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4億的「舉債建設」,憑什麼讓高雄市的下一代承擔?

2,444億的「舉債建設」,憑什麼讓高雄市的下一代承擔?
愛河流經高雄市區。|Photo Credit: Henry Trotter@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雄市的人口持續不斷外移,因此在許多硬體建設的前提上、早已失了迫切性。而人民信任特定政黨的結果,並沒有改善許多城市沈痾的問題,於此同時,舉債還逼近了上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易俊宏(綠黨發言人)

日前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發佈記者會指出,高雄市府舉債已逼近上限,因此提出「零舉債」的訴求;雖然陳菊表示「仍有舉債空間 不影響前瞻建設」,但作為高雄市的第三勢力,我們仍有責任提醒市民朋友該注意的事情。

高雄市政府公開表示:目前2,444億的債務中,有1,428億是歷任市長累積;換言之,仍有1016億是陳菊的責任。這些債務,是誰要還?不是陳菊、不是在高雄長期執政的民進黨要還,而是高雄市市民要共同面對的壓力。如果不達成「零舉債」,要承擔這些債務的,就是高雄市的下一代。

作為一個青少年工作者,必須要點出這個「世代不正義」的事實:憑什麼孩子們在無法參與這些決策討論,卻要無條件承擔這些政策的後果?我們這一代有投票權的市民朋友,需要正視面對我們作為「公民」的責任。

面對批評,市府回應道:陳菊任內的舉債建設,「包括捷運、輕軌和鐵路地下化、治水等,就占了700億元」。可是在這些理由能不能禁得起檢視?本文試圖梳理城市治理的政策脈絡,並且提出建言方向。

捷運、輕軌等軌道運輸,對一個正在發展的都市而言,是重要的;可是以直轄市六都而言,高雄市的出生率卻是最低的。自縣市合併以來,2011至2015年的數據顯示:高雄市不但出生率敬陪末座,甚至人口遷入與遷出的也是連續五年負成長。

在出生率部分,高雄市甚至有推出全國獨有的「第三胎以上可領一次生育津貼四萬六千元」福利措施(2010年),但是出生率最高仍難突破9%;在移動人口方面,雖然變數很多,一個人選擇哪個城市定居有很多考量,但是其他五都在這五年中,或有升降,唯有高雄是一直負成長。更諷刺的是,高雄市甚至有「幸福高雄移居津貼」此等獎勵政策,雖然釋出利多,但至今已實施四年,至2016年才共有1,024人提出申請。

上述數據旨在陳述:高雄最迫切的城市治理議題,是人口治理;而且陳菊當前的舉債建設項目,很有疑義。在人口治理的政策上,這些特別規劃的津貼獎勵作為「拉力」,都無法改變港都的人口流失;那到底「推力」是什麼?

行政院主計總處的「105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中指出,在直轄市六都裡,高雄市的「醫療支出」項目,每個家庭高出平均將近兩萬元,也是最高的;可是高雄的「休閒與文化」項目,每個家庭卻低於平均將近一萬元,是六都中倒數第二。而在收入的部份,高雄市每個家庭能有收入的人是1.79人,略高於平均(1.75人);但是收入所得總計,卻略低於平均,一年少了將近3萬元(27,748元)。

從上述資料,我們不妨這樣想像高雄市的家庭藍圖:在高雄,每個家庭投入工作的,比其他城市還要多,但是收入就差了這麼一點;賺了錢之後,要比其他城市的人花更多錢在看病,導致於比較少資源去參加藝文休閒活動。勾勒這個家庭藍圖的樣貌,旨在描繪高雄市人口外移的「推力」。

這個「推力」的勾勒,或許沒有非常完整精確,但是卻跟高雄市民的生活經驗不謀而合。例如:高雄市的重工業,是全國皆知的;動不動就在「紫爆」的空氣品質,讓市民朋友們生活在「長時間、低暴露」的污染物中,雖然不會立刻死亡,但是因應長期病變的醫療費用,就無可避免。公害污染防治,應是政府的責任,但是看病的支出,除了中央健保的給付以外,就是家庭個人要負擔。

而在這方面的所得分配上,高雄市的貧富差距也在擴大:依據高雄市政府主計處的「高雄市家庭收支調查報告」指出:(104年)的年收入最高20%的家庭、是收入最低20%家庭的6.09倍。不但相較於前一年高雄的5.81倍,貧富差距正在惡化,也高於全台的平均值(6.06倍)。

在這些基礎的數字之上,我們才能進一步檢視:高雄市府的舉債合不合理、再來「公評」陳菊作為。如果舉債的目的,能夠透過融資換取發展週期長、初期支出大、符合轄區或時程受益原則的公共服務或公共建設,那當然沒有問題;但是很可惜的事情是,在高雄,從貧富差距的數字,我們也可請高雄市民自問:美術館、新灣區、農16… 種種由地方政府帶頭炒起來的房市與地價,我們在地方的經濟成長有跟得上嗎?

高雄市的人口持續不斷外移,在許多硬體建設的前提上、早已失了迫切性。而人民信任特定政黨的結果,並沒有改善許多城市沈痾的問題,於此同時,舉債還逼近了上限。在那些高昂的、光鮮亮麗的硬體建設之後,是用多少未來世代的權益換得?檯面上看到的是舉債的赤字,還有檯面下那些看不到的家庭醫療支出,還有生活中經常有感的惡劣空氣品質……然後平均家戶所得依然偏低、房地產卻徒然翻漲,導致貧富差距愈益加大。

上述種種,都值得有投票權的市民朋友,一起好好想一想:我們投下的那一票,到底默許了多少政策?在投票以外,地方政府應該要有機制和作為,讓人民有機會參與切身議題的政策,而非僅有單向的「被告知」。這是人民對市政無感、甚至無力的原因之一。今有公民團體提出訴求,市府跟議會應該要能廣納言路、重新省思。而身為選民,我們應該要讓第三勢力政黨有機會帶動良性競爭、也可以讓「舉債建設」的議題,成為下次選舉的關鍵。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