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頭與神明淨港:如何建立起野柳地質公園與漁村文化之間的連結?

女王頭與神明淨港:如何建立起野柳地質公園與漁村文化之間的連結?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營地質公園究竟是「瓜分在地資源」,還是「提振地方發展」 ?做為一間營收的地質公園,該如何達到外界期待的社會責任與使命感?

北海岸漁村的女王盛世:野柳地質公園
使自然成為社區再生的動力

撰文:諶淑婷、林書帆
攝影:黃世澤

社區與地質公園間築起一道看不見的牆

與國內其他地質公園相比,野柳確實有得天獨厚的天然條件,交通易達、可觀察地景集中,只要逛上半天,就能觀察到海岬、海灣特有的侵蝕差異現象,以及海蝕平台上,燭台石、薑石與蕈狀岩等珍貴地質現象。

這讓野柳地質公園的發展,無論是旅遊商機、國際知名度,效益都已超乎國人想像。但地景旅遊只是地質公園內涵的四個面向之一,地景保育與環境教育,目前園區OT業者正在加快腳步趕上,而最後社區參與這一點,正是最讓楊景謙費心,也承認最需努力的方向。

無論是目前地質公園的經營者或是野柳社區居民,都承認彼此關係頗有疏離。郭萬興聳聳肩說:「不相來往啦!」累積了十多年的心結,結得快解得慢,最初是因為園區開始管制,不讓居民自由進出兜售商品;隨著管理加強,改在售票處旁成立攤販街,統一管理;最後,又另設一條新攤販街,但想做生意的人總是多過攤位數量,抽籤結果也不是人人信服。OT之後,園區內的遊客中心開始賣紀念品、飲料,更讓居民氣憤「搶生意」。

另一方面,對這個本來以漁業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小漁村來說,曾經大量陸客帶來的不只是摩肩擦踵的人潮,也包括如龍的車陣;做生意的人抱怨賺的錢沒有變多,因為陸客以低價團為主,不是一桌菜壓到一千五百元,就是「一條龍」玩法,半天進出野柳地質公園,用餐時間整車拉走,「彷彿整個野柳只有一個地質公園」。

楊景謙回憶,剛接手的那一年,還有居民站在門口叫囂抗議。後來,他們開始「敦親睦鄰」,以實質捐款回饋野柳各種團體與地方組織,例如社區協會、長青會、宮廟、學校、義警、義消等,萬里國中與野柳國小若舉辦活動需要經費,也盡力協助。雖然關係似乎逐漸改善,新空間也試圖慢慢讓社區、尤其是帶領村民的村里長瞭解他們的想法與做法,但地質公園與社區的連結仍十分薄弱。

經營地質公園究竟是「瓜分在地資源」,還是「提振地方發展」?做為一間營收的地質公園,該如何達到外界期待的社會責任與使命感?

如果每年有兩三百萬人來到野柳地質公園,該如何讓他們走入社區,拿起文化觀光地圖,按圖索驥沿著巷弄慢行?港東路上整排的海產店等著用餐的客人上門,彎入小巷,就是尋常民家住宅,並無像其他觀光區發展出特色店家或咖啡店林立的狀況。寂寥的氣氛,曾讓楊景謙感到為難,「如果人潮都已經帶到家門口了,社區本身是否應該思考可以做些什麼?」

社區營造不易

從高雄旗津嫁來野柳的湯錦惠,在野柳還由北縣管理時,便以約聘人員的身分進入園區工作,如今以副總經理身分處理服務工作與導覽活動。九二一地震發生後,她看到各種地方文史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決定在二〇〇四年與其他工作人員成立瑪鋉漁村文化生活協會(瑪鋉是萬里早期原住民語舊稱),同時向郭萬興租下老家古厝,展示四處蒐羅來的漁村古早生活用具與捕魚器具。

這間現被命名為「瑪鋉居」的古厝,是有近百年歷史的閩式建築,位於港東路巷弄內,過去是一間柑仔店,無論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或漁具等生活必需品,都能在這裡購買補足。

在「瑪鋉居」附近,還有幾間當地僅剩個位數的硓?厝。早期紅磚屬於有錢人家專屬的建材,農家多用夯土築牆、木梁成頂,蓋成「土角厝」;漁家最好的建材便是硓?石,也就是珊瑚礁,漁民在東北季風或是颱風過後,趁著不用出海捕魚的時間,到海邊撿拾海浪打上來的珊瑚礁石,或是直接選定合用的珊瑚礁,連同底部相連的沈積岩一同敲下,敲打修整成合用塊狀造型,再一層層堆疊,並以泥漿澆灌黏著。珊瑚礁有無數孔隙,硓?厝住起來冬暖夏涼,但終究敵不過時代洪流,六〇年代地方經濟好轉後,一間間拆除,蓋起了紅磚樓房。

