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禮後才是「真男人」?8個關於馬達加斯加你不敢問的事

割禮後才是「真男人」?8個關於馬達加斯加你不敢問的事
Photo Credit: Saveoursmile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裡列出了8件關於馬達加斯加,你也許已經疑惑很久,卻又不敢問的問題;由活躍於網路上的馬達加斯加居民幫你解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Rakotomalala|譯者:Mia Shih|校對:Ameli

馬達加斯加全世界第四大島,但對許多人來說,島上一切仍舊是團迷霧。馬達加斯加最近因ValerieTrierweiler造訪而成為眾人矚目焦點。

Trierweiler是法國總統法蘭索瓦‧歐蘭德的前任伴侶,也是暢銷書「Merci pour ce moment(此刻謝謝你)」的作者。馬島的生物多樣性,就跟它夾在亞非兩洲之間的地理位置一樣,讓人十分好奇。

因此,不管你正在計畫初訪馬達加斯加、希望認識朋友的家鄉,或只是想更了解世界的這一塊角落,這裡列出了8件關於馬達加斯加,你也許已經疑惑很久,卻又不敢問的問題。由活躍於網路上的馬達加斯加居民幫你解答(逛逛他們的部落格和看些影片吧)。

1. 我最近要去馬達加斯加,想知道那裏人們過著怎樣的日常生活。馬達加斯加人的典型生活方式為何?

視你問的對象而定。世界銀行的資料顯示,90%的馬達加斯加人,每天生活費不到兩塊美金。馬達加斯加的貧富差距很大,因此並沒有所謂真正的典型生活方式。馬達加斯加的部落客Randriamihaly,對於這樣的差異描述如下

王子與公主享有最多的財富。如果他們在首都塔那(全稱為安塔那那利佛)的生活聽起來像童話故事,你也不必驚訝。他們活在一個打不破的泡泡裡。保全護衛他們的豪華飯店,裡面擺滿了鍍金傢俱跟高科技小玩意。他們搭著越野吉普車,前往只有他們能去的地方:美國或法國學校、餐廳、游泳池、SPA、購物中心…

不遠處,安塔那那利佛的Ernestine一家人活在地獄裡。她很早就起床,準備帶小孩上學:用桶裡冷水稍加梳洗,在徒步出發前,喝米湯、配一點燻肉。她將夢想寄託在良好教育上,相信如果小孩成功取得學位,什麼學位都好,她們之後就能擺脫這一切,不需要再跟她一樣每天受苦。

她前往雇主的家,為他們打點一切:洗衣服、洗鍋碗瓢盆、清潔打掃、汲水、育嬰,所有的每一件事。夜裡,她精疲力盡地回到家中,孩子已經入睡。孩子睡著,她保持清醒,留意會在夜間出沒攻擊的老鼠。而且,當一間兩米寬的房間裡,睡了4, 5甚至是6個人時,怎麼有人能夠睡得好?

因此,在馬達加斯加,並沒有所謂的典型日常生活。每個國家都一樣,但在這裡更是如此,一個中產階級十分薄弱的國家。

Photo Credit: Luc Legay @Flickr CC BY SA 2.0
2. 現任總統的名字怎麼唸?

Hery Martial Rajaonarimampianina Rakotoarimanana自2014年1月起擔任馬達加斯加的總統。根據《衛報》指出,他是全世界所有現任國家領袖中,名字最長的一位。這名字並不好唸,甚至對馬達加斯加人來說也是如此。

如果你有機會跟總統碰上一面,與其冒險亂唸他的名字,在外交禮節上自取其辱,比較好的做法是提及他所屬政黨的名字──Hery Vaovao(「新力量」),或是借他一把手電筒,免得他一天到晚煩惱電力問題。但如果你真的堅持要唸出他的名字,這裡教你應該要怎麼發音(影片的0:09處):

3. 我們正在規劃環島的健行活動。我們需要知道什麼以保持安全?

馬達加斯加這幾年的新聞,都是貧窮、健康危機、社會動盪高速公路搶劫的事件。兩位vazaha(白膚色外國人)被吊死在馬達加斯加的貝島一事,仍深深烙印在人們的腦海中。話雖如此,但走遍全島是項獨特經驗,每年都有許多遊客跟馬達加斯加人參加健行。

主要的健康風險為瘧疾。馬達加斯加全國被列為第三區,表示這裡的瘧疾類型對氯奎(全世界最常用於預防及治療的抗瘧疾用藥)有某程度的抗藥性。馬達加斯加境內,超過90%的地方都有瘧疾問題。在此提供一些小技巧,維持防禦力(資料來自知名法語背包客指南Le Guide du Routard):

  • 抗瘧疾用藥不可或缺。
  • 夜間穿著能盡量包裹住身體的衣服。如果衣服上有藥效更佳(例如:布料上噴有抗瘧疾的Insect Ecran®防蚊液)。在暴露的身體部位上,塗抹厚厚一層能有效驅蚊的乳液或藥膏,尤其是在日落後更要這麼做。
  • 使用蚊帳。

在馬達加斯加也有屈公病和其他熱帶疾病。避免染病的基本原則和其他國家相同。至於社會動盪的問題,馬達加斯加並沒有官方犯罪數據。但很明顯地,大眾普遍對於在該國旅遊的印象不佳。住在首都的Mofo Lany,看法如下

新聞裡沒有一周不報導馬達加斯加首都──安塔那那利佛發生的暴力事件。社會的各個階層,從最富有到最貧困,都是此現象受害者。甚至外國人也未能倖免於難。持槍搶劫更是極為常見。

Photo Credit: Frank Vassen @Flickr CC BY SA 2.0
4. 待在馬達加斯加的這段期間,我應該要學馬達加斯加文嗎?如果要的話,怎麼學?

