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食人:人肉的營養標示與倫理道德

論食人:人肉的營養標示與倫理道德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食人文化對人類學家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最教他們感到好奇的,就是「為什麼」:什麼情況下,經歷過社會化的人類,會選擇將同類煮食入口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在宇宙牧羊的擺渡人

或許這是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但不代表它不存在過;吃人這件事存在於人類歷史中已有數年的歷史。但隨著文明發達的馴化,物質充裕和科技發達等等環境因素下,捕食同類的行為被我們視為殘忍、不符合文明的表現,我們也開始欺騙自己不曾存在過這段過去。

食人文化在人類歷史中佔有很長的一段歲月,但即使在某些時候,吃人變得情有可原,例如美國1846年的唐納大隊事件(Donner party),那種情況下沒人會責怪他們,但我們卻不願意讓這件事情在腦中多停留一秒。在中國歷史上也史不絕書,如「易子而食」、「人相食」,《史記》、《新唐書》、《資治通鑑》、《明史》等史書都有詳細記載。僅據二十五史統計,中國歷史上就共有403起發生過人相食的記載。不過,食人文化對人類學家卻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最教他們感到好奇的,就是「為什麼」:什麼情況下,經歷過社會化的人類,會選擇將同類煮食入口呢?

以下筆者針對營養、經濟面成本,與文化與道德,來探討人肉在人類社會中逐漸被放棄的原因。

人肉營養嗎?

布萊頓大學的人類學的資深講師James Cole在《自然》(Nature)最新發表的一篇研究,他計算了人體腰側、肋骨、後腿肉等較適合食用的身體部位能提供多少卡路里(Calories);結論是:當你選擇吃人的時候,通常不是因為營養需求。

他決定對現有的人體化學成分進行分析,對象以成年人為主。現代成年男性的體重平均是110磅(約50公斤),一個成年男性平均擁有約66磅(約30公斤)的瘦肉,,另外還包括胃、心臟、肺、脂肪,以及其他人類在料理別的物種時可能取用的身體部位。

將這些營養成分加總,一個成年男性大概能提供125,822卡路里(按:此指大卡,以下亦同)的熱量,其中32,376卡路里來自瘦肉。大腿肉是營養價值最高的部位,有13,354卡路里;上臂可提供7,451的卡路里;腦與脊隨2,706卡路里、肝臟2,569卡路里,而心臟則只有650卡路里。

我們首先假定一個成年人每日基礎所需熱量是2,400卡路里,從上述的解剖結果顯示,一個現代成年男性的營養價值能提供125,822卡路里的熱量!看起來很多吧?

20170410004407
圖片來源: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rep44707
James Cole發表的人類各個部位的營養熱量表

科學家們針對史前人類吃過的動物營養價值做研究,一頭長毛象大約能提供3,600,000卡路里的熱量;犀牛約1,260,000卡路里;紅鹿約163,680卡路里,與成年男性的肌肉只有32,376卡路里相較之下,可以發現史前人類「吃肉」的習慣,並不是為了生理需求,而是戰爭、文化或宗教的因素有關。

不吃白不吃的心態 吃下這口肉

而英國杜倫大學舊石器時代考古學教授保羅.佩帝特(Paul Pettitt)表示,不只是人類有同類相吃的行為,其他靈長類動物也有同類相食的情形,而科爾的研究提出了證據,表示人吃人的行為不僅僅是為了生存而已。

那到底為什麼要選擇吃人?很可惜化石留下的紀錄並沒有提供太多線索。某些情況下,如飢荒或者唐納大隊那樣的緊急狀況,不吃人就會死的狀況讓人們別無選擇。或者,這是一個儀式性的行為,就像在親人死後,要將他的大腦吃掉的習俗。大多數情況,食人的原因是出自原始部落的地緣政治因素。時至今日,人類都是藉由殺戮來擴張領地,這無疑會留下許多屍體。

「或許是因為殺戮已經造成,不把死者吃掉感覺很浪費,又或者吃人的行為象徵警告與震懾。」

人肉很營養?但捕獵成本……

想在現代生活中生存,由於現今交通便利以及工作型態改變,人們相較過去已不需要太多的熱量;這種情況下,依據上文James Cole的數據計算一個現代成年男性的營養價值能提供125,822卡路里的熱量,加上平均一個人一天所需熱量2,400卡路里,一個人可以供一個人吃52天有餘啊!或許在約10人左右的辦公室內,每天抽籤看抽到誰,即可免去一周午餐吃哪裡的煩惱了(誤)

不過這要在無其他反對因素下才有可能如此順利覓食。一個活生生的人肯定不會甘心化為他人的盤中飧,「考慮到人類搏鬥、逃跑以及思考如何避開獵殺的能力。」「想當然爾,獵捕人類會是個耗費更多體力與精神的工作。」先不論其他如販賣人口的可能性,以現有的家畜繁殖技術,和動物的營養價值及以工業化的產值,以及動物逃跑反抗和思維模式,選擇家畜讓我們省下許多捕食的麻煩,又有更高的營養價值,加上道德倫理的思想囚錮,除非有食人癖好,自然人肉不會成為我們聰明人類的選擇了。

有狂牛症,當然也有狂人症?