已經在野柳生活四十年的湯錦惠,很清楚問題在哪裡。對野柳人來說,觀光業的發展與他們如何過日子實在沒有太大關係,當地人都記得,野柳漁港曾是北海岸最大漁港,漁業資源最豐富時,一艘漁船出海就能帶回幾百萬的漁獲,到碼頭當一天漁工就能有幾千元收入;這個行業收益高、風險大,很多來擺攤的歐巴桑的丈夫、兒子都喪命於大海,幸運活下來的,當年豐厚的收入也足以讓晚年不愁吃穿了,所以即便地質公園開出當一天志工五百元的津貼補助,六十多名志工中也僅有約十人是當地居民;公園為了協助居民接待國際觀光客所開設的語言課程,或是為商家設計的紀念品包裝行銷工作坊,居民也興趣缺缺。

就連公所提議要規劃徒步區,也被居民拒絕,「已經在做生意的人覺得不需要,沒做生意的人更不覺得有必要,車子沒辦法開到門口多不方便。」李梅芳是野柳國小長期志工,一九七五年跟著擔任警察的丈夫一起來到野柳定居,生長在屏東的她,常常帶著孩子到海岸邊散步,欣賞奇岩怪石,沒想到這一住就是四十年,「以前的野柳純樸保守,空氣裡是濃濃的魚腥味,後來觀光人潮多了,漁船變多變大,突然熱鬧了起來又沒落。」

03-26_HST_170715_TWN_070200
Photo Credit: 黃世澤攝影|億萬年尺度的臺灣|衛城出版

宗教文化是唯一的凝聚

如今唯一能凝聚村落的,只剩下廟宇活動了,那也是僅存的、活生生的漁村文化,不只中老年人投入,剛畢業的國高中生也樂於參與,成為新一代擡轎跳港的一員。

兩百多年前,一艘「金和順」號帆船,在野柳岬外海因強大側風而翻覆,三百多人全數罹難。據說意外發生前三天,一位野柳老漁民夢到保安宮主祀的開漳聖王託夢警告船難,漁民雖在當日欲出海救援,也因風浪無法出到外海;最後又在各船傳下開漳聖王的咒語,不讓數百具遺體漂入港內,維持港區清淨,這也是接下來傳承百餘年「神明淨港」的民俗儀式。

這場發生在清朝嘉慶年間的船難,真實度多高已無人知曉,但野柳人對海的畏懼與崇敬就在一代又一代青年扛著神轎自保安宮前廣場跳下水時,和堅定虔誠的信仰一起深植野柳人的心。

不只保安宮,仁和宮和朝天宮也都香火鼎盛,每年農曆四月金包里二媽回娘家活動,更是野柳另一場盛典,相傳清嘉慶年間,一尊媽祖神像擱淺在野柳海岸岩洞,漁民發現後就地安置供奉,這個岩洞便是海蝕洞,也因此被稱為媽祖洞,成了幾百年來當地漁民信仰中心,但因不斷襲來的浪潮常常將媽祖神像打落,才又遷於金山區金包里建廟天后宮(後更名為慈護宮)。在四月十六日這一天,已遷至金山區慈護宮的媽祖像會回到媽祖洞做客一日,野柳人無論男女老少,肩上批著毛巾、身著輕便服飾或是宮廟衣物,大批大批的人走入地質公園,經過了蕈狀岩與豆腐石,跨過壺穴與薑石,遠眺燭台石與拱狀石,對著海蝕洞虔誠膜拜。

將未來寄託於下一代

一九九三年開始在野柳國小任教的輔導主任吳炯霖,一待就是二十四年,眼睜睜看著野柳從盛到衰,如今成為人口外流嚴重的村落。

野柳國小創立於一九五〇年,當時為「萬里國校野柳分校」,讓野柳的孩子不用跋涉五公里外的萬里村讀書;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實施後,才更名為野柳國小。

「這裡總是一直在下雨。」從高雄來的吳炯霖,還是很不適應北海岸的天氣,算了算學生人數,最初全校有九個班級,當時觀光、漁業的景氣都很好,一度增班至十二班,全校有三百多人,「那時全台出現海砂屋問題,學校也被查出來有,開始進行校舍改建,沒想到建好後,遇到居民外移、少子化問題,最後全校剩下六班,現在只有七十七名學生。」

他隱隱觀察到,野柳經濟起落可以從家長會組成看出端倪,「我剛來的時候,家長委員很多,大家都想要競爭當會長,後來逐漸減少,從四十多人降至十人上下,會長要繳交的費用也從十萬、五萬,最後剩下一萬元。」少子化固然是個因素,人口外移更不可忽視,不少學生跟著遷居他處或外地工作的家長轉學他校。

為了挽回學生,野柳國小從一九九六年起,在張明錫老師的主導下,開始推動在地海洋教育,為三至六年級規劃不同的親海愛海、在地景觀、人文風俗等課程,希望藉由這些特色課程,讓孩子能從小認同野柳。

但在海泳與獨木舟課程之外,要讓孩子重新接觸海或是漁業文化還是困難,「台灣家長還是灌輸孩子一個觀念:海是危險的、海水是不乾淨的。」吳炯霖主任記得,他剛來野柳時,學生還會在放學後到地質公園某處的海蝕溝跳水玩耍,或是到鄰近廢棄的九孔池戲水。

