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趴走的韓國養樂多大嬸(下):守望社群鄰里,微笑背後的淒涼身影

趴趴走的韓國養樂多大嬸(下):守望社群鄰里,微笑背後的淒涼身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大嬸平均花了九年多的時間,人生將近十分之一的時間,從事一份沒有勞健保等四大社會福利保險,月收入僅僅「平均」180萬韓圜沒有出路的工作,情何以堪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趴趴走的韓國養樂多大嬸(上):人手一機時代,變身「真人版寶可夢」

大街小巷內趴趴走的養樂多大嬸,賣得可不是只有「養樂多」(야쿠르트)而已。根據報導,2016年2月,韓國養樂多公司在她們的電動車內加入了讓年輕人為之瘋狂搶寶的「kiri起司」(끼리치즈)餅乾外;3月增添「콜드브루」(Gold Blue)的杯裝咖啡;2017年1月,還有配送當天新鮮蔬菜以及面膜產品;5月盒裝水果也被放到養樂多大嬸的推車內進行銷售;6、7月份,分別推出下午茶點心,以及實驗性質的「家庭簡便式每日小菜」(가정간편식, HMR—Home Meal Replacement ),甚至連泡菜,也都透過這個號稱韓國境內最強大的銷售組織進行銷售。養樂多大嬸們的推車內所承載的商品種類越來越多了。

當然,公司之所以對養樂多大嬸銷售能力有所肯定,無疑是看準了養樂多大嬸多是二次就業,更加珍惜工作機會外,大嬸們也多具有地緣關係,熟悉自己所居住的巷內村里,更容易了解客人之所需。

韓國社會普遍對於養樂多大嬸的印象也不錯,一則這些大嬸並不會強制拉住路人推銷產品,即使是登門拜訪,大多也是認識,多是閒話家常為主,做生意反倒是其次,然而話匣子一打開,順手交關的人也不少呢。

養樂多大嬸除了是全國最優秀的銷售組織,也善盡對社會之關懷意義。最著名的事蹟即是2008年3月,首爾龍山區漢南區就曾發生從事養樂多銷售員長達24年的全姓大嬸(51歲),來到自家鄰里高齡的李姓老婆婆(81歲)家時,驚覺獨居的老婆婆摔斷腿,跌坐在家等待人救援,那天好險因全姓大嬸緊急發現,報警後老婆婆才被人順利送到醫院救回一命。2009年6月和2010年2月,同樣是這位獨居的李姓老婆婆,因年事已高兩次呼吸不順,在家裡差點往生,也都被當地養樂多大嬸發現,報警送醫搶救成功。

這樣人溺己溺的義行精神,當然也獲得許多社會人士的認同,更讓龍山區消防局2007年起的提案見效——局內134位消防隊員,每個月樂捐一萬韓圜(折合台幣約285元),聘請鄰里的養樂多大嬸,每天配送一瓶養樂多或健康飲料給當地超過77歲的77位獨居老人,除了幫助養樂多大嬸實質績效外,也讓她們發揮鄰里精神,讓獨居老人事故發生機率降到最低。

那麼,養樂多大嬸的收入有多少呢?以2013年的韓國養樂多公司調查數據為主,除了統計出全國13,000多名養樂多大嬸年紀,平均為44.3歲,身高約158公分,體重約為55公斤外,也得出平均月收入,約落在韓幣180萬元,折合台幣約五萬元左右,而在2016年的調查資料,已經稍微滑落到170萬元,約台幣四萬八千元左右,每個養樂多大嬸平均服務時間約九年八個月。

這些養樂多大嬸到了中年還願意出來工作的原因,主要是為了貼補家內小孩的教育、補習費用,佔了36%,而第二大原因則是為了賺取生活費,佔了28%,最後則是為了養老退休計畫,約有15%。然而,養樂多大嬸對於她們從事這份職業也具有極大自信心,將近86%的大嬸認為,只要肯做不怕沒有收入。因為在韓國當地,養樂多大嬸屬於賣得越多賺得越多的工作,所有收入所得都是來自固定的「販賣手續費」(판매수수료),大約24%左右。

