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穿梭在多重宇宙的現代莊子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穿梭在多重宇宙的現代莊子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來,我向量子力學教授講述了這名患者的情況,我問他對這名患者的病情的看法,一個人的意識,真的可以同時存在於多個宇宙之中嗎?

文:楊建東

穿越時空的旅行

他患有嗜睡症,一天至少要睡十二小時。大多數時候,他的睡眠時間長達十五小時,發病症狀表現為白天睡眠時間長,從睡眠到清醒的時間花費過長,而且很難透過反覆睡眠達到完全甦醒的狀態。他的嗜睡症病因還未查清,大腦檢查的結果確定其在生理上沒有任何問題,暫時確定是屬於精神疾病。

他一上來,就和我談哲學:「聽說過哲學三大終極問題嗎?」

我:「你是說『你是誰?』『你從哪裡來?』『你要去哪裡?』這三個問題嗎?」

他:「不對,哲學三大問題是『世界存不存在?』『世界為什麼存在?』『我為什麼是我?』」

我:「你經常想這些問題嗎?」

他:「這些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問題。」

我:「哦?這到底該怎麼說呢?」

他:「很難說清楚原理,這個道理說到你能夠完全理解,我說上一個月也說不完,我只能夠用問答的方式循序漸進。你以前應該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是個醫生吧?」

我:「因為我在大學的時候選擇的專業是心理專業啊。」

他:「不,我問的不是這麼淺層的問題。我問的是,你為什麼是你?你為什麼是出生在中國而不是日本或者美國?你我為什麼出生在北京的醫院而不是上海的醫院?為什麼你是現在這個姓名而不叫別人的名字?為什麼你的父母是現在這兩位而不是別人的父母?為什麼你不是比爾.蓋茲的兒子或者巴菲特的兒子而是你現在的父母的兒子?你為什麼會以現在這個身分來到這個世界上,而不是作為另外一個人存在?」

我:「這個問題誰都會問吧。人生總有不如意的時候,有時候一不如意,往往會想這種問題,希望自己過上別人的人生,不是嗎?就算我是另外一個人,比如說比爾.蓋茲的兒子,我也會問自己,為什麼我是比爾.蓋茲的兒子而不是一名精神科醫師是吧?」

他:「聽說過量子力學嗎?」

我:「怎麼又說到量子力學了?以前我跟不少人談話的時候,他們都談到這個。」

他:「因為量子力學強調的是隨機性和機率性,我之所以是我,也是一個機率性的事件。這個宇宙並不約束我一定要是現在這個我,我也可以是比爾.蓋茲的兒子,可以是美國總統的女兒,一切都是個隨機的事件而已。如果命不好,那也只是運氣的問題。」

我:「這樣也是一種說法吧。我覺得你思維還是挺清晰的,邏輯也很順。」

他:「你也贊同我的想法吧?其實,還不單單是這樣呢。除了『我』的概念是一個隨機性的事件,其實連宇宙也是一個隨機性的事件,宇宙可以是這個樣子,也可以是其他的樣子,就像不同的人生一樣。」

我:「你說的是現在很時髦的平行宇宙說法嗎?」

他:「不是平行宇宙,是多重宇宙!平行宇宙是基於量子力學的,而多重宇宙則是建立在宇宙暴脹理論上的!兩個概念完全不一樣,但是很多人總是把它們混為一談。」

我:「好吧,這方面我不是很懂。有什麼區別嗎?」

他:「區別可大著了。舉個例子,平行宇宙就像你的媽媽生了一個跟你長得很像的雙胞胎弟弟或者妹妹,你們是同源的,而且長得很像,只是在細節上不太一樣。而多重宇宙就好比你家裡來了個陌生人,他不是你的兄弟姊妹,跟你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是長得卻跟你很像——當然,就算長得不像也沒關係,總之意思是他跟你不是同源的人。你以後要多瞭解瞭解,平行宇宙、多重宇宙、高維宇宙、異次元空間、亞空間、子宇宙、數學宇宙,這些壓根兒不是一個概念,其實多宇宙理論的種類多著呢,大多數時候我們提到平行宇宙,指的是量子力學的平行宇宙,但是其實其他理論都可以衍生出各自的多宇宙。」

