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一個身處在現代與傳統交會的慢步調國度

蒙古:一個身處在現代與傳統交會的慢步調國度
蒙古的牧民|Photo Credit: A-Miao Cho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如此形容蒙古:「你說蒙古落後嘛,它又挺發達的,你說蒙古現代化嘛,它又挺不方便的。」這句話貼切的描寫蒙古身處在現代又傳統的交會。

文:A-Miao Chou

許多初次來到蒙古的人總是對首都烏蘭巴托的車水馬龍與現代化感到意外,或許他們認為蒙古是遊牧國家,烏蘭巴托應該也很遊牧,但結果卻與想像不一樣,滿街跑的車子塞滿街道,現化建築雨後春筍的出現,站立的地方不是翠綠的草原,而是水泥與柏油。打扮時髦的蒙古女性身著緊身洋裝,腳踩細高根鞋與你擦肩而過。身為蒙古第一大城的烏蘭巴托確實發達,它已容納蒙古60%以上的人口,但人口數仍持續增加中。因為雪災牲畜死亡導致一無所有的牧民到烏蘭巴托討生活,從牧區移入的人口愈來愈多,與長久居住在此的居民擦撞出不同的生活樣貎。

有人如此形容蒙古:「你說蒙古落後嘛,它又挺發達的,你說蒙古現代化嘛,它又挺不方便的。」這句話貼切的描寫蒙古身處在現代又傳統的交會。烏蘭巴托本身就是一個結合現代與遊牧的城市,你可以看到呼嘯而過的汽車,但也可以看到悠閒走在中央分隔島的牛馬,你可以看到十幾樓層高的建築,也可以找到隱身在高樓後面低矮的蒙古包與傳統住屋。在烏蘭巴托,有錢人才住得起公寓,沒錢人家則住在居民區。

根據蒙古統計局的資料,烏蘭巴托尚有57.4%的人口居住在居民區,雖然和現代住宅只有一線之隔,但卻是完全不同的生活型態。許多住家位於山坡地,一個蒙古包,一間土砌房子便是遮風避雨的家。居民區生活條件不佳,沒有沖水馬桶,沒有自來水。蒙古冬天動輒零下二、三十度的氣溫,居民須拉著水桶至幾百公尺甚至公里外的供水站提水,上廁所得忍受著刺骨寒風到戶外茅坑寬衣解帶,居民區全是嶇崎且泥濘的土路,不是柏油也不是水泥路,有這裡和烏蘭巴托市中心的繁榮有著強烈的對比,但這裡也是烏蘭巴托。

成吉思汗的榮耀是蒙古人的驕儌,蒙古帝國的輝煌造就蒙古人強烈的民族自尊心。蒙古就像一隻高傲的孔雀,不向外人示弱,他們雖然需要國外的援助,卻又視之為可恥,就算被幫忙,也要把頭抬得高高的,不論政府或民間單位尋求協助,皆以合作之名行募款之實,他們不認為自己是來「要錢」,而來談「合作」。體面是蒙古人對自己的基本要求,不論家裡多貧窮,一定準備一套出門穿的漂亮衣服,鞋子隨時保持乾淨、光亮,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面見人。不只百姓如此,政府亦是如此。

2016年蒙古舉辦歐亞高峰會,蒙古政府為了迎接這個盛會,大力建設、改善市容,期待呈現蒙古最美好一面給世人,為了國際大型會議,如此做無可厚非,然而百姓的美醜竟也是市容之一,蒙古政府在電視上傳導,歐亞高峰會議期間出門要注意衣著,女性出門要化妝,最好穿絲襪,若是沒有合適衣著,或是長得不好看,最好留在家裡,不要出門。很難想像,這是由政府發出的宣導,一開始以為是謠言,但不同群組的朋友皆聊起此事,可見為真。愛面子的國家,通常不會對弱勢族群有友善的態度,協助弱勢團體的外國團體同樣也不受蒙古政府的歡迎,地位和窮困家庭差不多,經常受到府機構的官僚對待與刁難,或是高姿態的要求合作。

