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國族之眼,讓我來雷爆《大佛普拉斯》

打開國族之眼,讓我來雷爆《大佛普拉斯》
Photo Credit:華文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肚財主張「警察和法院都是有錢人開的」,事實上,透過這部片,我們認識到,就連宮廟、宗教團體,也是為了有錢人而開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閱讀本文前,筆者必須指出,這篇文章幾乎講出了《大佛普拉斯》的所有劇情,請大家想清楚以後再閱讀。

一、肚財、菜埔、土豆和釋迦

肚財,無父無母,有過前科,坐過牢,證件不知道放到哪了。目前他唯一的親人是他的阿姨、姨丈和表姐妹。他的阿姨和姨丈平時在做面會菜,有時候會種蔥來增加收入。人手不夠時,肚財會去幫忙他們。(註1)

資源回收廠的老闆綽號叫做粉鳥,是肚財的同學。也許他們以前的關係很好,但是,他現在對肚財的態度真的很差。

洗門便利商店的員工叫做土豆,比較年輕,上班的時候都在看購物頻道與新聞頻道。前女友叫做小蘭,被一個有汽車的高個子追走了。筆者推測,土豆會把便利商店的過期食品送給肚財。土豆在戲裡面,會上網也會截圖。

肚財喜歡夾娃娃,因為他覺得很療癒。他夾娃娃的時候,土豆會幫忙他取得娃娃。擁有娃娃,讓肚財很有成就感。肚財在外面工作的時候常常吃悶虧,個性比較消極,只有到菜埔的警衛室裡面才會比較強勢。在菜埔面前,肚財顯然很有自信。

菜埔的媽媽被叫做鹹菜嬸,八十多歲了,身體不是很好。菜埔的家裡常漏水,牆上掛著「八德獎」的獎狀,印象中還有蔣經國與某人的合照。筆者推測,菜埔的爸爸曾經當選為好人好事代表,跟國民黨也有些淵源。菜埔的機車籍貫是台北市,難道,他們一家人是從台北市搬下來的嗎?

總之,現在的菜埔與鹹菜嬸,顯然沒有得到國民黨的任何「照顧」。

菜埔的個性比較膽小、消極,是一個被叔叔騙錢也不會反抗的老實人。警衛室漏水很久了,家裡也漏水很久了,但是他都沒有想要處理。如果不是黃董發現菜埔的警衛室漏水很久了,菜埔可能永遠不會想去解決家裡的漏水問題。菜埔把媽媽載去七股區衛生所,由此可見這部片的故事至少有一部分是發生在台南市七股區。

菜埔晚上是葛洛伯文創藝術中心的警衛,早上有時候會去日新樂團擔任喪葬儀隊的樂手。他不是很會打鼓,對現代社會的都市文明很陌生。他不知道什麼是記憶卡,也不知道什麼是瑜珈老師,聽不太懂黃色笑話,對7-11很陌生。筆者推測,他掌握的電腦知識應該也不多。

順便一提,葛洛伯文創藝術中心裡面,有一個工人叫做水雞。

釋迦,流浪漢,三年前搬到村子,經濟來源不明。身上有刺青,住在廢棄的海防衛哨裡面。有人說他是船員,有人說他感情不順遂,有人說他殺過人,也有人說有看過黑頭車來探望他。綜上所述,筆者推測,釋迦是一個為黑道老大頂罪的小弟,身上應該有一筆安家費,跑路以後在這裡定居下來。

肚財、菜埔、土豆、釋迦、鹹菜嬸、粉鳥、水雞,這些應該都是綽號。為什麼他們的名字在片中沒有出現呢?值得我們深思。

值得注意的是,片中有一個失意的人,坐在一個廢棄的房子裡面。他沒有名字、沒有綽號、沒有台詞、沒有明顯的情緒。這是一個徹底走投無路的人。

photos_22488_1496819066
Photo Credit:華文創
二、高委員、劉副議長與黃董

高委員,社會運動者出身,從街頭開始奮鬥,十幾年以後當到立委,然後五連霸,是個實力不能小看的戰將。時間往前推算,高委員應該是在1980年代中期開始從事街頭運動,在2001年當選立委,然後連任到現在。他的助理叫做瓦樂莉,與高委員關係匪淺。

副議長劉三城,囂張跋扈,貪財好色,汙錢通常會汙到四成。他在戲裡咒罵警察順仔,說要把順仔叫去議會罰站,令筆者忍不住想起了2012年,高雄市議會副議長蔡昌達的某個負面新聞。

換句話說,影片中的劉副議長和高委員,很有可能是在影射民進黨的政治人物。

黃董黃啟文,英文名字叫做Kevin,是葛洛伯文創藝術中心的老闆。他已婚,在美國留學過,回來台灣從事接工程和文創。他英俊、多金、豔遇不斷,也喜歡買春,但是沒幾個人知道他已經禿頭。