我:「好吧,你懂得真的挺多的,或者說,挺雜的。這些東西我以前只是大概知道,卻並沒有那麼清楚。而且我們現在談的是你的身體問題,不是多宇宙。」

他:「我的身體可好著呢,完全沒什麼問題。你們之所以認為我有問題,其實是因為你們有問題。你們沒有長時間活在其他宇宙的能力,也不能記下在其他宇宙生活的記憶,所以才這麼說我。」

我:「你是說,你去過其他宇宙?」

他:「不是去過,我本來就可以同時活在多個宇宙之中,每天我睡覺的時候就可以穿越過去。你現在知道的我在這個宇宙的身分,不過是我在這個宇宙的一個印記罷了,我在別的宇宙還有很多別的身分。」

我:「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說,你每天睡那麼長的時間,是因為你的思想穿越到了別的宇宙去?這就是所謂的神遊天外?」

他:「是啊,我的思想穿越到別的宇宙去了,你們只能看到我的一個軀殼,所以才以為我睡著了,還說我得了嗜睡症,其實我在別的世界過得挺好。」

我:「別的世界是什麼樣的風景?」

他:「那可真的是說也說不清!什麼樣的世界都有,有魔法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我有別的名字,用地球人的器官很難發出音來,只能夠意譯,叫星土,意思是星光和白土的混血兒。在那裡,我是一名穆司,就是類似於宮廷守衛一樣的職位,但是我們必須經過信仰的考驗才行。我不但會法術,還有三個老婆,還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我們過了十多年了,感情很和睦。還有一個宇宙裡,我就是一個機器人,身體都是鐵打造的,走路的時候叮叮咚咚地響,看東西就跟你們開了紅外線探測儀一樣,看什麼都是綠色的,還有很多數據會冒出來。那個世界很可怕,是我最討厭的世界,但是每次穿越過去都不由得我自己控制,真的讓我很苦惱。不過我最喜歡的是一個到處都是火的荒野世界,那個世界很小,比地球小多了,我是那個世界的一個部落頭頭,可以有很多的老婆,不過她們長得都不是地球人的樣貌,有點像蟬,那個世界食物很多,對我們來說整個世界就像是個糖果屋,我們不愁吃穿,只要每天瘋狂做愛就行了。」

接下來,他又孜孜不倦地花費了差不多四十分鐘跟我說了很多他在其他世界的見聞。讓我驚奇的是,他對於其他世界的細節描述非常的到位,我偶爾問他一些偶然想到的細節問題時,他都能對答如流。比如我問他他在那個魔法世界去過哪些地方買衣服,去哪裡買吃的,他不但把店面什麼的還原得很清楚,還描述出了那些店面的外形,甚至裡面的店員和經常光顧的客人。前前後後,粗略算起來,他至少跟我講了十一個宇宙的身分。

他:「我跟你說,有很多世界都很有意思,比如說吧,在一個世界裡我是跟水母一樣的東西,那個世界習俗跟我們地球完全不一樣,他們吃飯都是私人祕密,但是做愛卻是在公共場合進行的,很有趣吧?」

