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大爛隊成為冠軍隊,太空人總管Jeff Luhnow到底怎麼辦到的?(下)

帶領大爛隊成為冠軍隊,太空人總管Jeff Luhnow到底怎麼辦到的?(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休士頓的辦公室,他們的座右銘是:「我們除了相信上帝——其他唯一相信的就是數據檔案」,在這個團隊,用「哈利波特」來稱呼他人會被當作一種讚揚、而非酸言酸語。

文:JK47

帶領大爛隊成為冠軍隊,太空人總管Jeff Luhnow到底怎麼辦到的?(上)
帶領大爛隊成為冠軍隊,太空人總管Jeff Luhnow到底怎麼辦到的?(中)

除此之外,Luhnow還將更多非主流的實驗帶進小聯盟——舉例來說,太空人會在小聯盟比賽預先排好「雙先發(tandem start)」的陣容,讓兩名能投長局數的先發投手分攤一場比賽大部分的局數、整場球也可能就用兩三個投手完成。對這場景很熟悉?沒錯,今年季後賽他們就有很多場比賽採行了這個策略——在總教練A.J.Hinch對他的牛棚失去信任之際,McCullers、Morton、Peacock、McHugh四位賽季表現不俗的先發投手,就直接組成兩對單場比賽能吃七局以上、如世界大賽第七戰所演出的雙先發組合。這讓太空人在無法派出Verlander和Dallas Keuchel的比賽中,依舊能充滿競爭力。

寧願一場比賽準備兩個先發、也不願讓同一名投手投長局數的策略,從數據上來看的確很合乎邏輯。以下是今年賽季,所有先發/後援投手們逐輪對戰打者的成績:

2017年先發/後援投手對戰打者成績

角色 打擊率 上壘率 長打率 OPS
先發投手,第一輪 0.250 0.315 0.417 0.732
先發投手,第二輪 0.265 0.331 0.449 0.780
先發投手,第三輪 0.272 0.337 0.462 0.800
後援投手,第一輪 0.244 0.320 0.400 0.720
先發投手(整體) 0.261 0.326 0.440 0.766
後援投手(整體) 0.245 0.321 0.403 0.724

「先發投手就是要拿來投長局數」、「當先發投手的狀況還可以、就不要換掉他,讓他續投」、「東西沒壞就不要修,等到先發遇上麻煩再考慮換投」......上述這些觀念,都是在數據分析時代來臨前,多數棒球人的不成文共識。但寒冷殘酷、卻又能反映現實的數據就顯示,先發投手投得越久、他們的效率就是會下滑;一位聯盟平均的投手在首輪對戰打者的OPS僅有0.732、到第三輪卻會暴漲到0.8——前者等同今年賽季Jordy Mercer的攻擊產能、後者大約是Mookie Betts這季的成績。在寸土必爭、錙銖必較的季後賽,除非是Kershaw、Verlander這種世界級強投,否則讓先發投手投長只是徒增快速失分的機率。

正好,上述四位先發McCullers、Morton、Peacock、McHugh的投球特性就很適合「tandem start」的策略。Peacock生涯逐輪對戰打者的wOBA值分別為0.289、0.298、0.419;Morton則分別是0.304、0.348、0.343。McCullers和McHugh的生涯數據沒有很明顯的逐輪衰退現象,但前者本季對戰三輪打者的wOBA仍有0.244、0.292、0.422的落差;換言之,除了McHugh的衰退跡象不明顯,其他無論Peacock、Morton、McCullers等人,都是在前兩輪投球效率極佳、但第三輪後就會顯著下滑。包括這四人在內,既然他們在季後賽有六名先發底的投手能用,為何不抓其中四人來tandem start?

