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發表負面研究結果嗎?這會否影響我的科研生涯?

應該發表負面研究結果嗎?這會否影響我的科研生涯?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認為,發表負面研究結果只會浪費資源,毀掉自己的學術生涯。也有人說,不發表負面研究結果是不道德的行為,進而助長再現性危機(reproducibility crisis)。新手科學家碰到這種情況,究竟該如何是好?

一般而言,新手科學家很容易取得負面研究結果。即便實驗環節正確無誤,但就是找不出實驗組跟對照組之間的顯著差異。這時,新手常會從指導老師與倫理學家之間得到相衝突的建議。有人認為,發表負面研究結果只會浪費資源,毀掉自己的學術生涯。也有人說,不發表負面研究結果是不道德的行為,進而助長再現性危機(reproducibility crisis)。新手科學家碰到這種情況,究竟該如何是好?

負面研究結果使人灰心喪志

從我擔任研究寫作老師的經驗來看,負面研究結果的最大問題在於使年輕科學家產生消極的想法。在正常情況下,年輕研究員經過約莫兩年的博士生涯後,多半會感到挫敗,此時他們不過才走完博士生涯的一半而已。這是我從諸多博士生案例上看到的重複模式。若博士生將計畫目標設定得太高,結果投注了大量心力,卻沒得到任何統計上顯著的結果,這樣更容易掉入萬劫不復的挫敗深淵。

執行已久的計畫遭到中止,不是令人捶心肝,便是卸下心中大石。

如果計畫成本高昂,卻產生無望的成果,指導老師最後可能會決定放棄整個計畫,不發表相關數據。在多數情況下,這種決定很容易讓年輕研究員陷入戲劇化的情緒衝擊。他們可能會認為自己是失敗者,覺得受到不公平的對待,甚至對於未來發展堪憂不已。

從另一角度來看,這種結果也可能使學生大鬆一口氣,因為他們說不定認為計畫注定失敗。然而,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情緒反應,皆無法扭轉計畫失敗的事實。這時指導老師有責任推出新的計畫案,同時給予學生情感上的支持,協助他們度過難關。

「發表負面的研究結果只是浪費資源」?

關於追蹤或發表負面研究結果,許多科學家認為只會浪費資源。這樣的觀點不無幾分道理,因為投入大量成本後,最後也許只能換來少許成果,例如只在期刊影響係數或引用次數方面取得不錯的表現。

負面研究結果往往只能發表在低影響係數的期刊上,因為期刊編輯討厭平淡無奇的數據結果。

編輯都喜歡有創新、驚喜的研究,例如找出新的機制、前人未見的發現、戲劇化的影響,像是「癱瘓者再度行走」之類的成果,如此可以增加引用次數、點擊率、分享次數、媒體版面。不幸的是,負面研究結果大多十分無趣。因此,學者通常難以在有名氣的期刊上發表負面研究結果,儘管一開始可能預設能在不錯的期刊登出,結果往往只會四處被拒稿,或是最後只能登上影響係數較低的期刊。負面結果的研究發表出來後,通常不可能會被認為具有權威性。

負面研究結果可能令人出人意料,耳目一新,但通常需投注巨額資金。

除非研究結果推翻建立已久的典範,或是使用新方法證明前人研究大多有所缺陷,否則影響係數高的期刊不太可能有興趣刊登負面結果的研究。

追蹤負面結果一直是場賭注,因為研究團隊必須投下大量時間、金錢、心血,最後卻未必能增進論文品質,也無法順利在影響係數高的期刊發表成果。審查委員可能會要求設置更多的對照組別,以確保負面結果並非由技術疏失所造成。因此,這種研究的機會成本十分高昂,這也暗示著其實際的成效與所耗費的成本可能無法達到令人滿意的結果。

「發表負面研究結果會毀掉學術生涯」?

許多指導老師深信,發表負面結果不但會毀掉學生的研究前程,也會斷送自己的學術生涯。他們認為這樣只會浪費研究資源,登上影響係數較低的期刊,也不利於將來取得研究經費。有鑑於此,年輕科學家可能會認為,把心力放在負面結果的研究上,很可能會大幅減少未來在學術界的就業機會,最終使自己放棄這個目標,轉換職業跑道。

當然,您可能會質疑為何非得登上影響係數較高的期刊,這麼做並非成為教授的必要條件,也未必能確保自己獲得進入業界或政府單位的入場券。不過,影響係數仍然是用來評估研究員、研究部門、研究機構表現的主要指標。因此,負責任的指導老師通常會將目標設定在影響係數較高的期刊上,也會在無法產生有用成果的情況下決定放棄這個計畫。這種做法雖然可以理解,但也是目前科學界的一大問題。

「不發表負面研究結果是不道德的行為」?

