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加班不加嗎?:《勞基法》修法怎麼摧毀勞動基準

好加班不加嗎?:《勞基法》修法怎麼摧毀勞動基準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院修法版本將「勞動-報酬-休息」的循環打碎,「過勞-餓不死-沒睡飽」已是現在進行式。入冬了,等著台灣勞工的是一個官資共構的寒冬,勞工們還不點燃一把怒火,否則勞資傾斜加劇,我們將要失去的就不僅只是黃昏了。

「勞動-報酬-休息」理想上應是一個正向循環,工作賺錢,金錢再用於休息,提高生活品質(或至少維繫),累積足夠體力延續下一波的勞動。「明天的氣力,今日就給你傳便便」靠的絕對不是提神飲料,而是足夠的報酬,足夠的休息。《勞動基準法》10月的修法草案,從制度面上根本破壞了這個循環,躲在程序合意的背後,將勞工海放在市場經濟裡勞資議價實力不均的殘酷裡。死了勞動基準,慘了受薪階級。

勞工怎麼失去了黃昏?首先,休息「日」不見了。前次修法,勞基法強調以價制量,休息日加班就算出勤1小時也應算4小時,同理以4小時類推。本次拿掉了這個邏輯,美其名改為核實計算。假設一名工人月薪30,000元整,某個休息日需要兩個小時延長工作,按勞基法目前規定,休息日加班可得加班費約750元,經過本次修法後,雇主只需支付334元即可!

如此一來,「以價制量」的概念就此消失,改為美其名的「核實計算」(加多久班就給多少錢),試想一名工人因為假日加班,得要提早一兩個小時起床、盥洗、換裝,騎上機車(或任何交通工具),風塵僕僕地打卡上班;兩個小時加班結束,再風塵僕僕地返家,因為兩個小時的工作,一個假日就此消失。這些為了工作所需的準備和通勤,在修法新制原則看來都是無償行為,連400元都不值。

1-1
Photo Credit:Loso Kao

假設一個勞工月薪三萬元,其時薪30,000÷30天÷8小時=125元。休息日加班兩小時,依照這個公式,代入不同月薪(時薪),即可換算出修法後加班費的損失。比方說同上述這個勞工,休息日加班五小時,現行勞基法加班費為1,584元,修法後就只要付約959元,以此類推。

當然上述情事可能不會發生,加班也未必只有兩小時,但一旦發生卻很可怕。勞務安排理應由雇主承擔,能在平常工作日完成的勞務,不應該拖延到勞工的休息日。這次修法徜若通過,給雇主開了方便門,本來法律規範是希望透過假日加班需額外支付費用(休息日不滿4小時以4小時計)來降低加班頻率「以價制量」,如今在核實計算的邏輯下,星期五加班和休息日加班對雇主不再有差別,勞工卻會因為雇主勞務分配不當,而可能讓一個假日(休息日)消失。

這時政府和老闆們當然要出來說明,他們總是說:「勞工有選擇權呀,不爽加班就不要加班呀!」實務上勞工真的有選擇權嗎?當雇主哭爹爹喊娘娘、又棉裡藏刀地問:「好加班,不加嗎?」工人們有辦法拒絕嗎?工作的現實可不是拒絕一次加班就天下太平,後續在工作中被「針對」、「特別待遇」壓力撲天蓋地而來屢見不鮮,更嚴重的可能因此被「點名作記號」,甚至工作不保,在這些潛在的壓力下,「好加班,能不加嗎?」

再者,勞基法修法中明定:

  • 加班時數「經工會同意」,沒有工會者則「經勞資會議同意」即可。
  • 單月加班時數可從46小時提高到54小時(甲案),或54小時之外,3個月總計不能超過138小時(乙案)。
  • 在工會(沒有工會時則由勞資會議)同意下,例假「得於每七日之週期內調整之。」

