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四大志業的實踐理念模式:親身從事慈善發放,直接感受生命苦相

慈濟四大志業的實踐理念模式:親身從事慈善發放,直接感受生命苦相
Photo Credit: Vera Yu and David Li@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慈濟的慈善強調親身接觸。直接、親身去從事慈善發放,直接去感受生命之苦相,那是人轉化自己的重要動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何日生

慈濟四大志業之實踐理念模式
1. 慈善為諸眾生大良福田 為諸眾生不請之師

「哪裡有災難,哪裡就有慈濟人。」是慈濟人給自己的鼓勵,也是台灣社會普遍對於慈濟的印象。慈濟志工藍天白雲的身影穿梭在台灣各社區,深入東日本重災區,千里奔走於偏遠的大陸貧困農村,在非洲古老大地上默默為愛滋病患付出,深入美洲的印地安部落助學,在廣闊的澳洲內陸義診,在印尼雅加達清理紅溪河,在台灣莫拉克風災重災區清理淤泥。慈濟人所奉行的是無分宗教、種族、地域、文化之別,以平等心愛一切眾生,並悉令一切眾生都能付出愛。證嚴上人希望慈濟人修習清淨無染的慈悲與智慧,並以現代社會之各項科技為工具,各式專業為管道,讓全世界各領域的人,都能領受佛法的平等、大愛及智慧。這是《無量義經.功德品》所敘述:

是諸眾生大良福田;是諸眾生不請之師;是諸眾生安隱樂處。救處、護處、大依止處,處處為眾作大導師。

台北的黃華德師兄是一位企業家,也是資深的慈濟志工,一九九一年,他投入大陸救災,一樣碰到諸多困難。有一回他也受不了了,他打電話回台灣向證嚴上人報告,黃華德向證嚴上人說:「這裡的幹部太難溝通了,上人,我們不要做了吧!」證嚴上人從電話那頭回答他說:「是誰教我們去的?是我們自己要去的吧!你幾天就受不了了,那麼那些災民怎麼辦?他們一輩子都待在這樣的環境下。」黃華德聽了當下就很慚愧,「的確,是我們自己要去的,我們不救,那些災民怎麼辦?」這是《無量義經》「不請之師」的精神體現,也就是證嚴上人所說的「本分事」。

從一九九一年至今,慈濟在中國大陸三十個省市自治區都有慈善工作。救助的物件超過數千萬人次。慈濟在二十多年中,與中國大陸政府合作,逐漸影響大陸地方官員,從傲慢、懷疑到認同,甚至在發放現場也加入做志工。慈濟在大陸逐漸走出一個慈善模式的典範。中國大陸正要全力發展慈善工作之際,也給予台灣慈濟基金會作為大陸第一個境外團體合法登記的NGO。

2. 慈善的直接原則:接觸苦相、啟發慈悲

慈濟的慈善強調親身接觸。直接、親身去從事慈善發放,直接去感受生命之苦相,那是人轉化自己的重要動力。在社會化過程中,許多成功者的生活經驗,很少有與貧窮接觸的機會,去幫助貧苦的人不會是生活的一部分,更談不上有這樣的觀念。以慈濟的法門言之,善的觀念不經由書本或理念獲得,而是經行動,經由生活實踐而啟發。要做到以平等心愛天下人,先決條件就是要接觸。直接是慈濟行善所堅守的原則,直接的發放、接觸窮困之人,就能夠轉化富有之人內心的慈悲。教富濟貧,必須從直接的親身參與著手。

全世界各國的慈濟志工企業家,過去雖然常常捐款給慈善機構,但是當他們真正參與慈濟的慈善工作之後,生命立即發生重大的改變。他們接觸到多明尼加垃圾山的窮苦,感受到外蒙古及新疆寒冬的悲涼,驗證了阿富汗人民因人禍所承受的命運,體會了印尼垃圾河流裡數不盡的人生滄桑。經由直接接觸,他們的悲心從此被激發,他們不只投入行善,更進而改變自己的生活及家庭。覺得自己是幸福中人,所以能夠惜福再造福。悲劇自有一股力量會讓人牽繫不已,透過災難及貧苦的親自參與,人可以轉化一己之私,淨化我們的無明。

