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近40年的「講華語運動」,不但讓當地方言消退,連鄰近馬國新山都遭殃

星國近40年的「講華語運動」,不但讓當地方言消退,連鄰近馬國新山都遭殃
Photo Credit: 新加坡講華語運動2009年宣傳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1979年開始實施的「講華語運動」,雖然現在回頭看是賦予了該國人民口說中文的能力,但卻也造成了華人文化中的福建話、潮州話與廣東話使用比例大幅降低,連鄰近的馬來西亞柔佛州的新山當地華人也受到影響。

在一堂「語音學與聲韻學」的課堂上,來自上海、入籍新加坡的老師,發現我名字的拼寫方式後(不是漢語拼音),請我示範「驚輸」的Tai-gi / Taiwanese(他用的詞)發音,他要同學注意的是「驚」(kiann)這個發音中的鼻音,而不是新加坡年輕人看著本地英語單字 kiasu(怕輸)所發出的沒有鼻音的 kia。

老師隨後請我示範更多的臺語詞彙發音,我卻開始顯得捉襟見肘,讓他發現我根本不會說臺語,在我表明我事實上來自客家文化後,他再試圖請我示範客家話發音,沒想到我的客家話比閩南語更爛。

他看著我,然後說:「這是非常令人難過的,我到現在都仍堅持跟我的小孩說上海話,不管是發生在臺灣還是新加坡的事情,都是很遺憾的。」

是什麼原因,讓「驚輸」這樣一個新加坡語彙,竟然沒有一個新加坡同學能夠念出其福建話發音?

襲捲獅城的華語

1979年,中國即將改革開放,配合本地的教育改革,新加坡政府嗅到了龐大的經濟動能,遂而啟動「講華語運動」(Speaking Mandarin Campaign)。

這個運動在初期將華語和其他中國語言塑造成對立面,比如宣傳片中,就刻意使用菜市場作為背景,然後一群講著各種方言的菜籃族七嘴八舌講著同一種菜,老闆卻無法理解,隨後,華語的引進讓廣告中的菜市場變成一片和諧。

這種醜化方言的推廣華語方式,據信是受到了臺灣國民黨「國語運動」的啟發,實際上是要強化新加坡接軌中國市場的潛力,或者團結華人社群的好處,這讓李光耀碰到正在一反過去「國語運動」而改推動本土化運動的李登輝時,感到不能理解也不能認同。

國民黨在臺灣強推國語運動,是因為這個政權是由外來者所構成,而臺灣本地使用的各種語言,聽在他們耳裡,完全是無法理解人民到底在說什麼的「土語」,為了符合反共的政治需求,達成對臺灣的全面控制,「國語運動」應然而生。

而新加坡,卻完全有著相反的歷史背景。

英語教育出身的李光耀,在新加坡進行反共的政治清算鬥爭時,將華語教育出身的菁英視為共產主義的溫床,因而完全避談甚至打壓華語語言教育。

李光耀政府跟群眾的共通語言是英語、馬來語和福建話等語言,而絕對不是「華語」(普通話),華語反而才是聽不懂的那個語言。

然而,過了十幾年,整個政府的腦袋卻完全顛倒過來,在1975年左右,李光耀本人開始勤奮學起華語,李光耀曾在講華語運動啟動那一年說:「華語提醒我們,我們屬於一個超過五千年歷史的古老文明。這種來自心靈深層的強大力量,讓我們更有信心面臨巨大的挑戰。」

為了合理化打壓方言的決策,李光耀援引了一些詭異的「語言專家」說詞,比如孩子的頭腦無法容納超過兩種語言,所以為了學好華語,就得拋棄方言,或者是認為,方言和方言之間彼此無法溝通,有礙新加坡華人社群的團結。

這和語言學家認知到的事實完全相反。舉例來說,新加坡華人社會本來就不存在一種叫做「華(人)語(言)」的東西,儘管英國人當初將這些來自中國的人通通分類成為Chinese,但事實上新加坡的華人是按照方言群分開來居住的,也就是所謂的「華人」遠遠不及於他們的「方言群認同」。

況且,政府假定不同方言群之間無法互通這件事本身就充滿問題。因為在新加坡的狀況是,即便某個人是屬於某個方言群體的一份子,也不代表他只會說那一種方言,通常還會對於其他方言有一定程度的掌握。

語言學家在1980年做的調查發現,新加坡華人通常會說幾種中國語言:自己家裡使用的方言、新加坡本地最強勢的福建話(閩南話),以及再多一種其他方言。除此之外,也有很多華人還能流利使用英語和馬來語。

這也讓新加坡政府假定一個人的腦只能裝兩種語言的說法,不攻自破,如果政府強調華語也是眾多中國語言中的其中一種,那麼沒有道理華語沒辦法以以上模式,進入新加坡人的語言百寶袋裡。

1979年,「講華語運動」的標語是「多說華語、少說方言」,1983年的標語,雖然中文叫做「華人說華語,合情又合理」,但是英文直接大剌剌寫 "Mandarin’s In. Dialect’s Out”,又或者一些深入華人社區的標語,寫著像是 “Start with Mandarin, not Dialect"、"Better with more Mandarin, less Dialect"、"More Mandarin, Less Dialect. Make it a way of life",要消滅方言的心可謂十分強烈。

政府開始撤換掉那些不會說華語的政府櫃檯服務人員,學校課本裡出現的華人小孩名字,不再是以英文拼成的方言發音,而是中國的漢語拼音。

對於來自中國南方的新加坡華人來說,華語(Mandarin)這個被憑空引進的舶來品,忽然莫名其妙的變成了他們的「母語」,而且還是政府指定的,語言學者Gupta就曾譏諷,新加坡政府對於「母語」的定義,還真是跟語言學家的理解滿不同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