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新一代家庭倫理大悲劇?

《血觀音》:新一代家庭倫理大悲劇?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試片及金馬影展開幕之後,紛紛有人盛讚《血觀音》拍出了國片少見的題材。或許對「電影」來說真是如此吧,但換個角度想,這種所謂「家庭倫理大悲劇+政商鬥爭」的戲碼,在台劇當中還會少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血觀音》中,哭大概只有一種,少有崩潰嚎啕,多是淚珠自眼角默默滑落;而笑則有很多種,微笑、狂笑、捂嘴笑、藏刀笑、皮笑肉不笑……。在笑得花枝亂顫、千姿百態背後,電影描述的卻不是個令人歡快的故事(好吧!或許對某些人來說是歡快的),而是權勢、慾望、各種算計糾結套牢的現實世相。

劇中的棠府表面上是骨董商,暗地裡棠氏母女三人游走於政府高官、地方民代和富商之間,充當白手套的角色。電影開場不久,棠夫人(惠英紅飾)為院長夫人(陳莎莉飾)獻上觀音像卻因故斷掌,忙以「擋災」圓場,院長夫人眉頭一揚反問:「我會有什麼災呢?」氣勢逼人,同時也象徵著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到來。當然,正如電影宣傳上的那句「笑到最後的,才是真正的贏家」災厄歸災厄,某些「厲害」的角色仍能從中謀取災難財,並達致其精心籌劃的最終目的。此間環環相扣,一項把柄制約著另一項把柄,沒有誰是真正乾淨無瑕的所謂「好人」。至於究竟是誰真正笑到了最後?在此不多言,就請各位看倌入戲院一探究竟。

話說回來,除了政商勾結、白手套居間穿梭之外,我想許多觀眾的目光將會投注在棠府三名女子身上,好奇她們彼此之間的關係及發展。其中,飾演棠寧的吳可熙未能入圍本屆金馬獎,確實是遺珠之憾,或許對評審而言,這個角色本身就相對容易引人好感吧。戲中的棠寧一方面放蕩叛逆,彷彿是這局遊戲中最「出格」的參與者;但另一方面卻又時時看顧著母親的生意、排場,該拿的紅包也沒少拿過。

血觀音 劇照3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提供
《血觀音》描述棠家母女三人,兜轉於豪門世家、政、商勾結鬥爭、彼此的接班問題之間,母女三人各有心機盤算,十足的緊張、危險。

她如同小女孩般,躺臥在棠夫人腿上的橋段設計令我激賞,前一秒溫馴如貓,下一秒一言不合又暴跳躍起、反唇相譏!這在在顯示了兩人關係的扯拉曖昧,絕非只是讎敵對立那樣簡單而已。另外一幕可能較容易為觀眾所忽略的,是她以平緩卻帶諷刺的語氣向棠真說起,當年曾經被母親「忘記」在香港一個大豬頭家裡的往事。雖未言明,但忘記難道真是忘記?此間實情自是殘酷得令人心碎。

事實上棠府的維繫與壯大,除了官商間利益周旋的實際運作外,還在於「尋找接班人」上。就這個角度來說,棠寧應該算是一個失敗的半成品,而棠真則是新進的實習生了。隨著劇情發展,觀眾才會慢慢察覺這位青澀到有些呆萌的實習少女,亦有她的深深心思。尤其在醫院裡林翩翩病床旁的那一幕,恰巧撞見的棠夫人不曉得是會欣喜自己影子的終於煉成,還是震驚於養出了一頭怪物。此外,柯佳嬿飾演長大後棠真的片段,擺在電影的最開頭和結尾,十足畫龍點睛,其效果甚至連媒體都被誆了,例如:「柯佳嬿《血觀音》扮女強人為救惠英紅霸氣嗆醫生」的說法,其實完全不是那樣子的。這種戲中有戲的層次展現,應得歸功於楊雅喆劇本的完熟。

在試片及金馬影展開幕之後,紛紛有人盛讚《血觀音》拍出了國片少見的題材。或許對「電影」來說真是如此吧,但換個角度想,這種所謂「家庭倫理大悲劇+政商鬥爭」的戲碼,在台劇當中還會少嗎?我想在電影正式上映之後,《血觀音》究竟是不是八點檔鄉土劇(雖然我並不喜歡這種稱呼)的2.0版?將可能是導演楊雅喆會碰上的尖銳提問。

血觀音 劇照4
Photo Credit:双喜電影提供
金鐘獎影后柯佳嬿也在《血觀音》演出小妹棠真成年後一角,他在戲前、戲末的出現是劇本的畫龍點睛段落。

仔細尋思,倒也並非拍電影就會自動比較「高級」,而是就「鄉土劇」而言,即使先不論那些換臉、返老還童或古今穿越的離奇劇碼,情節本身的散漫和任意增生,或者隨觀眾喜好調整曝光時間,甚或經常性的死而復生,便已經是其長期為人所詬病的問題了。因此重點並不在政商權鬥的這類題材,只在於劇本的完成度,以及整體上是否具備「方向感」。

《血觀音》談的無非是「以愛為名的控制」。當棠寧說出「我是為妳好」時,卻被棠真不屑地啐了滿臉水-誰又能真正分清楚愛的虛假真實?總體來說,這部電影層層相扣,許多畫面語言都富含深意,但不故弄玄虛;因此情節雖有其厚度,許多「真相」也折來反去,但節奏卻相當明快、清晰。這需要功力,也確實精彩。

值得做一個最後的追問是,當電影打出「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的字樣時,這究竟是提綱挈領的總結,抑或某種警語?因為說真的,有愛又如何呢。電影中少數真正坦露過愛的棠寧,其下場卻是轟然一聲巨響……。世間實相是否真如為電影繪製圓形畫作的柳依蘭所言:「圓代表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人性的愛恨情仇,都是沒完沒了的循環。」

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還是觀音斷掌、見血、落凡塵,愛恨貪嗔癡襲來,難以解脫?如此再去重新思索《血觀音》,令人不寒而慄。比起楊雅喆前兩部電影《囧男孩》、《女朋友.男朋友》,這部新作毋寧更加沉穩,而也更加黑暗了。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林阿炮』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