慈濟印尼大企業家如黃榮年、郭再源等,過去未加入慈濟之前,他們其實捐了許多錢給貧苦的人,但是他們的生命並未有重大的改變,除了企業,還是企業。印尼的窮人甚至覺得他們是在贖罪,一如黃榮年師兄所言,加入慈濟之後,經由直接發放,他們牽著老者的手,大企業家親自扛米,為孩子們的學校來監工,為義診所彎下腰來鋪連鎖磚。這些行動與實踐根本改變他們的生命觀,也改變印尼人對於華人富而高傲的形象。他們現在的生命中,行善是他們的核心使命,連企業的發展也是奠基在利益社群為職志,員工也因為他們的引導,而加入行善與捐款助人的行列。

印尼國會議員Fuad Bawazier 說:「我已經認識這些慈濟志工二、三十年,你可以看到他們自從加入慈濟之後,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怎麼說?」筆者問。
「他們以前在一起只談賺錢,現在碰了面卻大談社會救濟、談慈濟,而這使他們變得更為快樂!」

親身實踐是人社會化過程中最重要的部分,社會學家總是認為成長時期的社會化過程是人格型塑最重要的歷程。一旦人格定型,其實很難改變。而證嚴上人卻透過行善實踐場域的創造,讓人重新經歷貧與苦的生活經驗,並從中重新型塑自我的人格與生命觀。

直接的原則除了改變志工的生命經驗,也是對於照顧戶確實幫助的有效方法。經由親身接觸給予貧苦人們愛與關懷,是慈濟慈善的根本理想。

直接的原則是慈濟一貫的立場。一方面避免中間轉手出現問題,另一方面讓發放的志工真正感受災民之苦。經由直接接觸啟發志工的悲心,並讓受災或貧苦的照顧戶,直接感受到幫助者真誠的愛。證嚴上人常常教導慈濟志工,慈濟所要給予災民的不只是物資,更是那一分出自內心清淨無所求的大愛。

慈濟賑災現場,志工們穿著整齊的制服,行進走路必須整齊地分兩列排好隊伍,領隊通常拿著旗子,依序進入發放現場。發放一開始,志工們會先以手語和歌曲與村民同樂。讓這賑災場景不只是物資的領取,還有情感的互動與交流。發放過程井然有序,物資前一兩天已經在發放地點清點分類完畢。地方政府的幹部、或是在地的學生、或部分村民,也會跟著穿上慈濟志工背心,一起加入發放行列。每一個村民或災民手上拿著慈濟與政府合作,事先造冊發給的「發放單據」,依序領物資。當拿到物資之際,志工都會深深地向他們鞠躬並且說感恩。志工向接受幫助的照顧戶說感恩。這是證嚴上人的理念:「付出還要感恩,才是無所求的付出。」

在一片歡喜而秩序井然的氛圍中,照顧戶們背著物資回家。一些年紀大的,志工還會用拖板車幫他們推回家中,或幫他們搬上車子,車子是從村子裡開過來的,一夥人將物品堆得高高地,大家都帶著笑容回家。慈濟這種發放的原則與方式,和世界一些慈善機構在災區直接從車上丟下賑災物資,造成災民搶物品的情況迥然不同。

發放完畢,慈濟志工會再集合,進入村子裡,直接到剛剛領完物資的照顧戶家中探望。志工一方面表達關懷,一方面也藉此確認物資有沒有確實幫助到照顧戶。或者也藉這因緣了解照顧戶有沒有其他進一步需要長期協助的地方。這些都在家訪的過程中,逐一地了解與落實。慈濟這種慈善的人文,在全世界九十一個國家,已經進行幾千場次的發放,無不都是遵循這種直接的發放原則。

