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頂新,背後還有個共犯大聯盟

不只是頂新,背後還有個共犯大聯盟
Photo Credit: 中時新聞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這幾年引進了中資,還把在中國崛起的台商引回,號稱是「鮭魚返鄉」,結果給台灣請回來的居然是「鱷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曾智豪、廖千瑤

台灣人要有見識,要能看透整個共犯結構

這回頂新的魏應充哭到雙眼紅腫,但是台灣人早就看膩了。像頂新魏家這種惡劣的廠商,已經是累犯。魏家製造爛油,應該視為重大犯罪,限制頂新高層出境剛好而已。台灣人喝爛油喝到腎都快爛掉,整天看醫生,國家怎麼會強?人民怎麼會有競爭力?頂新魏家真是可惡至極。

大家都看過電影《食神》。大快樂的老闆對史提芬周說「喂,有批牛肉好便宜」,史提芬周身為高級餐飲業的最高階經營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批牛肉有問題。一樣的道理,台灣這些黑心的食品製造業大老闆或高級餐飲業主管,他們全都是內行人,他們當然清楚要生產安全的油至少需要多少成本;他們當然知道如果成本低於某個數值,那這批產品一定有問題;他們當然知道哪些廠商素行不良,不可以跟那些廠商有所往來。他們如果不知道這些專業資訊,那就是嚴重失職。

我們大部分的人民因為不從事食品製造業或餐飲業,所以不懂行情或專業資訊,看到便宜就買這很自然,結果政府居然怪我們貪小便宜,真是莫名奇妙。

政府如果跟上時代,拿出現代國家應有的把關系統和懲罰力道,去大力嚇阻廠商做出爛油犯罪謀利,廠商就不敢作出爛油,市面上當然就只會出現符合安全標準的油,黑心油怎麼可能有機會上架?政府不去檢討自己竟然讓黑心油有機會上架,還去怪人民愛買便宜,奇怪耶你。

頂新魏應充跟他的集團現在當然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不過台灣人務必要記住,共犯結構下,沒有人是可以全身而退的。抵制頂新是應該要做的,但是如果只有抵制頂新,那未免就讓漏網之魚哈哈大笑了。究竟在頂新的旁邊和背後還有誰?到底還有多少黑心共犯沒有浮出水面?為什麼有人「激恬恬」?筆者有些話要說。

阿基師盲顧私情讓人搖頭

台灣人是個對下跪和眼淚沒有抵抗力的民族,常常看到下跪或流眼淚的人就覺得這個人一定是好人。其實要檢驗一個人的人品,關鍵不是看他平常多會講圓融漂亮的話,或者是講話的態度多有修養,更不在於他是否很會哭很會跪,而是在於他對惡行的認識與了解、對惡人的態度與作為、以及言行是否一致。

今天頂新又不是第一次出包,根本是累犯,阿基師居然還跟頂新進貨,這不是很奇怪嗎?一個負責任的飯店行政總主廚,本來就應該跟素行不良的廠商斷絕往來,怎麼還會跟那個廠商當好朋友?仔細想想根本是莫名奇妙。

大快樂的老闆對史提芬周說「喂,有批牛肉好便宜」,史提芬周用了這批牛肉。不久後,史提芬周的客人吃到這批牛肉整天拉肚子,於是東窗事發。史提芬周爲了自保,決定先發制人,搶先在鏡頭前公開大喊:「衰鬼,你晚上睡得著覺嗎?」筆者想請問各位,這種切割手法難道不會太粗糙嗎?

頂新現在又出事了,阿基師趕緊出來喊兩聲,不僅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還把自己塑造成小市民心聲的代言人,阿基師的茶樓其業績居然還上揚,筆者實在對台灣人的單純心思感到不可思議。阿基師居然還能對魏說出「你在我心目中是我們台灣第一品牌,最有良心的企業家」這種話,台灣人難道聽不出來這是以退為進的柔性切割嗎?

