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延燒:完蛋的不止川普,還包括美國的全球戰略

通俄門延燒:完蛋的不止川普,還包括美國的全球戰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通俄門議題的延燒,美國的外交政策恐怕也將會重回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時期的政策方向。這樣的路線不只將升高美俄間的對立,更間接促進中俄發展更緊密的合作關係。

隨著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起訴川普(Donald Trump)前競選團隊總幹事保羅・曼納福特(Paul Manafort)和他的商業夥伴蓋茨(Rick Gates),以及川普的前外交顧問巴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各方都開始揣測川普的總統大位,會不會因為「通俄門」事件而完蛋。但通俄門如果繼續延燒,準備完蛋的恐怕不止川普,還包括美國的全球戰略。

目前多數媒體都聚焦在案情的進展,以及川普對司法的干預,有可能釀成美國的憲政危機。另外有少數媒體注意到,這個案件將牽連到美國未來全球戰略的方向。川普評論這起案件,向來喜歡批評是民主黨輸不起。是不是輸不起姑且不論,但從不同的角度來看,這起案件確實是去年總統大選川普與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之爭未完的伏流。

然而這場競爭的目標不是白宮的寶座,而是美國未來全球戰略的方向。要看出這套競爭的脈絡,就要先了解希拉蕊對全球戰略的願景。雖然在一般印象中,喜歡將川普的外交政策歸類為右派或是鷹派。但在外交戰略上談起保守與鷹派的程度,希拉蕊比起川普可說是不遑多讓。有媒體整理了美國在冷戰結束後的九次對外武裝行動,其中希拉蕊支持的就有六次,高達三分之二。在希拉蕊當上歐巴馬(Barack Obama)的國務卿後所主導的最大「戰績」,便是2011年支持利比亞的反抗軍對格達費(Muammar Gaddafi)動武

希拉蕊在外交上的意識形態相當傳統,甚至可以說是冷戰思維的延續。希拉蕊信仰美式的自由民主價值,希望透過「強制外交」(Coercise Diplomacy)的方式將這套價值推廣到全球。在她的戰略圖像中,普亭(Vladimir Putin)治下的俄羅斯,幾乎就是前蘇聯邪惡帝國的遺緒。而諸如格達費、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海珊(Saddam Hussein)等強人,或是敘利亞、伊朗之類的中東獨裁政權,也是需要被自由民主「解放」的毒瘤。有趣的是,或許是受到冷戰時期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聯中制俄」思想的影響;面對同樣是獨裁的中國,希拉蕊反而選擇包容。

shutterstock_405351559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達志影像

因此希拉蕊一面在《美國的太平洋世紀》一文中,呼籲美國跟中國發展出合作的關係。但面對俄羅斯,她2011年強勢批評普亭把持俄國政權不放,在2014年烏克蘭危機時,痛罵普亭是希特勒,懷疑他究竟有沒有靈魂。不只如此,希拉蕊更放話說她將採取比歐巴馬更強烈的立場來對付俄羅斯。長期關注國際問題的關鍵評論網新聞編輯羅元祺認為,在2016年的大選中,俄羅斯對美國大選的干預與其說是普亭支持川普,更不如說是普亭打算用盡一切手段阻止希拉蕊當選。

而面對那些傳統的中東獨裁政權,希拉蕊也懷抱著一如中世紀十字軍般的理想,期望將他們一一推翻。因此當2002年小布希(George W. Bush)決定對伊拉克出兵時,希拉蕊身為民主黨人卻仍是投下了贊成票。雖然日後希拉蕊聲稱「相信小布希是個錯誤」,但從各種發言顯示,希拉蕊認為錯誤的是小布希的執行力,而非這個行動本身。到了2010年底阿拉伯之春爆發後,希拉蕊也拼命遊說歐巴馬政府,動手推翻早已跟美國示好和解的利比亞、埃及獨裁政權。然而推翻格達費所製造的利比亞內戰,卻也間接替希拉蕊的總統之路造成了可怕的災難。

2012年發生在利比亞的班加西攻擊事件,造成了冷戰後第一次有美國大使身亡的慘劇。有批評聲浪指向希拉蕊對介入敘利亞情勢的輕忽大意,是造成這起悲劇的重要原因。雖然日後公布的調查報告,認為希拉蕊不需要對此事負責。但在調查中卻意外發現了希拉蕊用私人的電子郵件信箱收發國家機密。這個被稱為「電郵門」的案件,在選戰期間成為了對手最大的攻擊把柄。

RTR37UVH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面對上述的不利指控,希拉蕊陣營聲稱郵件洩漏是俄羅斯駭客所為,並且極力攻擊川普是普亭的共謀。這項指控在川普當選後仍繼續延燒,於是便形成了至今仍沸沸揚揚的「通俄門」。

雖然這個案件目前的發展方向是往憲政跟司法問題發展,但我們可以看到這整起案件的起因,都跟希拉蕊的外交路線脫不了關係。相對希拉蕊傳統的冷戰意識形態外交,川普的外交路線則更有古典現實主義的味道。川普並不打算在全球宣揚自由民主的價值,而是希望極大化美國的現實利益,並且打壓可能威脅美國領先優勢的潛在競爭者。因此對希拉蕊視為洪水猛獸的普亭,川普反而能夠張開雙臂與他合作。

