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馬雲選大馬為下個起點?「阿里巴巴」一詞在東南亞的另類意涵

為何馬雲選大馬為下個起點?「阿里巴巴」一詞在東南亞的另類意涵
Photo Credit: AP/Christian Charisiu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南亞華商為自保,多採取與當權者(多為原住民族)建立起一種庇護或夥伴關係,包括給予政治獻金、安插公司股份等,以尋求自保。而這種自保模式,早在馬雲成立阿里巴巴集團前,就以「阿里巴巴」形容之。

自中國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2016年11月受馬來西亞政府委任為數字經濟委員會特別顧問後,馬雲今年3月22日為馬國帶來了大禮。

馬國政府與阿里巴巴達成戰略合作協定,雙方將在馬國打造中國大陸境外首個「數字自由貿易區DFTZ(Digital Free Trade Zone)」。

這是自2016年4月阿里巴巴集團收購了在新加坡的東南亞最大電商Lazada後,看中馬國對外資友善的投資環境,及其在東盟市場優越的地理位置,而將馬國作為拓展東盟電商市場之樞紐的投資。

馬雲對馬國媒體宣稱,該項計畫將協助馬國乃至整個東南亞地區的年輕人及中小企業參與全球貿易。而馬國政府亦允諾給予許多政策便利,讓將建立在馬國的舊廉價航空機場的「數字自由貿易區」打造成物流、倉儲、通關、貿易、金融、支付一體化的數位中樞,透過提供「一站式」外貿綜合服務,協助馬國中小企業與年輕人參與全球貿易。

這其中的意義,不僅是馬雲去年9月在杭州G20峰會上正式提出eWTP(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並寫入G20會議公報後的重要成績,也被視為是中國政府在歐美國家反全球化浪潮之際,透過電商主導全球跨境電子貿易規則的重要作為。

此外,對馬國納吉政府而言,若eWTP能成功,意味著馬國中小企業能得益,可打破過往被異見者作視引進中資為「典當國家主權」、「一帶一路僅惠及中企」等批評。

東南亞族群政治中的的「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這四個字源自於阿拉伯民間故事《一千零一夜》。在中國大陸,「阿里巴巴」代表馬雲的故事,而在東南亞國家,卻是侍從主義的代名詞。

長期以來,各界認為東南亞國家之所以發生排華或族群衝突,除了宗教因素,還包括「華人控制經濟論」,認為東南亞各國的經濟是由華人主導的。雖然在後殖民時代的經濟民族主義浪潮之下,部分東南亞國家對華人族群的公民權利、經濟版圖進行打壓,已限縮了華人的經濟勢力,不過華人仍是東南亞經濟活動重要的參與者。

由於當地主流族群對華族忠誠度的質疑仍在,且「排華」的「幽靈」仍在徘徊,因此東南亞華商為自保,多採取與當權者(多為原住民族)建立起一種庇護或夥伴關係,包括給予政治獻金、安插公司股份等,以尋求自保。而這種自保模式,早在馬雲成立阿里巴巴集團前,就以「阿里巴巴」形容之。

在東南亞,準確來說是在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印尼一帶,「阿裡」是指當地男性土著,他們名字多用馬來文「Ali」;至於「巴巴」,實際正確用詞是「峇峇」,「 峇」與「巴」同音,是東南亞一帶「土生」而成的罕見漢字,兩岸三地甚少用該字,而「峇峇」的意思是當地的土生華人。

因此「阿裡峇峇」在東南亞社會是特指以當地土著(阿裡)為掛名老闆或合夥人,實際業務卻由華人(峇峇)經營的企業或經營模式。

RTX2DZV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因素下的「阿里巴巴2.0」

二戰以後,東南亞國家中有關華裔的族群衝突,多離不開「華人控制經濟論」,但仍屬於東南亞各國內部問題。不過當21世紀中國國力崛起後,當地人也開始質疑與中國的合作是否為「浮士德的交易」?

雖然中國近年來積極發展「一帶一路」戰略,包括到東南亞國家投資高鐵、鐵路、港口、水壩等基礎建設,但也在緬甸、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碰到不同程度的阻礙,包括日韓的競爭、當地環保與人權團體的抗議。

而在馬國,隨著中資大舉投資當地房地產,以及鐵路、港口等戰略設施,引起了馬國在野黨的「關注」,包括已投入在野黨陣營的馬國前首相馬哈迪,批評納吉政府與中國的合作是「典當」主權;而在民間,即使是馬國華裔商人,也擔心中資從原料、技術、施工的「一條龍」服務,僅惠及馬國大財團,排擠當地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

因此包括馬國在內的部分東南亞國家,對中資會與當權者結合的擔憂,儼然形成了「阿里巴巴2.0」,當中的「巴巴」由土生華人轉為中國人。

阿里巴巴集團在馬國發展的意涵

馬國首相納吉在「數字自由貿易區」推介禮上致詞時,耐人尋味地說「阿里巴巴一詞在馬國意指尋租(rent-seeking)」,納吉指馬雲通過阿里巴巴集團為這個字眼帶來正面意義。

在此之前,馬國在野黨對中資的批評已紛擾了好幾個月,納吉政府之所以開門見山地說阿里巴巴一詞是指尋租,可見納吉有信心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進軍馬國後,將惠及馬國的中小企業與年輕人。

尤其目前不少馬國年輕族群在馬國經濟環境不明朗之際,早已「民心思變」,納吉政府不得不為馬國開拓新的經濟發展動能,方能鞏固其領導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的執政合法性,以應對接下來一年內隨時舉行的全國大選。

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左二)與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馬云參加“數字自由貿易區”啟動儀
Photo Credit: 新華社
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左二)與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參加「數字自由貿易區」啟動儀式。

過去 「阿里巴巴2.0」令人詬病之處在於「涓滴效應」不大,西方企業、日韓企業到東南亞的基礎建設投資,一定程度上會將部分業務讓當地企業承包,如原料採購,且會進行部分技術轉移,這方面中企相對少。

因此,相對於大型中企到馬國投資房地產,馬國政府積極招攬阿里巴巴集團到馬國投資發展,其產生的經濟果實,應能讓民間「更有感」。

同樣地,若阿里巴巴集團能帶動東南亞整體電商環境的發展,有助於中國與當地民間的關係,畢竟東南亞各國的新創公司早已蓬勃發展,當地無懼新興電商對傳統行業的衝擊,阿里巴巴集團的進入能起「東風」的作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