這個月2號阿基師到能仁家商演說,他對餿水油這個議題發表了看法。他認為「我們有這麼多學食品加工的博士專家,真正罪魁禍首是你們!這些油誰會去調?你說總監會調嗎?董事長會調嗎?」這些話乍看之下有道理,但在筆者眼中,這只不過是拐個彎在替黑心的企業高層和失職的政府把關單位卸責罷了。

請大家仔細想想,企業高層要是真的講究品質,下屬大多也是規規矩矩,頂多就是上班打混摸魚罷了,哪敢去做這些餿水油?這些員工一定是聽從上頭的指示才敢去犯罪,此乃常理;另一方面,政府的食安把關機制要是真有效,作壞事的廠商早就被抓到了,怎麼可能食安災情會擴散到這麼慘重?所以筆者實在無法接受阿基師的這個說法。

筆者就假設阿基師完全對台灣食品製造業的生態完全不熟好了,那麼早在頂新第一次、第二次出包的時候,阿基師就應該馬上宣佈跟頂新集團一刀兩斷,但是阿基師顯然沒有這樣做。頂新這次又出事,遲遲不肯道歉,阿基師居然替魏緩頰,說什麼「我們可能再期待一下子」,這種把私情放在公利之上的態度,或許符合舊時代所謂的「會做人」,但是很抱歉,這是通不過新時代的檢驗的。

不過阿基師至少還是有道歉。至於那些用了頂新爛油卻「激恬恬」的餐飲業者,相信很快就會全部浮出水面。

頂新的對手就沒問題嗎?

其他廠商如果要跟頂新競爭,有兩個大方向。第一就是品質做得比頂新好,包括原料用得比頂新好,自我把關做得比頂新嚴,訓練員工訓練得比頂新用心。不過以上所說的內容若要能成真,前提必須是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是個良性競爭的市場。我們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是個良性競爭的市場嗎?大家心知肚明。

既然我們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不是個良性競爭的市場,廠商要跟頂新競爭就會採取第二種方向,就是看看頂新用了哪些撇步,大家一起跟進。加上台灣政府食安把關機制成效低落,長久下來,台灣的食品製造業市場絕對是劣幣充斥,因為老實作生意的廠商就是永遠賺得比不肖廠商少,更嚴重的話還得退出市場。

讀者可以再往下想,在這種逆淘汰的機制下,還能跟頂新實力接近、一較高下、分庭抗禮的對手,真的是老老實實作生意嗎?答案,是呼之欲出的。《食神》片中的大快樂和唐朝,根本是同一種貨色。

最近拜頂新集團大出包所賜,統一超小有成長。不過大家可別忘了,統一集團也是出過包的。除了有名的毒布丁和持久的堅挺冰淇淋,統一可是搞過虛擬牧場這種花樣的。統一總經理羅智先之前還大方表示,消費者只想買便宜貨是食安難進步的原因呢。這次民進黨立委林淑芬,發現統一集團的上游疑似循著頂新模式進口油品,這是她的細心之處。後續如何,當然要繼續關注。

就在這場頂新大火還在延燒之際,南僑集團董事長陳飛龍居然表示「我猜想魏老三只是沒有用心,不是故意要害人」,讓筆者忍不住替南僑集團捏把冷汗。陳飛龍究竟是跟阿基師一樣,把私情放在公利之上,不想得罪頂新魏家,還是陳飛龍在爲自己旗下的產品打一劑輿論預防針呢?筆者實在是不敢繼續往下想啊。

(相關新聞:食藥署下最後通牒 南僑董座:已取得證明 油品無慮

台灣的宗教界「激恬恬」

各位讀者或許還有印象,在去年的年底,證嚴法師曾經說出「我們幾十年都這樣吃,不都這樣過來嗎?」這樣的話,這已經是很明顯的是非不分。現在又看到慈濟網站連忙刪除魏家與慈濟來往的影片,筆者更忍不住感到啞然失笑。慈濟高層應該都是吃素,當然日常生活中碰不到豬油,但至少可能碰到寶素齋吧?

慈濟身為台灣三大佛教山頭之一,既然先前與頂新魏家互動密切,那麼現在證嚴法師就應該立刻站出來開記者會來個嚴詞批評、嚴肅教訓自己的弟子才對,怎麼可以因為頂新魏家捐給慈濟很多錢,整個慈濟就「激恬恬」呢?當年世尊的獨生子羅睺羅小時候愛說謊,世尊就重責他「無慚愧人,妄語覆心,道法不入」,可見世尊對誠實的重視,慈濟高層不會連世尊的教誨都敢遺忘吧?

