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訓練而犧牲的空軍英雄:關永華少校的最後一天

為訓練而犧牲的空軍英雄:關永華少校的最後一天
Photo Credit: 元亨立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半個世紀之前的台灣,面對著是相當大的「解放台灣」的壓力,是關永華及他的同袍們在備戰時所付出的血汗代價,才讓台灣安全的撐過了兩岸兵弩相見的敵對年代。

五十年前的十一月十一日,是一個極其平常的日子。國際上沒有重大的事件發生,台灣本島內也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所以那天對絕大多數的國人來說,是不會在記憶中留下任何痕跡的一天。

但是,五十年前兩岸之間敵對的情形是相當嚴重,就在當年的一月,金門東北方上空就曾發生過一場空戰,在那之前烏坵及東引海域都曾發生過海戰,為了確保台澎金馬的安全,國軍是時時刻刻都在備戰,因為雙方之間的戰爭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為了在下一場可能發生的戰事中獲勝,及保衛島內每一位國民的生命,軍人將所有的訓練都當成真實的作戰情況。而就是因為情況逼真,有些人在訓練中犧牲了生命。以下的故事就是發生在五十年前的今天,一位飛行軍官在他生命中最後一天的行徑,他在一個尋常的訓練任務中失事,他完美的家庭就此破碎,但是,我們的國家卻因為他及他的同僚們不斷的備戰而更安全。

  •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五點半。

天空還是一片昏暗。台中空軍醫院後面的安康一村裡已有許多戶人家開始一天的作息,那天雖然是星期六,但是在五十年前的台灣,週六還是要上半天班的,對於軍人來說,週末與平常任何一天是沒有什麼分別,所以每家的電燈逐漸的在那個空軍眷村裡開啟。

住在14號的關永華也在那時醒來,他輕輕的翻身起來,不想驚醒睡在旁邊的妻子玉玲,但是一向敏感的玉玲卻在他下床的時候醒了過來。

「起來啦?今天有任務嗎?」從小就在空軍圈子裡長大的玉玲,對於空軍中的用語是很熟悉的。

「今天沒有飛行,現在還早,你再繼續睡吧。」站在床邊正在將飛行衣穿上的關永華對著玉玲說。雖然說著沒有排飛行,但是在那個時期幾乎每個飛行員,不管有沒有任務安排,都是穿著飛行衣上下班,因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緊急任務下達。

「也該起來了。」玉玲伸了個懶腰,由床上坐了起來。

「對了,今天是菊麗的生日,你下班的時候去給她買個蛋糕回來。」玉玲對著正在穿衣服的關永華說,菊麗是他們的大女兒,那天是她七歲的生日。

「那是當然,不用你說我也會記得的。」

隨著關永華穿上飛行衣之後,玉玲也跟著起來,她雖然不用上班,但是她每天固定的家務事卻是圍著先生與孩子轉的,隨著關永華的起床,她必須緊跟著起來替他張羅早餐。

關永華吃完早餐,抓起掛在牆上的飛行夾克,就要往外走時,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事似的,轉過身打開女兒的房門,躡手躡腳的走到菊麗的床前,俯下身去在菊麗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菊麗似乎被這輕微的動作驚醒了,她睜開惺忪的雙眼,看見爸爸正低頭在她的眼前,於是她伸手抱住爸爸的脖子,並輕聲的在他的耳邊說:「爸爸再見。」

這聲道別,將父女兩人此生的緣份畫下了句點!

  • 上午七點

八中隊每天的總提示正在作戰室裡進行著,作戰官正對著在座的所有隊員講述著當天全省的氣象,及中隊所安排的幾個訓練任務。擔任分隊長的關永華少校其實當天是被派到一批到水溪靶場的地靶任務,但是他為了不讓玉玲擔心,所以才沒說實話。

總提示完了之後,關永華接著對他那批地靶任務的組員開始進行任務提示。水溪靶場是位於嘉義海邊的一個空軍進行對地炸射訓練的靶場,嘉義以北的幾個部隊通常都是在那裡進行對地炸射訓練。

雖然每位隊員對於水溪靶場都相當熟悉,但是關永華仍然不厭其煩的將進入及脫離的航線,與打小角度地靶的瞄準要領及一些該注意的事講述給每位組員們聽,最後,在結束之前,他提醒各位隊員絕對要注意安全,尤其在對目標開槍時,要注意脫離的高度。

在提示完畢之後,關永華突然一反常態的對著三位組員表示,雖然大家經常打地靶,但是千萬不要輕視這個訓練任務,因為一旦中共以艦艇對我方開始展開攻擊時,大家一定要在第一波出擊時,就將艦艇擊沉,這樣除了節省彈藥之外,更可以爭取時間讓其它兵種有多一些的時間可以反應。

他的僚機蔡冠倫上尉聽了之後,以開玩笑的口吻問他:「關分,什麼時候開始說反共八股啦。」

蔡冠倫上尉是一位相當講義氣,同時在江湖幫派中非常被尊敬的一號人物。他的期別雖然比關永華低許多,但是一來因為他的飛行技術優良,再來也因為他的那種江湖性格,使關永華非常喜歡那位老弟,飛行時經常挑他作為僚機,也因為這樣,他有時就會跟關永華在說話時有些沒大沒小。

關永華對著他笑了笑說:「我可是在說真的,以後你們就知道!」

  • 上午九點

任務提示後,關永華及他的三位僚機人員前往個裝室著裝,穿上抗G衣,並揹上降落傘及拿頭盔。那天關永華似乎相當亢奮,與遇到的每一個人都熱烈的打招呼,並寒暄幾句。

著裝完畢之後,他們四人走出作戰室,跳上一輛吉普車,由一位見習官開車帶他們前往停機坪。

吉普車在停機坪停妥之後,每架飛機的機工長都已經站在飛機前等候飛行員了,關永華走向他的座機,也是很親熱的與機工長打招呼,然後在機工長的陪同下,開始做起飛前的360度檢查。

那天關永華所飛的飛機機號是4346,那是一架機齡不滿三年的飛機,一年多以前才由美國以軍援名義送到我國,所以是一架相當「新」的飛機,關永華以前飛過許多架次,對那架飛機的性能及反應都相當滿意。

儘管飛機是新的,那天關永華還是很仔細的與機工長兩人,按照卡片上的每一個步驟,去檢查那架飛機。

ROCAF_F-104J_4522_in_Chengkungling_20121
Photo Credit: 玄史生 @ CC BY-SA 3.0
F-104
  • 上午九點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