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媽媽求職記:找份兼顧家庭、不勞動長輩的工作好難啊

返鄉媽媽求職記:找份兼顧家庭、不勞動長輩的工作好難啊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增加媽媽身分,從上海回來的面試比想像中不順利太多。原本以為只要做好薪水少很多的心理準備,沒想到連想兼顧家庭、不想勞動長輩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從上海回台灣也有一段時間,回來之後忙著和老公修復關係、照顧常常生病的小巴、在天龍國天龍區找房子、忙搬家忙整理,不知不覺三個月就過去。

這段時間剛好台股及美國股市表現不錯,所以找工作相對沒有非常積極。一開始聯絡了之前接觸過的幾個headhunter,了解目前台灣主要還是找業務職最多,但是考慮好不容易從銀行理專跳出去,一開始主要是找PM等幕僚工作,理專還是加減看。

既然是以這樣的工作為主,馬上編輯linkedin是絕對必要的,畢竟薪水太差的工作我們看不上,要有好一點的薪水,主要還是要看國際化大公司比較有機會。以幕僚為目標的兩個月,找工作可以說非常不順利。畢竟現在看的工作都不是初階的工作,所以面試的流程被拉得很長,都要二次以上面試,再等到最後到人資發offer letter,都是一個月以上。當然我也承認,這樣的工作我自己有個弱勢,雖然自認為思維及執行力不錯,但是英文要像是海歸派這麼好還是有些距離。

其中比較有趣的是某外商銀行的主管直接用粉絲團敲我,就是在找幕僚,感覺這老闆很厲害學經歷很漂亮,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而且之後進的團隊都是聰明的高手,雖然一定會非常累,但我非常期待。原本面試聊得也不錯,我也持續和對方保持聯絡快一個月,還揣摩對方可能會要求的東西,找了四本很硬的策略,管理,專案相關的工具書都看完,總共2,000多頁來準備這份工作,就突然沒有消息。

用臉書、推特、谷歌找人、了解對方背景在國外算是很普遍,所以網路形象相當重要。但是突然斷了聯繫也不回訊息,讓我很納悶。後來又有一家外商銀行要邀請我去面試,到人資只丟給我「很難處理」四個字讓我一頭霧水。但是沒隔幾天又突然接到同銀行分行經理的邀約面試電話,怕浪費對方時間請對方先去了解之前的狀況,才問到原來是因為我的部落客身分和這家銀行的內控有所牴觸。

聽到這個消息我非常傻眼,銀行對於員工要求有良民身分、要求理專有十幾張證照,當部落客(還不紅文章又少)居然也不行,因為我在關鍵評論網及我的部落格上有寫到金融業的文章就不行,而且相關的文章我就發了那麼一篇!

畢竟我不蠢,這篇我講的是銀行的概況,也沒有說哪家銀行好或哪家不好,不然以後還要在這小圈子混嗎?公司不好只能自己私下和閨蜜抱怨,公開在部落格或是專欄就是找死,嚴重一些還可能有訴訟問題。銀行非常注重形象,一年燒幾千萬做形象廣告,尤其是外商銀行還受全球政策規範,這時我也只能認了。

到這階段我內心有強烈的挫折感,所有負面情緒湧入。畢竟我也很積極面試,每天花不少時間在104和linkedin上看工作,但是卻沒有好的結果。同時又遇到孩子隔一兩周就生一次病要照顧,畢竟沒工作在家,家務不好意思做太少,飯不好意思不煮,吃不好睡不好還要找工作面試。這時覺得自己好沒用,好懷念之前每份工作每天忙得要死,連喝水吃飯時間都被壓縮的時光。對於未來整個茫然,要放棄部落客身分嗎?反正這目前不能算是個工作,平均時薪超低,我又不是走賣臉賣奶賣團購,除了一篇文章花三五個小時構思,把自己腦袋的東西榨出來……就這樣也一個多月沒發文章,只寫了一篇目前還在草稿夾裡。

胡思亂想幾天後還是認命重新編輯104履歷。悲傷、難過、自我否定、老公看你沒有我都有了,但是一直在低潮想要自我了結是沒有意義的,孩子還小啊。

整理好情緒,也調整了找工作的方向。業務職是主流,還是先求有再求好,好處也是穩定後有機會工作時間有彈性;之前生了孩子就去上海生後不理很過分,為了可以接或送孩子,要嘛就能晚點進公司送孩子,要嘛就能早點下班接孩子;基本上銀行就都不考慮,畢竟幾乎都要九點前到六點走,不能配合托嬰中心;品牌還是重要的,畢竟做銷售品牌強容易得多,之後履歷也加分;希望還是能顧到家人的健康,希望平日至少做兩次晚餐,工作通勤時間單趟超過半小時不考慮,時間也是昂貴的成本。

調整好心態、鎖定好條件後反而接到二十幾個面試機會。可能業務職主要的客戶都是台灣人,也不大在意英文能力,不大看英文履歷,除了找內部同事推薦,最主要的管道還是104。真的有去面試大約五個,有銀行、有非金融但是客戶是金融業、有headhunter、有券商,還有我最後去的某金融機構。

