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豔、擔憂、隱患、機會:四川參訪後看到崛起的中國

驚豔、擔憂、隱患、機會:四川參訪後看到崛起的中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淘寶做小東家的學長因為互聯網的崛起,抓住這個浪潮讓他不因中國崛起感到畏懼,更多的是喜悅和機會。在方糖小鎮時他有說過:「中國的互聯網市場仍然是十三億,而不是所謂網路人口的五億,因為沒有網路的人,仍會請有網路的人幫他代購。」這就是機會。

文:陳有序

前言

這是一門產業參訪課程,師生共有60人,八天行程,有參訪成都的兩家台灣企業(統一和捷安特),四川本地的餐飲業海底撈和創業者中心workface的方糖小鎮。之後觀光青城山、都江堰、黃龍九寨溝與成都市區。

如此大規模的校際參訪實數少見,即使此行只有當時岩倉使節團(明治維新後的大規模參訪團,有107人)的一半略多,時間也短得多,但該看的、該學的,一個沒少。雖說這次的活動是因為課程需要以學術交流及企業觀摩為主,但實際執行中理所當然地增添了不少玩樂的元素。

上次的中國行已是十年前(2006年)的家族祭祖兼旅遊了,就已是大開眼界,驚艷到北京、上海已是一等一的國際都市了,但內陸的武漢仍是有待加強。事隔十年,往更內陸成都去,期待比想像來得多得多,如今,天府國之都的確未讓我失望。

而總而總我將此次所見所聞歸類為:驚豔、擔憂、隱患、機會。

驚豔

1. 行前的陌生到認識:在方糖小鎮認識神秘的在職班面紗

「創業初期就像剛開始喝咖啡,總是有點苦,喝久了,加點糖,就不苦了。」

——方糖小鎮(Foundertown)

方糖小鎮位於成都的辦公共享區,在那裡有很多理想的創業者與自由工作者:一個創業和辦公共享的平台。由我們的兩位課程教授和兩位在職班學長與他們的兩位來賓對話,在那是我才有機會瞭解到何謂創業與在職班學長姐的點滴:

來賓是成都「垃圾王」的「綠色地球」總裁汪建超,原本坐擁人人稱羨的職業:微軟公司的工程師暨主管。起先也沒有預期自己會離開微軟,更未料想自己的職業生涯裡會成為「垃圾王」。在於改變世界的想法讓他有勇氣離開舒適圈,成立「綠色地球」走入街坊回收垃圾,從中發掘新藍海。不但幸運地搭上目前中國官方積極推廣的環保政策,同時也意味著:良好的改變,能從身邊小小的人事物做起,因為在微軟這樣的大公司,個人的idea不容易實現,但在微軟的時間並沒有耽誤了他的時間,反而從中學習到的創意精神和管理經驗已讓往後「綠色地球」的拓展受益無窮了。即使目前收支仍仰賴官方補助,但已有先發優勢的汪建超有信心未來中國在該領域有足夠的市場潛力。

而這位學長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在淘寶淘金!」

顧名思義,新聞上討論中國互聯網和大數據應用如何火熱,都不如這位學長的分享來的具體——淘寶提供無數小零售商銷售的平台,而我們消費者端之所以可以享受到較其他網站更低廉的售價和優質服務外,除了太多的商家彼此競價外,最有趣的在於淘寶將費用和成本轉嫁於商家而非消費者。但商家也能因為這些費用的繳納,看到各種淘寶統計的大數據:多少人點閱? 何時點入? 點閱後多久離開和當中下單的比例等等都是大數據的分析。

學長也坦言,這對他而言雖然是個副業,但多虧這項副業,他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因此回頭進修碩士班(爾後幾天的與各個前輩交談後,原來同樣因為「終生學習」的人不再少數),也喜歡在學生時期認識的各個朋友,因為那交往都單純許多。而在淘寶的投入,他漸漸感受到受薪者和創業者心境的差異:

白天在公司當主管時,很討厭為什麼老闆總是吝嗇加班費和休假等應該屬於員工的權利。而當他開始做網售後,了解到何謂「將本求利」 ─ 我雇主請你來是要你把工作做好做完,你還沒做完,憑什麼下班,請休假? 有角色的轉換讓他有機會理解創業者的苦衷。

