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為什麼沒人做心導管? 民眾對醫療照顧的「合理期待」是什麼?

假日為什麼沒人做心導管? 民眾對醫療照顧的「合理期待」是什麼?
Photo Credit: Wikim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個案的發生讓人遺憾。但遺憾的背後是許多觀念、制度與政策的堆疊出來的大問題。

一個急診案例所突顯的大問題。

基隆地區有病人覺得胸部不適,送到醫院急診。診斷是心肌梗塞,但必須再送到別的地方的另一家醫院,才能執行緊急心導管治療。最後病人沒有被救起來。

病人家屬覺得不該發生這種狀況,也有許多意見。只是,民眾對於台灣醫療照顧的合理期待,應該是什麼?

是無論任何時間,無論任何狀況,無論住在台灣什麼地方,365天24小時,都能執行緊急心導管?都能執行緊急開腦手術?都能執行緊急開心手術?還是這些緊急手術都只有大都會的非假日白天才有,下班時間或是假日就都沒有?

這不只是醫療資源問題。這是尖端又稀有的重症難症的緊急醫療資源問題。

醫院要配置一套心導管設備,至少要三、五千萬元。再加上會使用的放射師、護理師與心臟科醫師群,再加上無法放置血管支架時的緊急開心手術團隊,再加上放完支架之後要負責照護的加護病房醫療團隊,再加上有能力診斷出心臟病的急診醫療團隊。

這樣一個有能力365天24小時,從診斷到完整治療突發心肌梗塞病人的醫院,單單只是這些醫療團隊人員,就至少是個50人以上的團隊。先不談這些團隊的人事費用每個月至少就是1,000萬元以上。有能力的醫療人員人數不足,買再昂貴的醫療設備,也沒人會使用。這些醫療人員本身就是非常珍貴的醫療資源。

如果新聞報導無誤,那整個基隆在那個假日,緊急心導管治療的醫療資源的確是缺乏的。但如果我們把地點改成基隆以外的任何一個台灣地名,那又會是什麼狀況?如果不是緊急心導管,而是車禍腦出血後的緊急開腦手術?如果是事先無法預測的突發產婦重大併發症?如果是突然來到這個世界體重不到1,000公克的早產兒?那又會是什麼狀況呢?

因為這些急症、重症、難症處理困難,醫療設備非常昂貴又複雜,這些人員本來就需要長時間的訓練甚至實際經驗,才能處理每一個困難的病人。這些醫療人員們本來就是稀有又珍貴的醫療資源。如果醫院的老闆把醫院當做工廠,如果政府的制度也讓這些人就像是血汗勞工。無法承受的血汗勞工們,就會一個一個離開明明是醫院、但運作卻像血汗工廠的工作崗位。最後就會造成「就算醫院的硬體再好再精密,但是沒有這些珍貴的醫療人員,仍然無法為病人提供該有的治療」這個現在已經愈來愈明顯的醫療崩壞現況。

而且就算有了醫院、醫療人員,如果沒有足夠的病人數與實務經驗,這些醫院與醫療人員,隨著時間一年一年過去,仍然會慢慢愈來愈無法跟上科技進步的腳步。

這些困難複雜的緊急醫療處理,需要昂貴又精密的醫療設備與空間,需要有能力的醫療人員,需要有足夠的病人數量才更能累積經驗。也正因為種種的條件限制,這些急重難的醫療處置,本來就只能在能滿足這些條件的少數醫學中心裏執行。它本來就不可能在每一家醫院做。而在台灣目前被錯誤健保政策的壓迫與過長工時的壓榨之下,本來就做不到每個縣市都能有一個有完整緊急醫療能力的醫學中心。

我們的醫療資源配置,我們的急重難緊急醫療資源配置,真的要做到、也真的能做到讓全國每一個縣市,都有一家有全方位能力的醫學中心嗎?還是我們應該承認,無論人口、區位,就是會有無法讓一家這樣的醫學中心能持續發展的地區存在?醫療資源的分布的確無法平均分配?

但是我們可以採取另一種策略,另一種讓這些急重難症儘量少發生、或更早就被發現的作法。

在這些缺乏急重難症處理能力醫療資源的地區,我們可以投入更多資源來控制與管理慢性病,投入更多資源來早期發現癌症,早期發現心臟病中風的高危險群。這些慢性病人與高危險群,會因為我們所投入的這些資源,而讓他們發生突發不幸狀況的機率下降,比之前更低。

我們的確沒辦法為他們做到365天、24小時的急重難醫療,但我們可以努力讓他們減少需要這些醫療照護的機會。

突發的心肌梗塞,其實並不那麼突然。有沒有做過能真正早期發現心肌梗塞風險的健康檢查,而不只是抽抽血、量量血壓,恐怕也不無疑問;沒有心臟病史更不是「不會發生心肌梗塞」的安心保證。

從這個案例發生之後的病家反應與民意代表的慷慨激昂看來,台灣民眾已經把醫療照護,即使是非常稀有、困難危險又緊急的醫療照顧,當成是生活中一定要隨時隨手隨地可得的資源。而全民健保的錯誤制度設計,更加強了民眾這些認知與想法。

殊不知,正是這種不珍惜醫療資源的觀念,才會讓大量醫療資源被濫用,造成醫療人員過勞,所以才會有愈來愈多的醫師、藥師、護理師、放射師……選擇離開。

全世界有多少個國家,能讓她的「全國民眾」,在心肌梗塞發作後的一個多小時以內,立即進行心導管支架置放手術呢?

個案的發生讓人遺憾。但遺憾的背後是許多觀念、制度與政策的堆疊出來的大問題。台灣的醫療現狀與觀念,再不努力翻轉,於急速高齡化的狀態下,讓人遺憾的案例恐怕會愈來愈多,病人、政府、醫療人員「三方全輸」的困境也將愈來愈可怕。

本文經王明鉅醫師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