此外,把這樣的實驗用在小聯盟,另一個好處是讓一場比賽能用上兩名先發投手、等同使先發輪值擴大兩倍;如此一來,潛力好手苦無上場機會證明身手的現象將會減少、還能防止年輕新秀投手們過度操勞,上大聯盟前就累積一堆投球數。以數據觀點來說,「管他是不是先發,別讓同一位投手進入第三輪」,確實是保護比分最有效率的方式;在例行賽,休兵日頻率低且賽季漫長,為了調配牛棚續航力,先發確實得多吃一些局數。但在寸土必爭的季後賽,除非迫不得已、或是投手本身具有頂級宰制力,否則無論先發當天狀況多好,投越長就是越容易掉分、效率明顯不如換上新投手來救援。

堅持跟從數據分析後的結果、不畏懼挑戰主流舊觀念,就是Luhnow團隊的風格。在太空人隊的辦公室沒有人會被稱呼為「怪胎」——原因是,這個團隊太多來自各行各業、入行前卻沒有任何棒球相關資歷的「怪胎」。領導數據分析部門、跟著Luhnow從紅雀轉過來的Sig Mejdal,進職棒前是個NASA的工程師。踏進太空人辦公室,我們第一眼就能發現一群來自諮詢顧問公司、具有常春藤高學歷的高知識份子;他們各自專精於不同的領域,但卻有著野心蓬勃、聰穎且充滿自信的共通點。Luhnow在紅雀面臨過的新舊派勢力衝突,在這個辦公室當然不可能存在。

Luhnow聘請了各式各樣的人才,包括工程師、顧問、數據科學家、物理學家——這些人很多都跟當初進入紅雀的Luhnow一樣,入行前沒有太多與棒球相關的資歷。而他們身懷的知識和技術,在十年前對職棒隊伍來說根本沒什麼價值,因為重視的人少、與其研究這些不曉得跟棒球是否有關連的資訊,不如跟著主流走。但現在,這些人才在太空人隊都有了自己的辦公間、還組合成一個自稱為「怪胎窩」的團體。直到2013年夏天,Luhnow又應徵了一位來自Barclays學院、原本在做「債務擔保證券」相關工作的經濟學家;這讓已經沒有辦公位置的「怪胎窩」,被迫開出「怪胎窩2」給他「入住」。

在休士頓的辦公室,他們的座右銘是:「我們除了相信上帝——其他唯一相信的就是數據檔案」,在這個團隊,用「哈利波特」來稱呼他人會被當作一種讚揚、而非酸言酸語。Luhnow聘來這麼大團的理由,就是為了與在21世紀後日漸強大的科技共處、並試圖將科技帶來的多方「資料」,轉換成具有價值的「資訊」。如今,每個大聯盟球場都安裝了Pitch F/x、TrackMan等投球追蹤系統、或像Statcast這種雷達追蹤系統,測出每顆被打往各個方向的擊球的數據。「對於投手投出的一顆球,現在我們有能力知道球的進壘點、位移、速度、旋轉等多重資訊」,Mejdal表示。

「我們深信,這些數據全都是有預測價值的寶貴資料;而這就好像在跟其他球隊賽跑,看誰先搞懂或釐清這些資訊,就能先比其他人取得更多的優勢。」Luhnow對所有可能帶來預測價值的數據趨之若鶩,其實是有理由的——這得追溯到他曾在21世紀初賣過客製化牛仔褲的經歷。當時Luhnow替知名牛仔褲大廠Levi's經營專門賣客製化牛仔褲(客人能親自填寫尺寸)的網站,分析顧客下訂單的行為趨勢就是他的工作。「人們在填寫有關於自己的資料時,有時候會帶進一些非客觀的情緒」,他表示,「而你必須自行去判斷該替這些人做出什麼樣的褲子。」

「他們在填寫資料的時候有對自己誠實嗎?還是有被虛榮心作祟影響?人們在看待自己身形時,和實際上的尺寸會不會一樣?如果不一樣那會差多少?」解決這些問題是有必要性的,因為如果很多客人都用不切實際、幻想式的數據下訂單,他們會發現尺寸不合身、然後送回公司。長期下來,公司也累積了不少相關資料、並能對齊大趨勢做修正。「我們最後用了模擬人類神經脈絡的人工智能、搭配演算法來試圖預測相關的趨勢」,Luhnow說道,「當我加入紅雀時,我認為這也是個能帶進職棒球團的武器。」