2. 傳統也是商機:錦里和寬窄巷子

來到任何大城市都必須到當地最具特色的商業區逛逛:台北市有西門町,那麼成都必然非屬錦里和寬窄巷子莫屬。但不知道為甚麼,台灣本土有歌仔戲的孕育,布袋戲也走向國際化,或是原住民高亢的合音也是國際知名的天籟,卻很少看過有一些相關的文創小物,只有在故宮或是博物館的紀念品區才看得到,但價格非常不親民。然而,在錦里,可以看到很有質感的三國文人武將的象棋組合,有濃濃的三國西蜀都城風格。而自己非常喜歡川劇變臉的多種臉譜,如今我也可以將他們把玩於手掌心——川劇臉譜的手機吊飾、鑰匙圈。如果你不熟川劇,只看過霸王別姬的京劇,那也可以選擇以景泰藍(中國特有的琺瑯技藝品)製成的磁鐵和書籤,都是以京劇人物為母版設計而成。

在台北,西門町是台灣電影愛好者的觀影首選,很可惜的是在寬窄巷子或錦里,沒有如此的影院可選擇。但可惜之處亦有可喜之處,寬窄巷子有無盡的戲院和茶樓供你選擇,新穎又不失古味的木造劇樓,與川流不止的觀光客頻繁的使用智慧型手機、相機兩相映襯下,有種時空交錯的違和感。

常在台北地下街和逛街的朋友們一定會看到我們一直在提倡的軟實力,也有很多高CP質的文創小物,可喜的是很多都是原創圖案,可惜的也是沒能將台灣一些文化和舊傳統融入。相對的,在不只有錦里和寬窄巷子,中國一直以來都不缺乏「國粹亦錢潮」的商品,且事隔十年後我看到的是更精緻的質感提升,不但展現「古今融合」是一種可能,更甚者的是老祖先的文化遺產也能帶來無限商機,或許當中的精神和創意也能供我們借鏡。

擔憂

1. 企業:胼手胝足的台商們

這次行程參訪許多知名的台灣企業:捷安特、統一。我們所見到的兩位總經理,是早期的台灣在經濟起飛的年代,真正靠雙手打天下的人。他們當時來到中國,是一片從零開始的處女地,環境極差,但是為了理想,依然克服了所有不適應,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在飲食業,統一和康師傅是中國的兩大龍頭。捷安特的進入,即使有山寨單車的不斷挑戰和抄襲,他們仍然將中國一直以來的本土品牌打入冷宮,使其逐漸退出消費市場。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統一總經理說:「如果台灣的年輕人現在才想要來中國競爭,不只要用跑的,你還必須去衝撞,因為現在全中國的競爭力非常的可怕。」也因此讓我想起之前在學校某位同學獨到的見解:「那是因為他們身在一個台灣大環境非常好的年代,那時候就連一個計程車司機每天看著股票漲停,都能買下好幾棟房子。」

沒錯,現在的大環境對我們來說的確不比從前,對我而言成功就像是登山,每個時代都有必須跨越的山頭,50年代的他們爬的是一座荒蕪的山丘,他們一無所有,只能一步一腳印的往上爬,所幸一路上的路不難走,最後他們看到了日出的曙光。而現在的我們就像在登百岳,陡峭的山路難走,我們全副武裝,卻沒有登上山頭的勇氣,停滯不前,因為被眼前的高山震懾住了,最後我們錯過了登山的最佳時間,只能在半路打卡,看著路上那些落葉給我們的小確幸。讓人擔心的未來,也擔心著我們這一代的前景。

2. 對岸的大學生們離鄉背井也願意忍,台灣的狼性呢?

我們拜訪了中國數一數二的大學,西南財經大學以及四川大學,兩所歷史悠久的大學,讓我了解到對岸的高等教育發展,其中與西南財經的學生閒聊時他分享著:為了未來能夠從商選擇從中國的哈爾濱到西南財經大學就讀,每年只能回老家一次,坐飛機要三個小時。從適應同個國家不同文化、飲食、習慣,到最後決定未來要在四川工作,其中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去改變自己,提升競爭力,為的是和四川當地的學生爭奪一兩個上市公司的職缺。

而反觀在台灣的我們,因為總是看著國內的工作市場,縮小了自己的眼見,很少人試著去挑戰出國、離鄉背井的工作,一樣年齡的我們只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薪水還不錯,業務輕鬆,離家不要太遠的工作,令人開始擔心在這樣的氛圍下,是否像報章雜誌所說:台灣的年輕人失去了「狼性」?