銀行目前產業狀況是外商招牌沒有以前這麼閃亮,幾乎每家都有傳出想賣或撤資,反而客戶和人才有往本土流動。成本控管上也走兩個極端,有些機構為了搶人才搶客戶,反而願意回饋在業務或客戶身上。部分金融機構追求財務數字好看反而持續縮減客戶及員工福利。我談的兩家銀行主管也願意給一些彈性,但是我也表明主管調動是常態,不希望之後造成彼此配合困難,沒有放在第一順位。券商的理財專員工作彈性更大,但是考慮底薪和品牌後還是沒有放在首選。

面試某外商對金融業的客戶經理也很值得一提。能夠換產業又是非常大的公司很吸引我,兩個用人主管和人資面談了兩個小時,在最後我表明希望能夠接或送小孩,人資一周後打來說除了這點我是目前他們最想用的人。而兩位主管自己有小孩的情況下,還是對於準時下班這點有所考量。我回答我可以接電話或是回家弄公事到半夜,別這樣以後台灣應該請不到外勞(因為薪水太低會搶輸南韓和香港,或是以薪水凍漲我們的子女可能去別國當外勞)這樣沒有人敢生,老了誰幫我們推輪椅?最後想想算了不要為難別人,還是去別家。

20161021_interview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綜合考量後,我選擇的金融機構是兩個主管都願意給上下班及平常工作的彈性,品牌、底薪都算中等以上,但是從零開始,看來前面兩年又會非常非常辛苦。至少對於我之後的履歷有所加分,只能背水一戰

增加媽媽身分,從上海回來的面試比想像中不順利太多。原本以為只要做好薪水少很多的心理準備,沒想到連想兼顧家庭、不想勞動長輩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在光鮮亮麗的大公司集團下,有些明明是主管管理有嚴重問題,甚至到可以爆料給壹週刊的等級,公司都會一再把罪名安在員工頭上,這也算是台灣奇蹟。很多不適合管理連自己都管理不好的卻做管理職,也只喜歡沒有意見乖乖做事的員工。我有一個面試也是因為如此,在最後一關因為十年前同集團公司的誇張事蹟而沒有拿到工作。幸好我每份工作都有碰到很好的主管,交到不少朋友,但是金融圈尤其銀行圈子非常小,留下好的口碑絕對不會錯。

順便題外話一下,很多銀行還是存在著加班文化,是業界不能說的秘密。幸好勞檢針對幾家大型銀行有諸多愛慕的眼光,才讓這個產業稍稍正常一點。我剛入行時(也快十年前)早上八點二十開早會,加班到八點多是家常便飯,也沒有辦法報加班費,現在大部分都只留到六點,但是要去接孩子。

我們的托嬰中心彈性最晚就是到六點。托嬰中心的好處是小孩社會化快、學習教養會比較好,我們這間非常強調自理能力,缺點是貴、小孩容易生病會被退貨。自己不想要加班,當然也沒有資格要求托嬰中心,但是高品質的托嬰中心太少,而且如果遇到像是腸病毒停課孩子要丟哪?長輩自己都自顧不暇呢。

想想很可怕,孩子現在八點多就睡了,如果還是以前的工作狀態,每天孩子剛醒自己已經要出門,回到家她都睡了,只能當假日媽媽。親子關係從小沒有辦法建立,叛逆期走偏機率太高。超長工時不只是降低生育力的因素,還讓家庭關係失能,家長沒空陪伴孩子,更別說準備食物,守護家人的健康。

我還算是幸運的,可以選擇一些工作,多少媽媽就只能離開職場照顧孩子。孩子的童年不能等,但是社會變化太快,離開職場太久的媽媽重新回歸職場並不容易。在台灣人口最快2019年開始減少的時代,托育這塊真的需要好好改善。過長的工時和低彈性真的讓人不敢生,加上公托排不到,私托一個月兩萬多,生兩個可能一個月就五萬多,對台灣半數家庭月收入不到六萬根本無法負擔,請保母照顧兩個孩子雖然一個月三四萬還是有虐童風險,只能求幸運碰到好的。我們這代已經連房子都買不起了,沒想到連養兩個孩子都成為一種奢侈。

向所有可以兼顧家庭和事業的媽媽致敬,我以前都是大聲疾呼女人要美、要有自己的事業、要當老公最好的朋友、要把老公順位放在孩子前面。現在自己在這個情境下,才知道當媽媽之後還能都做到的,都是有超強意志力、超高行動力及其他神隊友(老公、長輩、傭人),不然真的不可能。老話一句,請給媽媽爸爸們多一點支援、關心和體諒。結婚兩年多我覺得婚姻是把自己的人格打七折,當媽媽是打到三折,要是沒幫手可能連那三折都失守了,這麼可憐可以幫幫忙嗎?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