反而是美國傳統的冷戰盟友,諸如歐盟、日韓等國,川普認為他們應該投入更多資源來捍衛他們自己,而非繼續依賴美國提供的安全保障。而對於其他的獨裁國家,只要他們願意共同支撐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願意建構與美國互通的利益關係,川普也非常願意與他們合作。只有面對那些試圖挑戰美國秩序的國家,川普才會採取強硬的態度。

這樣的路線差異,讓川普跟希拉蕊之間不只存在著權力之爭,更存在著意識形態的深刻鴻溝。對希拉蕊,甚至是她背後的自由派支持者來說,川普就只是個沒有價值信仰,見利忘義的政客。但對川普以及他的支持者來看,希拉蕊代表的那種自由民主意識形態狂熱,正是過去將美國拉入地緣政治泥淖,損害美國國家利益的元兇。

然而輸出自由民主到國際間是一回事,捍衛美國國內的自由民主又是另一回事。通俄門延燒的另一個面向,則是俄羅斯介入美國選舉的行為,傷害了美國政治前途應該由美國國民自己決定的民主價值。就算是不支持美國干預外國內政的民眾,也同意美國的立國精神就建立在確保國內公平選舉的制度之上。羅元祺認為,比起普亭實質對美國可能造成的傷害,公眾對俄羅斯「操作」美國選舉的反感,才是通俄門延燒如此劇烈的原因。

AP_1720852943533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此外,去年希拉蕊在大選中因為電郵門案爆發而導致的嚴重失分,起因於希拉蕊的對應方式讓民眾感覺他是個不誠實的菁英。相形之下,川普雖然口無遮攔,反而讓選民有真誠的感受。但從當選後面對通俄門一案司法調查的反應,也讓川普的真誠形象逐漸崩盤。川普糟糕的應對方式,同樣也是讓通俄門越演越烈的成因之一。

隨著通俄門一案越演越烈,川普與共和黨為了避嫌,在與俄羅斯相關的議題上不得不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甚至附和民主黨的政策。例如今年7月底,川普便被迫在新一輪制裁俄羅斯的法案上簽字,即使這項法案中還包括限制總統解除制裁的權力。而俄羅斯為了報復這項新法案,也下令限縮美國駐俄外交官的人數,下令美國755名外交人員要在9月前離開俄羅斯。

局勢的演變形成了有趣的結果。雖然在去年的大選中,川普順利擊敗希拉蕊,拿下美國總統的寶座。但美國的外交政策,卻因為通俄門的影響,川普反而必須去接受希拉蕊的外交路線。因此也開始有人懷疑,美國跟俄羅斯之間有沒有可能開始「新冷戰」?

在某種意義上,川普的出線,反應了美國在後冷戰的一種新戰略思維。美國強力剷除盤據中東的專制政權,並沒有使原本被壓迫的居民能夠成立穩定的民主國家。反而在海珊、格達費等老牌獨裁政權瓦解後,原本被獨裁政體強力壓制的部族仇恨,以內戰的形式爆發出來。這股力量比過去的「狂人」更難以預期,對當地居民生活與社會秩序的危害也更為慘烈。海珊政權垮台後,伊拉克出現了遠比海珊更好戰的「伊斯蘭國」。埃及的政局一直在政變中擺盪,最後回到了比穆巴拉克在位時管制更嚴厲的警察國家。利比亞在格達費倒台後,部族間形成永無休止的內戰。

RTR2SWD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川普所代表的思維,反應了為了確保地緣政治的穩定,美國願意放下意識形態,與過去敵對的專制國家建立合作關係。例如解除對俄羅斯的制裁,換取在敘利亞內戰問題上的合作,以及緩解俄羅斯與歐盟各國軍事實力逐漸失衡所帶來的壓力。甚至進一步改善的美俄關係,也能間接給中國帶來壓力,減輕中國在西太平洋對美國帶來的壓力。

但是隨著通俄門議題的延燒,川普不只越來越難以在對俄羅斯有關的政策上施力,川普私下與俄羅斯之間的溝通管道也幾乎都會被瓦解。美國的外交政策恐怕也將會重回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時期的政策方向。更重要的是,隨著輿論對通俄門的炒作,俄羅斯在美國輿論眼中的形象也將越趨惡化。

這樣的路線不只將升高美俄間的對立,讓敘利亞內戰持續下去;也會讓東歐的緊張局勢逐漸升高,更間接促進中俄發展更緊密的合作關係。在這樣的發展下,雖然還不至於發展到「冷戰」的程度,但未來將可以預見由中俄主導的歐亞集團,可能會成為美國必須面對的巨大壓力。

《孫子兵法》有言:「凡治衆如治寡,分數是也。」無論東方還是西方,「分而治之」一直是強勢者維持優勢的有效策略。美國出現一個親俄的總統,本來可能會成為開創戰略機遇的契機。但在目前局勢的發展下,通俄門替美國帶來的恐怕遠不止司法上的傷害,而是一個更嚴峻的戰略局勢。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