Chengdu, China - July 16th 2016 - Tourists and locals enjoying an outdoor market in downtown Chengdu in China — Photo by lspencer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隱患

1. 仙境還是夢魘?未完的禮貌學習

多虧行前的貼心規劃,我們在九寨溝溝口下榻的酒店距離溝口僅十分鐘車程,十分方便。記得這幾天導遊一直不斷的囑咐:絕對不要將台灣的排隊習慣適用於九寨溝,太「斯文」了。一直不懂她的意思,到九寨溝園區的門口時,瞬間了然於心——即使淡季(一日兩萬人,旺季是十萬)依舊是「人潮洶湧」,我們同團起初用人龍手搭著手試圖突破人群(就像幼稚園手搭手的排隊一樣),不幸的是即將入園之遙卻「久攻不下」——人龍還是被突破,不斷的被插隊,很多不曾動過肝火的系上教授也因此有些失態,所謂的「文明」在九寨溝是個理想。

更無奈的是,九寨溝佔地廣大,十分仰賴園區的電公車代步,而每一次的公車排隊都必須再上演一次「爭先恐後」。過多的觀光客,不良的禮讓習慣和有待加強的動線管理,在九寨溝留下未解的難題。女媧灑下彩石時,是否有想過天降人間的仙境也會成為恐怖夢魘?

2. 成都的商場有……

晚上一些同學在成都市區夜遊時帶來不少見聞,然而最引人入勝的莫過於:大賣場外的廣場,一個媽媽就直接像帶狗狗方便一樣就讓自己的孩子就地解放(之後有丟垃圾桶)。

還有在車上我看到:

  1. 高速公路上大客車可以跨越雙黃線直接迴轉。
  2. 雖有低碳排的「電瓶機車」取代台灣滿街跑的汽油機車,但大部分的駕駛都沒有戴安全帽。
  3. 爭先恐後不排隊的習慣。

(相信前段所提的九寨溝夢魘已讓讀者們窺知一二)。

3. 說好的減碳呢?

黃龍的登山行程結束後我們往九寨溝而去,而隨著天色愈晚,一路上毫無任何路燈的山路讓我憂心的想著:「難道天黑後只能靠車燈在黑夜裡開路?」

但很快的一掃我的憂慮。

九寨溝的溝口,燈火通明,五光十色,與前一分鐘荒涼的山路形成強烈對比。我們歇腳酒店的自助晚餐,有新鮮的海味(四川是不靠海的內陸省份),而晚餐後在附近閒逛,所有的現代生活必需品在這深山裡應有盡有。有源源不絕的觀光客,再多的碳足跡任何東西都能帶進來,《巴黎氣候協議》?忘記了!

4. 看得到的手

在成都做完了學術交流,往後的四天一路往深山的黃龍九寨溝而去,當中幾次在路上有一些休息站,洗手間在這並不是免費的,和歐洲很多休息站一樣,而在歐洲的休息站的收費,通常比免費廁所更乾淨(可能有更充足的經費維持整潔),也會給你一張等值的「折價券」可以在此消費。

但不一樣的是,四川深山裡廁所收費,沒有給你任何折價券來「刺激消費」,更像是一種「壟斷」——在我這方便,就繳錢。而且所謂的「廁所」是從前那種非常原始的洗手間:少自來水,且蚊蟲飛舞。導遊說,可以在這裡開設休息站的站長常是當地書記的親戚,當中的商品價格往往也更高於平地且品質甚差。凱因斯所謂「政府這隻看得見的手」,我在四川深山清楚的看見了。

機會:選擇破浪,或是沉沒?

至今已半年,四川行的種種在我心中的漣漪依舊盪漾,未曾停歇 - 會恐懼,在於當地同年齡的大學生有我們台灣學生已忘卻的衝勁;也見識到,即使是內陸省會,其都市發展和宏偉企圖心(成都是一帶一路的陸上起點)絲毫不遜色於台北,回來卻看到台灣普遍上依舊瀰漫著對中國的「落後偏見」,更因此憂心台灣真的還有多少人是井蛙自命清高?

但每個世代有不一樣的機會任你選擇,在淘寶做小東家的學長因為互聯網的崛起,抓住這個浪潮讓他不因中國崛起感到畏懼,更多的是喜悅和機會。在方糖小鎮時他有說過:「中國的互聯網市場仍然是十三億,而不是所謂網路人口的五億,因為沒有網路的人,仍會請有網路的人幫他代購。」這就是機會。

也許現在的我們所面對的世局,不再像我們長輩那時所面對的那樣——雖然裝備匱乏卻是平靜的海象。如今則是而是洶湧的暴風雨。然而在這個多變的全球化時代,我們不再是一無所有的毫無裝備,而是有數不盡的工具輔助我們征服眼前的時代浪潮:網路的資訊快速,和便利的出國程序可以隨意遊走國際去學習,比起當年他們是必須徒手探索,有了更多無限的可能。一切端看下水時,是否願意放下身段,去學習,才能前進,而不是繼續用目光如豆的偏見蒙蔽雙眼,不然只有溺死的可能而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