對於許多學者來說,放棄成效不彰的計畫並非大事。「早點失敗」是一個常見的座右銘,意指尋找有發展性的成果,例如某種療法、藥物、基因介入的效果,盡早放棄較無戲劇化的研究成果。因此,問題主要是:由於負面結果的實驗記錄多半不被留下,也不公諸於世,其他科學家便會重複相同或類似的實驗,這種情形便牴觸了「早點失敗」這句話的真諦。於是,無意義的重複實驗便浪費掉大把時間、心血、人民納稅錢,這全都是因為負面或平淡的研究成果往往被隱藏起來,不見天日。

若您在乎學術界的發展,那麼發表負面研究結果絕對是必要的作為。負面結果的研究可提醒學者哪些是不具科學發展性的研究題材,讓他們不必耗費心血,又能減少動物實驗,將研究重心放在較有前途的地方上,進而挑戰既有典範,帶來進步(Boorman et al, 2015)。

出版偏見(publication bias)與再現性危機

知名期刊《Nature》雜誌曾對1,576名學者進行調查,發現當中有70%以上曾嘗試重複其他科學家的實驗,但卻發生再現失敗的情況(Baker et al, 2016)。所謂的再現性危機是由諸多原因造成(詳見以下說法:Jarvis & Williams, 2016; Begley & Ioannidis, 2015)。促成再現性問題的一大主因是「對於正面結果的偏見」(positive-results bias),也就是出版偏見的一種特殊形式。這種專有名詞只是上述發表偏好的花俏說法,意即:比起負面或不明確的研究結果,作者較傾向於提交正面結果,編輯也較願意接受正面結果(Sacket et al, 1979)。


猜你喜歡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現場美術出身的登曼波,擅長融合酷兒文化,營造出充滿故事性的影像風格。是怎麼樣的養分塑造出他現在的獨特色彩,讓他能夠找到被拍攝者不為人知的角度?他又如何透過Photoshop去實現獨樹一幟的細節?

無論是裸背綑縛的珊妮公主,還是化身鳳梨的唐鳳,任誰來到登曼波的鏡頭前,都能展現出最奇趣吸睛的一面。他拍明星名人,也拍主流視野外的酷兒族群與文化場景。這天我們前去拜訪登曼波,一窺他平時如何透過Photoshop創造出獨特影像風格。

 

用色彩撞破刻板分界,讓符號與畫面一起說故事

登曼波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從事的是電影與廣告美術,這些經歷都轉化成他影像創作上的養分。大學畢業後來到台北,加入電影劇組的美術組密集工作,在 Google Map 還不普及的 2000 年代,他拿著紙本地圖探索這座城市,因為參與《艋舺》與《一頁台北》的拍攝,踏遍萬華、中山一帶的巷弄尋找拍攝場景和道具。

「那個過程算是訓練我對影像的美感吧,像顏色的配置就會是我在決定拍攝時先思考的元素。」若曾看過登曼波攝影作品的人,肯定都會被那大膽的用色與場景建構的手法所驚艷,既衝突又合理。或許他試圖解構的正是顏色所象徵的刻板印象,賦予被攝對象最能凸顯其性格的顏色與情境。

離開電影產業後,進入廣告公司工作,讓曼波多了更多時間探索自己的創作,藉由 Photoshop 豐富的附加元件,嘗試多樣的濾鏡風格。他透過網路大量閱讀、研究各種視覺與音樂養分,也在線上平台分享自己拍攝的照片,因此結識不少創作者,其中包括莎士比亞的妹妹劇團團長王嘉明。在莎妹劇團的邀請下,曼波的攝影生涯從劇場開始,「我也把電影美術的訓練都放在裡面,讓符號跟畫面一起說故事。」

用影像魔術紀錄酷兒文化場景

2019 年拿下北美館主辦的台北美術首獎的《父親的錄影帶》,是曼波對自我生命經驗的探索與剖析,除了透過創作與自己的父親對話,了解彼此的不曾想見的樣貌,把這個過程帶到放到美術館,希望鼓舞更多酷兒表現自己,他也將酷兒們的身影置入流行文化的媒介中。曼波在工作上合作的對象來自非常多領域,時尚雜誌、表演藝術、流行音樂、電影等領域都能找到他的作品。

談到時裝拍攝的經驗,曼波形容「很像在變魔術」。攝影師不只是跟隨腳本,而是和編輯、造型等整個團隊一起做視覺方向的發想,「雖然會有產品的置入,但在追求製造最適合主題的『幻象』之下,其實有蠻大的發揮空間」,曼波談到他經常拍攝 LGBTQ 主題的雜誌封面,在這樣的工作氛圍裡很能讓他大膽地展現自己的風格。

