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學生夢遊物理的詩人科學家:「豪豬」林秀豪教授

帶領學生夢遊物理的詩人科學家:「豪豬」林秀豪教授
Photo Credit:物理雙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別的國家,花了六年時間,在培養他們自己的人才,我們花了六年時間,用非常無聊的方式,進行全國大選豆。然後這些豆子,為了被選上,其實只是去準備怎麼在這台機器裡面去翻滾,可以更前面的跑出來,其實他沒有真的變成比較好的豆子。」

文:林珮霖

非典型教授:驚人「豪語錄」

豪豬教授:「我們現在的考試,在某個程度上,其實也還滿智障的……你學了這些東西,雖然被課綱綁架,被老師綁架,顯得非常蒼白,可是不要以人廢言……」。

身為一個具有新聞鼻的記者,聽到一個大學教授,用「智障」形容考試,用「綁架」述說課綱,立馬豎起耳朵,請正妹攝影師快拍細錄,但畢竟已經脫離見縫插針,危言聳聽的媒體,我倒要聽聽看,一位身兼教授、學者、家長的豪豬教授,既然對於台灣教育體系具有極度憂慮,那麼到底做了什麼?現下又有何對策?

君子動口也動「手」

豪豬教授:「說實話,我是個很沒有耐心的人,我是把人生的耐心,擠出來給學生。」

1
Photo Credit:物理雙月刊

身為雙子座的我,非常能理解,沒有耐心卻又對某件事希望堅持到底,需要燃燒多少生命動能。尤其這個世代,還有多少人寫筆記?上課能用手機照像,誰還振筆疾書?課堂若使用ppt,大家都要求直接寄檔案或印成教材。

但眼前這位說自己沒耐心的教授,卻屏氣凝神,算好字行間距,配色也很講究,只用藍色紅色,說自己不用黑色,是怕學生覺得壓抑沮喪;只要畫圖的位置不夠端正,或感覺起來「fu不對」就大筆一劃,丟掉「重寫」。

豪豬教授說當時初衷,只是嫌大一的普通物理課本「太厚」,就分拆課程 ,寫筆記給學生,但搞死的是自己,因為寫完比課本還厚。

只是豪豬教授可不是隨便抄抄課本,而是把課程濃縮成十個問題,每一個問題就是一堂課,一份彙整內功心法的武林秘笈,他雲淡風輕的說,一堂課的筆記,狀況好的話,一小時就能寫完五六頁,但有時一整天也寫不完,可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還「曾經在醫院裡面繼續寫」。.

2
Photo Credit:物理雙月刊

晴雨無阻,病體無懼,因為把教學當成職志,把筆記當成創作,不只學生感受到豪豬教授的熱情,國內外的開放式課程獎項也挺有慧眼,在我們採訪時,又接到了豪豬教授的得獎通知。 

愛麗絲夢遊仙境vs.愛因斯坦

豪豬教授真的很跳TONE,我也可以理解身為一位物理學家,三句不離愛因斯坦,尤其還刻意把畫框掛歪,連歪的角度都仔細計算,背後動機是希望學生領悟「跳脫框架」思考的重要性;但拿出所有筆記,嘴角上揚介紹自己超愛「愛麗絲夢遊仙境」,這又是哪招?

豪豬教授:「因為我很喜歡愛麗絲夢遊仙境,所以我自己寫的筆記,比如說這門課的正式學名是──量子多體物理,我就會把這個筆記直接叫做愛麗絲夢遊量子物理」接下來拿出來的所有筆記,就像是現在歌唱節目或偶像劇,有廠商冠名權一樣,前面通通冠上「愛麗絲」……

正當我努力瞪大我的小眼睛時,教授娓娓道來,因為愛麗絲夢遊仙境的作者是數學家,把許多暗號或數學謎題放進創作中和世人對話。答案終於揭曉,這一切的努力都是豪豬教授,想把一般人覺得枯燥的原理或公式,透過創意、故事,透過他走過的人生路,轉化成學生的興趣,希望學生能自己找到和物理樂趣連結的共通語言。這也能說明,為什麼能夠讓聽起來很「普通」的普通物理或是應用數學等開放式課程,紅到全球,還能頻頻得獎,就是因為繼愛麗絲掉進「兔子洞」後,豪豬教授也想挖一個代表台灣的「豪豬窟」,讓學習也能充滿魅力,讓「普通物理」變得很不普通。 

童話般的詩人科學家

正中午,馬不停蹄的採訪,行程來到了清大東院,這個幽靜的宿舍區,就是秀豪教授的家。有浪漫櫻花樹、還有超高的南方杉。這些夢幻元素其實並不稀奇,妙的是,豪豬教授又幽幽的說:「門牌旁的小矮人,只有白天才會出來,晚上就會回家呦。」聽得我一頭霧水,看我歪著頭等待接下來的解釋,豪豬教授才得意的接話:「因為有七隻小矮人,一天輪班四隻,我還要算好哪一天,誰排休,白天扛出來,晚上請回家。當你有個可愛的老婆,她有奇怪的習性,你自然就會做這些事。」

矮油~這不是浪漫,什麼才是浪漫?

