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腎給親人會不會影響健康?只有一顆腎臟會洗腎嗎?

捐腎給親人會不會影響健康?只有一顆腎臟會洗腎嗎?
Photo Credit: REUTERS/Fabrizio Bensch (GERMANY)/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捐贈腎臟,是給洗腎家人的即刻救援。但手術本身的風險高嗎?只有一顆腎臟之後,身體承受的了嗎?

文:王彩融醫師

1
Photo Credit:王彩融醫師

誰會進醫院手術還帶著微笑?誰會在手術甦醒後的第一時間感動落淚?我想來想去只有兩種人:第一、產婦;第二、捐贈器官給至親的捐贈者。

捐贈腎臟,是給洗腎家人的即刻救援。但手術本身的風險高嗎?只有一顆腎臟之後,身體承受的了嗎?我相信,這是捐贈者、受贈者、器官協調師、護理師、醫師共同關心的問題。

腎臟移植這麼好,為什麼台灣做得少

台灣洗腎人口已突破八萬人,前陣子大家爭論末期腎病變的洗腎人數為什麼一直居高不下,眾多原因之一就是「腎臟移植比例低」。105年度接受腎臟移植的人數只有295人,能成功移植的人數少得可憐,一整個年度還不及洗腎人數的0.4%。

不管以存活率或是生活品質而言,腎臟移植是尿毒症最好的治療方式。之前曾有腎臟科醫師養洗腎病人一說,但我們實在沒能耐也不會讓病人放棄移植的機會,腎臟科醫師能見證病友因換腎而展開新生活是美事一樁。

我們唯一能養的,是一直苦等不到腎臟的透析病友,要把他們養得健康又沒併發症,等待移植機會到來的那一天。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移植率低下真正的障礙,是「腎臟來源不足」。

換腎的器官來源有三種:

2
Photo Credit:王彩融醫師
  1. 屍腎移植:超過一半的移植腎臟是透過大愛捐贈而來。需要政策與公民意識的改變才有可能大幅增加。
  2. 境外移植:曾經是換腎的主要來源,但近年至境外換腎的人數大幅下降,我最近一次遇到病友去境外換腎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3. 活體移植:在台灣五等親以內的血親或配偶可以捐贈腎臟給至親,若有意願捐贈,可以進一步接受評估。

不管來源為何,移植成功都能讓透析病友如獲新生。

今天我想進一步討論「活體移植」捐贈者的長期安全考量。鼓勵親屬捐贈,是腎臟科醫師可以努力的方向。然而,捐腎有一定的風險,做出重大決定前,需要有足夠的資訊提供給病人與家屬。

評估活體捐贈者的手術風險,是最重要的事

腎臟科醫師必讀的兩大治療指引之一──KDIGO在今年發表了最新的活體腎臟捐贈者的評估與照護指引,完整的指引長達102頁!紮實的102頁訴說著好好評估與照護捐贈者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我最後點開來詳讀另一份10頁的精華版,讀著讀著想起以前在台中榮總8樓病房一個個勇敢堅定的臉龐。他可能是末期腎病變病友的先生、太太、父親、母親、孩子、手足等,用雀躍的心情迎接一場人生挑戰。

這一場移植戰役,是為愛而打的,腎臟科醫師要盡可能提供最完整的信息,篩選適合的捐贈者。

術前評估捐贈者整體風險,勿因單一危險因子排除捐贈的可能

以往為了確保活體腎臟捐贈者未來的安全,進入正式捐贈評估前有一些設限。

如果已經有慢性病(如高血壓、糖尿病、肥胖等)或腎功能檢驗不正常(腎絲球過濾率或白蛋白尿異常),就算有意願捐贈,也常被移植團隊打槍。

2017年KDIGO指引做一個大改變,不要只看捐贈者的單一風險,而要評估捐腎後的整體風險,尤其是捐出一個腎臟之後得到末期腎病變的風險到底有多高?

評估整體的風險並不簡單,所以研究團隊根據過去的大數據,發展一個網站,估算捐贈者未執行手術前,未來因尿毒症需要透析的機率。再進一步推算捐出一個腎臟,術後15年得到末期腎臟病的整體風險。假如這個風險大於移植團隊的閾值(例如大於5%),移植手術就不該進行。

每個人都能在線上算出自己得到尿毒症的風險。不管您是否要捐贈腎臟,都可以來實測自己得到末期腎病變的機率有多高。線上計算需要一些背景資料及檢驗數據,如果手上有健檢的報告,快拿出來算算看吧!以下我們實際來試算。

請點我,來算算您未來(15年後以及下半輩子)得到尿毒症的機率多高?