在攝影師身份之外,登曼波也在 Pawnshop 放歌,在自己的生活圈內,製造一些事件。他與友人以 Pawnshop 為據點,建構、觀察台灣的酷兒文化場景,「我拍呂薔《找 Matched!》這支 MV,所有演員都是我在 Pawnshop 聚集的,包括幾位知名的變裝皇后。」

Photoshop 是創作時最不可或缺的工具

攝影師的工作除了前期的概念發想,拍攝現場精確執行拍攝計畫,後期的照片編輯也是非常關鍵的一步。Photoshop 一直是曼波在創作時必備的軟體工具,「我喜歡用底片拍攝,就算我用數位相機,我還是會用 Photoshop 把整體的色調整理在一個均值的底片質感。」儘管有愈來愈多影像處理軟體提供現成風格濾鏡,但仍沒有一個像 Photoshop 一樣可以滿足他追求獨特色調與質感的需求。

Photoshop 多年來一直是最強大的影像處理軟體,廣大設計師和攝影師們從學生時期就開始使用,陪伴所有創意人一路成長、突破,不斷推出的新功能也讓編修工作更加流暢。曼波也是從大學時期就接觸 Adobe 系列的軟體,「應該沒有攝影師不用Photoshop吧?」

Adobe 攝影計畫的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都是他在工作上不可或缺的工具,曼波也與我們分享自己後製工作的流程,通常是先在 Lightroom 做整批影像的統一調整 ,接著再進到 Photoshop 細部精修,「比如在商業案裡,照片中產品的顏色與實際顏色一致是非常重要的,我會用 PS 遮色片、色版等工具去調整產品那一塊的顏色,除了 Photohop 之外真的沒有其他軟體可以做到。」如何在保有自我風格的情況下不埋沒合作廠商的產品,是所有專業影像人都必須注意的事。

實現最初直覺的 Photoshop 祕技初公開

每次面對不同的拍攝委託或者展覽邀約,儘管是相當熟悉的合作對象、作品內容,登曼波仍會先深入理解對方的特質與需求,找到最獨特且最適合的色調搭配。不過創作中依然常有直覺的成分,在精密設計的工作流程中,不時的靈光顯得格外珍貴。談到具體實現腦中想法的方式,曼波首次公開分享了幾個他常用的 Photoshop 技巧。

Photoshop 教學一 風格調色:用漸層色製造正片負沖感

「首先把一張照片解鎖變成圖層,新增一個圖層變成色版來做色調處理。選顏色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環節,我會針對每一張照片的構圖、氛圍去決定色調。這是原本就是一張底片重複曝光的照片,我希望在不同層的曝光上呈現不同的色調變化。

我選擇兩個色版,再用漸層色將它拉開。漸層色最有趣的點是可以讓畫面中間是寫實的顏色,周圍呈現比較濃烈的配色,像正片負沖的感覺。色版的混合模式我通常會選擇『加深顏色』,然後調整透明度讓它更自然。」

☞用 Photoshop 修出屬於你的底片風


Photoshop 教學二 合成與色彩處理:用 Adobe Camera Raw 濾鏡調整出魔幻的疊影

「開啟兩張圖片適合疊影的照片,也先把它們解鎖成圖層放在同一個版面上。藉著用 Camera Raw 濾鏡個別調整照片的各個數值,讓細節更突出到自己滿意的狀態就完成了!」

☞馬上下載 Photoshop 體驗強大濾鏡功能吧!

Photoshop 教學三 疊影濾鏡:用柔性橡皮擦擦出多重曝光效果

「最後我想分享用 Photoshop 製作多重曝光的效果。我先把同一張照片複製三個圖層,透明度都先降低到一半以下方便操作,接著拖曳圖層到不同的位置。我會反覆隱藏其中一個圖層,來確認它們的位置,調整到最喜歡的之後再將透明度調回來。

接下來使用 Photoshop 橡皮擦工具,記得選較低的透明度搭配霧面、柔性的筆觸才能夠擦出比較自然的效果。我通常會大面積擦,這樣比較快速也比較少瑕疵。這個技巧的重點是在擦的過程中要保留最底圖的視覺重點喔!」

☞立即下載Photoshop試試看上面的教學!

看完登曼波的示範與分享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Adobe 攝影計畫是影像創作者的完美夥伴,透過 Adobe Creative Cloud 新用戶首年可以用每月 NT$257 的實惠價格同時訂閱包含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的攝影計畫,快上官網了解更多訂閱方案與實用技巧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