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學屬於台灣」國家文藝獎得主鄭清文辭世,留下300篇台灣土地的故事

「我的文學屬於台灣」國家文藝獎得主鄭清文辭世,留下300篇台灣土地的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清文擅長以自然樸實的筆觸來呈現故事波濤洶湧的情節, 並透過小人物內心及生活來浮現時代的變遷與社會的轉變。他的文字簡潔,背後深刻,如實地書寫時代,以及他對這塊土地的情感。

(中央社)

第九屆國家文藝獎得主、作家鄭清文4日中午辭世,享壽85歲。

根據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網站資料,鄭清文自1958年發表第一篇小說,持續創作數十年。作品包括短篇小說、長篇小說、兼及童話創作及文學評論,是一位具有強烈社會意識,堅持鄉土關懷的作家。

他的作品常鼓勵人在困境中的奮鬥,高揚生命的普世價值;剖析人性,細膩幽微、蘊藉深刻,深合清淡悠遠的藝術理想。

1999年時,鄭清文英譯作品《三腳馬》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榮獲美國「桐山環太平洋書卷獎(Kiriyama Pacific Rim Book Prize)」,在《紐約時報》等皆有專題書評。

鄭清文還有包括《白色時代》、《合歡》、《局外人》等超過300篇作品,曾獲「吳三連獎」等重要文學獎項。

文化部新聞稿表示,文化部長鄭麗君聞訊深感哀痛,並表示鄭清文前輩是台灣國寶級文學家,其恬淡悠遠、蘊藉深刻的筆觸,字字涓滴,匯流成台灣文學的「大河」,豐沃了所有人的心靈。鄭部長並表示,文化部將呈請總統明令褒揚令,也會盡力協助家屬處理治喪事宜。

鄭清文:「我的文學,是屬於台灣的」

鄭清文自述小時閱讀環境不好,國小學的是日文,戰後是中文及英文,加上自己的母語,他謙虛地認為沒有一種語言學得好。在當初讀書環境不佳的情況下,他嘗試寫一些東西,初期只是想賺些稿費,之後慢慢覺得有些東西可以寫,且必須要寫下來,因此「偶然」成了「必然」。

平凡的成長背景,讓鄭清文擅長以自然樸實的筆觸來呈現故事波濤洶湧的情節, 並透過小人物內心及生活來浮現時代的變遷與社會的轉變。他的文字簡潔,背後深刻,如實地書寫時代,以及他對這塊土地的情感。「文學是生活、藝術、思想」是他文學觀的美學實踐,也是他所追求的藝術境界。

鄭清文的筆下都是關於土地的故事,他在2005年國家文藝獎得獎感言中表示,「我謝我成長的土地,它提供我豐富的養分,使我的文學得以成長。」

「我的文學,是屬於台灣的。我的作品,只是台灣文學大河中的一點水」,鄭清文以此貫穿他的畢生文學生涯,並認為台灣文學寫台灣,台灣文學將更茁壯,將永續長流。

作家傅月庵:鄭清文是台灣的歐亨利

作家傅月庵在臉書上悼念鄭清文,「得知鄭清文過世的消息,腦海第一想起的是純文學版『最後的紳士』封面那張照片,有種空虛的蒼涼感覺。」

傅月庵認為「鄭清文是台灣的歐亨利」,讚揚鄭清文短篇小說創作量至為驚人,1980年代早超過100多篇,更重要的是,質量非常好,幾乎寫活了舊鎮,也就是新莊的滄桑;寫盡走向現代化之時,不同階層人們的生活悲歡、生命哀樂、歷史悲愴。

歐亨利(O. Henry)享有「短篇小說之王」美譽,作品的背景以紐約為主,描述這都會的芸芸眾生,風格獨樹一幟,此生留下近300部短篇小說。

吳念真:他的作品是我的養分和引導

綠光劇團改編自鄭清文小說的舞台劇「清明時節」,上週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結束全台巡演。聽聞鄭清文逝世消息,編導吳念真十分哀痛:「太突然,好難受,他是我很尊敬的一位長輩。」

鄭清文是吳念真的嚮往、偶像,當初綠光劇團開始改編文學作品,吳念真第一個就選擇鄭清文的小說。他不只一次對外公開表示:「鄭清文是我小時候的嚮往、偶像,大學念會計系,也是受到他在銀行上班的影響,總想著要跟他一樣,白天在銀行工作,晚上回家有空就寫文章。」

吳念真感慨:「到了這年紀,好像很容易跟某人見面後就成了最後一面。」

吳念真說:「其實,我看到他會不好意思。當年,我剛開始寫小說,寫沒幾篇,就看到他寫了一篇評論,短短的,但很肯定年輕作家的口吻,大意是看到了一個直白又人文的作家……,重點是,一個你這麼尊敬的長輩,寫了這樣的話,那真的好開心。」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