舉例來說,每當她們賣出一瓶售價最低的170韓圜(折合台幣約5元左右)的養樂多(65ml),她們可以得到40.8韓圜(折合台幣約1元左右)的販賣手續費當作收入,而這些養樂多大多以十到二十罐為一條銷售;又如銷售出一杯2000韓圜(折合台幣約57元左右)杯裝咖啡(270ml),她們就可以得到480韓圜(折合台幣約14元左右)的販賣手續費。換句話說,大嬸們的當年度收入,即是銷售量的總數金額換算成可抽成取得的販賣手續費費用。

當然,這樣賣越多賺越多的想法,除了以「量」之外,公司高層也有想到以「質」來取勝,即推出高單價的商品。就市面上調查,當地養樂多酸乳飲品極少有超過300ml容量,若想透過養樂多獲得高收入不是那麼簡單。所以養樂多公司紛紛推出精緻商品,諸如最近引進的家庭簡便式每日小菜,其中包含蔘雞湯、湯飯(客制化350克)或者是泡菜(客制化約500克)等生熟食產品,除了單價較高之外,也讓這輛推車變得更為沈重了,這也讓公司不得不打造出最新型、可以裝載更多產品,還有夜間閃光燈的自動車,大量投入到市場上,普及率也已經高達58%以上,全國將近有7,400名大嬸在使用著這樣大型自動車。

韓國養樂多大嬸
Photo Credit: 陳慶德

但讓人感到辛酸的是,這些養樂多大嬸即使穿著韓國養樂多公司的制服,販售的也大多是公司的產品,所操作的也是公司的器材車,但這些養樂多大嬸可不是附屬於養樂多公司旗下的員工,從法律角度上而言,她們是屬於「自營戶」(개인사업자,「個人事業家」)。

這樣的判決主要是發生在2016年8月鄭姓養樂多大嬸與養樂多公司的一場法院攻防戰上的結果,鄭姓大嬸從2002年2月到2014年2月,長達12年的時間,都是擔任養樂多大嬸這項職業,當初也跟韓國養樂多公司簽了委託販賣契約,因此她也理所當然地,一直認為她是養樂多公司底下的一名員工,在她離職之際,跟公司要求約2,993萬韓圜(折合台幣約85萬元)的退休金,公司認為此舉動不合理也不合法,雙方意見不合,告上法庭。

最終判決結果,大法院宣告全國將近有13,000多名的養樂多大嬸,她們身上所穿的制服、所使用的推車、所販賣的產品等,的確是來自韓國養樂多公司,但其屬性卻是屬於韓國養樂多公司的「委託販賣業者」(위탁판매업자)。易言之,「韓國養樂多公司為了獎勵販賣活動,實施一些獎勵手段外,但在養樂多大嬸的工作勤務層面上,公司並沒有對這些養樂多大嬸,下達任何指示或是控制手段。」因此,判決養樂多大嬸為自營戶,並非是養樂多公司底下的正規員工。

當然,這樣的判決也引起社會的許多討論,有人從情感角度來看,認為這些養樂多大嬸如同一般人一樣,儘管是為了收入出來工作,但是考量到她們可是沒有固定底薪,不管風吹雨淋,刮風日曬,她們為了自己的生計,也要硬著頭皮出來推著車沿街叫賣;而有的人,則是從員工權利角度來替她們打抱不平,認為若是判決養樂多大嬸為委託販賣業者、自營戶的話,那麼現實點地來說,每個大嬸平均花了九年多的時間,人生將近十分之一的時間,從事一份沒有勞健保等四大社會福利保險,月收入僅僅「平均」180萬韓圜沒有出路的工作,情何以堪呢?

這樣看來,韓國街道上趴趴走常常以微笑待人的養樂多大嬸,她們的微笑背後,還真帶點悲傷淒涼的身影。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