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的七座城市:外星高智慧生物第一次登陸地球的故事

眾神的七座城市:外星高智慧生物第一次登陸地球的故事
Photo Credit: kimono@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星高智慧生物第一次登陸地球的故事,是一首蔚為壯觀的長篇史詩,它不亞於人類史上發現美洲和第一次環遊世界。實際上它更為重要,因為有了這次登陸,我們和我們的文明才會存在。

文:撒迦利亞・西琴(Zecharia Sitchin)

眾神的七座城市

外星高智慧生物第一次登陸地球的故事,是一首蔚為壯觀的長篇史詩,它不亞於人類史上發現美洲和第一次環遊世界。實際上它更為重要,因為有了這次登陸,我們和我們的文明才會存在。

納菲力姆第一次登陸地球

《創世史詩》告訴我們,「諸神」在他們領袖的帶領下,有目的地來到地球。巴比倫版本中,將這些都歸功於馬杜克,說他等著地球的泥土變得足夠乾燥結實,才好登陸地球,並在地球上進行建設。接著馬杜克將他的決策告訴了一組太空人:

我在更上面,你們居住的地方,建造了「上部的王城」。現在,我將它的對應物件在下部。

接著,馬杜克解釋了他的目的:

當離開天上,你們應該為了集會而降落;晚上要有休息的地方,來接納你們全部。我將把它叫做「巴比倫」——眾神的門廊。

因此,地球不只是他們的暫時落腳地或考察地;而是一個永遠的「家之外的家」。

納菲力姆所在的第十二個天體,這個行星本身就像是一艘太空船在軌道上旅行,穿過了其他的行星軌道;而他們無疑的是先在自己的行星上勘測太陽系。先派出無人探測器觀察地球,不久之後,他們也擁有了能將載人太空船航向其他行星的能力。

當納菲力姆尋找另一個「家園」時,地球肯定最合他們的胃口。地球的藍色,指出它有孕育生命的水和大氣;而地球的棕色代表了堅實的陸地;地球的綠色,是植物與動物生命的基礎。然而當納菲力姆最終向地球前進時,它看上去一定和今天我們的太空人看到的地球有一些差別。因為當納菲力姆第一次到達地球時,地球還處於冰河時期中期——一個極冷的時代,地球經歷冰凍和解凍的時代:

早期冰河時期——開始於大約六十萬年前
首次變暖(間冰期)——大約五十五萬年前
第二次冰河時期——四十八萬到四十三萬年前

當納菲力姆大約四十五萬年前第一次到達地球時,地球上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大陸被冰原和冰河覆蓋著。由於有這麼多的冰凍水域,降雨減少了,但也不是所有地方都如此。由於風的模式與地形特點的結合,有一些現在很貧瘠的區域,當時卻是富水區,而現在某些只有季雨的區域,在當時卻整年降雨。

海平面也比現在低,因為大量的水都結成了冰,覆蓋在陸地上。有證據指出,在兩個冰河時期的最高峰,整個海平面比現在低了六百到七百英尺。因此,當時一些乾地,現在是海和海岸線。在河水繼續流動的地方,它們在經過岩石地貌時,創造了深深的河谷或山峽;如果河水是在軟地或泥土上奔流,它們將經過大片的濕地,抵達冰河時期的大海。

納菲力姆在這樣的氣候和地理環境中抵達地球,他們會在什麼地方建立自己的第一個住所?