「小龍女捐腎給過兒」線上試算

情境:小龍女和過兒一別16年,假如再聚首之後過兒得到末期腎病變,小龍女想要捐腎給他。

公式是美國發展出來的,所以人種只有白人及黑人,建議亞洲人先填白人(黑人尿毒症機率比一般高)

我們把已知的資料填入,紅色的檢驗數據是我假想小龍女有正常的腎功能先填入的,如果您不清楚自己的數值也可以這樣填。公式中的BMI最低只能填20。搞不好小龍女還要先增胖才適合捐。

3
Photo Credit:王彩融醫師

填完後會自動算出上方的兩個藍色機率,分別是左上:15年後尿毒症的機率;右上:下半生尿毒症的機率。

假如42歲的小龍女捐一顆腎臟給過兒,15年後得到末期腎病變的機率會上升,我們可以透過兩個方法來推估:

  • 方法一:機率增加了0.27%。小龍女的機率為0.05%(左上機率)加0.27%,相當於0.32%。
  • 方法二:機率增加至4倍左右。小龍女用第二種算法為0.05%(左上機率)乘以4倍,相當於0.2%。

算完發現,小龍女如果捐了一顆腎臟,未來洗腎的風險並不高(<1%都算低喔)。

我建議有意願捐腎的朋友,這兩種方式都算算看,取風險較高的數字當做您的壓力測試。想一想,捐腎後這樣的風險我能不能夠承受。

至於捐腎後的終生風險,目前還沒有很好的推算方式,希望未來有一個可以精準評估捐腎後風險的工具。

4
Photo Credit:王彩融醫師

捐腎給親人後還有哪些風險?

上天給了我們一個禮物,每個人體內都有兩個汙水處理廠,當一個當機時,另一個可以馬上接管。

腎臟移植後,留下的一顆腎臟會代償,所以即便腎功能一開始會略為下降,但之後腎絲球過濾率很快就恢復了。

KDIGO列出四項有研究佐證、移植前需要充分告知捐贈者的風險議題:

  1. 末期腎病變的機率:雖然捐贈完後15年因尿毒症需要透析或換腎的機率並不高,但仍應告知捐腎者未來得到尿毒症的機率可能些微上升。
  2. 未來高血壓的風險稍高:一般人血壓會隨著年齡增加逐年增高,而術後可能讓血壓的上升略為加速。
  3. 懷孕相關併發症機率稍高:女性捐腎者若有懷孕的打算,需告知捐腎後孕期相關併發症會上升,如妊娠高血壓及子癲前症的機率會些微上升。
  4. 不影響生活品質:捐贈者術後可維持良好生活品質。

捐腎手術的風險高嗎?

和任何手術一樣,捐腎手術本身並非完全沒有風險。根據過去研究捐腎手術後90天的死亡率平均0.03%。再加上小龍女捐腎後15年腎臟衰竭的風險為0.32%,捐腎手術的短期及中長期風險看似很嚇人。然而其實不然,看看捐腎者與孕產婦的風險吧。另一個為了新生命而承受風險的群族是「孕產婦」。懷孕也有一定的風險喔!

5
Photo Credit:王彩融醫師

孕期很多媽媽會做唐氏症篩檢,假如檢測的機率大於1/270,表示生出唐氏症寶寶的機率為0.37%,超過安全值。34歲的孕婦生出唐寶寶的機率上升至1/270,所以醫師會建議安排羊膜穿刺確認染色體是否異常。

很多媽媽都有做羊膜穿刺的經驗,羊膜穿刺後的流產機率是3/1000,即0.3%。再者,我國2015年孕產婦死亡率,每十萬11.7人,將近0.02%。這些機率數字看起來嚇子,因為對當事人來說非零即一,但以醫學的角度看來並不高。

6
Photo Credit:王彩融醫師

每年很多的媽媽為了迎接新生命也接受了這一切風險。難怪我的母親在我月子期間曾說:「生得過麻油香,生不過四塊板。」

大家要記得好好感謝媽媽(望向三個不懂事的小傢伙,原來我生你們的風險只比捐腎少一丁點)。

親屬的活體捐腎,是末期腎病變的即刻救援

對成功移植器官的家人而言,他們將重獲新生:有更好的存活率、生活品質、術後更好的生產力以及較少的醫療支出。

如果有意願捐贈腎臟給親人,了解風險是一個起點,後續還有一些評估,為捐贈及受贈雙方把關。別忘了,安排捐贈手術之前,還有醫療團隊戰戰兢兢,小心地篩檢呢。 

一顆腎臟何其寶貴。捐贈者為了家人的健康,多承擔了這些風險。摯愛術後新腎開始作用排出小便,看似平凡無奇,卻是捐贈者傷口疼痛最好的解藥。

最後的重點複習

  • 活體捐贈對象必需是配偶或五等親以內的親人。
  • 評估捐腎者手術整體風險,是否能承受少一顆腎臟。
  • 任何手術都有風險,捐腎不屬於高風險手術。
  • 捐出一個腎臟仍可維持良好生活品質及腎功能。
  • 捐腎者15年後尿毒症機率些微上升,但仍不高。
  • 捐腎後將來高血壓及懷孕相關風險稍高。

本文經王彩融醫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