直接發放其實是真正深入貧苦,激發自我悲心的最佳途徑;看到災難,親臨貧苦,多數人都會啟發自我內心的慈悲。筆者在多次參與發放的過程中體會到,「苦難自有一股吸引力,它會牽動環繞著你的心。」這是筆者參與救災的真實感受。許多志工在賑災回來之後,好像是經歷了另一個世界,心靈深深被觸動。那種既悲亦喜的心情,常常久久不去。你會希望再去賑災,再去看見苦難,再去幫助他們。

3. 慈善的重點原則

人間苦難到處都是,雖說機會均等,但是要救助所有世間的貧困,難上加難。證嚴上人深信慈悲智慧必須並行不悖,慈濟人相信欲拯救全世界,必須要先從有效地救助一個人開始;要改變整個社會,要先從改變一個社區開始。因此重點務實原則格外重要,有限的資源必須做最有效的運用。慈濟志工選定能直接有效進行慈善、醫療、教育等專案的工作地點。以當地人文風情能接受之方式,長期扎根,整村推進;如貴州的遷村計畫、甘肅的水窖、薩爾瓦多震災後的社區整體營造。二〇一〇年的日本大地震、二〇一三年菲律賓的海燕風災,慈濟人都是即時與長期地給予救助。選擇重點進行,樹立了慈濟慈善的成功。

慈濟強調重點的原則,集中力量在能夠實現救援的區域,確實落實慈善救助,並藉此樹立慈善人文的典範。重點原則強調由一個小區域做起,樹立模式與典範之後,再逐步向其他區域擴大。

從一九九一年到二〇〇八年慈濟在中國大陸救助的範圍超過三十個省分,幫助人數超過數千萬人次。而長期救助的部分,除了安徽全椒縣,包括在最窮困的貴州,慈濟施行遷村計畫;在最乾旱的甘肅,興建水窖,也進行遷村。由政府給地,慈濟蓋房。新的慈濟大愛村的居民從過去年均一千元到可以到達五萬元,真正地脫貧致富。

重點原則從身邊做起之體悟,與早年證嚴上人的農禪生活經驗有關。證嚴上人早年出家時,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他也做農事。二月天,是農田除草的時機。花蓮二月天特別冷,有一回他要下田除草,感覺天氣這麼冷,水這麼冰,稻田面積這麼大,要什麼時候草才除得完。他回神一想,不管那麼多,就雙手能觸及的先做吧!他邊默念著《大學》的辭句:「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一會兒工夫,一大片的草就除完了。然後繼續進行其他區域的除草工作。

這是證嚴上人早年的體會,不管事情多難,苦難多大,總是從自己能做的部分開始進行。他相信有心就有力,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靜思語》所說:「善用力氣的人,不疾不徐;善守理想的人,不猛不弛,一志向前,堅定不移,終可達到目標。」如同《論語.雍也篇》中子貢問孔子:「如有博施於民而濟眾,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為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矣!」

能近取譬,就近做,以方便之力做幫助人之事,是仁者之方。慈濟的重點原則就是如此。證嚴上人詮釋重點原則時強調,「腳能走得到,手能伸得到的先做,做出典範再逐步擴大。」證嚴上人雖然鼓勵大家親臨貧病或災難現場救助苦難眾生,但是他也主張救難者必須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能超出自我能力去涉險,或從事難以獲致實效的救難計畫。

慈濟重點原則的成功是因為它能夠與政府以及當地的力量充分合作。美國加州大學社會學系主任理查德.麥德遜教授(Richard Madsen)表示:「慈濟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它是台灣公民社會的重要成就。但是和西方公民社會中的非營利、非政府組織不同之處,在於慈濟會和政府合作,但又不失政治的中立。不像西方的非營利組織,不是被政府控制,就是與政府對立。」

慈濟這種遵循佛教中道的圓融模式,不介入政治,但是與政府合作。這其中的圓融需要很大的智慧。重點原則,讓慈濟的救災不是求表面的成果,而是深耕人文。真誠地關愛照顧戶,帶動照顧戶的積極性與愛心,在確實幫助他們脫離貧困之際,也能啟發他們富有的心,使照顧戶也能成為幫助別人的人。