無疑的,他們將尋找一個氣候相對溫和的地方,這樣他們簡單的臨時房屋才能滿足需求,才能穿著輕便的工作服,而不用穿著笨重的保暖服裝。他們肯定還要尋找可以飲用、洗滌和工業用的水,有足夠的水維持供食用的植物和動物的生命。河水既能滿足大片土地的灌溉用水,又能為運輸提供方便。

當時,地球上只有一個地方能滿足這樣的氣候條件,而且還能提供登陸需要的大片平地。正如我們現在所知的一樣,納菲力姆將注意力放在三條大河及其平原上:尼羅河、印度河,以及兩河(底格里斯-幼發拉底河)流域。這些流域中的任一個,都很適合早期殖民;而每一個地方,最後都成為了一個古代文明的中心。

納菲力姆當然不可能忘記另一個需求:燃料和能源供應。在地球上,石油是具有多種功能、且蘊藏豐富的能源礦物,它能提供能量、熱和光,無數必不可少的貨物都是由這種極其重要的天然原料製成的。我們由蘇美人的實踐和紀錄可以判斷,納菲力姆用了石油和其衍生物;顯而易見的,納菲力姆在選擇最合適棲息地時,會選擇有豐富石油資源的地方。

抱持這種想法,納菲力姆可能會把印度河流域放在最後的選擇,因為這不是一個有石油的地方。尼羅河多半是第二個選擇;它在地質上屬於沉積岩區域,但這個地區的石油只能在離該流域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才能找到,並且需要鑽很深的井。而兩河流域,美索不達米亞,毫無疑問的是第一個選擇。一些世界上最富饒的油田,從波斯灣的末端,一直延伸到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的發源地。而當在大多數地方人們都要鑽很深的井才能採集石油時,古代的蘇美(現今的伊拉克南部),瀝青和柏油是從地表汩汩流出。

有趣的是,蘇美人為每一種瀝青材料都取了名字——石油、原油、天然瀝青、粗瀝青、柏油、焦化瀝青、膠泥、石蠟、瀝青。他們對各種不同的瀝青取了九個不同的名字。透過對比,古埃及語只有兩個,而梵語只有三個。

《創世記》中描述過上帝在地球上的住所——伊甸園——那裡有著舒適的氣候,溫暖而略帶微風,因為上帝下午要散步,享受涼爽的微風。這是一個有著良好土壤的地方,適合耕種,同時也是個美麗的花園。這裡特別是一個適合種植果樹的園子。這是由四條河流組成水網的地方。「第三條叫底格里斯河,穿過亞述東部。第四條叫幼發拉底河。」(《創世記》2:14)

《創世記》提到的第一條河比遜河(意思是充裕),以及第二條河基訓河(意思是噴湧而出),還不能確認。第三、第四條河已經完全可以肯定了,就是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一些學者將伊甸園的位置定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北部,這裡是兩條河流與兩條較小支流的發源地;其他一些學者,例如史本賽(E. A. Speiser)在《樂園之河》(The Rivers of Paradise)一書中相信,這四條河在波斯灣頂部匯聚,所以伊甸園不是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北部,而是在南部。

《聖經》中「伊甸」這個名字源於美索不達米亞,它的原文是阿卡德語edinu,意思是平原。我們回想起古代諸神的「神聖」稱號丁基爾(DIN.GIR,意思是火箭中的正直/公正的人)。蘇美人把眾神的住所叫做E.DIN,意思是這些正直者的家-一個十分符合的描述。

納菲力姆將美索不達米亞作為他們在地球上的家,至少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雖然最後納菲力姆在乾地上建造了太空船基地,但仍有一些證據證明,至少在一開始,他們的密閉太空艙是迫降在海裡,激起一片濺水聲。如果這是他們的降落方法,美索不達米亞附近的不止有一片海,而有兩片——南部的印度洋,以及西邊的地中海-所以在緊急情況下,不一定要指定在哪一片海洋降落。和我們即將看到的一樣,迫降在海洋裡的海灣也是必要的。

在阿拉伯海迫降

圖126
Photo Credit: 新星球出版

在古代的文獻和圖畫中,納菲力姆的太空船最初叫做天船(celestial boats)。可以想像的是,這些「航海」太空人,在古代史詩文獻中,是被描述為從海底「天國」而來的人,於是「魚人」形象就這麼出現了。而且他們還上了岸。

