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則新聞反思台灣為何無法成為歐洲那樣的社會?

兩則新聞反思台灣為何無法成為歐洲那樣的社會?
Photo Credit: AlexVan @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人的反應凸顯切割被標籤者(罪犯)而忽略保障人權,其實這一年來我們社會部分呈現出這樣的特色:將所有問題都怪罪於一例一休、同性婚姻、陸客不來、九二共識……等罄竹難書,但問題真的是這樣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erry Liou

台灣社會為何無法成為歐洲那樣的社會?

看到萌萌表示:「女兒只和純潔的男孩體驗性愛。」我突然發現台灣社會似乎對於「純潔」這種違反人性的事特別崇拜,像是特別景仰守貞,因此將性慾旺盛視為骯髒,而我們對純潔的盲目崇拜,也使整體社會用消滅「不純潔之事物」的手段來造就一個所謂的純潔社會,這樣的觀念、思想對社會治理產生極大的問題,例如:受刑人、監所、死刑、毒品、通姦等。

回到標題,我們思考過為何歐洲社會能讓人稱羨嗎?甚至不少台灣人也很羨慕歐洲,但我們似乎就永遠都在羨慕人家而已。讓我用兩條新聞事件台灣人產生的反應來凸顯問題,看看台灣為何只能羨慕歐洲社會。

林克穎撞死送報生案

2010 年撞死送報生還變裝逃回英國的商人林克穎,2014年6月11日蘇格蘭地方法院判林克穎必須被引渡到台灣服刑;林克穎不服判決,提出上訴,蘇格蘭高等法院於2016年09月23日改判不必引渡,因蘇格蘭法院支持林克穎律師主張「台灣的監獄條件不符合歐洲人權公約標準」。

當時許多台灣人森77非常不滿,認為英國也司法不公啦!

海外台灣人詐騙案

不用我詳細描述,大家應該都知道近年很多台灣人在海外詐騙,結果這群台灣人被當地政府送到中國去,但那些人不是台灣人嗎?我們國民在國外違反當地法令,應該也是要遣返回台灣,不是嗎?

台灣人高比例支持將這些罪犯送去給中國政府教訓。

蘇格蘭法院認為台灣的監獄條件不符「歐洲人權公約」標準,所以將不會把林克穎引渡回台灣。因為蘇格蘭法院不認為林克穎犯罪就沒有人權,我們可以發現蘇格蘭法院做出這項判決是為了保障人權,不因林克穎犯了罪成為罪犯就把他切割,但我們台灣人則是將犯罪台灣人切割得乾乾淨淨,甚至高比例民眾支持將這些人送去中國。

高比例民眾支持將在國外犯罪的台灣人送去中國,這不就代表高比例台灣人其實也認同中國政府有權管理(犯罪)台灣人?

否則,中國政府幹嘛花大把鈔票專程飛到肯亞強押這些台灣人(有罪無罪一起押回中國)?當中國政府想藉此事侵犯台灣人的人權時,台灣人竟然跟中國政府想法一致,自己的國民犯罪卻是交給他國處理,那麼未來要擔心的是全體台灣人,因為你不會知道你旅行、度假、留學……等的那個國家,在你不小心犯罪時(各國法律不同,誰出國都真的了解?)會把你送到哪。

台灣人的反應凸顯切割被標籤者(罪犯)而忽略保障人權,其實這一年來我們社會部分呈現出這樣的特色:將所有問題都怪罪於一例一休、同性婚姻、陸客不來、九二共識……等罄竹難書,但問題真的是這樣嗎?

出問題就提高罰則的處理方式

我們永遠「想」處理好事情,但就只有在「想」而已,最後發現我們什麼都處理不好,因為我們並沒有去了解產生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所以酒駕嚴重就修法提高罰則(2013年修過、2017年又初審通過提高酒駕罰則)、詐騙嚴重就修法提高刑期(2014 年提高過、2016年許多立委又提案要再提高)、毒品氾濫就修法提高刑期(K他命入侵校園甚至導致膀胱纖維化必須終生包尿布,因此許多人提出要把現為三級毒品的K他命改列二級毒品),甚至連私領域的「通姦」行為都變成一種犯罪,還得進監獄服刑(刑法第 239 條)……等,這樣的結果導致台灣監所越關越多人,全台監所超收11.7 %……

宜蘭監獄管理員林文蔚說,由於超收,有時一個不到四坪的八人房,硬擠到17個人,房間空氣流通差,衛生條件也不好,夏天為了省電,電風扇、抽風機會關閉一段時間,有時房間溫度會高達攝氏40度,中暑是常有的事,受刑人只能自力救濟,互相幫忙刮痧,冬天如果遇到流感,也容易在裡面產生群聚感染。

蘇格蘭法院認為台灣監獄條件不符歐洲人權公約,合不合理?