證嚴上人相信慈濟給予災民的不是物資而是愛。愛能轉化貧困的心態,使人人都能在互愛與利他的實踐中,獲致生命真正的富足。

4. 慈善的尊重原則

從一九六六年慈濟創立開始,五十年來,慈濟人不間斷地,每一年的歲末之際,都會舉辦冬令發放。長期關懷生活困苦的照顧戶或者獨居長者,慈濟人都會邀他們到慈濟分會,志工們為他們修剪頭髮、發放物資,並且陪他們圍爐、吃年夜飯等。一九九一年開始,每一年歲末,在中國大陸的台商志工、當地愛心志願者與部分台灣前往支援的志工,都會一同到大陸各偏遠的鄉間,如河北淶源、江蘇泗陽縣、甘肅若笠鄉等地進行物資發放與心靈關懷。

2470013275_f9005c5f7b_b
Photo Credit: 台南市麗新養護中心@Flickr CC BY-ND 2.0

中國大陸許多省分,冬季下雪,天寒地凍,但是在發放過程中,不管天氣多冷,慈濟人在極冷的低溫下也一樣不能戴手套,因為照顧戶也沒有戴手套。志工們不只沒有戴手套,還遵循著上人所抱持的情懷,要用雙手去膚慰苦難的眾生。證嚴上人常告訴慈濟人,「天地間有一種力量叫做『膚』。」當一滴水落下,它不會散開,一滴燭淚滴下,也不會破碎,因為有一種力量支撐它,那力量就是膚。

因此災民不戴手套,慈濟人即使來自亞熱帶,比較怕冷,但是在低溫下,他們一樣不能戴手套。每一個災民過來領物資,慈濟人一定伸出雙手去握著他們,膚慰他們。志工會幫凍傷手的老先生搽上凡士林,老人家的手已經長出厚厚的繭,摸起來像樹皮。志工常常覺得,即使一整瓶的凡士林都塗上去,恐怕還不夠溫潤他的雙手。

慈濟師姊們也會溫柔地在老太太或孩子的臉上,抹上防凍的藥品;場景另一頭,志工們正幫著孩子穿上厚厚的棉大衣,看到冷得發抖的老奶奶,會馬上過去抱著他們。老奶奶一開始會有一點靦腆,之後的神情有說不出的欣慰,這場景就如同親人見面一般的溫馨。這是證嚴上人要慈濟人力行的理念,以苦為師,體現無緣大慈的悲心。

以身體的接觸表達尊重,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不管是對被幫助者,或幫助人的志工而言都是如此。在各種災難現場,慈濟志工看到傷痛欲絕的受災戶,總是會自然地抱著他們,讓失去親人的倖存者盡情地在他們的肩膀上落淚,慢慢安慰他們傷痛的心靈。

透過親身接觸,照顧戶感受到志工如家人般的愛,志工更因此體會到貧苦與受災戶的切身之痛。經由這種情境洗練,志工體會了人生無常的道理,感受了災民所面對的艱辛人生。這種歷練激發著志工深深的慈悲心,堅定了他們內心善的種子,因此更無怨無悔地走在濟世救人、予樂拔苦的人間菩薩之道路。

5. 慈濟的動員模式

慈濟賑災快速,不是歸因於動員快速,而是志工的愛被啟發,就會自動自發即刻救災。證嚴上人一生奉行的一句話:「信己無私,信人有愛。」這是他給所有慈濟人的信念。這個信念能持續地被實踐與推動,是慈濟能在全世界各地傳播開來的關鍵因素。因為信人有愛,人人心中都有愛,所以一旦各地發生災難,志工就會自動自發地動員。慈濟多數的慈善救助計畫,或社區志工的活動,都是遵循當地自願創發的原則(Local Initiation)。

證嚴上人要海外慈濟人自力更生、就地取材。慈善、醫療、教育、人文等志業,都是由當地志工自行發動、規劃,再向證嚴上人彙報,或與慈濟花蓮本會的相關人員討論後,獲致共識而開始施行。如果是緊急災難,一樣由當地志工自發性地立即動員,並將進行情況回報本會,本會再持續給予必要之支援與關懷。這種在地自動創發的精神,是現代組織力強調的「扁平化」(Delayering)、「分散化」、「去中央化」(Decentralization)的組織運作。