蒙古是一個矛盾的國家,既是新的國家又是古老的帝國,既是現代又是遊牧。人民的生活習慣也在兩者間擺盪。烏蘭巴托已經是商業城市,但人們仍以牧區的生活習慣與節奏生活著,在這裡,馬背上民族的開車習慣到處可見,開車像騎馬一樣的隨性,見縫就鑽,想停就停,想換車道就橫行,紅燈當綠燈行。有趣的是,蒙古是靠右行走的國家,照理來說駕駛座應該在左邊才是,但蒙古卻有滿街跑的右駕車,右駕車比率高達80%,右線道上開右駕車,其所造成的交通混亂可想而知,蒙古人在道路上的隨性也可見一般。

蒙古人素有馬背上民族之稱,孩子很小就在馬背上活動
Photo Credit: A-Miao Chou
蒙古人素有馬背上民族之稱,孩子很小就在馬背上活動

慢步調是蒙古另一個的特色。蒙古人的字典裡似乎沒有「急」這個字,太空漫步式工作方式,會讓「衝衝衝」的台灣人急到跳腳。交辦事項,若沒有給期限,事情會放永遠。做事不預留時間,星期天要辦活動,二天前甚至一天前才開始借場地、聯絡參加者,他們的宇典裡沒有「意外」二字,所有事情都可以照著心中的規劃完成,場地不會被借走,被邀請者當天都有空出席,這種樂觀讓他們可以既優雅又從容的辦活動。面對不放心的台灣人,蒙古同事總是淡定的認為,台灣人愛緊張很奇怪。慢不是一般百性才有的特性,政府機關的動作更慢,其效率有如烏龜爬行,爬到整隻烏龜被抓起來,二隻腳還在移動,卻永遠到不了目的地,但若攸關個人「錢益」的事,效率又快如雲霄飛車。

遲到在蒙古是常態,準時是特例。在蒙古住久了,也了解一些蒙古人的時間語言。打電話催促遲到的人,若對方回答已經出門了,實際狀況是,人絕對還在家裡還沒出門;若說在路上了,可能狀況是剛要出門或根本還沒出門;快到了,表示人還在半路上或剛出門;已經到了,實際應是還有一小段路程。曾和朋友分享蒙古人的時間觀,朋友告訴我,工商社會使用的是clock time,將時間分成各種單位,年、月、日、時等,並在時間單位塞滿各種工作與行程,對事情完成時間有精準的要求。遊牧民族或農業社會使用event time,簡單的說法即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使用event time的人沒有時間單位,只有需要完成的工作,時間並不是重點,所以沒有工作時間表。同事,一個被嚴格要求遵守clock time的人,分享他的經驗,有一次她的嫂嫂約定下午二點到家裡拜訪,時間到嫂嫂一直未出現,同事認為遲到沒禮貎,忍不住打電話催促,父親聽到後數落了同事,認為什麼時侯到並沒有關係,讓客人自己決定想到的時間,一直催促反而不禮貎。同事的分享道出,不同的生活型態產生不同的時間觀,不同的時間觀產生不同的價值觀,事情沒有對或錯,只有包容與了解。

蒙古人耐相處,個性雖然強悍直接,但脾氣來得快,去得快,前一分鐘才吵架,下一分鐘,在你情緒還沒處理好時,就笑咪咪地跑來找你講話,讓人不知要氣還是要笑。蒙古人的沒心機讓人喜歡,他們還沒被文明的爾虞我詐污染,說話不會拐彎抹角,大部份的人民單純善良,路上買東西,很少遇到亂開價的商人,連錢給錯了,還會追過來將錢還你。

烏蘭巴托人在蒙古算是比較有被「污染」的,牧區的人更單純與善良,連烏蘭巴托人都說,他們喜歡牧區的人,因為牧區的人不會騙人。蒙古還在轉型中,它要何去何從,要由蒙古人自己決定,它的牧民文化是否會消失,沒有人有答案,每種生活方式都是智慧的累積,沒有優劣高下,只期待轉型後的蒙古,不要讓它的善良與純樸消失。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A-Miao Chou,想飛的靈魂被關在小小的軀體裡,無法想像在家扶基金會一待就是26年,在蒙古工作五年,曾經無法適應蒙古人的慢,也曾自省為什麼要把蒙古人逼得和自己一樣的緊張,現在則期待有一天可以轉性,和蒙古人一樣優雅地生活。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