超鄰家的林家大哥,沒有姿態的教授

浪漫又帶點童趣,卻又紳士到無以復加。

話說這趟採訪,文字和攝影都是女性,我的搭擋漂亮小魚一直婉拒老師幫忙拿器材,但書生氣息的豪豬教授硬是揣上肩,從校園正中午,步行十多分鐘,走到另一個拍攝地。後來老師才說前陣子,胸痛三個月,本來台大醫院說有七成可能是癌症,我一聽差點沒暈倒,想立馬搶過老師肩上的攝影機,但老師笑得更燦爛,他說現在確定沒事兒,反正不拿也會痛,習慣了。

3
Photo Credit:物理雙月刊

而另一個場景更讓我佩服,當老師發現小魚怎麼站在同一個地方好一會,知道是腳架卡住,當下就是這個姿勢,看的我乾眼症的眼框都微濕,讓我意識到豪豬教授,真的是位沒架子、沒傲氣、只有為學生、為他人處理問題的熱誠,可說是正港的男兒膝下見胸襟。

7
Photo Credit:物理雙月刊
比名嘴更名嘴,比網紅更網紅

採訪當天是暑假的尾聲,但下午兩點在國家理論中心有個小組討論,更妙的是,組成超多元,有替代役、有高職生、有博士生、有轉系生……但這些成員,眼巴巴看老師上課的神情,似乎帶著點「追星粉絲」意味。果不其然,其中有一位清大醫科系的正妹說:「我高三就看老師線上的普通物理,覺得老師教學很幽默,真的教得很好;大一暑假我去吳大猷科學營,那裡很多物理系的學生,一提到秀豪老師,都很興奮」(身為鐵粉的正妹,升大三就棄醫科轉物理系,追隨師父……喂)。

另一位從台中趕到新竹的台中高工學生,更妙,是資訊科,平日靠自己自學物理,看完老師的普物、應用數學一&二,還很清楚的記得普物的第一講是:時間。這位鐵桿粉絲還是透過email請教秀豪老師問題,就被老師請到理論中心,一起討論。坦白講不就是位粉絲網友,老師卻熱情招呼,我想是因為希望讓那顆對物理熱誠的心,不因環境、家庭因素、世俗考量而停止跳動。另一位身份也很妙,叫林墾,是清大動機系學生,其實是老師的兒子,滿腦子想做時髦的機器人,所以來老爸的小組挖創意、學理論、溝通無隔閡。

這不是有教無類,什麼才是有教無類呢?

4
Photo Credit:物理雙月刊

豪豬教授說,「我覺得爸媽能給小孩最棒的應該就是多元的刺激」我聽到時心裡碎念,講都馬這樣講,啊是要多多元?啊又要怎麼刺激?但當我進到老師的家中,看到他和一雙兒女的互動,我又秒懂了,哇,這就是多元的刺激。因為老師的大女兒,其實原先念的是新竹的技職學校,這對一般愛面子的大學教授來說,真的有些難以想像。但甜甜的女兒薇妮說:「他真的給我很大空間,我沒有特別喜歡讀書,所以爸爸建議我走技職,一般教授可能都希望孩子唸大學吧?」我把薇妮的心裏話轉述給豪豬教授聽時,他笑笑的說,我女兒想法比較實際,喜歡跟人接觸,建議她進入技職系統,現在想想還滿不錯。

或許是因為信任,因為適性,因為是忠於自己的選擇,女兒後來考上高科大走行銷,暑假就抓著爸爸問統計、問英文,真的樂在學習,還偷偷說真氣人,老爸怎麼問也問不倒(咦)。但看在我這個外人的眼中,感受到的是,這家孩子真的很幸福,面子這種對外人的虛榮,壓根不會成為豪豬教授對子女選擇權的無形負擔。

當然會有這樣的選擇,讓我好奇追問,老師到底覺得,台灣的教育哪有病?我想我應該問到心坎裡,豪豬教授的答案飛奔而出:

「我們從國中就進入國家的選豆機,倒進去,然後第一個出來就叫第一名 ,第二個出來就叫第二名,第三個就第三名……然後這樣選選選選選,傷害了很多後面已經不知道,排到第幾名的豆子,然後說這不公平,這太殘忍了,我不過輸了99人,我就叫第100名。當別的國家,花了六年時間,在培養他們自己的人才,我們花了六年時間,用非常無聊的方式,進行全國大選豆。然後這些豆子,為了被選上,其實只是去準備怎麼在這台機器裡面去翻滾,可以更前面的跑出來,其實他沒有真的變成比較好的豆子。大家要去打破說,只是把教育資源,放在某一些地方,然後大家就要來競爭這個教育資源,這件事情如果不改變,其實我們所有的教改,背後都只是改變選豆的方式,可是只要選豆的樣態存在,選豆的壓力就會存在,選豆荒謬的學習就會存在。」

天啊!好想吟唱: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你我都是豆,何必生死鬥?回憶我的選豆人生史,還有職場打滾十數年,看盡許多人自以為優越,鄙夷他人的荒謬人生實境秀,感慨萬千啊。就如同豪豬教授所言:「當你改變看待事物的方式,你會發現,你看待的事物,也會隨之改變。」

林秀豪(豪豬)教授小檔案:

學歷:台大物理系學士、加州大學物理博士

現任:清大物理系教授、國家理論科學中心科學家

事蹟:十大傑出青年、傑出教學獎、開放課程獎

本文經物理雙月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