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身權公約》審查:只用「生病」的角度看待身心障礙者,是台灣最大的問題

首次《身權公約》審查:只用「生病」的角度看待身心障礙者,是台灣最大的問題
Photo credit: klimkin@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候,造成身心障礙者不方便的不只是他們身上的缺陷,還有環境的不友善。國際審查委員所提倡的從「醫療模式」觀點,轉換成「社會模式」觀點,探討環境因素的作用。

台灣第一次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國際審查」落幕,五名國際專家於昨(3)日提出70多項建議,認為台灣對於身心障礙者的權利,仍處於「醫療模式」階段,認為台灣應儘速成立獨立的身權監督機制,並修改法規。

(中央社)審查會議於10月30日~11月1日舉行,台灣邀請五名熟悉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事務的國際專家擔任審查委員,就台灣身心障礙人權議題,與政府代表及非政府組織代表對話,瞭解並檢視台灣落實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現況。

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昨天在審查會議結論性意見發表記者會後受訪時表示,五名審查委員對台灣的身心障礙權利提出多達70餘項建議,代表台灣應更加努力,但也不意味台灣過去毫無作為。台灣在保障障礙者權利的法律訂定已相當前進,「表現絕對合格」;但實務因橫跨各部會,確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談到障礙歧視,林萬億也說,台灣對障礙者明顯歧視的年代已經過去了,但現在可能還有隱藏性的歧視,未來會逐步努力推動各項工作消弭歧視。

《聯合報》報導,林萬億說,專家在這次的審議中也提及,台灣對於身障者的司法支持薄弱,像是被職場歧視、被他人傷害等,並沒有一個確切的支持系統。

衛福部次長呂寶靜則表示,台灣目前的無障礙空間對於身障者仍有一定的限制,未來台灣需要更多通用設計,像是圖書館的高度就應該符合各種人的需求。林萬億並承諾,會議結束後,將於兩週後向行政院長賴清德報告,後續逐步調整相關法規。

《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報導,多數審查委員都共同提到,台灣身心障礙者權利最大的挑戰就是思維模式的改變,台灣社會習慣以醫學的眼光去注意身心障礙者身上那些需要被「治療」的損傷與缺陷,以「醫療模式」看待他們,就容易把身心障礙者看成是被動的「福利接受者」。

但有時候其實是因為環境的不友善才造成了障礙,國際審查委員所提倡的「社會模式」觀點就會要求探討環境因素的作用:是什麼樣的環境讓他們「不方便」?

這樣的「醫療模式」與「福利接受者」的觀點,影響了身心障礙者相關法規的細節,包括法律名稱、核可身心障礙手冊的方式、甚至無障礙設計的思考模式等。

英國人權發展專家金斯頓(Diane Kingston)就提到,台灣核可身心障礙身分,仍然是依循WHO「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CF)」,以身心障礙者「身上」的損傷與缺陷,來評估能否拿到身心障礙手冊。

瑞典獨立生活機構創辦人拉滋卡(Adolf Ratzka)也解釋了「無障礙」與「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兩個概念的差別,前者是「把身心障礙者視為社會裡的少數族群」,後者則「認為身心障礙者是整個社會的一員」。他舉出50年代的美國南方黑白隔離經驗作為對應:如果你是一位身心障礙者,進到旅館發現有三個電梯,其中一個是特別為了輪椅使用者所打造,這其實傳達的訊息是「你不一樣」,人家只不過是願意「包容」你而已。

金斯頓直言,因為這部人權公約所體現的是比「社會模式」更進一步的「人權模式」觀點,因此他建議台灣應該透過更具體的立法來詳細界定人權模式,確保身心障礙者作為一個「人」的尊嚴、權利與自由受到尊重。

(中央社)此外,以「人權觀點」為核心,五審查委員也提出多項務實的建議:

