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最後兩個月到瑞士旅遊,傅達仁找上全球唯一肯替外國人安樂死的機構

生命最後兩個月到瑞士旅遊,傅達仁找上全球唯一肯替外國人安樂死的機構
Photo credit:截圖自 沈春華關鍵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誤以為去了安樂死機構「尊嚴」,他們會說服並鼓勵人們結束生命,但其實會員中真正由他們完成協助自殺的個案,只有3%。外人不知道的是,「尊嚴」花了更多時間,防止絕望的人獨自用可怕的方式離世。

(中央社)
現年84歲的前體育主播傅達仁,因罹患胰臟癌生命僅剩兩個月,他把握時間活得精彩,和家人到瑞士旅遊,並在臉書透露找到全球唯一為國際人士安樂死的機構,如願成為會員。

傅達仁去年被診斷出罹患胰臟癌,摘除全部膽囊,加上早年胃疾,切除一半的胃,消化系統功能受損,他在三個月內爆瘦12公斤。樂觀豁達的他甚至還在去年12月提前舉辦生前追思會,當時眾多體壇人士與好友都有與會,包括「飛躍的羚羊」紀政與前同事盛竹如都有出席。

為活得有尊嚴,傅達仁甚至上書總統蔡英文,希望修法安樂死,並願以自己當首例,也舉辦「安樂善終」詩書畫義展,希望引起外界重視安樂死的議題。

可惜的是,直到傅達仁出國前夕,他收到衛生福利部公文回函,強調安樂死的合法性牽涉刑法理論、醫學、倫理道德、社會文化背景等問題,必須審慎加以研議,意味著他在台灣安樂死的願望恐落空。

收拾心情後,傅達仁帶著老婆與小孩一起遠赴歐洲旅遊,第一站就抵達瑞士,9日他在臉書上發文:「瑞士是民主、人權、高收入、高消費、高享受的高水平國家,最低薪資台幣13萬6000、最高38萬!平均壽命男81歲、女84歲,自由快樂的百姓 臨終又有安樂死的人權選擇 得天獨厚!」

傅達仁在文中強調:「有幸到此一遊與有榮焉!旅館前水上捷運碼頭、全家乘船到中央車站、處處景點,豈止樂不思蜀,我這癌末病患還找到全球唯一為國際人士安樂善終的機關,名叫『尊嚴』,且經千辛萬苦已成為合格會員!謝恩典!謝恩典!」11日,傅達仁再度在FB發文,表示安樂死機構「尊嚴」正在審核他的入會資格。

《上報》報導,傅達仁在臉書提到的這間「尊嚴」善終機構,英文名叫「Dignitas」,總共有兩個據點,一間位於德國,另一間則位於傅達仁前往的瑞士。

「尊嚴」指出,在經過一串檢查後,診所會讓病人上一些教育課程,還要再歷經兩名醫生的會診,確定一切都沒有問題之後,才會給予病人藥物,伴隨美妙的音樂走上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預估從申請安樂死到結束生命要花上3個月的時間

但「安樂死」爭議頻傳,2005年,一名德籍女子到「尊嚴」尋求死亡,該名女子逝世後有警方調查發現,該名女子其實還沒有到「無法救治」的地步,所以「安樂死」直至今日都是一大爭議。

《自由時報》報導,「尊嚴」安樂死代價不斐,必須先繳交3,990美元(約台幣12萬元)入會費用,但不保證能夠執行安樂死,之後接受醫生諮詢則需繳1,140美元(約台幣3萬4,000元),且要與醫生及相關部門進行兩次會談;最終若正式進入安樂死階段,則需花費2,850美元(約台幣8萬6,000元)。

若病人是在尊嚴的公寓中離世,官方會收取比在家中死亡更高的費用,且建議是在當地火化,骨灰將毫無困難地送往目的地,這一系列事務將再花費2,850美元(約台幣8萬6,000元)。

統整起來,完成一整套安樂死服務,並將一切交由尊嚴安排,共花約1萬1,970美元(約台幣36萬元)。

《報導者》報導,很多人誤以為去了「尊嚴」,他們會說服並鼓勵人們結束生命,但其實會員中真正由他們完成協助自殺的個案,只有3%。外人不知道的是,「尊嚴」花了更多時間,防止絕望的人獨自用可怕的方式離世(例如跳火車、跳樓等),讓受苦的人在走入死亡前,能得到專業醫療協助,知道還有其他的路可走。

目前在全球,合法的安樂死型態主要有兩種,一種是「自願安樂死」(Voluntary Euthanasia),也就是意識清醒的病人在要求醫療人員協助他服用或是施打藥物死去,這僅限於比利時、盧森堡、荷蘭以及加拿大。

另一種是「協助/陪伴自殺」(Assisted/Accompanied Suicide),這跟「自願安樂死」的差別在於,醫療人員僅幫當事人開處方、準備好藥物,最後由神智清醒的當事人喝下或是按下藥物注射的按鈕。這在瑞士、荷比盧、加拿大以及美國奧瑞岡州、華盛頓州等州合法。

「尊嚴」董事長路雷(Silvan Luley)受訪表示,台灣人如果想要「安樂死」,第一步是先釐清:我們想要的是哪一種型態?然後再展開社會討論。光喊著「我要安樂死」,沒有意義。

綜合維基百科《關鍵評論網》2015年的報導,目前全球執行安樂死的國家共有七個,分別是先開安樂死大門的荷蘭及其周邊的比利時、盧森堡、瑞士,美國的七個州,還有2015年首度執行安樂死的天主教國家哥倫比亞,以及2016年通過安樂死法案的加拿大。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