這些文獻,實際上將一些在太空船的AB.GAL的穿著描述為魚。一部文獻中,講到伊師塔的神聖旅行,她尋找著在一條隨著「沉沒的船」離去的「大加魯」(Great gallu,意思是主要的導航員)。貝羅蘇斯傳播了有關奧安尼斯(Oannes)的傳奇,他是「賦予理性者」,他是在王權下落地球第一年,從「巴比倫王國邊境的厄立特里亞古海」而來的一位神。貝羅蘇斯記錄,雖然奧安尼斯長得像一條魚,但他在魚頭下有人頭,在魚尾巴下也有人腳。「他的聲音和語言也和人類接近,發音清晰。」(見圖126)

那三位讓我們懂得貝羅蘇斯所寫內容的希臘歷史學家們,記錄這些魚人會週期性的出現,從「厄立特里亞古海」而來-現在的阿拉伯海(印度洋西部)。

為什麼納菲力姆會降落在印度洋,與他們選中的美索不達米亞的地點離了數百英里,而不是降落在波斯灣,那裡離選中的地點要近得多?古代紀錄間接證明了我們的觀點-他們的第一次降落是在第二次冰河時期,那時現在的波斯灣還不是海,而是一片沼澤和淺湖,不可能在那裡降落。

這些來到地球的第一批高智慧生物,在阿拉伯海降落,將他們的道路直指美索不達米亞。沼澤地延伸到了今天的海岸線之內。在濕地的邊緣處,他們建立了在我們星球上的第一個據點。

他們把它叫做埃利都(E.RI.DU,意思是建在遠處的房屋)。多麼合適的名字!

一直到現在,波斯文的ordu 都意謂營地。這個詞在所有語言中都生了根:Earth(意思是地球、陸地、大地)在德文中是Erde,在古高地德語是Erda,冰島語是Jordh,丹麥語是Jord,哥特語是Airtha,中古英語是Erthe ;而且,回溯到過去,Earth在亞拉姆語是Araiha或Ereds,在庫德語是Erd或Ertz,在希伯來語中是Eretz。

在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埃利都,納菲力姆建立了地球站,一個半部是冰的星球上的孤獨前哨站。(見圖127)

圖127
Photo Credit: 新星球出版

建立七座城市

蘇美文獻,以及後來的阿卡德譯文版,按照建立順序,列出了納菲力姆的據點或「城市」。我們甚至還知道各個據點是由哪位神所管轄。一部認為是阿卡德「大洪水碑刻」的原本蘇美文獻,講到了前七座城市中的五座:

在王權從天國下落之後,在高貴的王冠之後,王權寶座從天國落下了,他……完善了這些程式,神聖的律法……在純潔之地創建了五座城市,叫出它們的名字,將它們設計為中心。
第一座城市,埃利都,他給了努迪穆德領導。第二座城市巴地比拉,他給了讓努濟格(Nugig)。第三座城市拉勒克,他給了帕比爾薩格(Pabilsag)。第四座城市西巴爾,他給了英雄烏圖。第五座城市舒魯派克,他給了蘇德。

那個讓王權從天國落下,計畫修建了埃利都和另外四座城市,並安排它們各自的長官或指揮者的神,名字很不幸的被塗掉了。然而,在所有文獻中都寫著的那位涉過濕地邊緣、上了岸,說「我們在這裡安家」的神是恩基,在上述文獻裡綽號是努迪穆德(意思是他是造物者)。

恩基(EN.KI,意思是乾地之主)和艾(E.A,意思是他的家是水),這位神的兩個名字都非常合適。埃利都,在整個美索不達米亞歷史中,都一直保存著恩基的權力位置,也是王權的中心。這裡是在一片從濕地水中人造的陸地上修建。在一份被克萊默叫做〈恩基和埃利都神話〉的文獻中能找到證據:

