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時代的創作爭議:谷阿莫是「合理使用」還是「侵犯著作權」?

自媒體時代的創作爭議:谷阿莫是「合理使用」還是「侵犯著作權」?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臉書、YOUTUBE等平台為代表,個人化的「自媒體」突飛猛進,壓倒以電視、電影及其產業鏈為代表的傳統媒體。面對自媒體的巨大衝擊,該如何順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莊貿捷(台師大大傳所碩士生)

行政院在2017年10月26日通過《著作權法》修正草案,將進入三讀程序,又掀起《著作權法》與谷阿莫事件討論。網路技術刺激下,行動裝置日新月異,以臉書、Youtube等平台為代表,個人化的「自媒體」突飛猛進,壓倒以電視、電影及其產業鏈為代表的傳統媒體。面對自媒體的巨大衝擊,該如何順應?

「自媒體」時代越加蓬勃,每一個人都能在網絡平台上進行訊息產製與發布,其中利用「原著作權人」的作品,進行「改作」的內容不斷產出,內容中充分展現「後現代」的網路特質,充斥惡搞、嬉鬧、嘲諷風格。「二次創作」爭議也隨之而生,以往在電影產業中「大片商」坐擁龐大公關、廣告資源,也受到這一波「自媒體」浪潮的挑戰,在片商與二次創作者的角力之中,也出現了調整法規,保障「二次創作者」的聲浪。

自媒體時代充斥著拆解與嬉鬧——谷阿莫:怪我囉?

2016年4月,片商提告谷阿莫,認為谷阿莫從網路非法下載電影重製,控告其侵權行為。若先撇除谷阿莫是否使用盜版畫面之爭議,將此事件擴至時代現象中理解,凸顯的是「片商」與「自媒體」在各自時代背景下,兩者角色定位觀念的不同。谷阿莫,擷取3至5分鐘電影、影集片段,配上個人對電影及影集的陳述說明及簡介,以「X分鐘看完XXX」等標題,放上Youtube及臉書供點閱。而其「改作」被控侵權,使用的電影畫面遭質疑違反著作權法。

在控告其侵權行為後,谷阿莫也發出聲明稿,並在頻道上傳自述影片,內容強調「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的正當性,而目前雙方訴訟進行中。自述影片中谷阿莫宣稱,影片具評論、解說、心得教學等,是符合「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的改作,亦未向觀眾「直接」收取費用,甚至有助提升電影票房。

其實,谷阿莫影片為新評論風格,反映出強烈的「後現代主義」,玩弄語言的文化語碼;打破墨守成規的結構。影片中置入戲仿、拼貼、語言的混雜,展現出極高遊戲性,並與結構主體進行對立。大量網路用語以及嘲諷用語,這樣的風格正對「網路鄉民」的胃口,是社群網路的趨勢。除了谷阿莫,社群中後現代風格的新媒體亦不斷誕生,例如:卡提諾狂新聞眼球中央電視台等。

著作權為什麼需要有「合理使用原則」?

「著作權法」是保護原著作人的堅盾,是關照社會公眾接觸人類智慧成果的「公眾利益」。所以權其利弊下,在賦予創作者著作權時,也以「合理使用」規範,限制著作權人之權利,確保資訊流通與知識傳承,不阻礙社會的發展,因此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尤其重要。

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為著作權法中規範了各種合理使用態樣,尤應注意下列事項,為判斷之基準:

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質,包括係非商業目的或非營利具教育目的;

二、著作之性質;

三、所利用之質量及其在整個著作所占之比例;

四、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

法規指出,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且應明示出處,原則上以「非營利目的」較易被判定屬合理使用。

提及在谷阿莫事件,雖他宣稱未向閱聽眾「直接獲利」,但卻在平台Youtube中享有點閱率的「間接獲利」,此點明顯與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中幾點相違背,也是在沸沸揚揚的事件中最為人詬病之處。

我國新著作權法向美國著作權法107條看齊,並非僅單保障「原著作人」為原則,而其主要核心目的為「促進國家文化」的發展。然而「二次創作者」也得以此為基礎,合理使用原著作繼續二次創作,國家文化發展為「著作權法」的終極目的。而谷阿莫事件官司至今纏訟,此案件難處在於,除了擔憂過度擴張的著作權法,會傷害到「表意自由」外,還得依著網路世代的發展,不限制網路表意自由為基礎,並且顧及到「自媒體」與「片商」間的權益,將產業導向良性循環。

著作權官司纏訟——谷阿莫是否影響閱聽眾進場意願?

