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懂帶小孩」,還是社會要求女人的標準太高了?

「男人不懂帶小孩」,還是社會要求女人的標準太高了?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密集母職」是種過分嚴苛的育兒標準,社會該做的,應是拆解這個標準對媽媽的限制,而不是用這個標準來要求爸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時候,「男人帶小孩」是種笑話。

我們說的不是「堂堂男子漢怎麼淪落到帶小孩」的嘲諷——這種嘲諷,築基於飽含偏見的性別分工,認為男主外女主內,男人要做男人該做的事,尋找有薪工作,才有男子氣概。是以,一個找不到女人來為自己帶小孩、無法讓自己的女人乖乖帶小孩、或者性別越界去做女人該做的事的男人,不是個男人。

我們說的是「男人果然不懂帶小孩」的調侃。想快速瞭解它,可以找找「父母大不同」的育幼對照圖:媽媽帶孩子,爸爸玩孩子;媽媽覺得孩子比較重要,爸爸覺得電玩比較重要;媽媽用手捧著孩子,爸爸用腳頂著孩子;媽媽帶孩子躲避危險,爸爸將孩子帶進危險;媽媽不辭辛勞不厭其煩,爸爸便宜行事免得麻煩;媽媽哄孩子入睡,爸爸比孩子先睡……

這些幽默,不斷覆述:男人帶小孩的方式,就是和女人不同。男人會用充滿創意但十足危險的方式帶小孩,因此讓他們單獨育幼簡直是一場悲劇,媽媽千萬不能放心,也不該隨便嘗試。

有趣的是,這類講法確實引起了共鳴:在社群網站內,不難看到媽媽跟著討論起老公那些讓人難以容忍的育幼方式。能夠引起共鳴,並不讓人意外:社會迄今仍將育幼視為女性天職,女性持續地從育幼經驗中獲得不平等的對待,感受到更大的壓力。

然而,當「讓老公帶一下孩子,結果父子竟然一起睡著」也成為談笑的一部分、甚至引起憤慨時,我們不禁覺得有些錯亂:若一位女性帶孩子,帶到與孩子一起睡著了,會是笑話嗎?應該譴責她嗎?——換句話說,透過揶揄「男人帶小孩」,大家想批判的,究竟是什麼?

是「對女人採取更嚴苛的育幼要求,卻對男人相當寬鬆」的雙重標準嗎?還是感嘆「女人鉅細靡遺的育幼方式,男人總是做不到」?

約在20年前,社會學者海斯(Sharon Hays)指出,當代社會逐步塑造了專家指導、情緒投入、勞力密集、所費不貲的「密集母職(intensive mothering)」意識形態。在這個意識形態下,子女福祉成為母親的絕對職責,孩子的需求永遠擺在母親的需求之前。

要成為「好媽媽」?你必須將身心靈完全投入,不惜時間、精力、情感與金錢,力求無微不至地發揮母愛,將孩子養育往最好的發展方向,「別讓孩子輸在起跑點」——因此,就連遊戲,你該做的也不只是和孩子單純玩耍,還得參考各種科學知識和專家建議,配合兒童發育階段,考量遊戲對孩子的體能、智力、語言能力等未來成就的影響。不要吝嗇!為了給孩子最好的,你花費的金錢永遠不多,投入的時間永遠太少。

此外,密集母職也結合了父權文化中的性別偏見。一來,「帶小孩」成為女性的天職,這代表育幼的難度被嚴重低估,彷彿女人天生就知道該如何帶好小孩,她們也不該對育幼感到疲憊或心存怨言。當她們帶不好了、或者覺得不滿了,社會因此責怪女人,女人也因此責怪自己,為什麼做不到其他女人都能「輕鬆」做到的事?

二來,即使父親平等參與育幼,社會仍然認為母親才是最主要的育幼負責人——如果母親不在,會有另外一個女人取代她,例如祖母、姑姑或者保姆——於是,小孩出事的時候,我們習慣先問:「媽媽在幹嘛?」即使是爸爸帶小孩帶出事了,我們可能還是忍不住問:「媽媽在幹嘛?(怎麼敢把小孩丟給爸爸呢?)」

如此一想,為什麼女性帶小孩時,往往採取更加戰戰兢兢的謹慎態度,便不難理解:對當代女性而言,在密集母職的嚴苛標準下,把孩子帶「好」的難度,彷彿超過了以往的每一個世代,偏偏社會又認為這是她們與生俱來便該駕輕就熟的天賦。這種全面性的壓力,使育兒成為母親的風險事業,哪怕一點輕忽,全都不能容忍。

這是極不公平的性別歧視。但也正因如此,在調侃爸爸帶小孩的「荒腔走板」時,我們不妨再多想想:要批判的,到底是什麼?要追求的,又是什麼?

我們希望的,究竟是社會能以平等的態度看待育幼工作,不要再不成比例地將過多的責任、過重的壓力、過高的期待與過嚴的標準擱置在女性肩上?還是繼續追捧這種全心奉獻、將兒童視為唯一圓心的高壓育幼模式,貶抑那些未能面面俱到的「瑕疵家長」,進而網羅所有性別,將密集母職擴充成密集親職?

意即:當帶小孩時,媽媽累到睡著了會被罵,爸爸累到睡著了卻不會,這時候我們要的,到底是「育兒很簡單,怎麼做不到?也該責罵爸爸」,還是「育兒很辛苦,請多點同理,不要責罵媽媽」?

後記

可能寫得不夠清楚,收到一些提問,似乎有所誤解,在此將立場點明:「密集母職」是種過分嚴苛的育兒標準,社會該做的,應是拆解這個標準對媽媽的限制,而不是用這個標準來要求爸爸。

本文經男性解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男性解放』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