我:「你每天去的世界都是一樣的嗎?」

他:「大部分是一樣的,但是偶爾也會去新的世界,有時候我還會在別的世界死掉,那時候我在那個世界的旅程就結束了。」

我:「你每天只去一個世界嗎?」

他:「怎麼會。每天都起碼去五、六個世界,有時候我會在別的世界生活幾年再回來。」

我:「可是你一天也就睡十多個小時,怎麼可能在別的世界過那麼久?」

他:「都說了是別的宇宙嘛,那時間標準肯定不一樣了,別的世界過了幾年,這裡說不定才幾分鐘呢。」

直到最後我也很難相信他說的話,從直覺來說,我個人偏向於相信他所說的話是編造的謊言,擁有豐富的想像力。那樣的話,他有著成為一名作家的潛力。

後來,在他睡覺的時候,我給他做了幾次腦電圖測試,測試的結果顯示,他的做夢時間很短,只有短短半個小時而已。大多數的時間,他還是處於深度睡眠狀態。只是在快被叫醒的時候,他的腦波會變得異常活躍,就像在進行一場頭腦風暴,這種特徵有時候會出現在瀕死之人身上。而且當我在那個階段叫醒他的時候,他就好像還處在做夢階段似的,很難分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夢還是在現實,要等思考幾分鐘後他才能夠分清自己處在現實中。而如果在他意識清晰之前入睡,再次醒來時,他會說自己做了一個被叫醒的夢。

我給他多次診斷之後,確認他有並不明顯的離子通道功能異常現象,也就是輕微的癲癇症狀,但這種症狀並不嚴重,所以之前的腦波檢測並沒有檢測出來。

對於他所說的話,我無法完全相信,所以只能夠按照癲癇症做診斷,並且採取癲癇相應的治療方法。

後來,我向量子力學教授講述了這名患者的情況,我問他對這名患者的病情的看法,一個人的意識,真的可以同時存在於多個宇宙之中嗎?

那位教授說,那就要看我們對意識和記憶本質的定義了,有一部分腦科學家認為人的記憶、意識不單單是大腦神經迴路構造的問題,還和電子信號密切相關。目前美國已經有了控腦技術,這種技術的本質就是電子精神控制,透過高靈敏的接收元件接收,並放大大腦活動所產生的微弱腦波電磁輻射信號,經專門的解碼軟體處理,就可讀懂大腦內部的思維活動,反過來透過向神經系統發射調製後的特定腦波信號,也可以向人腦直接寫入訊息,進而實現對人腦的直接遙控。

如果另外一個宇宙的他的大腦存在著信號發送器的話,是有可能把特定的信號傳輸進入這個世界的他的大腦的。

我對於教授這種說法感到不解,我本以為作為一名嚴謹的理論物理學家,他不會贊同這麼科幻的說法,但他卻笑著說:「科幻嗎?其實科幻就是人類的想像力,而科學發展到目前,已經愈來愈接近科幻了,甚至已經超越科幻和人類的想像力極限了。」

我曾經想,如果我能早出生個兩千三百年的話,莊子也會是我的病人之一吧。

相關書摘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爸爸,我要做你的新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寶瓶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楊建東

那些我所見過的——瘋狂的天才、聰明的瘋子。三十四則痴狂短篇故事集,顛覆你的世界觀,顛覆你對「正常」的定義!他們是精神病院裡的患者,多數更是高學歷、專業領域裡的佼佼者,有的發展出怪誕卻不失邏輯的理論,因而吸引大批民眾成為信徒,有的甚至以戲謔方式,瞞騙過所有「正常人」。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現實與虛幻,天才與瘋子,僅一線之隔。而這一切,究竟是他們太瘋狂,還是我們太盲目?

本書特色

全書自精神科醫師的視角出發,以第一人稱方式呈現與患者的對話。在一來一往看似荒謬的互動中,病患難容於世的孤獨不曾消逝,而其與眾不同的視野,也將漸漸抹平你我心中那道瘋狂的界線。

作者本名高天峰,1991年生。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研究生,擅長領域為心理學、科學哲學。他善於撰寫科幻、奇幻小說,在有「中國科幻作品的最後陣地」之稱的網路論壇「三體吧」上,是極受好評的科幻作家,並擁有廣大忠實讀者群。曾在《超好看》雜誌連載《最後一個人類》,並獲得中國年度科幻小說比賽「智子杯」微小說第三名。

撰寫本作期間,多方請益於科學技術哲學、道德哲學、現象學、電腦等相關領域教授,在中國被視為最好看的精神病小說。

楊建東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
Photo Credit: 寶瓶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