水的深處之主,王恩基……修建了他的房子……在埃利都他修建了水岸之房……王恩基……修起了一座房屋:埃利都,像一座山,他從大地升起;他將它建在一個好地方。

這些和其他大多數文獻段落都認為,這些地球最早的「殖民者」,必須應付這些淺湖或充滿水的沼澤。「他帶來……讓小河變得乾淨」。努力疏通河床和支流的阻塞,讓濕地和沼澤的水排開,引入更優質的水,獲得更乾淨的飲用水,進行灌溉。蘇美人的敘事,也提到了一些填土或抬高水壩的行為,以保護這第一批房屋。

一份學者叫做〈恩基和大地秩序〉的「神話」文獻,是迄今為止發現最長、保存最好的蘇美敘事詩。它有四百七十行詩,其中的三百七十五行至今都清晰可讀。它的開頭(大約前五十行)很不幸破損了。接下來的詩文,描述了恩基的得意,他建立了與諸神阿努(他的父親)、寧替(Ninti,他的姐妹)和恩利爾(他的兄弟)之間的關係。

在這些引言和介紹之後,恩基自己「拿起了麥克風」。和它聽上去一樣不可思議,事實上,這裡的文獻就是恩基登陸地球後的第一人稱報告:

當我到達地球,這裡洪水氾濫。當我到了它的青草地前,土堆和山丘在我指揮下堆積起來。我在一個純潔之地修建了我的房屋……我的房屋-它的陰影延伸到了蛇濕地……鯉魚在裡面,小蘆葦叢中,搖著尾鰭。

詩文繼續描述,用第三人稱開始記錄恩基的功績。這裡是一些節選:

他為這些濕地分界,在裡面放進了鯉魚和……魚;他為這些灌木叢分界,在裡面放進了……蘆葦和綠蘆葦。他讓恩比魯魯(Enbilulu),運河的監察員,管轄沼澤和濕地。
他在其中放網讓魚無從逃脫,他的陷阱無法……逃脫,他的圈套沒有鳥能逃脫,一位愛魚的神……的兒子……恩基讓他管理魚和鳥類。.
恩基木杜(Enkimdu),溝渠和水壩的那一位,恩基讓他管理溝渠和水壩。
他是……鑄造,庫拉(Kulla),大地上的造磚者,恩基讓他管理鑄造與製磚。

詩文中還列出了恩基的其他功績,包括淨化底格里斯河的水,用運河連接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他的房屋在充滿水的河岸,靠近一個碼頭,蘆葦筏和船隻能夠在那裡靠岸,也能在那裡下水。很適當的,這座房子叫做E.ABZU(意思是深處之屋)。恩基在埃利都的聖域,從此以後用這個名字流傳了千年。

毫無疑問的,恩基和他的登陸團隊探索過埃利都周圍的土地,但他似乎最喜歡走水路。他在一份文獻中說:濕地「是我最喜愛的場所;它向我張開懷抱」。另一份文獻說,恩基在濕地裡航行他的船,船叫做MA.GUR(字面上的解釋是轉向之船),也就是說,一艘行駛的船。他描述他的船員們是怎樣「同時劃起船槳」,怎樣「唱著甜美的歌曲,讓河流也跟著欣喜」。在這樣的時刻,他傾訴:「神聖的歌曲和魔法填滿了我,充滿水的深處。」(見圖128)

圖128
Photo Credit: 新星球出版

蘇美國王的名單指出,恩基和他的第一隊納菲力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待在地球上:在第二個指揮官或「殖民首腦」到來之前,過了八個SHAR’S(兩萬八千八百年)。

當我們仔細審查這件天文事件時,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學者曾被一個明顯的蘇美「困惑」纏住,說不清楚黃道十二宮中誰才是與恩基有關的。魚-山羊的標誌,代表著摩羯座,顯然與恩基有關(而且,確實能夠解釋埃利都創始人一詞,A.LU.LIM,它的意思是閃光水域中的羊)。然而,常常描述艾/恩基是舉著流水的花瓶——最初的寶瓶座或水瓶座——他肯定是位魚神,因此又與雙魚座有關。

