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找回被現代性所遺棄的心靈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成為現代人之後所失去的滋養,恰好是童話可以提供的。長大後我們很少聽童話聽到落淚,如果被觸動而落淚,一定不是因為童話,而是因為在簡單的故事裡看見自己生命的真相——童話距離意識遙遠,這正是我認為童話珍貴之所在。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呂旭亞

童話故事就是原型故事

文學分析特別在意故事的開場,童話分析也是,只要把童話的第一句、第一段搞懂,核心的原型也差不多就現身了。〈三根羽毛〉是一個國王選擇繼承人的故事,開頭是這樣一段文字:「老國王有三個兒子,要把王位傳給其中一個。為了公平起見,他走到王宮外面,用力對三根羽毛一吹,三根羽毛各自飛向一個方向.......。」

國王與三個兒子,表示這是一個男性自我整合、自性化(individuation)發展的故事;王位傳承,表示舊的/慣用的觀念要退位,新的/不同的意識要進場了。後面當然還有很多情節和挑戰,但是開場的設定,決定了故事裡所有象徵如何與原型相連,這個就是之前提過的,不是任意地自由聯想,而是緊緊追隨這條開場的線。

我有位女性朋友分享了她對於「庸俗」的重大發現,她是一個文化品味極好的藝術愛好者,尤其熱愛古典音樂,在一次情感遭到重大打擊時,她發現她珍愛的歌劇和交響樂無法安撫她的心痛,她只好去找「因為愛你愛到我心痛,但你卻不懂」、「永遠攏咧等,有時陣嘛會毋甘願」這類的流行歌曲,跟著唱時她可以大聲哭。她發現心痛至極時,反倒是簡單的、反覆的、老套的但不退流行的情歌可以安慰她,這個「簡單的、反覆的、老套的但從來不退流行的」動能,其實就是原型,這也就是所謂「陳腔濫調」(cliché)卻一再出現,仍吸引我們的原型力量。

童話故事就是原型故事:挑戰總是三次,繼母都是壞的,有事沒事都要走進森林,這就是童話,這就是原型。好的文學作品,不能停留在原始與簡單裡,一定要放進很多情節,委婉曲折、高潮迭起,這是藝術家的責任;可是從心理學的觀點來看,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以及最基礎的,不就是悲歡離合與生老病死嗎?心理學家好奇,人類在經驗悲歡離合、生老病死的時候,如何面對?又怎麼處理?童話的無歷史時間性與無文化空間性,正好成為我們一窺究竟的素材,童話分析,就是這樣立足在最基本的心理結構之上,慢慢帶領我們理解自身的複雜。

可愛的小女孩,出門探望她的祖母,在路上碰到了大野狼。我們身邊的小女生,走出去,也一樣容易遇到大野狼,只不過不是在森林裡,而是在水泥叢林裡。個人的複雜性與特殊性,是個別的人生際遇與共同的時代背景造成的,但要在共同的層次裡找出原型,就要回到一個個不管現在講講、二十年後講講、還是換個文化講講,仍然可以深刻觸動心靈的簡單童話。

孩童特別喜歡聽童話,就是因為它簡單刻板,不知道從哪裡來,卻被傳來傳去,既不怕重複、也不怕抄襲,如同二維空間般扁扁平平,一旦當故事被講出來,一個又一個跨越文化與時空的原型出現眼前,我們可以立刻投射自己的經驗、想像與理解於其中,創造出第三維度,至此,童話不再是他人的作品,而是一個立體的、跟自己有關的故事了。

馮.法蘭茲特別強調童話是集體的議題而非個人的議題,所以堅持用原型的角度來理解童話。以被遺棄為例,如果從個人的角度來看,現代心理學的講法就是當事人有一個創傷,據此解讀童話,主人翁的際遇,就會被視作被遺棄以及被療癒的過程。可是馮.法蘭茲認為被遺棄其實是人類精神世界集體的遭遇,新的意識要產生非常不容易,通常來自被忽略、被打壓、被牽制的深層無意識裡,這其中隱含著被遺棄乃是必然。被稱為救世主,代表人類精神層面新面貌的耶穌,選擇在馬槽而非尋常人家床上降生,就是以馬槽來象徵、強調這個必然被忽略、非常低下的初始位置。

