戰士的名字,又對遺孀說「他能參軍簽下協議,就預計有此後果,雖然這也令人傷痛」。這話在遺孀耳裡聽來感覺「冷漠無情」,受到二次傷害而大哭不已。在場陪同遺孀的民主黨眾議院威爾遜(Frederica Wilson)把這件事爆給媒體,「涼薄語言」當即引起媒體嘩然。隔天白宮幕僚長凱利召開發報會護主,惹來凱利、威爾遜及川普三人之間的罵戰。不在話下。

川普的各種不當反應成為新聞焦點,這掩蓋了尼日襲擊事件的更大潛在危機:在整個襲擊過程中,美國軍方、情報部門與白宮有否過失。已經與川普徹底翻臉的共和黨強硬派馬侃(John McCain),要求在國會展開聆訊,提供有關此事的詳細信息。民主黨議員立即表態支持,把它與歐巴馬任內的班加西事件相提並論。

而根據現有資料已經疑點重重:遇襲陣亡的士兵此前都沒有戰鬥經驗,有的還是第一次參加海外行動;強森是遇襲後被「大部隊」遺棄在第一事發地而陣亡,48小時後才找到屍體,這驗證了美軍缺少足夠訓練;士兵沒有用裝甲車,成為死傷慘重的主要原因;法國空軍基地距離事發地點咫尺之遙,空中支援部隊卻在戰鬥後三十分鐘後才抵達,溝通配合是否足夠?雖然川普早早撇清,自己沒有「專門批准」這次行動,但FBI已經展開調查,相信隨著更多資料出現,對整個事件會否變成「川普的班加西」能下更準確的判斷。

RTX3HO5J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三,對川普最燃眉之急的事,還當屬「通俄案」的進展

特別檢控官穆勒(Robert Mueller)展開調查以來,案件不斷像「擠牙膏」一樣進展。8月3日,在華盛頓一法官的批准下,成立有關此案的大陪審團(Grand Jury),負責傳召證人証供、監誓等事項,以及根據調查證據決定是否起訴。穆勒此後多次傳召各種證人。10月27日星期五,大陪審團通過決議,正式落案起訴第一批嫌犯,但名單押後到下一週才宣佈。

本週星期一(10月30日)一早,各大媒體就爆出,川普競選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在警方要求下自首,一道自首的還有其生意搭檔蓋茨(Rick Gates)。他們被起訴十二項控罪,包括「陰謀針對美國」與「陰謀洗錢」等,洗錢這兩人都否認控罪。

馬納福特的控罪主要牽涉到2012-13年間,他接受烏克蘭政府委托,「隱瞞公衆」地在華盛頓進行遊説,又幫助外國洗錢超過1,800萬美元等事。這種「遊説政治」在華盛頓這個沼澤中可能並不罕見。而且這種油水可能是各個陣營都「見者有份」。馬納福特的一個被控罪事件是幫一家叫「現代烏克蘭歐洲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a Modern Ukraine)的「NGO」(背後是時任烏克蘭總理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在美國組織公關活動。而被雇傭的公司就有親民主黨的遊説公司波德斯塔公司(Podesta Group),其領導人正是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競選主席約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即被盜電郵的主角)的哥哥東尼波德斯塔(Tony Podesta)。在馬納福特自首的同一天,東尼波德斯塔也宣佈辭職。

更重要的是,馬納福特被控的罪名與「通俄案」沒有直接的關係,川普可以輕輕地說一句「不知情」就過去了。估計穆勒盯住馬納福特,並不是隨便找個人定罪了事,而是要馬納福特提供更多「通俄案」資料交換減輕控罪。

第三個被起訴的是川普競選團隊的外交顧問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他已經承認一項「向FBI撒謊」的控罪。他與「通俄案」更直接相關。就目前透露的消息,在去年3月14日,在加入川普團隊後幾天,他與一名與俄羅斯政府官員關係密切的「俄羅斯教授」第一次見面(他撒謊說見面發生在加入川普團隊之前),4月26日,他與「俄羅斯教授」在倫敦一起吃飯,被告知俄羅斯掌握了一些希拉蕊的數千封電子郵件的「黑材料」(dirt )。