片商以谷阿莫短片中,非法下載的電影片段加上嘲諷旁白搭配,影響票房為由對此提告,聲稱谷阿莫影響閱聽眾進場意願,導致票房不佳甚至無法放映,傷害著作權以及商業利益。

片商過度放大谷阿莫對於閱聽眾影響,聲稱谷阿莫的影片導致票房不佳。其實在網路中雙向互動過程中,網民不見得會照單全收「二次創作者」的想法。也有反對谷阿莫的網民,除了在回文中駁斥谷阿莫的觀點外,甚至有許多網民再次「拆解」谷阿莫的影片回擊,稱為N次創作。這樣的現象呼應前文中提及的「後現代」的網路社會,不斷拼貼再製特色。

而且部分觀影人的心態不同,導致電影與改作影片的「市場功能」也不一樣。在谷阿莫逐漸聲名大噪的同時,戲謔風格也漸為人所熟知,而在觀影的過程,部分觀影人是為了他嬉鬧式的評論而來,並非針對電影本身。簡而言之就是,看谷阿莫的改作影片,跟我看電影,要的東西不同;谷阿莫純粹看了很爽、很抒發。而這樣戲謔嘲諷,其實在許多國家已經被視為新創作,新表達與內容,大大區隔二創作品與原創作作品,各具有不同功能。既然如此,又是否與合理使用原則中「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此法條衝突呢?

但不可否認,大片商的商業獲益,確實和以往不同,從前只要抓著大把廣告、行銷資源,就能主導話語權。如今不再能用同一套路;打著大卡司和鋪天蓋地的宣傳,就以為能將觀眾拉進戲院。而這樣的模式被谷阿莫戳破,難怪大片商無不氣得跳腳、憤而提告。大片商提告的立基點出自於自身商業利益,拿著著作權法為箭,以谷阿莫箭靶,卻忽略了在此事件下,所涉及的時代趨勢,告了一個谷阿莫,還有千千萬萬個谷阿莫。

網路趨勢下共生互利的平衡
0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簡略的圖表中,可以得知社群網路和行動裝置尚未普及時,往往由片商主導著資源,媒合原著作人與閱聽眾間的資訊傳遞。透過極其強大的資源與平台的合作,能夠左右市場的動態。

0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隨著社群網路的蓬勃,有別以往的產業結構。在2006出版的《財富革命》(Revolutionary Wealth)中,出現了新的名詞,產消合一者(Prosumer),也就是創用者,可以自行產製所需要商品的消費者,書中詳細描述並預言他們是改變未來經濟的新主角。以此觀點略能理解,當跨入媒體的產製門檻降低,許多閱聽人由被動接收訊息,變成能夠自主改變訊息,甚至能產出新作品,未來也只會有更多的二次創作產出。

其實網路世界原本就極其複雜,如今又有許多平台與二創者加入,很難有圖表能夠真正的完美地詮釋其動向與狀態。在此劇變下因應時代的變革,應該有更多不同的思考:

一、大片商:調整心態與定位

接受網路後現代獨具之戲謔特質,勿過分擴大網紅的影響力,與社群平台、二次創作者溝通協調,建立互利共生機制,使整體產業能夠良性循環。放棄以著作權為武器的心態,拋開兩方矛盾,致力產出優質的內容產品。

二、社群平台:應負部分權責

在產製創作的過程中,善盡著作權把關的責任。以Youtube為例子,其研發一套系統全自動的內容識別系統Content ID監測,針對影音作品能利用聲紋,檢查出用戶發佈的影片是否有用到著作權人的音樂著作。遵行著作權的核心原則,實行抓大放小政策,針對具有較大影響力的網紅,進行較嚴謹的著作權審查。協調片商的內容授權與二次創作者,擴大市場,使二創作能具有實際產值,並推動整體產業。

三、鬆綁法規:擴大保障二創者權益

以社會大眾為福祉,文化進步為前提,將法規鬆綁替二次創作者開一扇窗,並保障二次創作作品也受著作權之保障。不要因單一事件,忽略時代變化,扼殺所有二次創作者的創作空間,以及網路的表意自由。

最後,谷阿莫事件不應只單放入著作權法裡討論,認清數位評論與傳統評論帶給閱聽眾不同的面貌與影響,事件上反映法規上的缺陷與盲點,除了解本法核心概念,是以社會利益誕生外,應與時俱進修訂法條,放寬合理使用原則與改善二創空間,並將社群平台納入著作權規範之中。當局應當瞭解網路文化,戲謔嘲諷為新表演內容,明白二創作品與原著作市場功能之不同。而在大片商與其抵制二創者,不如以其他途徑合作或另一模式順應,而不是與之衝突,鼓勵各種風格評論電影及影集製作商爭取曝光,如此才能茁壯產業、導向良性發展。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