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盪的羅興亞人(上):一拍即合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與「大緬族政策」

擺盪的羅興亞人(上):一拍即合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與「大緬族政策」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莫迪呼籲國際社會尊重緬甸的國家統一,印度成為唯一譴責羅興亞人武裝組織「極端主義暴行」的大國。他主張建立「一個印度教國家」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更與緬甸當今政府的「緬族至上」,一拍即合。

1885年第三次英緬戰爭,英國正式殖民緬甸,本來將向清朝納貢的緬甸,被併入「英屬印度」的其中一省,當時的大清帝國向英國抗議無效。而隔年簽訂的《中英緬甸條約》約定,「中國承認英國對緬甸有支配權,但緬甸對中國仍照往例,每十年一貢。至於中緬邊境未定界,應由兩國會商勘定。」

位處中印大國之間的緬甸,不僅立足東南亞與亞洲的戰略位置,豐沛的天然資源,長久以來是印度與中國的兵家必奪之地。

2015年贏得緬甸國會多數席次,進而成為國家實質領導人的翁山蘇姬,原是國際社會的人權標誌,但執政一年多來對羅興亞人爭議冷處理的態度,逐漸失去了西方關愛的眼神。今年8月底若開邦激烈的武力衝突,數十萬羅興亞人流離失所,翁山蘇姬遭國際社會圍剿之際,中國與印度卻對緬甸政府表達聲援。

9月初訪問緬甸的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與翁山蘇姬的記者會上表示:「印度與緬甸政府一樣,對若開邦的極端主義暴力,尤其是針對安保部隊的暴力以及無辜生命受到影響,表示關注。」「我們希望所有的利益相關者共同制定對策,確保緬甸的統一性和領土完整受到尊重,同時讓大家享有和平,保持司法尊嚴和民主價值觀。」

中國則是多次在羅興亞人爭議中表態支持緬甸政府。包括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出席聯合國大會時,表示支持緬方的作法。緬甸國營媒體「緬甸通訊社」則引述中國駐緬甸大使洪亮的說法,「中國對發生在若開邦恐怖攻擊的立場很清楚,這只是內政。緬甸安全部隊反擊極端恐怖分子和緬甸政府援助人民,我們都甚表歡迎。」

從當今國際社會的角度來看,頂著人權女神光環的翁山蘇姬,羅興亞難民爭議成為其執政以來的最大危機。而緬甸與中印兩國漫長的國界線外,更錯綜複雜地糾結種族、歷史背景與經濟開發等因素,兩國在此時向翁山蘇姬伸出的是友誼的雙手,還是各有盤算?

「印度教民族主義」與「大緬族政策」的一拍即合?

因喀什米爾邊界問題,印度與巴基斯坦持續交火多年,近來印度媒體多次報導喀什米爾的穆斯林邀請羅興亞人加入他們,「為伊斯蘭教而戰」。儘管目前尚無跡象顯示羅興亞人前往喀什米爾,但莫迪高調地支持緬甸「打擊恐怖主義」,而翁山蘇姬與緬甸政府視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ARSA)為「恐怖組織」,兩人對穆斯林的態度顯然口徑一致。

莫迪「呼籲國際社會尊重緬甸的國家統一」,印度成為唯一譴責羅興亞人武裝組織「極端主義暴行」的大國。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主張建立「一個印度教國家」的「印度教民族主義」(Hindu Nationalism),更與緬甸過往軍政府與當今執政的民選政府,「緬族至上」的「大緬族政策」(Burmanization),一拍即合。

擁有13億人口的印度,印度教徒約佔80%,計9億人口。莫迪施政上強烈的教派色彩,在庶民生活隨處可見。包括以保護印度教的聖牛為由,限制牛隻的屠宰與交易,印度國民志願服務團可對違反者處以私刑,而私刑不受法律制裁,造成穆斯林的恐慌;而每年6月24日的世界瑜伽日,熱愛瑜伽的莫迪帶領上萬群眾練習,同時要求公務員家庭積極推廣瑜珈。瑜伽的印度教元素,無疑也對非印度教徒造成衝擊。