這一切都是有邏輯的:

當社會出問題,我們只知道提高罰則,結果人民還是繼續犯罪繼續進入監所,因罰則提高導致停留在監獄的時間增加,長刑期的受刑人不易回歸社會,導致這些受刑人只好再犯罪回監獄生活,老受刑人與新受刑人塞爆監獄,加上監所管理人員短缺,導致2015年高雄大寮監獄挾持事件,因為監所被塞爆、管理人員不足, 2016 年蘇格蘭法院認為台灣監所不符歐洲人權公約,因此判決林克穎不需引渡回台服刑。

解決問題的方式也有差異:

台灣:犯人太多就蓋監獄呀!

為解決超收問題矯正署提出「改善監所十年計畫」,除了接收的台南軍監及軍事看守所將成立台南第二監獄及桃園第二監獄外,台中女子監獄、台北監獄、宜蘭監獄擴建計畫已在進行,斥資16億5,941萬的這5項計畫完成後將可增加4,425名容額,可將整體超收比降至11.22%左右,增加容額一名得要花37.5萬元的成本,但這只是第一階段,若加總未來各監所擴建經費則為184億3997萬,共增加容額18,580人來看,也就是說每增加一個容額得要多花99.2萬元的成本。

荷蘭:我們來幫助你回歸社會!

這幾年我們卻常常看到荷蘭關閉監獄的新聞,荷蘭在2009年關閉8間監獄,2014年關閉19間監獄、2017年再關閉5間監獄,甚至因為犯人太少還把監獄出租給鄰國,挪威監獄爆滿跟荷蘭借監獄把受刑人關在荷蘭,甚至有監獄改成難民收容所、飯店、公寓……等,難道是荷蘭人的犯罪基因比較少?不,是因為荷蘭人理解問題的核心,荷蘭發現過長的刑期會使受刑人跟社會脫節,導致受刑人無法在社會生存,只好再犯罪回歸監獄生活,所以如何使受刑人能夠回歸社會生活是很重要的事,如果能用其他方式處理就不用刑罰。

荷蘭東北部高級安全監獄副獄長Jan Roelof van der Spoel 說:「如果某人有毒品問題,我們治療他們的成癮問題,如果他們很激進,我們提供憤怒管理,如果他們有財務問題,我們提供債務諮詢,所以我們試著去除去導致犯罪的成因。囚犯自己必定會願意改變,因為我們的方法很有效。透過過去十年,我們的工作已經改善更多。」

刑期太長會導致受刑人與社會脫節,真的假的?

有看過電影《刺激1995》嗎?電影裡有位監獄圖書館管理員「老布」,老布坐牢滿了五十年,突然得到假釋的機會,但老布卻不願意面對假釋,打算傷害牢友以換取繼續留在鲨堡監獄。在主角安迪與瑞德的勸阻下,老布放下了凶器,但卻在假釋後因無法適應監獄外的生活而自殺。瑞德在評論老布為何要傷害牢友時,認為老布被「體制化(Institutionalized)」了,認為監獄裡的生活是讓人起初恨它,接著習慣它,然後不能沒有它,這就是體制化。

1*z_N7noYRs5poLWEWTYtZ6g
Photo Credit: enkiquotes
純潔社會與最美的風景

發現荷蘭與台灣之間的差異了嗎?最最最源頭的原因在於:我們善於發現問題但卻不會解決問題,將不同於主流、多數的行為當成犯罪,把做出這些行為的人透過司法途徑變成受刑人送到監所,隔絕於自由(純潔)世界。這才是導致台灣變成OECD國家中監禁率第二高的國家,台灣每十萬人就有269人被關在監所,就算與亞洲鄰國相比也較中國高,甚至台灣的監禁率還高於嚴刑峻法出名的新加坡。

1*0u1zD1RmGJTYnpf_zJIcKA
Photo Credit: 陳煒林、黃硯琳
台灣監禁率與 OECD 國家、亞洲鄰國相比

我們常說這句話:「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而這最美的風景是否是一種錯覺?是不是因為我們社會把不同於主流的異己/不潔之事物全都送入矯正機關,所以剩下來還能生活在自由/純潔社會的人就理所當然成為最美的風景,但這樣的美是不是一種淨化式、隔離式的美?何謂純潔?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