從這些消息看,作爲競選團隊一員的帕帕佐普洛斯與「俄羅斯教授」之間的接觸並不平常,與「通俄」指控可謂又靠近一步。

而在另一條戰線上,穆勒在九月初命令臉書、谷歌、推特等公司上交俄羅斯在競選期間投放廣告的數據。這些大網路新媒體被俄羅斯用於干涉大選宣傳的事實也逐步被揭露。以臉書為例,利用其精準投放的廣告與社交網路,俄羅斯用了不過十萬的廣告費用,就把針對希拉蕊的假新聞傳送到一億兩千六百萬美國人屏幕上。這些網路新貴的CEO,正在國會接受聆訊。祖克柏等雖然一再否認臉書是「幫兇」,但俄羅斯利用假新聞干涉美國大選程度之深令人觸目驚心。

AP_1730282306641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細節逐漸曝光與檢控的進展,引來右翼陣營的慌亂。於是這兩個星期,右翼媒體重新炒作2010年的鈾礦售俄案。

「鈾壹」(Uranium One)是總部位於加拿大的國際公司。2009年,俄羅斯公司ARMZ Uranium Holding(背後是俄羅斯國營公司Rosatom)通過交換股權,獲得其約16%的股權,2010年,ARMZ通過出資並購其他鈾礦公司的方式,把在「鈾壹」佔有的股份提升到51%。這宗交易被加拿大政府批准。但由於「鈾壹」在美國有礦場(該礦場有占美國批准的以「就地方式」開發鈾的總量約20%的執照,但實際開發量只佔以這種方式開發總量的2%左右),交易也要得到美國政府的批准。當時,美俄關係還沒有惡化。外國投資委員會(屬於財政部)以只差一票就全票通過的大比數批准這個交易。隨後,核管理委員會(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也批准,歐巴馬總統沒有反對,交易最終落實。

希拉蕊當時是國務卿,與這兩個委員會沒有直接關係。但前總統克林頓在2010年,在莫斯科作爲一場收費50萬美元的演講,而「鈾壹」公司及其並購的公司的一些人員,是克林頓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的大捐獻者,歷年共捐1.45億美元。於是有人就把這兩件事聯係在一起,說「希拉蕊受賄,把20%的美國鈾礦賣給俄羅斯」。

值得説明的是,除了20%鈾礦的説法不實之外,把鈾賣給俄羅斯也很有誤導性。因爲鈾的出口必須得到美國政府的批准,並不是外國公司可以開發,就可以運出美國。另外,給克林頓基金會的錢,也不等於給克林頓錢。但這種「希拉蕊賣國」宣傳,就是當時右翼集會高呼「lock her up」口號的原因之一。

川普在競選時就不時提起「鈾礦售俄案」。上任後,一受攻擊,就拉出此案轉移視線。可是真正有權力查的塞申斯掌管的律政部,對此案毫不關心。這次在共和黨議員的組織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進一步展開對此案是否牽涉賄賂展開調查,很明顯又是轉移視線的招式。

川普陣營另一招是指責「希拉蕊才真正在大選中通俄」。日前,去年底閙得沸沸揚揚的「俄羅斯文件」(The Dossier)又有新進展。雇傭前英國情報人員斯蒂勒(Christopher Steele)撰寫檔案的公司叫Fusion GPS,付錢請Fusion GPS調查的就是希拉蕊陣營。更準確說,是共和黨建制派網站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首先請Fusion GPS調查川普,但隨著川普勝出初選,調查對他們不再有用,於是民主黨就接手繼續請它們調查。去年十月,這份文件已經在媒體界流傳,但由於缺乏可證實性,沒有一家主流媒體報導,希拉蕊陣營也沒有拿此文件說事。只有一個網站在「二次電郵門」(選戰最後時刻)之後提到這份文件的存在,廣爲人知是在選舉之後。如何與「通俄」聯係在一起,令人摸不着頭腦。

無論如何,鈾礦售俄案與俄羅斯文件,就成爲川普陣營的「搞混水」的工具了。

總之,隨著三大案件特別是通俄案的進展,美國內鬥將越來越激烈。川普政府能否應對尚待觀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