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先生曾經從Internet的運用及成長,來比喻新型態的組織就應該像Internet一樣,大家遵行同一個運作法則及模式,去中央化,就能夠獲致最大最好的成果。「充分參與」將產出最好的結果,而要做到充分參與,就必須去中央化,並奉行扁平化的組織模式。

一套科學體系的運用可以遵行某一種客觀的科學模式運行,Internet的模式如果有人不遵行,根本無法在網上做任何事。然而作為攸關人的組織,雖然可以提供一套固定可遵行的價值觀,並藉以讓大家實踐奉行,但是每一個人對於該價值觀的理解與運用方式難免千差萬別,每一個人對於情境的解讀與判別仍各有差異,因此很難像Internet的運用一樣,只要確立核心價值與運用模式,就能通行無阻。

人的組織用這種客觀科學模式的思維來運行是困難的,也是不準確的。慈濟遵行的法則是地方自動創發的精神,其核心價值的貫徹是經由人與人的相互感應與分享。因為人人都有善心,這是前提,這前提不存在,一切的規劃或培訓都是枉然。慈濟當然必須具備訓練與溝通的方式才能將信念深化落實。志工的培訓工作在各地終年不斷地進行,海外志工與證嚴上人不定期地互動溝通,亦是傳達核心價值必要之方式。此外,大愛電視亦是一個重要的連結媒介,讓各地志工能及時了解各地慈濟人的訊息,以及固定聽取證嚴上人對某一特定事物的觀點與情懷,這也是價值觀傳遞與分享必要的方式。

無論如何,價值觀一致化的依循仍是高度挑戰的一項工作。慈濟這個跨國際的組織,一方面維持自動創發精神,其結果當然是扁平化與去中央化的組織。然而,海外各分會與花蓮本會必須在精神層面與核心價值體系上更緊密連結,特別是對於精神法脈實踐的確認與維護,將對於傳承證嚴上人的核心價值具有決定性的維繫作用。

相關書摘 ▶證嚴上人與近代漢傳佛教的因緣:「利他度己」的慈濟精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利他到覺悟:證嚴上人利他思想研究》,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何日生

生活在當代科學主義至上、工業資本環境勃興、與多元價值並陳的我們,兩千多年前佛陀邁向覺悟境界的教法,是否可引以為今日吾人生命終極的追求?是否能成為個人生命可實踐的目標?如果是,它的實踐內涵與具體的模式為何?當代社會中諸多的歷史條件,能否為這樣的思想與實踐提供有力的、可行的支援環境?

佛教作為人類歷史進程中最重要的信仰之一,其經典經過數百年部派佛教的詮釋,以及近兩千年大乘佛教的淘煉;傳到漢地,也歷經一千九百年,經由漢傳佛教修行者的詮釋與對中國文明的適應,它原始的面貌與內涵已然經過許多的修正、轉折與隱落。尋求原始佛教的意義,並不是在尋求的過程中,考據原始的佛陀如何說,而是試著揮開兩千多年曲折蜿蜒的不同文化適應中所產生的諸多扭曲與包袱,而能更直接且深入的掌握佛教的根本教義,從這根本的教義中試著找出它在當代文化中的新適應,這新適應包括建立系統而合宜的思想詮釋,真實的宗教經驗與具體的社會實踐。

證嚴上人以佛教之利他思想為基礎,在利益眾生之際,清淨自心,最終契入究竟覺悟之境。證嚴上人開立慈濟宗門,建立從行善到體現一切善行的佛教修行法門,從利他臻於究竟覺悟之境。其宗門之理想是以提供眾生身、境、心的圓滿具足為目標。何日生《利他到覺悟:證嚴上人利他思想研究》一書,從慈濟宗門創立者證嚴上人的利他實踐精神出發,探究佛教利他思想的再現與保存,分析闡述慈濟宗門利他精神之要旨與從利他通向覺悟的思路,其實踐之體系之於對當代佛教及世界文明的影響。

利他到覺悟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