該如何建立起野柳地質公園與漁村文化之間的連結,是目前經營者苦思的方向,湯錦惠帶領著瑪鋉漁村文化生活協會,向耆老訪談舊時漁民生活及生產技能,設法轉化成有形的影音及文字資料,保留下漁村人文資產。

保守的漁村化為觀光名勝,遊客關注的是女王頭與嶙峋奇岩,鮮少把目光轉向港口停泊的漁船。「漁村沒落了,想轉型,當然是轉觀光,可是觀光業必須有文化做背景。我們很希望能讓野柳年輕人找到回家的路,但地質公園能提供的工作有限,一定要整體社區跟著向上發展才行。」他們想到的辦法,就是先讓相關活動向下發展。

例如這幾年舉辦的「野柳文化嘉年華︱來弄輦」,就是起源於地方神明淨港慶典盛事,園區邀請萬里國中、萬里國小、野柳國小、大鵬國小、大坪國小、崁腳國小等六所學校,製作創意輦轎,仿效傳統民俗活動,讓學生扛著自製輦轎在野柳海岸展示遊行,希望幾年後弄輦能再度成為萬里地區一年一次的盛事。

楊景謙說:「五、 六年前,我們曾邀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系蘇淑娟老師來協助規劃野柳地質公園的長期推動。試了很多方法,後來發現,大人都是鐵板一塊,只能從孩子影響起。當時在野柳國小培養的小小解說員,現在都上高中了,有的可能快要上大學,如果說,我們持續與學校合作,從教育扎根,再做個五、 六年,那時,第一批培養的孩子進入社會,社區長者也漸漸退休。意思是,把時間拉長,從教育做起,經過五年、十年、二十年,相信慢慢可以產生世代改變。只能這樣子做下去了。」

海,讓野柳生成多變地質,讓人們有了信仰,有了收入,有了文化。海浪襲來又退去,野柳漁村盛起又衰退,唯一不變的只有海岸邊那些岩石,日復一日被海浪拍打著,因侵蝕磨損產生各種細微到人們難以察覺的變化……是黯淡,或輝煌,千萬年來始終遙遙望向大海的女王,是否早有了答案。

相關書摘 ►郁永河筆下「臭不可耐」的番石榴,如何改良成酸甘甜的燕巢芭樂?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億萬年尺度的臺灣:從地質公園追出島嶼身世》,衛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林書帆、諶淑婷、陳泳翰、邱彥瑜、莊瑞琳、王梵、雷翔宇
攝影:許震唐、黃世澤
插畫:GEOSTORY

台灣位於板塊之間,是地球上最年輕的造山帶之一。一個人在一生有限的生命當中,可以在台澎金馬共超過一百座島嶼,觀察到地火水風作用的各種地質地理現象,使台灣成為世界重要地質學家的研究寶庫。透過台灣目前九座地質公園的故事,我們將台灣歷史往前推,向下鑽,以大尺度重新理解土地與人,以及台灣在世界的位置。面對自然的威脅與環境變遷,也有了新的意義與視野。

本書特色

一、往前延伸、往下鑽深的大尺度台灣史
從地質/地理的視角,將台灣歷史往前延伸到人類之前;向下鑽深直探海底,大尺度重新認識台灣島,以及台灣在世界的位置。更將艱澀的地質知識,透過充滿人文情感的生動筆觸,讓讀者讀出與切身相關的時代新意義。

二、以跨領域找到本土自然書寫的新敘事,重新認識台灣
普利茲獎得主賈德.戴蒙的《槍炮、病菌與鋼鐵》、《大崩壞》,以寬廣的視野在全球面臨生態崩壞的危機關鍵時刻,檢視歷史上文明的衰頹與延續之因;Charles C. Mann 《1491:重寫哥倫布前的美洲歷史》、《1493:物種大交換丈量的世界史》則從生態的角度,重新解讀五百年來的世界史與全球化,此皆當代必讀的跨人文與自然領域的暢銷經典。本土自然書寫勢必要跨出文學性的感懷,使自然與科學重新整合進當代的生活之中。

三、不只文字,更有充滿人文哲思與科學意義的攝影
本書由《南風》作者許震唐、與曾獲金鼎獎攝影獎的資深記者黃世澤操刀九座地質公園攝影,透過攝影的思考呈現地質特色,使照片兼具人文、美感與知識性。本書以攝影集的品質呈現九座地質公園。透過這些攝影,你將發現原來你曾去過的地方有更深刻的美學,而你不曾去過的地方,則是你下一個亟欲前往一探究竟之地。

四、不只文字,更有清楚易懂的地質概念繪圖
每個地質公園的關鍵概念,將由GEOSTORY年輕團隊繪製地質插圖,期待以清楚易懂的風格,讓地質知識變得有趣清晰。

getImage
Photo Credit: 衛城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