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寺古建築探秘》:洞窟、飛瀑、一條龍——台灣奇特的寺院格局

《佛寺古建築探秘》:洞窟、飛瀑、一條龍——台灣奇特的寺院格局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寺院建築一直到了清代中期之後,隨著社會富足及經濟條件許可,才逐漸的進入比較穩定性成長的階段,同時寺院建築的形式也出現了多元化的現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良瑞

台灣佛教寺院

台灣與中國歷史上各朝代首都的距離遙遠,又加上古時候海上交通危險艱難,這種特殊的地理位置,形成與中原地區的各種文明發展脫節,各方面的成果都和中原地區無法比擬,建築方面也處於接近停滯的情況,近三百年來,於閩、粵地區開始陸續有較多人移居台灣,各項建築的技術和藝術觀,才慢慢的流傳到台灣地區,並且逐漸在台灣地區開花結果,同時,移居台灣的新生代也出現了本土派的匠師,一方面接受由唐山傳來的建築方法,一方面也創造和本地自然條件、風土民情相呼應的建造方式。

除了特殊的地理位置外,台灣同時又經歷了兩次殖民時期,先是十七世紀荷蘭人入侵,台灣歷經了三十八年歐洲型態的殖民時期,一八九五年由於馬關條約,台灣割讓給日本,因此又經歷了五十年的殖民時期,這兩次外來文化入侵時間都不算太長,入侵者也沒有長遠縝密的規劃,因此沒有留下一定數量和具代表性的建築,僅是在台灣建築發展過程中增添了一些外來元素,於日後這些外來性質的建築也沒有持續發展。

台灣的寺院建築一直到了清代中期之後,隨著社會富足及經濟條件許可,才逐漸的進入比較穩定性成長的階段,同時寺院建築的形式也出現了多元化的現象。這一段時期出現的寺院建築有兩種主要的背景,一種是受重金禮聘,遠從唐山來的高明匠師,延續傳統的建築方式。

另一種是本土派的匠師,加入一些創新的元素建造。其中具代表性的寺院建築有淡水鄞山寺、艋舺龍山寺、大龍峒保安宮、台北孔廟、鹿港天后宮、北港朝天宮、麥寮拱範宮⋯⋯等等,本書探討的旨趣偏重於佛教的古寺院,但台灣較具歷史的寺院有不少兼具佛、道、儒三者的信仰,例如台北的保安宮雖本質是道教的廟宇,但也融合了儒、釋的教義,就像大陸的許多寺院也是如此(例如山西渾源的懸空寺),因此如要綜觀台灣寺院建築的全貌,就無法完全依宗教性質來區分各別差異和特性。

以下依台灣寺院建築的各方面特點加以說明:

建築佈局
  • 單殿式佈局

是一種只有主殿的單一建築的寺院,是較小格局的寺院形式,這種單殿式形態有小到連人都進不去的「土地公廟」,到鄉野間經常看到單殿式高挑又富麗堂皇的大殿,會出現單殿式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台灣地少人多,民間信仰又極為多元,寺廟與民居爭地的情況十分普遍,許多寺院躋身於大都會繁華市井之中,因此單殿式寺院,或是廣受民間信仰接受的福德正神(土地公)廟四處可見,這種單殿式格局有時會在前面加一拜殿,或是一個小廣場(庭院)供給信眾祭拜或活動的場所。

  • 兩殿式寺院(單院式院落)

完整院落式的格局,尚未在台灣成熟發展之前,這種兩殿式建築格局,以前後兩殿排列,並以走道相連,於建築兩側設護龍,形成初具院落雛形的形式。兩殿式的例子於淡水的鄞山寺可見到,此寺建於清中期的寺院,雖經過數次整建,但仍保留原貌,是台灣少數仍現存的清代中期寺院建築。

另一座相似格局的寺院為台北景美地區的集應廟,建於清末時期,與鄞山寺同為四合院、兩殿式、兩側護室的封閉式格局。

鄞山寺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
鄞山寺。
  • 三合院廟宇

早期台灣處於農業社會時代,許多鄉間農舍以三合院形式建造,這種半圍合的形式,形成凝聚但又不完全封閉,可以集聚家人於院內活動、進行農事,是一種很普遍存在於台灣早期社會的建築。有些寺院建於鄉間,並且從事農業生產,於是將農舍的功能性需求和寺院結合成為三合院格局。這種以台灣傳統的三合院建築改變成寺廟的例子很多,例如大溪附近的齋明寺、三峽宰樞廟及彰化的虎山巖廟等。

  • 一條龍式寺院

建築物以橫向一排的方式形成寺院稱之為「一條龍式寺院」,於大溪蓮座山的觀音寺,由於受到蓮座山地形的限制,無法向後及兩側發展,因此以橫向的方式建殿宇,於正殿前方延伸出一座重檐歇山頂的拜殿,信眾可以將供品置於拜殿內再進入正殿祭祀。

一條龍的寺院格局於台灣並不多見,多數是因為受到空間限制而形成。一排橫向建築形成寺院,容易讓人覺得過於單調,也較不易形成寺院的氣勢和規模,而為了延伸空間所加的拜殿,容易造成遮擋主殿正面的缺點,因此一條龍形式的寺院只能說是一種過度型的建築,在空間受限情況下所衍生出來的寺院形式。

  • 院落式

隨著唐山來台灣的名師日益增多,中國傳統的院落式格局也逐漸引進到台灣寺院體系中,尤其是比較大型的寺院,擁有較大空間和財力的情況下,經常使用這種外來形式的四合院格局,例如艋舺龍山寺、大龍峒保安宮等。

