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頂新,背後還有個共犯大聯盟

不只是頂新,背後還有個共犯大聯盟
Photo Credit: 中時新聞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這幾年引進了中資,還把在中國崛起的台商引回,號稱是「鮭魚返鄉」,結果給台灣請回來的居然是「鱷魚」。

文︰曾智豪、廖千瑤

台灣人要有見識,要能看透整個共犯結構

這回頂新的魏應充哭到雙眼紅腫,但是台灣人早就看膩了。像頂新魏家這種惡劣的廠商,已經是累犯。魏家製造爛油,應該視為重大犯罪,限制頂新高層出境剛好而已。台灣人喝爛油喝到腎都快爛掉,整天看醫生,國家怎麼會強?人民怎麼會有競爭力?頂新魏家真是可惡至極。

大家都看過電影《食神》。大快樂的老闆對史提芬周說「喂,有批牛肉好便宜」,史提芬周身為高級餐飲業的最高階經營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批牛肉有問題。一樣的道理,台灣這些黑心的食品製造業大老闆或高級餐飲業主管,他們全都是內行人,他們當然清楚要生產安全的油至少需要多少成本;他們當然知道如果成本低於某個數值,那這批產品一定有問題;他們當然知道哪些廠商素行不良,不可以跟那些廠商有所往來。他們如果不知道這些專業資訊,那就是嚴重失職。

我們大部分的人民因為不從事食品製造業或餐飲業,所以不懂行情或專業資訊,看到便宜就買這很自然,結果政府居然怪我們貪小便宜,真是莫名奇妙。

政府如果跟上時代,拿出現代國家應有的把關系統和懲罰力道,去大力嚇阻廠商做出爛油犯罪謀利,廠商就不敢作出爛油,市面上當然就只會出現符合安全標準的油,黑心油怎麼可能有機會上架?政府不去檢討自己竟然讓黑心油有機會上架,還去怪人民愛買便宜,奇怪耶你。

頂新魏應充跟他的集團現在當然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不過台灣人務必要記住,共犯結構下,沒有人是可以全身而退的。抵制頂新是應該要做的,但是如果只有抵制頂新,那未免就讓漏網之魚哈哈大笑了。究竟在頂新的旁邊和背後還有誰?到底還有多少黑心共犯沒有浮出水面?為什麼有人「激恬恬」?筆者有些話要說。

阿基師盲顧私情讓人搖頭

台灣人是個對下跪和眼淚沒有抵抗力的民族,常常看到下跪或流眼淚的人就覺得這個人一定是好人。其實要檢驗一個人的人品,關鍵不是看他平常多會講圓融漂亮的話,或者是講話的態度多有修養,更不在於他是否很會哭很會跪,而是在於他對惡行的認識與了解、對惡人的態度與作為、以及言行是否一致。

今天頂新又不是第一次出包,根本是累犯,阿基師居然還跟頂新進貨,這不是很奇怪嗎?一個負責任的飯店行政總主廚,本來就應該跟素行不良的廠商斷絕往來,怎麼還會跟那個廠商當好朋友?仔細想想根本是莫名奇妙。

大快樂的老闆對史提芬周說「喂,有批牛肉好便宜」,史提芬周用了這批牛肉。不久後,史提芬周的客人吃到這批牛肉整天拉肚子,於是東窗事發。史提芬周爲了自保,決定先發制人,搶先在鏡頭前公開大喊:「衰鬼,你晚上睡得著覺嗎?」筆者想請問各位,這種切割手法難道不會太粗糙嗎?

頂新現在又出事了,阿基師趕緊出來喊兩聲,不僅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還把自己塑造成小市民心聲的代言人,阿基師的茶樓其業績居然還上揚,筆者實在對台灣人的單純心思感到不可思議。阿基師居然還能對魏說出「你在我心目中是我們台灣第一品牌,最有良心的企業家」這種話,台灣人難道聽不出來這是以退為進的柔性切割嗎?

這個月2號阿基師到能仁家商演說,他對餿水油這個議題發表了看法。他認為「我們有這麼多學食品加工的博士專家,真正罪魁禍首是你們!這些油誰會去調?你說總監會調嗎?董事長會調嗎?」這些話乍看之下有道理,但在筆者眼中,這只不過是拐個彎在替黑心的企業高層和失職的政府把關單位卸責罷了。

請大家仔細想想,企業高層要是真的講究品質,下屬大多也是規規矩矩,頂多就是上班打混摸魚罷了,哪敢去做這些餿水油?這些員工一定是聽從上頭的指示才敢去犯罪,此乃常理;另一方面,政府的食安把關機制要是真有效,作壞事的廠商早就被抓到了,怎麼可能食安災情會擴散到這麼慘重?所以筆者實在無法接受阿基師的這個說法。

筆者就假設阿基師完全對台灣食品製造業的生態完全不熟好了,那麼早在頂新第一次、第二次出包的時候,阿基師就應該馬上宣佈跟頂新集團一刀兩斷,但是阿基師顯然沒有這樣做。頂新這次又出事,遲遲不肯道歉,阿基師居然替魏緩頰,說什麼「我們可能再期待一下子」,這種把私情放在公利之上的態度,或許符合舊時代所謂的「會做人」,但是很抱歉,這是通不過新時代的檢驗的。

不過阿基師至少還是有道歉。至於那些用了頂新爛油卻「激恬恬」的餐飲業者,相信很快就會全部浮出水面。

頂新的對手就沒問題嗎?

其他廠商如果要跟頂新競爭,有兩個大方向。第一就是品質做得比頂新好,包括原料用得比頂新好,自我把關做得比頂新嚴,訓練員工訓練得比頂新用心。不過以上所說的內容若要能成真,前提必須是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是個良性競爭的市場。我們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是個良性競爭的市場嗎?大家心知肚明。

既然我們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不是個良性競爭的市場,廠商要跟頂新競爭就會採取第二種方向,就是看看頂新用了哪些撇步,大家一起跟進。加上台灣政府食安把關機制成效低落,長久下來,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絕對是劣幣充斥,因為老實作生意的廠商就是永遠賺得比不肖廠商少,更嚴重的話還得退出市場。

讀者可以再往下想,在這種逆淘汰的機制下,還能跟頂新實力接近、一較高下、分庭抗禮的對手,真的是老老實實作生意嗎?答案,是呼之欲出的。《食神》片中的大快樂和唐朝,根本是同一種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