值得注意的是,戲裡面有出現一個文化局長。他跟副議長、黃董,一同出席了一場荒淫的游泳池派對。

三、經濟生活

肚財,從事資源回收,有一台沒有車牌的機車。他有時候會去幫忙阿姨和姨丈做面會菜,晚上會去超商拿過期的食物,然後再跟菜埔一起享用。

菜埔,有一台機車。他晚上當警衛,白天有時會去兼差,家裡還有種一些菜。

土豆,經濟狀況稍好,因為跨年的抽獎活動而有了新機車。他在超商上班,勞務繁重,忙到連誰是黃董都不知道。肚財的機車被警察扣走以後,他把舊的機車借給肚財。

釋迦,經濟來源不明,沒有機車,每天騎腳踏車到處閒晃。

另一方面,到處接工程的黃董,與高委員、副議長和文化局長形成穩固的友誼網路。這是資本家、中央民意代表、地方民意代表與地方官員的典型結盟。

在戲裡,黃董透過這個網路,成功避開了警方的調查,但是,肚財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被警察猛打、他的無牌機車被警察扣走,然後他還要對警察說聲謝謝,只因為警察請他吃便當。

再往下想,葛洛伯文創藝術中心與佛教團體大佛山之間的商業往來,也是這個友誼網路的延伸。

有趣的是,菜埔穿的衣服,不是宮廟的衣服,就是民間慈善團體的衣服,肚財戴的帽子則是善堂的帽子。這裡可以看出,沒有被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社會安全網覆蓋到的人,就由宮廟和民間慈善團體來照顧。那麼我們就要往下問,沒有被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社會安全網覆蓋到的人,到底多不多呢?

接著我們還要往下問,宮廟和民間慈善團體取代政府,成為社會安全網的主要角色,請問,這是不是一個很畸形的現象呢?

我們不要忘了,黃董在片中,是地方上的大善人,他會幫人出學費和殯葬費。筆者忍不住想問,肚財的殯葬費,到底是誰出的?

《大佛普拉斯》釋迦與肚財-1024x683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四、戲裡的女性

菜埔的母親鹹菜嬸,肚財的阿姨與表姐妹,都是台灣農村的純樸女性典型。土豆的前女友小蘭在戲中沒有現身,目前跟一個年輕、有車子的高個子交往中。

高委員的助理瓦樂莉,黃董的情婦葉芬如,努力在職場上想要出人頭地,雖然她們使用的手段不算正派。葉芬如屬於小資產階級,至少擁有一輛汽車,是黃董接工程的白手套,她的能力不容小看。不過,在戲中,因為黃董,葉芬如不只墮胎,還遇到了她生命中最大的劫難。

性工作者Cindy,最大的夢想是移民到加拿大。另一名性工作者Gucci,則是意圖使自己懷上黃董的孩子。走筆至此,我們可以知道,黃董不喜歡從事安全性行為。

黃董的妻子在戲中沒有現身。黃董與妻子之間的關係究竟為何?戲中沒有交代得很清楚,但是我們可以細想。

順帶一提,片中的黃董與陳秘書長之間,也許有同志曖昧之情,但是影片中並沒有交代得十分清楚,因此筆者在這裡就不做這方面的討論了。

五、壓迫

筆者首先注意到粉鳥對肚財的壓迫。對於肚財撿到的回收物資,粉鳥都故意不去過磅,隨隨便便就拿一百元打發肚財。為什麼粉鳥他敢這樣做?

粉鳥的資源回收場,很可能是當地唯一的資源回收場。由於粉鳥的壟斷,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經從過去的小資產階級變成中產階級了。如果粉鳥成為唯一的買方,那就表示身為無產階級的肚財幾乎毫無選擇。如果粉鳥是個好人,那還無所謂,如果粉鳥露出資產階級的醜惡嘴臉,那麼肚財面對壓迫,勢必只能忍氣吞聲。

換句話說,我們必須注意到,粉鳥對肚財的壓迫,就是資產階級剝削無產階級的典型表現。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黃董對菜埔的壓迫。

黃董跑到警衛室,要試探菜埔是否知道黃董幹下壞事。在言談間,黃董軟硬兼施,先是關心菜埔的薪水夠不夠用,然後數落菜埔的生產力低落,上班愛打瞌睡,還帶外面的朋友進來公司,然後冷酷地脫下假髮,問菜埔是否看過他沒戴假髮的樣子,試探菜埔是否看過行車紀錄器。最後拿出胡蘿蔔,關心起菜埔的母親與菜埔家裡的狀況,最後刻意強調「人喔,主要就是愛平安」。

這一段,把資本家對無產階級的軟硬兼施,表現得淋漓盡致。

可怕的是,黃董還幫菜埔的母親鹹菜嬸安排好身體檢查與住院的相關事情。黃董的胡蘿蔔,菜埔能夠不收嗎?