筆者其實知道,台灣的宗教界高層在台灣發生重大道德危機的時候總是愛掛無事牌,所以這次慈濟高層要是敢站出來明確譴責頂新魏家,筆者仍會肯定它的小小進步。但是現在看起來,包括證嚴法師在內的慈濟高層,只期待世人趕緊忘記慈濟跟頂新魏家之間的親密關係,巴不得這件事趕快船過水無痕,真是有夠顢頇的。

不只是慈濟高層,目前為止台灣所有的宗教界高層都缺乏捍衛是非的氣魄和膽量。沒有一個宗教領袖敢出來痛罵黑心的頂新魏家,這真是莫名奇妙。這也讓我們再次見識到台灣各大宗教界高層與資本家之間的深厚關係。資本家捐錢給宗教界高層讓自己有好形象,欺騙自己買到了贖罪券;宗教界高層收下資本家的錢,過著爽爽的物質生活卻宣稱自己是與世無爭,要遠離俗務,這未免也太假掰了吧。

筆者甚至認為,台灣今天政治會變得這麼糜爛,這些整天只想上天堂、當濫好人的宗教界高層至少是共犯。這些宗教界的高層掌握台灣這麼多的資源和話語權,卻整天忙著宣揚去政治化的遁世囈語,使得台灣公民對政治冷漠,遲遲不能邁向啟蒙。筆者在此要不客氣地說,這些台灣的宗教界高層絕對都是愚民有過的。

國民黨的護航讓人憤怒

國民黨不倒,台灣食安不會好。怎麼說呢?

為什麼頂新魏家敢在台灣這樣有恃無恐?我們要先探討頂新的崛起法寶。頂新能在中國市場殺出血路,就靠兩招︰成本壓夠低、紅包送夠多。頂新從中國崛起後回到台灣,同樣奉行這兩法寶。魏家根據他們的中國經驗在做台灣的生意,但魏家沒有意識到台灣跟中國相比畢竟是個資訊流通相對自由的市場。在中國,你可以送紅包給官員去封鎖消息,因為中國資訊普遍不透明,控管網路嚴格;但在台灣,資訊有一定的透明度,網路的使用自由度也高出中國太多,真相透過網路流通得很快,所以這次魏家跌倒了。

現在有人揭發出來了,魏應充是馬英九競選總統連任時的全國工商團體後援會副總會長,連家與魏家也頗有交情,我們又再一次看到國民黨政商聯盟勢力的盤根錯節。魏家能夠打通台灣食品認證的上下關節,完全執政的國民黨是絕對擺脫不了關係的,就不提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是如何英勇地保護頂新了。

民進黨立委陳其邁在去年2013年10月26號於蘋果日報發表文章,主張食安求償應溯及既往。各位要知道,法學上不溯及既往並不全然是鐵律,也有例外的時候。連中國的「立法法」84條都有明文規定,爲了更好地保護公民的利益或權利,溯及既往是可行的。不過民進黨的主張雖好,但當時國民黨的行政院卻以修法未溯及既往為由替廠商護航。

現在頂新又出了更大的包了,搞到眾怒難犯,所以朱立倫乾脆說下狠話,說要把頂新一次掃出台灣市場。台灣人,這是國民黨想要斷尾求生,欲設下防火線之計,可別讓國民黨得逞。想要大力解決台灣食安問題,就要讓國民黨永遠失去國會的過半優勢,永遠失去國家行政的主導權,讓國民黨永遠不能成為台灣政黨政治的選項之一,瓦解國民黨的政商聯盟,來個台灣政治大體檢、大改革,才有可能成功。

切記,這些跟國民黨結盟的商人,藍就是藍,而且是深藍,現在還搞到台灣人的腎都快要爛光了。國民黨最近還想讓12項混合五金廢料能夠零關稅進口來台灣呢,台灣人要是想活久一點,該怎麼做應該很清楚吧。