馮.法蘭茲認為,被遺棄這件事之於改變與創新是必要且重要的,童話故事裡小孩被丟掉,其實是在講如何從無邊無底、不被看見的無意識裡冒出來一個翻天覆地的新意識,如果一切順遂、未被遺棄,根本無法孕育希望與那個「冒」的力量。依照這個邏輯,不管外在生活如何富裕順遂,每個生命都有其核心的苦痛,我們對於苦痛的理解,可以從個人童年被遺棄出發,視之為創傷與療癒的起點,也可以從原型英雄之旅的觀點,視之為生命創新的必要初始。

被象徵與意象觸動

童話最初是口傳故事,是被說的,而不是被讀的。聽完一個童話,腦海裡卻沒有圖畫,代表我們跟這個故事的關係不親近,這個故事不會在我們的世界裡逗留駐足。一邊聽故事,一邊讓腦袋裡的圖畫浮現出來,這就是訓練親近象徵、捕捉意象的方法。

設法讓自己對故事裡的一件事、人或物、某個段落產生感覺,與之發生一個關係,用抓的也行、用創造的也行,記得先別分析,也不急著理解,只要做到順順的讓畫面、影像自己出現就好。

童話之所以適合用來做自我的內在工作,是因為可以透過意象以及其背後的象徵觸動我們內在的原型。每個人都聽過灰姑娘的故事,但是抓住每個人的意象未必一樣,有人注意玻璃鞋,有人注意南瓜,有人注意可怕的繼母跟姐妹......當我們被故事裡的人物或情節啟動了情感,因而產生了意象,因而觸動了原型,產生一種互相融合的感覺,就是心靈被療癒的起始點。跳過意象與象徵,直接用理性思考來分析童話,或許符合頭腦的期待,卻沒有辦法讓靈魂感到飽足。

比方說,同樣是描述真我(自性),會以好多種形象出現在不同的童話裡,金蘋果、金球、美麗的公主.......通通可以代表我們希望完成真我的象徵,為什麼在這個故事裏是蘋果不是金球?為什麼在另一個故事裡是金球不是公主?每個童話,不僅指出一個獨特的心靈問題,也指向一個獨特的真我面相,留在意象與象徵裡夠久,才能細膩辨識這些意象與象徵所對應的人類精神世界裡某一個獨特的切面。

意象的能力,就是潛意識的能力,但是因為它不是語文的能力、算數的能力或者用以考試升遷的能力,於是被視為無用的能力。當內在資源大量移轉往換取生活物資的面向,使用象徵與意象以表達潛意識的能力不受重視,我們變得越來越不會運用意象來象徵生活,導致對於周遭所有模糊的、不精準的、無關理性的容忍度越來越低,這就是近代人類文明發展獨尊理性所付出的代價。

即便意識執意孤行,心靈的渴望仍然存在,於是魔幻與科幻題材大量出現在大眾媒體、流行文化與電影小說裡,然而,靠娛樂事業彌補心靈對於童話、神話的需要是不足的,既然心靈渴求再一次與象徵及意象的世界連結,我們就要自覺地開始走向「那個世界」:遇到問題,於是啟程;進入一座森林、掉進一個地洞或者誤入一條通道,這是跨越;遇到會指路的猴子,穿鞋子的狐狸,魚開口說話:「給我水,讓我活下去,我會報答你。」這是遭遇;碰到壞蛋、惡魔,接受挑戰,完成任務,伸張正義,最後有一場慶典......走向「那個世界」,就是一趟標準的英雄之旅,無需讀完厚厚的《魔戒》才能碰觸原型、熟悉象徵與意象,童話只用短短的篇幅就把故事說完了,這就是為什麼馮.法蘭茲致力於發展童話分析的原因。

找回被現代性所遺棄的

人類文明與科學發展迄今,過度依賴理性與邏輯的結果,讓我們失去與神祕的連結,無法容忍模糊,也欠缺幻想的能力。最近流行工業風或極簡風咖啡館,多數人走進去,會挑選一個乾淨明亮的角落坐下來,這樣的空間,不管使用或者清掃,都會讓我們感覺舒服,因為其中沒有太多暗面,窗明几淨這四個字,很適合用以理解當代意識之光,也是現代性最好的展現。然而,現代性也會讓我們變得扁平僵硬,許多心理疾病正因為受困於準確、效率與精密,我們為了現代性所失去的,要以什麼方法拿回來?