言下之意,只要「合意」,不僅可以提高勞工加班總時數,加班與正常工作日加總,也可以連續工作12天。勞基法牽一髮動全身,一旦休息「日」以價制量的邏輯不再,可以試著模擬一下可能發生那些惡劣的情況:

假設一名工人的例假日不知為何已「被」同意調移,他在星期天休例假,星期一原訂為休息日卻因雇主要求並經勞資會議同意加班兩小時,接著連續正常的工作日10天後,在原為休息日的星期五又「被」同意加班兩小時,隔天星期六則例假休息。

在這個情況下,這名工人總計連續工作了12天,加班4小時,得到的加班費僅有668元,但兩個休息日(週一、週五)的加班之外的通勤準備則不算工作,休息日加班核實計算使「勞動-報酬-休息」循環明顯惡化許多。上述極端的情況很可能不會發生,但我們要問的是:若發生了誰該負責?

2-1
Photo Credit:Loso Kao

依行政院本次修法版本,例假經工會同意,沒有工會者由勞資會議同意「得於每七日之週期內調整之」所以當一個勞工的例假被調整了,並且兩個休息日又各自被叫出來加班兩小時,最極端的情況下,這名勞工將連上12天班,僅得到約668元的加班費。這就是休息日核實計算,與例假得予調移後的結果。

除了以日為單位計算的工作出現這樣的問題之外,許多以「輪班間隔休息」的工作者也會面對問題。在工會(勞資會議)同意的前提下,修法新制的甲案明定:班與班間隔基本8小時,經同意得延長之;乙案明定:班與班間隔基本11小時小時,經同意可調降至8小時。兩項新規範都預設了工人下班後,一秒鐘就到家、下一秒鐘就倒地而睡,合意後8小時的休息就足夠,政府不再管勞動基準了,就讓勞資雙方去談吧。然而勞工不用通勤?不用吃飯?不用刷牙、漱口、洗澡?不用抱抱孩子、聽聽另一半講話?不用跟長輩請安?不用跟朋友訴苦、交際?如此一來,輪班間隔的8小時還剩多久可以「休息」?勞工是活生生的人,可不是機器。

同樣的,政府仍然回應,不喜歡你就不要同意嘛,這是一個自由市場經濟,勞方有不同意權呀。這種官方話術上的勞資合意形式,實際上只讓勞動環境、權益喪失基準。姑且不論一名工人在雇主龐大的壓力下,能不能積極地表達自由意志,光是「經工會同意」的前提下,現實上就出現嚴重的困境。

依照勞動部統計2017年8月底止,全台灣勞工超過一千萬人,然而在2017年第二季時全台只有912家企業工會,工會總會元人數不過58萬餘人。這一位著有近95%的勞工沒有工會能代表他們說:「不同意!」沒有工會的勞工,勞基法明定「如事業單位無工會者,經勞資會議同意」。勞資會議的勞方怎麼產生?真能代表勞工表達意見嗎?《勞資會議實施辦法》規定:勞方代表選舉由「事業單位自行辦理」,由勞工直接或依配額分別選舉。這種雇主自行辦理的選舉,能不能選出真的具有代表性、敢衝、敢拒絕的勞方代表?雙方會議會不會只是走走形式,資方說了算呢?別忘了,2014年家樂福工會的變形工時爭議,起因之一正是工會成立前的勞資會議。

本次《勞動基準法》修法,對行政、立法機關的主政者與倡議者而言,只要訴諸雙方「合意」即可,勞動基準不再有建立「基準」原則;同時不顧,甚至惡意漠視台灣工會組織率不高、勞資會議組成流於形式、勞資關係權力不均等前提之下,勞資合意恐淪為勞動基準無下限的工具。政院修法版本將「勞動-報酬-休息」的循環打碎,「過勞-餓不死-沒睡飽」已是現在進行式。入冬了,等著台灣勞工的是一個官資共構的寒冬,勞工們還不點燃一把怒火,否則勞資傾斜加劇,我們將要失去的就不僅只是黃昏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