另外,從生物學的角度,可以很好地解釋為什麼食人幾乎在所有文化下都是禁忌:吃人肉會導致人生病。

狂牛症怎麼來?牛是吃草的動物,但不肖農場為了降低飼養成本,將一些其它病死動物的肉和骨頭的混合物(肉骨粉)加入飼料中,以補充牛隻蛋白質。而像是羊隻的搔癢症的病源就是普里昂蛋白(prion、普里昂)。如果污染了飼料,牛隻長期食用就可能得狂牛症。

具體來說,吃人的腦袋會得庫魯病(kuru),這是一種類似於狂牛症的腦部疾病。之所以會得庫魯病,這是因為人的腦部含有朊病毒蛋白(prion,嚴格來說它不是病毒,而是一類不含核酸而僅由蛋白質構成的可自我復制並具感染性的因子),它是庫魯病的病原體。患者初期會出現身體顫抖的症狀,最終不治身亡。不過讓人驚訝的是,也存在一些例外。

以食人聞名的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弗雷部落族人

據人類學家所知,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弗雷(Fore)部落的族人就以食人而聞名。一直到20世紀50年代末期,弗雷人都會通過吃親人的肉來淨化自己的靈魂。他們當中曾有數以千計的人因感染了庫魯病而死(「kuru」一詞實際就來源於弗雷語,意為顫抖)。但是,並非所有人都因此而喪生:在過去的200多年中,某些弗雷人就出現了基因突變,沒有感染庫魯病。

弗雷人漸漸適應了食人肉,因為物競天擇,後來他們對這種病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科學家們原本很希望在這個領域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但是在近幾十年中,由於社會習俗和法律的變更,弗雷人同類相食的現象也逐漸減少。他們如果能夠繼續堅持不吃人肉的話,庫魯病可能也會不復存在。

為什麼要吃人? 逐漸建立的道德觀

按照道德相對主義之觀點,道德或倫理並不反映客觀或普遍的道德真理,而是由社會、文化、歷史的境遇來決定的,道德相對主義堅持認為不存在什麼評價倫理道德的普遍標準,這顯然與多數人接受的道德普遍主義不一致。

道德相對主義的觀點尚有爭議之處,但是可以解釋神話傳說與歷史文獻和考古發現中的食人習俗。譬如,喬治.薩瑪納札(George Psalmanazar)風靡一時的偽作《福爾摩沙歷史和地理記述》(1704年)就有「福爾摩沙」(台灣)一年要犧牲18,000名少年心臟祭奠神明的記錄,是否屬實,無從查考。但是,在考古學家和人類學家看來,這部偽作可能是其他旅行報告的混合體,深受當時流行的有關阿茲特克及印加文明的描述的影響。

考古學家最新的發現表明,墨西哥原始居民阿茲特克人的確有殺人獻祭的習俗,尤其是用兒童作祭祀的犧牲品,原因是他們相信兒童心靈純潔。英國著名小說家斯威夫特在他的諷刺散文《一個溫和的建議》中就提到了這位自稱為來自「福爾摩沙」的公民薩瑪納札講述的把人肉作為美食獻給朝廷的故事。

《一個溫和的建議》不動聲色地建議愛爾蘭的英國統治者將嬰兒肉炸了吃、燉了吃或烤了吃,以便減輕國家的「負擔」,明眼人當然知道是他在諷刺英國統治者在愛爾蘭的「吃人」行徑。但是,或許人們忘了,歐洲人的祖先確實有吃人的習俗,且符合人類學意義上的解釋和文化道德相對主義的邏輯。美國科學家理察.馬勒爾證實,曾在歐洲和中、西亞地區生存過的史前人尼安德特人就有吃掉同類的習俗。

科學家們在尼安德特人已經石化的排泄物中發現有人類血紅蛋白分子的存在。血紅蛋白只有在那些吃掉自己同類的史前個體的排泄物中才能找到。人類學家發現,在有些原始部落中,一名年輕男子只有在戰爭中殺死另一名男子後才被認為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和一個勇敢的武士。而有一些部落,一名男子要想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要吃掉被他殺死的敵人的肝臟。

吃人罪?從來沒有存在過!

根據諾丁漢特倫特大學資深講師沛格(Samantha Pegg)的研究,在極端情況下吃人在英國並不違法。她提到阿爾瓦倫加的故事跟歷史上一個有名的案子很像。

1884年,一艘載著四人的船在英國往澳洲的海上故障,船上幾乎沒有食物。當時船上一名 17歲的船員病得很重,於是另外兩名船員殺了他來果腹。五天後船員們獲救,他們被以謀殺罪名起訴。最後,另一名沒有殺人但有吃屍體的船員全身而退,不過殺人的兩名船員被判死刑,後來改判監禁六個月。沛格說:「這也就立下了前例,沒有必要為謀殺辯護。」

吃人不等於謀殺?

在連環殺手還有為了滿足性慾而吃人的案子上,判刑的罪名都是謀殺。而德國和英國一樣也沒有「食人罪」,法院在面對一名男子「自願」給IT專家邁韋斯(Armin Meiwes)殺害並食用的案子上,還是只能以「謀殺罪」定邁韋斯的罪。

去年,一名德國警察以類似的原因被判有期徒刑 8.5年,罪名是「謀殺還有打擾死者和平」。無論如何,因為受害者是「自願的」,所以這名警察並沒有遭判極刑。

其他吃人的人可能要面對「違反善良風俗」或是「阻止合法埋葬」的罪名。1988年,表演藝術家吉伯森(Rick Gibson)在大街上吃人的扁桃腺,他成了「英國史上第一個在公眾前合法吃人體的食人者」,面對現在有人開始吃胎盤的風潮,吉伯森不會是最後一個吃人體的人。

其實目前為止,對於吃人的法律罪狀上並沒有明確的罪名,現代人考量了社會風氣及道德觀的建立,多元的飲食文化,去餐廳吃頓香噴噴的牛排和辛苦的背負殺人罪去吃一個人,我們都很清楚自己的選擇;可見道德觀在於社會的影響,已經足以箝固了我們最原始的本性了。

本文經飴-關於食的黑與白授權刊登,原文分三篇刊載於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飴-關於食的黑與白』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