是的,就像學習任何其他語言,學習馬達加斯加語需要決心和動力。而且它有它的簡單的部分,也有不簡單的部分。例如:

  • 沒有性別之分,像是陽性或陰性
  • 沒有數量之分,單複數相同
  • 只有三種時態:過去式、現在式、未來式,以及無詞形變化

至於難的部分,法國僑民Lilikely分享了身為vazaha(馬達加斯加文「外國人」之意),學馬文的經驗

  • 少數人會說一點法文:大多數是在大城市裡,鄉下比較少。因此,這表示讓人們聽懂你在說什麼並不難;當你找不到你想要的東西時,也總是有人可以幫你。所以你不需要真的太認真,而且如果你有點懶,那也沒關係。
  • 文法。一開始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只有主動語態而已。而且,後來發現,馬達加斯加人說話時幾乎都用被動語態…很明顯地,這語態很難掌握。
  • 在這裡,文化背景與人們解釋自己想法的方式,跟我們截然不同。
  • 旅行的時候,只限用於某些區域的語言學特色,很容易讓你感到挫折。

怎麼學馬達加斯加文?這裡有些資源,供英語學習者參考,對馬文有初步了解:mylanguages.org的基礎教學、維客旅行的常用語手冊,以及動詞時態解釋

Photo Credit: Lemurbaby @Flickr CC BY SA 2.0
5. 馬達加斯加人是非洲人、亞洲人還是哪裡人?

噢,這問題真是陰魂不散!這是爭議性較大的馬達加斯加問題。因為馬國就座落在非洲與亞洲中間,人口來源也非常多元,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會有這個疑問。真正的問題在於這個疑問所引起的爭辯──討論經常導向偏見、帶有種族歧視的想法

如果你真的很好奇,也讀得懂法文,馬達加斯加文學的教授暨專家Dominique Ranaivoson,以法文針對這個主題寫了一篇詳盡的論述

其中一個需知道的重要事實是,在馬達加斯加可找到18個傳統部落,包含來自非洲、亞洲或阿拉伯的人。另一項事實是,在這些不同的馬達加斯加族群間,存有某種程度的潛在種族歧視。

Photo Credit: Saveoursmile @Flickr CC BY SA 2.0
6. 為什麼有些馬達加斯加人會去「翻動去世親戚的屍體」(famadihana)?

噢,另一個爭議問題!Famadihana,或稱「翻屍」,是榮耀祖先的喪葬傳統。安塔那那利佛的Lay對這項儀式解釋如下

一位razana(祖先)可能會出現在他或她後代子孫的夢或幻像中,抱怨寒冷,並保證庇蔭他或她的親戚。這就是為什麼馬達加斯加人會重新打開家族成員的棺木,替換包裹死者骸骨的裹屍布。人們在此時大肆慶祝、跳舞和飲酒。

Soahary解釋這項傳統的奇特做法,如何符合馬達加斯加的文化:

馬達加斯加人與死者及喪家的關係很特殊。我們認為祖先照看著我們,因此,他們不曾真正遠離。我們透過以新的裹屍布包裹遺體的方式,定期對他們獻上敬意。

安塔那那利佛大學內,鑽研人類文明的研究者暨講者Hemerson Andrianetrazafy,補充說明如下

事實上,famadihana的儀式讓家族成員的遺體晉升至razana(祖先)的地位。這是馬達加斯加人精神上的一項重大活動,因為並不是所有死者都會自動變成razana……Tsy maty fa lasan-ko razana(他們繼續活著,但以另一種形式),在活人與zanahary(譯註:創世主),也就是神之間擔任媒介。

許多馬達加斯加的基督徒指出,這項習俗與聖經信條相衝突。因為這個原因,以及儀式的高成本,famadihana也漸漸不再這麼普遍。

7. 為什麼割禮(馬達加斯加文:hasoavana)在馬島這麼普遍?

馬達加斯加的另一個傳統是在男孩兩歲前為其進行割禮。

這是另一個家庭相聚、慶祝的機會。在馬達加斯加,這項習俗與任何宗教傳統無關,但並非沒有爭議。Ariniaina解釋為何她為兒子進行割禮

但為什麼要參與這個儀式?我的正當理由是:為了醫療考量。髒污可能會藏在包皮內,表示他日後仍然有可能因為健康問題而必須割包皮。屆時,他年紀增長,對疼痛更有感覺,而我將會後悔沒有早一點進行割禮。不過真相是,這是文化考量:沒有割包皮的男孩,不被視為「真男人」。

8. 馬達加斯加跟同名動畫《馬達加斯加》有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好吧,實際上有兩件事:1) 1990年代的馬達加斯加夜店確實很愛”I Like to Move It, Move It”。2)《馬達加斯加》動畫三部曲的製作公司是夢工廠,公司的CEO──Jeffrey Katzenberg,捐了50萬美金給非營利組織「保護國際」,協助推廣馬達加斯加的生態旅遊

本文獲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Saveoursmile @Flickr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