大佛普拉斯 劇照2
Photo Credit:華文創
六、宗教人士

在戲中出現三種宗教人士,一種是佛教、另一種是傳統民間信仰、最後一種是新興宗教。

佛教團體大佛山,規模龐大,資金雄厚,目前正規劃著大佛山佛陀園區,即將舉行所謂的「護國法會」。在高階出家人身邊的俗家弟子,個個都是大佛山的高級幹部,而且我們要知道,在台灣,能夠擔任佛教超級大團體的高級幹部的人,個個都是資本家。大佛山有辦法幫助到菜埔與肚財嗎?筆者認為很難,因為就算大佛山的高階幹部知道菜埔與肚財的困境,他們也很可能不會伸出援手,因為大佛山跟黃董根本就是一伙人。

有趣的是,在戲中的高階出家人,被一堆高級幹部圍繞,完全沒有針對大佛的製作成品做出任何發言。這背後的象徵非常明顯,意思就是這些高階出家人的決策,完全受到身邊高級幹部的掌控。

再來要談的是乩童林師兄。他是保全課長,也是廟裡的乩童。在戲中,那間廟看起來算是中型規模,有一定數量的信眾。由於菜埔與肚財不是有錢人,林師兄給出來的神明指示就滿隨便的,並沒有幫助到菜埔與肚財。

最後要談的是土豆的大伯所設立的「中正廟」,裡面供俸的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過去的頭頭,也就是殺人魔王蔣介石。

按照影片中故事的時間來推算,這間「中正廟」應該是在1976到1977年之間設立的。從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這間「中正廟」三十年下來沒有什麼香火。為什麼會這樣?筆者認為,這個問題可以另外寫成一篇文章,這裡就先不做討論了。

這座「中正廟」的經營者是土豆的大伯,他在牆上掛著一幅「普天三無」。所謂的「普天三無」,指的是慈濟證嚴法師的大宏願,也就是「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沒有我不信任的人、沒有我不原諒的人」。諷刺的是,雖然他掛了這幅「普天三無」,但是他直接拒絕對菜埔與肚財伸出援手。

肚財主張「警察和法院都是有錢人開的」,事實上,透過這部片,我們認識到,就連宮廟、宗教團體,也是為了有錢人而開的。

七、靈異事件

黃董被警察詢問以後,晚上去警衛室找菜埔,想試探菜埔是不是知道黃董幹了壞事。當晚,肚財的靈魂去找菜埔,但是他不敢進去葛洛伯,或許是因為裡面神像很多,或許是因為黃董在裡面,總之,肚財會怕。唉,真沒想到,肚財居然死了。

死前的肚財喝了很多酒,但是他不愛喝酒,也沒錢去買那麼多酒,那麼,是誰提供這些酒?

沒錯,肚財的死不單純,那麼,葉芬如有沒有死呢?

葉芬如被黃董打到失去意識以後,被藏到大佛裡面。大佛內部是一個密閉空間,而且沒有水,也沒有食物。筆者認為,葉芬如身受重傷,又在大佛內部過了十幾天,葉芬如就算不是傷重而死,也會因為不吃不喝而死,不然也會因為窒息而死。總之,到了故事的結尾,筆者確定葉芬如已經死了。

如果葉芬如已死,那麼在所謂的「護國法會」上,大佛內部所傳來的聲響,就是一起靈異事件。

葉芬如怨念甚重,無視現場高僧雲集,不只帶來了一陣風,還透過大佛發出聲響來伸冤。然而筆者也不禁想問,難道在法會上念的經,一點法力都沒有產生嗎?難道這些高僧,一點神通也沒有嗎?這一段真是諷刺至極。

筆者十分感嘆,沒想到一個人生前的階級,會影響到死後的行為模式。屬於小資產階級的葉芬如,生前個性剛烈,死後更是勇敢,居然闖入法會,製造聲響。生前屬於無產階級的肚財,死後膽小消極。他的靈魂不敢進入他平常愛去的警衛室,究竟是因為葛洛伯裡面的佛像有法力,還是因為害怕看到黃董,還是因為自己的懦弱?

大佛普拉斯 劇照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提供
八、讓我們打開國族之眼

黃董對Cindy說「I love my country」,大佛山即將舉辦「護國法會」,請問,這個「country」、這個「國」,是「台灣」還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

黃董對Cindy說「I love my country」的時候,他已經開車進入「紫禁城」汽車旅館。一樓停車的地方,亮著一幅「盛世君臨」。筆者實在很難想像,一個堅定的台獨人士能夠忍受這家汽車旅館的名稱與裝飾。

沒有國卻要護國,沒有country 卻說love my country,顯然大佛山與黃董,對台灣建國獨立事業的理論都很陌生。再往下想,大佛山與黃董會去支持台灣建國獨立嗎?筆者不敢樂觀。

那麼,肚財、菜埔、土豆和釋迦,會去支持台灣建國獨立嗎?

