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吧,你不是古蹟!」那些被消失的文化資產,與荒謬的文資審議

「醒醒吧,你不是古蹟!」那些被消失的文化資產,與荒謬的文資審議
美輪美奐的紅葉園,典雅的造型無須文資專業也能欣賞。無奈卻遭北市文資委員否定歷史建築價值|Photo Credit: 凌宗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拚經濟的意識形態氾濫下,往往要到老屋化為磚瓦,才會發現深具價值的文化內涵不是蓋商場大樓拚得出來的。文化、美學與歷史價值才是城市發展最具價值的根本,而唯有透過群眾的關注,才能改變政策方向、保留老屋並延續其歷史。

台北市在柯文哲市長上任後,最盛大的文資大事,就是北門的重見天日。北市府花費2.8億拆除忠孝橋,讓被高架橋包圍40年的北門再現風華。但這並未讓關心文資保存的市民鬆口氣,在北門廣場完工時,其餘的老屋卻陷入困境之中。

為了完成北門廣場,三井倉庫被迫搬移,破壞了北門歷史地景的完整性;期盼多年終於重組的新北投車站,卻未依照原始工法與設計,粗糙重組被批為樣品屋。更多被遺棄的老屋,依然得不到關注逐漸凋零。

如果讀者不是「文化恐怖份子」,恐怕很難搞懂,到底文化資產保存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老屋命運大不同:指定古蹟之前的「烤」驗

所謂文化資產,可不是任何老房子都算,須具備歷史、藝術與文化價值,經過政府登錄方能成為文化資產。回顧台灣歷史,最早於日本時代有《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來指定並保存文資,如台北城門、熱蘭遮城等建物,以及自然景觀如紅樹林、寬尾鳳蝶等。後中華民國於1982年通過了《文化資產保存法》,確立了戰後對歷史文物的保護、獎勵與懲罰相關法令。

雖有法條,但實際上文資保存還是遭遇到相當大的威脅。在戰後,中華民國來台初期,大多數的建築的移交並未清楚記載,在幾經轉手後,因為不符使用需求而陸續被拆除改建,許多珍貴的歷史建築因此消失。而後來出現的都市更新計畫,加速老屋的拆除,原本為了提升市容的計畫,卻意外的成了抹除歷史記憶的幫兇。

文資法的設立,其初衷是透過公權力來保護文資。但普遍民眾未必能了解文資保存的意義,因此發生過屋主或建商,怕政府突然說房子是古蹟不能改建,便趁著月黑風高的時候「不小心」拆掉了,或發生台灣特有的「自燃」現象,老屋就連文資身分都得不到就熱烈消失了。

文資法修法後,政府卻更「懶爛」了

鑒於前述的問題,加上文資法立法已數十年,法令早已不敷使用。2016年立院通過文資法修正案,大幅修訂法案內容,如放寬提報文資條件、提高毀損罰則等等。然而,修法並沒有讓文資更安全,有關單位對文資指定反而更加消極。近期引起爭議的陳茂通宅與俞大維故居都更案,就是個令人沮喪的案例。

陳茂通宅又稱紅葉園,是位於台北市三橋町的住宅,屋主陳茂通是日本時代仕紳,積極參與社會事務。其宅為台灣少見的Art Deco風格建築,舉凡窗框、門柱、磁磚,採用當時最新工藝與設計。落成時邀請台北市長、富商辜顯榮等人名流參訪,連日本官方發行的地圖,都將紅葉園作為名所標記出來,極具藝術與歷史價值。

俞大維故居則為帝大官舍,後作為國防部長俞大維的宿舍。俞大維就任國防部長時,經歷了大陳島撤退、八二三炮戰等重大事件,任內積極建設國軍,對穩定台海情勢有所貢獻。其弟俞大綱也在宿舍舉辦文化沙龍,廣邀文化人士交流,雲門舞集的起源也跟這棟建築有所關聯。

兩棟極具歷史價值的老屋,卻被北市府給踐踏。面對豐富的史料,陳茂通宅卻被以「都更已開始不便停止」、「建築粗製濫造」等理由否決其文資身分;俞大維故居不提報市定古蹟,卻違反文資法越級提報國定古蹟,將老屋當球踢。市府對文資保存竟如此消極,文資審議甚至傾向於都更,忽視史料做出荒謬的決議。時代進步,老屋連自燃都免了,直接被抹除文資價值,歷史記憶合法被拆除!

文化資產的保存,並非經濟利益可衡量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建造許多和洋建築,但隨著工業化發展面臨拆除危機。當時關切此議題的人,聚集起來成立財團法人,將老建築集中起來重建,建立了「明治村」這樣的地方。現在只要前往這裡,就可以欣賞到明治、大正到昭和時代的歷史建築,老屋的歷史得以延續,城市建設工作也順利發展。

明治村的例子依靠的不只是政府的法令、建商的良心或屋主的意志,而是所有關懷歷史與文化的公民,集眾人之力所達成的創舉。社會的經濟發展,與歷史保存有時不能兩者兼顧。在拚經濟的意識形態氾濫下,往往要到老屋化為磚瓦,才會發現深具價值的文化內涵不是蓋商場大樓拚得出來的。文化、美學與歷史價值才是城市發展最具價值的根本,而唯有透過群眾的關注,才能改變政策方向、保留老屋並延續其歷史。

下次當你經過一棟老屋時,不妨停下腳步欣賞他的美、閱讀他的故事、感受台灣這塊土地上無價的珍寶。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