換個場景,走進古老的圖書館或博物館,裡面有富麗的傢俱、堆疊的雕花和種種繁複的裝飾,雖然美,我們的第一念也可能是「打掃起來很困難吧!」老房子好像總是充滿了曲折的彎道、陰暗的角落、躲藏的空間,暗示著跟現代相比,那個年代的生活與神祕的、黑暗的、不可知的事物靠近得多。曾經,教堂的院子就是墓園,活人跟死人距離不遠,日常裡穿插許多儀式、節日與慶典,為生活帶出一種模糊、神祕與想像,讓生命不那麼乾涸。

童話最常見的結局,就是公主與王子結婚,舉辦盛大的婚禮,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如果問年輕女性,妳想在哪裡結婚?就算不是教徒,也很可能會回答:「我想在教堂結婚。」而且,還不是普通教堂,要選一座有長廊、走道、圓頂與彩繪玻璃的天主教堂。現代人的想法跟三百年前一模一樣,結婚代表的是神聖的結合,是內在很深的渴望,與理性無關,所以就必須搭配某種物件,例如玫瑰,某種形式,例如拱門。

年輕男性經常不理解為什麼兩小時的婚禮要用這麼多花、這麼多照片?何必花費這麼多精神與人力物力?甚至為此在婚禮前夕大吵一架。如果把這些條件與儀式放回人類精神世界象徵意義的脈絡裡,我們就會了解,生命重要的時刻與階段,譬如結婚,會直接勾出內在某些集體的意象,這些繁瑣的細節承載了人類千百年以來累積的資訊,唯有這樣做才能承接我們內在對於神聖親密關係的渴望。

當我們成為現代人之後所失去的滋養,恰好是童話可以提供的。長大後我們很少聽童話聽到落淚,如果被觸動而落淚,一定不是因為童話,而是因為在簡單的故事裡看見自己生命的真相——童話距離意識遙遠,這正是我認為童話珍貴之所在。

當代說故事的技術較過往更加逼真寫實,例如虛擬實境的運用,這當然是一種創新,但是跟童話分析想走的是兩條不同的路,因為隨著被設計的外在體驗越來越豐富,我們內在或者心靈世界需要做的就越來越少,幻想、空想、奇想越來越難發生,也抑制了我們投射跟創造的空間。我們使用童話作為教育或者心靈工作的素材,就是要找回被現代性遺棄的想像、投射、創造的能力。

相關書摘 ►自恨或厭女的內在糾結:榮格心理學角度分析〈睡美人〉童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呂旭亞

「我挑選了七個大家熟悉的格林童話,他們都是女性為主角的故事,觸及的正是七種不同的女性心靈面向,七個尋寶圖。用熟悉的故事做分析文本當然是刻意的,因為熟悉的故事在每一個人心裡都已然有了一些自己既定的看法,及至今集體對此故事的觀點,如果,我們可以將這樣古老、爛熟於心的故事拆解出不同的意涵,讓我們對自身所處的當今世界有不同的感悟,那我們對自身的困難或許也將有更寬廣的視野。」

本書由國際分析心理學會(IAAP)榮格分析師呂旭亞,為東方女性解讀七則關鍵童話,揭開情結與原型對人心不可思議的影響力。透過象徵語言與心理語言的轉換,帶領讀者跨越意識的邊界、走進內心的森林、迎向挑戰與改變。這趟旅程不僅使我們與古老象徵產生連結、開啟內在豐富性,更重新思索女力時代的現象與意義,為現代女性發展找到完整與圓滿的可能。

呂旭亞 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