以艋舺龍山寺為例,此寺為來自福建泉州名師「王益順」手筆,此位大匠師作品橫跨台海兩岸,其獨特的工法被公認為是泉州惠安溪底最具代表性的流派,因此也有人尊稱王師傅的工法為「溪底派」,廈門的南普陀寺的大悲殿也是出自他之手,可謂是民國初年時,來自福建匠師中最受矚目的一位,對台灣早期寺院建築發展貢獻甚大,並影響了無數台灣的本土匠師。龍山寺出自泉州來的匠師手筆,理所當然的也帶來許多傳統的建築觀念和手法,在艋舺這種最繁榮的區域,建造出恢宏氣度的四合院寺院,可謂是當年的一大盛事。

龍山寺為二進院,由前殿、正殿、後殿、走廊,及左右廂房所形成「日」字形格局。寺院的正殿居中央位置,依中軸線依次擺設各殿,主殿以廊道和東西廂房連接,並於第一進院左右兩廂建鐘鼓樓,形制上頗為完整,猶如北方寺院的精緻縮小版本。

另一同期建造的寺院——大龍峒的保安宮,出自另一位大師級的建造者陳應彬,為本土派匠師,他的先人早期來台,為木匠世家,曾經赴福建各地考察當地建築,並且受到被尊稱為「溪底派大師」——王益順的影響,日後逐漸發展出自己的建造風格。

保安宮殿宇坐北朝南,為二進院寺院,正心為獨立的大殿,以前殿、後殿加上東西廂房圍繞,形成回字形的院落式四合院格局。比較特別之處為中央的大殿為獨立建築,並沒有和東西廂房連接,和典型的台灣寺院格局有些不同,倒是比較和中國北方的大寺院於中軸線設立獨立殿宇的方式相似。

受到土地成本較高,可用面積較小的限制,台灣的寺院能圍合成二進院即算是規模較大的類型,因此如何有效利用每一寸土地是很大的學問,在圍合的建築群組中間,只設一體量較大的大殿,既可形成以小托大,讓大殿顯得更為雄偉的效果,同時多出的空間可以讓更多人在狹小的內部空間中活動,正是這位本土巨匠對空間調配細心考量,和收放自如的一種高明表現。

特殊格局形式

台灣為海島地形,多山陵河流,形成各種特殊的地理景觀,因此除了由地方大力斥資興建的寺院外,於鄉野地區,有許多利用特殊的地形所建的寺院,種類繁多,形式和格局十分自由,充滿了生動與活力,由於建築依附地貌並且緊密相連,造成奇特的寺院格局形式,以下列舉二例說明。

  • 洞窟式

於苗栗縣東邊有一「石觀音寺」,背山而建,於寺前建一牌樓,大殿依山而建左右兩側設廂房,殿前有一平坦廣場,乍看之下和一般寺院並無太大差別,但近觀則發現大殿為崁入山體建築,殿內則為原始山壁和洞窟,整座寺院的主體建築並未明顯顯露,外觀也沒有佛教裝飾性的符號,如果不是寺外的牌樓,甚至不易察覺隱於深山的洞窟寺院。

石觀音寺洞內主殿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
石觀音寺洞內主殿。

另一洞窟寺位於皇帝殿山麓,地點隱密,洞窟內部空間不大,但依地形建造石座、隔間、佛龕、門窗等,寺廟雖小但五臟俱全,建寺者以手工挖鑿方式,歷經數十年完成。

  • 飛瀑式

於台北近郊,新店附近有一小寺位於「銀河洞瀑布」下方,大雨過後形成飛瀑由寺頂傾瀉而下,氣勢非凡,形成特殊的飛瀑寺院的奇景,此寺依山開鑿,山路崎嶇狹窄,僅一人可通過,為單一建築,牆體上下固定於山壁,寺院外觀和山西的懸空寺韻味有些相近,因為建築體量較小,無法形成進院格局,是一座超迷你型的小寺。

銀河洞寺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
銀河洞寺。

相關書摘 ▶《佛寺古建築探秘》:為什麼許多中國古寺,選擇座落在斷崖懸壁之中?

延伸閱讀:專訪建築師賴伯威 :《寄生之廟》,台灣製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佛寺古建築探秘:進入傳統佛教建築的堂奧》,暖暖書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蔡良瑞

佛教本土化和民間化的過程中,佛寺建築也與本土固有的建築樣式、建造傳統、工藝材料、裝飾風格、地域文化和自然地理環境不斷融合,形成現今極具特色的樣式。寺院建築由裏到外,由下而上,所包含的每一個建築構件都隱含它的結構原理及時代意義,並且極盡可能的彰顯其獨特的藝術表現力,是一種深遂的文化建築,所包含的內容博大精深,從結構力學、藝術美學、警世意涵到宗教意義,都將其導向一種多元化的建築形式。

如今可供考古的現存古建築屈指可數,遺存的史籍資料又艱澀難懂,期望能藉由本書彙整的各種傳統建築元素,如寺院格局、建築裝飾、建築結構等相關議題,說明佛教古建築的內涵;包括地域性的差別,例如大陸北方、大陸西南、台灣、西藏等地區,不同寺院的特色要如何加以類別;並針對一些特別的佛教建築,像是園林寺院、佛教石窟等內涵加以補充。透過探索先人的智慧結晶,並從不同角度的說明、比較和分析,期望以嶄新的元素和美學的依據,為現代寺院的發展提供一些參考,讓新時代的佛教建築變得更多元化和具備更大的發展空間。

佛寺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