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踢踢商業化和「數位達爾文」的反思

批踢踢商業化和「數位達爾文」的反思
PTT進版畫面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所有的數位卡特爾都已經各據一方,壟斷和控制已經形成,人類的立法趕不上時代,反托拉斯法應該與時俱進,從實體商品公司擴伸至虛擬世界,以金錢交易計算的市場進化至以資料流通的網路資訊平台。

文:李忠憲

批踢踢是台灣很多人的精神糧食和小確幸,其實它只是一個學生社團所建造和維護的系統,而且它不盈利,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可以運作幾十年,誠如台大資工系許教授講的是台灣奇蹟。在人力資源和經費不足的情況之下,系統狀況不是非常令人滿意,當機的頻率相較於現代資訊系統,看起來的確是石器時代,於是有許多人建議應該要商業化。只要商業化,保證在這麼多人潮聚集的地方,商機無限財源滾滾,我們就會有一個非常棒的批踢踢現代化資訊系統。

這種批踢踢商業化的聲音出來之後,被嚴厲批評反對,顯然沒有受到大家的認可。商業化是一切罪惡的淵藪,寶可夢也告訴我們,哪個地方是台灣罪惡的淵藪。商業化之後就會有各種利益關係的糾葛,各種勢力進來之後,批踢踢將會失去它最重要的兩個基本特質,言論自由和隱私保護。像這樣的社會公益平台,有點類似德國的公共電視,理論上應該國家或者政府出錢,好好的來維護這個資訊系統。可是批踢踢的盛況某種原因,也是因為聚集反對罪惡的淵藪的聲音。如果政府編預算來維護這樣的一個系統,相信許多人也不樂見。

於是只剩下一條路,學生和老師辛苦維護,還有利用外界社會善心人士的捐款。批踢踢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很多人放話捐款批踢踢,但是實際上很多放話的大額捐款都沒有收到。或許大學的老師和學生比較容易被呼攏,或許批踢踢上的大神都沒有那麼神,公司營運和財務狀況並沒有那麼健全。批踢踢商業化的具體比較對象是臉書,很多人強調如果早一點做這些動作,它會變成一個像臉書這樣的巨人。臉書這樣的公司其實是在數位時代發展的怪物。

RTX2VRQF  臉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年工業革命之後,生產製造由人工變成機器,製造的物品可以遠超過所有的需求,於是產生了卡特爾(Cartel),包山包海包天包地的獨佔企業集團。這種掠奪式的達爾文主義是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之間衝突的起源,為了解決這樣的現象於是很多國家制定反托拉斯法,禁止獨佔行為的發生。反托拉斯法主要規範的對象是賺取金錢、生產實體物品的公司和企業,像臉書這樣的虛擬公司其實是不在這個規範之內。

網路資訊時代開始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是殺手級的應用服務,也不知道應有的商業模式是什麼,許多公司以為直接把現有的東西搬到虛擬的網路上就可以運作得很好,結果往往失敗收場。臉書和谷歌並沒有收取一般用戶的任何現金,我們這些一般用戶付出的是隱私和資料而不是金錢。臉書帝國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國家,時時刻刻販賣沒有經過求證是否真實的訊息加以盈利,它每天決定餵什麼東西給你。

當我們覺得餵的東西不太對,想要主動去尋求一些訊息,谷歌帝國提供我們,由付費多少所排列順序的資訊來源。它的各種大大小小的服務,例如郵件、地圖等等,全都在蒐集個人資料。更不用說亞馬遜不再是一個線上賣書的平台,它是一個什麼都賣的百貨公司,販賣雲端計算服務,有實體店面和商場,甚至打算要大家交出自己的大門鑰匙,在沒有人在家裡的時候,也可以把貨物安全可靠地送到你的家中。

我們原先不明白自己所付出的資料,比金錢還要珍貴,有如此高的商業價值。現在所有的數位卡特爾都已經各據一方,壟斷和控制已經形成,人類的立法趕不上時代,反托拉斯法應該與時俱進,從實體商品公司擴伸至虛擬世界,以金錢交易計算的市場進化至以資料流通的網路資訊平台,否則這種獨佔、剝削和控制會帶來另一次嚴重分配不均問題,至於有什麼後果,我也難以想像。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