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納吉稱「LGBT在大馬無容身之處」聽聽8位跨性別者如何在這立足

首相納吉稱「LGBT在大馬無容身之處」聽聽8位跨性別者如何在這立足
Photo Credit:鍾潔希 F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獲SAYS授權,《關鍵評論網》將他們於2014年發布的「8 Influential Malaysian Transgenders You Didn't Know About」進行翻譯,希望透過這八名大馬跨性別者的經歷,讓大眾進一步瞭解LGBT在大馬面臨的困境和挑戰。

翻譯 / 整理:周慧儀

在東南亞,住著這麼一個民族:武吉斯人(Bugis)。他們多居住在印尼,少部分居住在馬來半島、新加坡等國。在他們的認知裡,性別分成五類,如此多元的性別文化,顛覆了常人對於性別的框架和想像:

  • oroané:生理性別是男性,自己也認同男性身分
  • makkunrai:生理性別是女性,自己也認同女性身分
  • bissu:在武吉斯人的社會裡為「薩滿」階級,同時具有男性和女性特徵,因此被視為具有部分神性
  • calabai:生理為男性,但性別氣質較為陰柔,外觀舉止相當女性化
  • calalai:生理為女性,但性別認同偏向男性

那麼,身為武吉斯人後代的馬來西亞首相納吉(Najib Razak)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呢?他說道,LGBT在馬來西亞沒有任何立足之地

雖然普遍人權已被定義,但我們仍必須在伊斯蘭教和伊斯蘭教法內,界定這個國家的人權。(納吉,2015年)

為了處理LGBT這個「威脅」,大馬政府近年來進行了一系列的預防措施。

2011年,大馬政府舉辦了「同志預防營」,在登嘉樓將66位看似具有陰柔特質的未成年男同學送到預防營,以矯正他們的性別特質。

2012年,政府推出了LGBT預防手冊,「教導」民眾如何及時糾正LGBT,呼籲一旦發現孩子具備這一些症狀,應該立刻給與關注。

時至2017年,大馬衛生部舉辦了「性與生育健康」比賽,邀請13至24歲的青少年拍攝創意短片,作品必須涵蓋問題和後果、預防和處理、解決方案。參賽項目分為「性與生育」(Seksual Reproduktif)、「網路與性」(Cybersex)及「性別錯亂」(Kecelaruan Gender)。其中,「性別錯亂」一項在參賽準則裡以LGBT為例,暗示LGBT是需要「被預防的」。

Screen_Shot_2017-10-21_at_3_27_05_PM
Photo Credit:Info Sihat
引起爭議的第一版海報。

後來在外界的爭議和批評之下,衛生局最終將比賽項目更改為:「性與性別」(Gender Dan Seksualiti)、「生育健康」(Kesihatan Reproduktif)以及「網路與性」(Seks Siber)。

除了政府築起的歧視之牆,社會上極不友善的對待也築起另一面牆,讓他們無處可逃。

今年2月,一名27歲的跨性別者 Sameera Krishnan 在關丹慘遭殘忍殺害,跨性別權利組織「Justice For Sisters」調查發現,至少有67%的大馬跨性別女性在改變他們的性別之後都遭受某種形式的身心虐待。6月,18歲的印裔少年Nhaveen因其陰柔特質也遭霸凌喪命。

這一些都不是個案,背後揭示的是大馬在體制上的極度不完整以及社會對於LGBT的誤解,以致於失去了對話的可能性,從而也喪失了一絲對於他們的接納空間。

LGBT涵蓋了許多性別族群,或許我們可以從跨性別者開始,瞭解他們在大馬的處境。

馬來西亞著名跨性別人士

SAYS授權,《關鍵評論網》將他們於2014年發布的「8 Influential Malaysian Transgenders You Didn't Know About」進行翻譯,呈現給讀者。

在馬來西亞,跨性別者往往因被視為不符合關於「社會性別」(gender)和「生理性別」(sex)的標準慣例,而被瞧不起,遭受羞辱和歧視。以下這一些跨性別者,勇敢突破社會的障礙進而創造了屬於自己的生活,而其中一些人也付出努力、提高相關意識,以幫助跟他們面臨一樣問題的人。

一、Khartini Slamah

PT (Pink Triangle)基金會
ISEAN Hivos項目經理

85ff
Photo Credit:Khartini Slamah @ Khartini Slamah FB

Khartini Slamah是馬來西亞跨性別人權捍衛者,致力於愛滋病毒(HIV)、愛滋病(AIDS)以及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人士(LGBT)的權利。

Khartini擁有27年與跨性別者、性工作者合作的豐富經驗,包括在國內、區域內甚至是國際。促使她成為人權工作者的關鍵在於馬來西亞當局以「伊斯蘭教法」(Sharia law)為名,指控她的易裝(cross-dressing)行為。

「我覺得我像垃圾一樣被對待,這讓我渴望改變一切」她說道。

在經歷了一場為期兩年、痛苦的法律鬥爭後,雖然敗訴,但她決定繼續戰鬥。Khartini這麼做不僅是為了她個人的性取向,也是為了在馬來西亞倡導LGBT這個更「整體的目的」(holistic purpose)。

二、 Nisha Ayub

PT (Pink Triangle)基金會項目經理
權利組織「Justice for Sisters」成員

12234885_112470142452355_204018945101412
Photo Credit:Nisha Ayub @ Nisha Ayub FB

在回憶起作為跨性別者的生活時,當年35歲的Nisha Ayub表示儘管遭到來自嚴厲家庭的反對,但仍相安無事。直到21歲那年在馬六甲遭宗教當局逮捕後,Nisha意識到對她這樣的人來說生活會非常艱苦。

她被判監禁三個月。在監獄裡,僅僅因為她是跨性別者而遭到性侵,並被迫以淫穢的行為(lewd sexual acts)來娛樂其他囚犯。

出獄後,Nisha開始在馬六甲的夜總會工作,以養活自己和母親。從事副業的這段日子,讓她變得更堅強也教會她許多事情,尤其是關於跨性別者的健康以及相關問題。

「四年後,我搬到了吉隆坡。雖然得到很多工作機會,但我覺得成為跨性別權力的倡導者。」Nisha Ayub表示。

三、Hazreen Shaik Daud

檳城民主行動黨(DAP)
丹絨武雅州議員鄭雨週的政治秘書

c64b
Photo Credit:Malaysia Review

2013年7月,Hazreen Shaik Daud被任命為檳丹絨武雅州議會議員鄭雨週的政治秘書。擁有大學文憑的Hazreen曾在檳城家庭健康發展組織(Penang Family Health Development)工作,精通中文、英文和馬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