筆者認為,他們可能沒有深入想過這個問題。肚財、菜埔與土豆每天的工作都很繁重,光是填飽肚子都來不及了,「公平正義」對他們來說是非常遙遠的課題。以此類推,「台灣建國獨立」這個課題,對他們來說可能也是非常遙遠的課題。

那麼,釋迦呢?

釋迦是一個跟社會、跟整個共同體幾乎脫節的人。肚財被警察打的時候,他沒出聲;菜埔和土豆打架的時候,他也沒出聲。

請問,台灣如果哪一天出事了,釋迦會出聲嗎?筆者不敢樂觀。

黃董的妻子在國外,Cindy賺到足夠的錢以後就要去加拿大,這些人的國族認同又是什麼呢?

另外,筆者還想到,台灣目前的宗教團體與民間宮廟,都與中國有或深或淺的關係,就連在戲中香火稀少的「中正廟」,供奉的主神也是曾經在名義上統治過整個中國的政治領袖。如果筆者去問土豆的大伯「台灣應不應該建國獨立」,恐怕他會回答「不應該」。

走筆至此,筆者想問,如果我們把「台灣人」定義成「國族認同為台灣的人」,那麼,在《大佛普拉斯》中,有出現「台灣人」嗎?

肚財的屍體被發現的那一段,導演有說「肚財應該是中華民國佇台灣,少數啉燒酒醉去予挵死的」。《大佛普拉斯》願意去提醒觀眾「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不等於台灣」,這一點值得肯定。

北影最大贏家《大佛普拉斯》首支預告釋出,詼諧風格惹網友一致盛讚-1024x683
Photo Credit:甲上娛樂
九、結論

在這部片中,我們看到一群被拋棄的人,我們也看到一塊被治理得很糟糕的土地。這群人被誰治理?這塊土地被誰治理?

答案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

雖然影片中的劉副議長和高委員,很有可能是在影射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但是,敏銳的觀眾,仍然可以體會到國民黨給台灣設下的天羅地網。

在戲中的黃董,被評價為「敢做別人不敢做的、敢賭別人不敢賭的」,因此有了今天的地位。透過葉芬如的年紀來推算,黃董大概是五十歲左右,在他二十歲到三十歲、也就是大概1987年到1997年的時候,剛好遇到台灣所謂的「經濟奇蹟」。黃董在年輕的時候能夠去美國留學,勢必有中上以上的家境。回來台灣以後,想必也是一路接工程,並且透過「敢做別人不敢做、敢賭別人不敢賭」的經營手段來得到今天的地位。

所謂的「敢做別人不敢做的、敢賭別人不敢賭的」,意味著剝削勞工、違反法律、枉顧環保、送賄賂給官員等等。請問,這樣子的環境是誰打造出來的?不就是國民黨嗎?

看到黃董對葉芬如痛下殺手的那一幕以後,筆者就確信黃董不是第一次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一想到這裡,筆者認為,黃董荒淫的私生活,反而不是什麼大事。

走筆至此,筆者忍不住想起來,幹下壞事的黃董,把車子開進工廠裡面以後,看到大佛就開始跪拜,然後看到葉芬如醒來以後,又痛下殺手猛打她。這真是諷刺啊!一個地方上的大善人,有時候雙手合十,有時候雙手卻在做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這些活在台灣北部的人,享受到很多資源,這是國民黨長期「重北輕南」所造成的結果。所以,雖然我們在戲中很容易察覺到民進黨在治理上的失職,但是敏銳的觀眾,仍然可以用「以整個台灣為範圍、以1945年為時間起點」這樣子的觀點來思考,進而發現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與國民黨帶給整個台灣的巨大傷害。

筆者在此要談一下宗教團體。過去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時候,它幾乎把台灣所有的宗教團體控制得非常嚴密,除了少數例外。即使到了後來,台灣邁向民主化了,國民黨在宗教界的人脈仍然保留下來了。一想到這一層,真要說《大佛普拉斯》裡面沒有出現國民黨,恐怕就說不過去了。

更何況,蔣介石不就是國民黨以前的頭頭嗎?更何況,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不就是國民黨最大的附隨組織嗎?

最後筆者想問,在肚財死後,菜埔、土豆和釋迦之間是否會形成更緊密的情感聯繫呢?


註1:有朋友閱讀完之後跟我說,肚財跟做面會菜生意的「阿姨」並沒有血緣關係。這裡的「阿姨」,泛稱年長、與母親年紀差不多的婦女。我覺得,朋友的主張比較有道理。透過這個註解,我把朋友的主張記載在這裡,以表感謝。(2017/11/19)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廖千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