小心中國的對台心理戰

頂新在中國事業龐大,台灣只不過是頂新版圖的一小部份,佔其營收不到兩成。所以頂新就算失去整個台灣市場,它也沒在怕,因為根本傷不到它的筋骨。現在有人揭發出來了,相較於在台灣,頂新在中國經營得更用心,顯然頂新高層用兩套標準對待台灣和中國的消費者。頂新欺負台灣人,頂新用比較用心的態度對待中國消費者,哪怕只是多用心一點點。

頂新能在中國坐大,背後一定有中國高層的支持。中國高層當初支持頂新,目的就是要告訴台灣人,只要支持中國吞併台灣,就有享受不完的榮華富貴,所以中國高層當然也是頂新背後的共犯之一。

不過情況不同了。頂新現在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如果中國高層這時趁機把頂新拔掉,可說是一舉數得。第一得,拔除坐大的台商,不僅讓其他台商更聽話,空出來的市場還可以讓中國自己的企業去接收。就算不拔除它,罰頂新一筆大錢放到中國的口袋總是好的。

第二得,營造中國政府執法有效率、懲奸鋤惡的英明形象,讓台灣人對自己政府徹底失望,轉而對中國更有好感、更愛中國,還能轉移台灣人對香港的注意力,讓台灣人淡忘現在香港仍處於抵抗中國暴政的關鍵時刻。第三得,頂新大出包,台灣對外的商業形象一定受損,此時中國高層必然逼國民黨在黑箱的服貿、貨貿與自經區的談判上對中國讓步更多。

台灣不管發生任何新的事件,中國都一定會去想如何利用這些新的事件來促進中國吞併台灣。這種認知是現代進步的台灣人應有的基本思維,一定要時時刻刻謹記。

當務之急與結論

認識了台灣爛油共犯大聯盟,義憤填膺之餘,有些當務之急要趕緊去做。筆者認為有以下數點︰

第一、馬上參考先進國家的食安把關機制和懲罰機制,並且密切注意哪些國會議員在阻擋這些補救法案通過。目前的把關機制絕對需要增加人力與設備,這些補救措施馬上就要去做,不要拖延。

第二、GMP標章信譽大破產,究責到底。

第三、就明確損害立即對頂新求償,而且只要證據指出誰就辦到誰,絕不姑息。

第四、台灣人不要再被不良廠商的小恩小惠吸引。它們已經賺了黑心錢了,必須讓它們徹底痛一次才能杜絕下一次。那種看似有誠意道歉的買一送一或打折優惠,只是在誘騙消費者幫它們清倉而已,台灣人要有智慧看穿。

國民黨這幾年引進了中資,還把在中國崛起的台商引回,號稱是「鮭魚返鄉」,結果給台灣請回來的居然是「鱷魚」。今日的黑心油事件,必須提高到國安的高度來討論,才能系統性去避免類似問題再發生。試著想想,如果這是件恐怖攻擊或者是中國的併台策略之一,光毒就把我們毒死,不費一兵一卒。當商人的行為妨害國民生命財產與國家安全時,就應該迅速落實相關的罰則。

GMP在這次事件中信譽掃地,枉費當初花了那麼多心力去建立這個機制。一個進步的認證制度如同有機體,應該要與時俱進,與國際最新標準同步。我們的官僚機構無法跟上時代來加強GMP的功能,可說是失職。多年下來,我們已經發現這個制度的運作落伍不堪,該是我們全面向歐美日取經的時候了。

最後筆者希望,台灣人經過這一次的教訓,能夠擺脫以往去政治化的惡性思維。生活處處皆政治,而政治首要在區辨。民進黨的林淑芬立委,可說是台灣的食安戰神,自去年大統油一案爆發至今,林淑芬把關台灣食安戰功彪炳,但到她的臉書粉絲團按讚的人居然不到1萬;相較之下,國民黨的蔡正元他的臉書粉絲團居然有超過12萬人去按讚,這根本是逆淘汰。

哪個政黨是壁虎,哪個政黨是暴龍,台灣人眼睛一定要看清楚,倘若用花拳繡腿對付暴龍,卻用機關槍掃射壁虎,這樣子暴龍將永遠橫行台灣。把暴龍趕出台灣政壇,台灣的政黨政治才有健康的可能,筆者在此希望台灣人終究來得及能做出有智慧的判斷。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廖千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