1962年奪權的軍事強人奈溫(Ne Win)以降,至當今執政的民選政府,為取得占總人口數68%的緬族支持,政府推行「大緬族政策」,各級學校只能教授緬語,學生若就讀雙語學校(如緬文與中文併行的中小學校),緬甸政府不承認其學歷而無法報考緬甸大學;學生在校必須取緬甸名字、穿著緬服;政府推崇佛教為國教,打壓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少數宗教信仰,企圖根本地消滅少數民族的文化傳承。

莫迪與翁山蘇姬基於政治正確與執政利益的維穩政策,以鞏固國內大多數群眾的支持,信仰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無疑是合適的著力點。針對流亡的難民,翁山蘇姬分別在9月19日與10月12日的全國電視演說表示,政府正在和孟加拉商討難民的接收與安置方案。雖然她強調這些難民必須通過身分驗證,卻未提到要如何才能符合「可返回緬甸」的條件。

另外,今年8月底印度內政部長以該國並未簽署1951年《聯合國難民公約》為由,羅興亞人的非法難民身分,「對印度構成潛在的安全威脅」,表示將驅逐印度境內的4萬名羅興亞難民,其中包括已經在聯合國難民署註冊難民身分的羅興亞人。

勉強養活國內上億人口的孟加拉,在緬印兩大國的推諉間,面對同血緣的數十萬羅興亞人湧入國境,顯然無力負荷。總理哈希納(Sheikh Hasina)在9月20日表示,「我們告訴緬甸,他們是你們的公民,你們必須帶他們回去,讓他們安全,給他們棲身之地,不該壓迫和折磨。」「但緬甸政府不回應呼籲,而是沿著邊界埋設地雷,阻止羅興亞人回到祖國。」

若開邦與莫迪的東進政策

在積極的實踐上,路透社報導印度正考慮以提供軍武支持緬甸鎮壓羅興亞武裝組織,同時對抗中國在緬甸的擴張。9月20日緬甸海軍總司令在孟買會見印度國防部長,討論近海巡邏艦的提供、軍官與水手的培訓計畫。

而在中印洞朗邊境緊繃情勢一觸即發之際,緬甸三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7月訪問印度,印度媒體報導敏昂萊受到如「國王般的接待」「向中國發出訊號」「要協助緬甸抵禦中國的入侵」。

在緬甸過去長期軍事統治,與憲法對民選政府及翁山蘇姬的制約下,敏昂萊在緬甸的權勢甚而超過翁山蘇姬。

中印兩國在洞朗邊界劍拔弩張的態勢,於九月初莫迪出席在中國廈門舉辦的金磚國家峰會前,兩國戲劇性地鳴金收兵。中印關係看似恢復穩定,莫迪卻在金磚峰會結束後,馬不停蹄地前往緬甸首都奈比多,係其擔任總理期間首次訪緬,被外界視為對中國經營緬甸的急起直追。

莫迪在為期三天的訪問,會見翁山蘇姬與總統碇喬(Htin Kyaw),共同商討經濟貿易及邊境安全等議題。緬印雙方共簽署了11項協定及備忘錄(MoU)。此外,為促進雙邊往來,莫迪宣布將對赴印之緬甸公民實施免簽證費政策,以及釋放被關押在印度各處監獄共計40名緬甸公民。

面對中國在亞太地區擴張的影響力與區域經濟,印度在2014年推出「東進政策」(Look East Policy)。其中的「卡拉丹多元聯運計畫」( Kaladan Multi-modal Transit Transport Project, KMTTP)主要內容為:印度-緬甸-泰國高速公路;修建貫穿孟加拉的公路,將印度東北部港口加爾各達與緬甸第三大港-若開邦的實兌港(Sittwe),透過陸路與河路運輸串連。

而印度與中國同樣關注緬甸西部的戰略位置與水利資源,因此計畫中也包括連接實兌至印度東北部比爾哈省加亞(Gaya)的天然氣管道,與欽敦江(Chindwin River)水力發電廠,所產生的電力將供輸至印度。

印度的「東進政策」與緬甸臨界的1,600公里國界息息相關,緬甸若開邦安定不僅影響印度向東擴展的進度,但與實兌港相對500多公里的皎漂港(Kyaukpyu),卻早已成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下的囊中之物。

【本文下集】擺盪的羅興亞人(下):中印的角力戰場上,漂著他們無聲的嗚咽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