AP_1731786137022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Luhnow因而也找進了理念相符的Mejdal——後者曾替NASA針對人類的耐受極限、和預測未來表現做過研究;舉例來說,Mejdal的研究顯示一位喝醉的太空人的飛行效率,其實優於一個比平常睡覺時間晚四小時、卻還在崗位上的太空人。過去幾年,太空人也將各種非主流、一般人原本不太信服的觀念用在實戰上,然後觀察數據理論能否轉換到場上。Mejdal表示:「我們會針對許多球界習以為常的觀念提出質疑——為什麼爛隊只能透過花一堆錢來升級補強?為什麼小聯盟沒辦法創造出巨額的價值?為什麼40輪中選的新秀一定會比首輪新秀還要差、只重點栽培特定幾位潛力選手?」

大量使用守備佈陣,也是太空人隊近年最著名的註冊商標——自2012年Luhnow上任後至今,太空人投手有7,606次被擊中球後、球隊是擺出佈陣的情況;此數值比聯盟第二多出超過500次、比第三名高出超過1,600次。從文章前述的部分,我們知道Luhnow團隊很厲害——過去幾年,太空人無論在簽約、交易、選秀、甚至是從其他球隊的垃圾堆中掏黃金的功力,都是聯盟一流的水準;但這僅是最終呈現出來的結果——在過程中,他們不畏懼嘗試新事物、相信數據、敢挑戰主流和傳統智慧、堅信透過摸索找出真正有效率的戰略,才是太空人能那麼快就擺脫弱旅命運、短短三年成為優秀隊伍的原因。

當然,在太空人這段不可思議的光速重建旅程中,不可諱言地,好運氣也是站在Luhnow這邊。像Altuve成為聯盟MVP級球星這檔事,無論是球探或數據專家大概都無法預見。根據權威棒球新秀評估媒體Baseball America,在2007~2011年間都待在小聯盟的他,不要說從未入選過全美百大新秀,就連隊上的30大新秀也都只入選過一次——Altuve曾在2010年入選太空人農場第28名新秀。而他生涯前三年的表現——91wRC+、不到一成的純長打率,更一度作實了球探對於身材矮小的Altuve「未來發展受限」的看法。

當時太空人和他簽下最長可達六年、包含至2019年賽季的25M延長合約,如今雖然變成全美職CP值最高的血汗約之一,但這看起來比較像是連高層都無法預料到的好運。若沒有Altuve簽完約後四季年均6WAR的恐怖貢獻,也許太空人現在還只是一支季後賽邊緣等級的隊伍。而如果我們再把時間往前推個幾年,當時Luhnow甚至還被許多人當成準備看笑話的對象、厭惡他的人甚至覺得,他是破壞聯盟生態、為了坦戰績而吃相難看的投機者。但其實,上任後先擺爛本來就是Crane和Luhnow之間的共識 —「我們這段時期的戰績會很慘,慘到被ESPN和廣大球迷瘋狂砲轟。但我能承受這樣的責罵和壓力」,剛上任的Luhnow給了Crane這樣的承諾。

Luhnow也不是沒有犯過錯的完人。2015年夏天,他拿出三名新秀Domingo Santana、Brett Phillips、Josh Hader,向釀酒人換回前明星中外野手Carlos Gomez、工作馬Mike Fiers。不料轉隊後的Gomez在太空人打了486個打席、wRC+爛到只有69,忍受不了的球團只得在隔年認賠殺出;Fiers轉隊後的首年表現不差(主投62.1局、86ERA-),但近兩季合計主投322局的他,防禦率比聯盟均值差17%、FIP也遜色14%。反觀今年獲得生涯首度整季出賽的Santana,就打出126wRC+、3.3WAR的佳績;Hader大有機會成為釀酒人牛棚下一個Andrew Miller、Phillips今年在3A則也有139wRC+的攻擊表現。

三次擁有狀元籤的Luhnow,更搞砸過其中兩次——其中一次他選了Appel、錯過榜眼的Kris Bryant。這兩人如今在大聯盟的WAR是0比21.6;至今還在3A掙扎的Appel,生涯在小聯盟合計主投375.1局、防禦率高達5.06。另一次選進同樣是投手的Brady Aiken,在選完後經過球團內部評估,才發現當時還沒有受傷的他,其實具有高度受傷風險、因而將簽約金縮減至5M。雖然最終導致Aiken憤而不簽約、但他的傷勢也果真在隨後不久就爆發開來。當然,在Luhnow後續漂亮的止血下,這兩次的挫敗都沒有對球團造成重創——Appel在去年季前就被換到費城、交易來現任終結者Giles;沒簽下Aiken而在隔年獲得榜眼籤的Luhnow,則選到現任先發三壘手Bregman。