天文學家弄不清楚,那些古代占星師到底是怎麼觀察那些星群像魚或送水人的輪廓。答案是這麼來的。黃道帶星座的名字其實不是因為星群的輪廓而來,而是根據一位原來生活在某個時候的神的主要活動或稱號而來,那時的春分點剛好落在某一個黃道宮上,就為這一星宮命名。

如果恩基登陸地球——如我們所認為的那樣——是在雙魚座時代的開始,見證了向寶瓶宮的轉移,並經過一個大年(兩萬五千九百二十年),一直待到了摩羯宮時代的開端,那他的確是在地球上指揮了傳奇般的兩萬八千八百年。

有關時間的記載,同樣也能證明我們之前的結論,認為納菲力姆是在一次冰河時期中期來到地球。提高水壩、挖掘運河,這些勞累的工作是在氣候仍然很嚴酷時進行。在他們登陸後的幾個SHAR’S年之後,冰河時期轉成一個更為溫暖和多雨的氣候(大約是在四十三萬年前)。就是在那之後,納菲力姆才打算進入更遠的內陸,擴大他們的據點。很適當的,阿努納奇(納菲力姆的一般人員)將埃利都的第二位指揮官稱為A.LAL.GAR(意思是他帶來休憩的雨季)。

不過,當恩基在地球上披荊斬棘時,阿努和他的另一個兒子恩利爾卻在第十二個天體上注視著地球的發展。美索不達米亞文獻清楚講到,真正管理地球任務的是恩利爾;當繼續任務的決策下來之後,恩利爾自己降落到了地球。EN.KI.DU.NU(意思是恩基挖向深處)為他修建了一個特別的據點或是基地,叫做拉爾薩(Larsa)。恩利爾是什麼時候開始獨自管轄這個地方的?他的綽號是ALIM(意思是公羊),這與白羊座時代相符。

拉爾薩的建立,讓納菲力姆在地球上的殖民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它標誌著,這項進入地球的工作若要繼續進行,需要向地球運輸更多的「人力」、工具和裝備,並將有價值的貨物運回第十二個天體。

相關書摘 ▶當諸神逃離地球:大洪水之前的人類大屠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第12個天體:地球編年史第一部》,新星球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撒迦利亞・西琴(Zecharia Sitchin)
譯者:宋易

人類是怎麼出現的?亞當又是按照誰的形象做出來的?

近年來不斷發現的證據與資訊,向我們顯示:一個更先進的外來文明,曾經居住在我們的星球上。

西琴博士畢生致力於人類起源的研究。他精通蘇美楔形文字、希伯來語、阿卡德語和歐洲的各種語言,研究遍及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和馬雅文化等領域,並綜合考古、古天文學、東方學與「聖經學」的最新發現,在歷經三十年嚴謹的研究探索,他向世人還原《創世記》的故事是事實而非神話,重新建構了人類的起源和發展的歷程,證明神祕的第十大行星「尼比魯」的存在。他揭露天界間的諸神,從地球進行太空旅行的祕密,以及神以自己的形象創造出人類的歷史。

  • 納菲力姆——來自遙遠外星的淘金者——是如何創造出和他們樣貌相近的地球生物的?
  • 希臘詞彙中的人類(anthropos)的意思是「總是仰望的生物」?
  • 源於古代蘇美的e.ri.du一詞的earth(大地、地球),本意竟是遙遠的家?
  • 天上的「諸神」,曾在13000年前引發大洪水來毀滅人類嗎?
  • 當「他們」的星球每3600年靠近地球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 《聖經》與科學之間,是互相矛盾的嗎?
  • 在這浩瀚宇宙中,我們真的不是孤獨的嗎?

《地球編年史》的第一部《第十二個天體》,彙集《聖經》故事與蘇美文化、巴比倫泥板的古老文獻,挑戰了現存人類的生命起源論,顛覆了傳統的宇宙觀,也為現代人提供了一個更廣闊的視野。

第12個天體
Photo Credit: 新星球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