  1. 關注原住民、女性等「多重弱勢」的身心障礙者
  2. 修改法令,落實平等
  3. 設置獨立的國家人權監督機構
  4. 改變「讓身心障礙者住進機構裡」的隔離想法

金斯頓提醒,除身心障礙者權益,台灣更應關切「多重歧視」的問題,如障礙者本身是女性、原住民、跨性別,可能受到多重的歧視。

審查委員、日本立命館大學教授長瀨修在記者會中表示,台灣在身心障礙權利保障有兩個迫切問題,必須在一年之內回報,包含「修改相關法令落實平等及不歧視」,以及「設置完全獨立的國家人權監督機制」。

《民報》報導,關於第一點,長瀨修解釋,委員們建議修改所有相關法令,以「人權模式」為核心,依照合理調整的原則,確保「拒絕提供合理調整」就是歧視,公私部門都要確實的實施,也必須要在法令上訂出合理調整的範圍、明訂什麼是歧視。

至於第二點,國際委員希望台灣能儘速成立國家級的獨立人權監督機構,不可以是總統府、監察院或任何政府單位,而目前看到的審核機構,主管部門仍是政府單位。

拉滋卡也說,很多生活上需要協助的人,就像他一樣,上廁所吃東西等都要別人幫忙,由於社會缺乏適當的服務,因此很多人被迫住在機構裡,他認為社會應該要打開心胸讓障礙者有「參與社會」的機會,讓弱勢族群進到社區中生活。

如果住在機構中,他們的生活就會受限,更沒辦法自立,他也期盼台灣社會能夠改變這種隔離機構的觀念,協助身心障礙者融入社會。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昨(3)日下午,20多個民間團體呼應國際審查委員所提到的「改變機構隔離觀念」,在行政院前舉行記者會。

他們指出,《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第19條明訂身心障礙者有權利選擇居所以及與何人同住,因此,國際審查委員也特別關切我國這項規定,建議我國的教養院全部關閉,同時不可以以「保護」為由,也不可以用醫療模式觀點,如以「床位」一詞稱呼,漠視障礙者的權益。

因此周月清呼籲衛福部應提出未來四年障礙者社區居住發展策略,明訂具體時程與教養院的轉型機制。此外,中央政府也要發函給地方政府停止蓋教養院,若地方政府不處理,則降低對地方的補助。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介紹,2006年聯合國大會通過《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CRPD),希望能夠「促進、保護和確保實現身心障礙者所有人權和基本自由充分、平等享有,並促進對身心障礙者固有尊嚴的尊重。」台灣也於2014年通過《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正式將CRPD國內法化。

一直以來,將國際公約國內法化、邀請專家前來審查,都是台灣在中國的政治打壓下,參與國際的重要方式之一。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陳中寧曾於《想想論壇》發表評論,雖然台灣並不是聯合國的成員,因此無法將批准的公約,交給聯合國存放使其生效。但台灣時常透過立法院制訂公約施行法,使國際公約「國內法化」。請具有聯合國資歷的專家來台審查,也象徵著台灣在「主動」履行對聯合國的義務。

以人權《兩公約》為例,《大紀元》報導,2009年,總統馬英九在就職週年前夕,簽署《兩公約》,獲得包括「國際特赦組織」等人權團體的肯定,當時國際特赦組織亞太地區主任薩里費(Sam Zarifi)就說,「台灣通過這兩項公約,足以成為亞太地區的典範。」

外交部網站也提到,外教部積極推動參與國際組織,也持續表示有意願簽署《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因此,國際公約及公約的審查會議,對台灣來說時常帶有外交及政治意義。

而2017年,是台灣第一次舉辦《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的國際審查會議。在會議之前,須由由政府提出國家報告,由國審查委員針對報告提出建議或疑問,再由政府回覆說明

此外,民間團體也須提交「平行報告」(或稱「影子報告」),以民間的身分、視角說明台灣目前身心障礙者狀況,與需要改進之處。這次,就是由「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會同17個民間團體共同提交了民間版的「平行報告」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