雖然錯過Bryant還是非常可惜,但2012年同樣握有狀元的太空人就選了Correa、放棄當時真正的大熱門Byron Buxton——而這個決定現在看起來是相當正確的。此外,根據太空人球團的說法,當時Bryant被三振率偏高的麻煩太過明顯;對比成熟度更高、在大學已經投出好成績的Appel,太空人在選秀會上棄Bryant選後者,在當時並不算很有爭議的決策。而Bryant雖然在小聯盟時期就有不錯的成績,但在2013年升上高階1A後穩定維持在25%~30%的高三振率,確實讓不少球探當時很擔心他會在升上大聯盟後出現適應問題。

而雖然當初在選進Aiken、醫療團隊隨後評估出他有傷勢風險,導致球團大砍其簽約金後,排山倒海的批評不斷衝擊當時在聯盟內以摳門、擺爛形象著稱的太空人;但不出幾個月,Aiken的傷勢果真爆發、而且嚴重到需要開刀——這個消息大概會讓太空人迷很慶幸,球團當時選擇相信自己的醫療團隊。在2012年選秀會上放掉簽約金要價昂貴、牌子名氣都更大的Buxton不選,最終選擇較便宜的Correa,也連帶使球團能將更多「簽約金額度」擺在後面的順位、使他們得以簽下價格比同順位更高的McCullers和Ruiz——前者現在是隊上的主戰先發、後者則被用在Gattis交易案上。

Jeff Luhnow並不是神,他也會犯錯;而雖然在他執掌後的太空人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但這顯然是一整個高層團隊的合力分工、在眾多人才的智慧結晶累積下,才能打下的成果。不過這也無法抹滅Luhnow在這個漂亮、光速卻又堅固的重建工程中,扮演最關鍵角色、身處營運核心的事實。他的重建秩序很明確——首先,要坦就一次坦到底;高順位選秀權其實只是附加紅利,重點是透過賣球員、先厚植剛上任時還很貧乏的農場——穩定供應優質新血的小聯盟系統,對一支想長期發展的強權是非常重要的。此外,將薪資空間先空出來、留待日後戰績稍微起色後再砸,也確實是能提高投資報酬率的觀念。

度過重建期後,再來就要進入簽約和買入式交易的階段;而就如本文前面所述,扣除那筆Gomez交易案、以及零星幾張總額不大的失敗簽約,Luhnow大部分時間在簽約/交易市場上都是獲得成功的。同時是也有一些好運參雜沒錯——比如先知般的和Altuve簽下延長合約、生涯前兩年看起來雜魚味濃厚的Keuchel,突然搖身一變成為賽揚獎等級的大投手,都是沒人能預料到的意外驚喜。但好運之外,找尋被眾人低估的無名球員其實也是太空人的強項,堪當重任的Harris、McHugh,都是母隊棄之不顧、讓太空人免費帶走的選手。

至於在選秀會上,雖然Luhnow過去幾年的確擁有幾次高順位籤的優勢,但他也同樣能將很多樂透區以外的選秀權、轉換成具有高價值的交易籌碼,或即戰力好球員;整體而言,他的選秀眼光無疑也是聯盟內的一流水準。不畏懼對抗主流、願意善用來自各方的好手(無論有無棒球經驗)、除了數據之外,也不排斥融合各種有機會幫上忙的資料來源,都是太空人隊如今能獲得顯著成功的原因。觀念新穎、無論重建或拚冠,執行效率都相當快速、重視所有可能帶來價值的資訊、不排斥任何可能牴觸傳統智慧的新觀點,都是Luhnow和太空人隊其他「怪胎」們能寫歷史、帶領球團走出黑暗期的關鍵。

本文經作者JK47與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