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毒物讓納粹「閃電惡魔」辛姆勒逃脫了審判?

什麼毒物讓納粹「閃電惡魔」辛姆勒逃脫了審判?
1941年4月希姆萊前往視察毛特豪森集中營,與他說話的是集中營管理人佛朗茲·塞瑞斯親衛隊中校。|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D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辛姆勒背負惡名,其實是因自身欲念、野心的無限膨脹,因此被希特勒拿來做為殺人的工具,就如氰化物一樣。最終,他還是成了希特勒和納粹主義的殉葬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譚健鍬

閃電軍歌與閃電部隊

近年來,年輕人對歷史的認知愈來愈淡漠,網路上流行的一首所謂的軍歌——〈納粹德國黨衛軍第一裝甲師軍歌:SS閃電部隊在前進〉——居然有了不少粉絲。單純從音樂的角度看,這首歌沉雄慷慨、氣勢磅礴、節奏鏗鏘,又帶點奇幻色彩,配上德軍精銳部隊雄姿英發的閱兵影像,能迷倒一些年輕人原是情理之中。

然而,很少有人仔細探究這首歌的來歷。其實它不過是一首以訛傳訛、譁眾取寵的贗品軍歌。〈SS閃電部隊在前進〉本來是某樂隊創作的〈The Mass〉,並非為納粹謳歌,只是借鑑了德意志傳統作品〈布蘭詩歌〉的曲調。據說,納粹最高領袖阿道夫.希特勒本人對〈布蘭詩歌〉深感興趣,他的軍隊裡有不少軍歌取材於這類作品,而德國武裝黨衛軍第一裝甲師的軍歌,或許同樣帶有〈布蘭詩歌〉的某些音樂成分。既然具有相似的旋律元素,〈The Mass〉在網路炒作不止的年代被張冠李戴,也就在所難免了。

儘管當紅歌曲是假軍歌,但「SS閃電部隊」卻是真實存在過的。奇怪的是,這支神祕又血腥的部隊,本質上僅屬於準軍事組織而已,完全不是納粹正規軍。為什麼?他們和閃電又有什麼關係?這全都要從他們的首領——以冷血殘暴著稱的辛姆勒(Heinrich Himmler)說起。

海因里希.辛姆勒,著名納粹頭目、反人類戰犯之一。從小夢想能指揮一支所向披靡的軍隊,征服世界,年僅十七歲就在父親熟人的保送下加入德軍,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只不過還沒來得及施展一個小兵的軍事才華,德國就被迫戰敗投降。

在那樣動盪不安的年代,時來運轉的不僅是原本名不見經傳的德軍下士希特勒,無名之輩辛姆勒也開始嶄露頭角。原來,希特勒的納粹組織豢養著一支武裝部隊,即「衝鋒隊」,但其領導人始終和希特勒貌合神離。經過多次劇烈的內部權力鬥爭,希特勒終於提拔了善於巴結逢迎、執行力超強的辛姆勒擔任首領。辛姆勒親手把這支烏合之眾改組成令人聞之色變的SS閃電部隊——納粹黨衛軍。

黨衛軍(Schutzstaffel)為德語 Schutz(護衛、近衛)與 Staffel(團隊、隊伍)的組合詞,簡稱SS,是納粹黨的武裝警察組織,主要負責情報蒐集、監視、拷問和行刑等。除了威嚴的黑色制服以及恐怖的骷髏標誌,黨衛軍的隊徽——以兩道閃電做為「SS」的圖案,也讓世人顫慄不止。據說在北歐神話中,閃電象徵著戰無不勝。

黨衛軍直接參加了法西斯侵略戰爭,以殘酷的手段迫害和屠殺數百萬進步人士、猶太人、被占領區居民及戰俘。幾乎所有慘絕人寰的屠殺暴行,都是由黨衛軍的骷髏隊實施執行。這一切當然源自其首腦、納粹內政部長辛姆勒的策劃、鼓動、命令乃至直接指揮。辛姆勒就是「閃電惡魔」。德國《明鏡》周刊評價他為「有史以來最大的劊子手」。

多行不義必自斃,隨著納粹德國政權樹倒猢猻散,絕大多數納粹頭目最終都死於非命,辛姆勒能例外嗎?他能創造奇蹟、逍遙法外嗎?

神祕的閃電之死

一九四五年春末,歐洲的硝煙逐漸散去,納粹德國已在苟延殘喘中走向最後的滅亡。連接德國北部和瑞士的邊境小鎮上,一名個頭矮小、戴著眼鏡、臉色蒼白、一臉鬍渣的中年男子正緊張地跋涉前進,他身邊還有兩位身材魁梧的同伴。

男子身上穿著人們司空見慣的德國國防軍軍服,制服和軍帽均已破舊且沾滿塵埃,應是從前線敗退下來的散兵游勇,只不過從軍服上的軍銜標識來看,他似乎只是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也許是因戰爭負傷,他的左眼瞎了,用一塊黑色的眼罩煞有介事地把傷殘之處遮蓋得嚴嚴實實。

雖然這三個人沒有攜帶武器,但腳步匆匆,眼神鬼祟而警惕,邊境哨站的英國占領軍士兵把他們扣下問話。

獨眼男子被單獨帶到一邊進行盤查。

「你叫什麼名字?」英軍問道。

「海因里希.希金格爾。復員軍人。」男子一臉麻木,回答倒是俐落。

英軍士兵隨後從他身上找到了身分文件,上面填寫的資料除了姓名,還有軍銜「中士」。

望著這張陌生的臉,以及上面那副骯髒的眼鏡,英軍士兵沒覺得太大不妥,類似的低階軍人滿街都是,如果全抓起來,戰俘營顯然沒那麼大的容量,德國數百萬戰敗軍人總不可能統統坐牢吧?

但是,中年男子身邊的兩個壯漢引起了英軍士兵的警惕,從他們的行進姿勢來看似乎是在警戒,一個小小的中士,竟有資格享受貼身護衛的待遇?

就這樣,嫌疑男子被帶走,必要的身分識別正悄悄等待著他。

審訊室裡,英軍情報人員對這個神祕男子展開反覆審問。男子開頭的對答還算井井有條,像是早就編好說詞似的,然而,隨著問話的深入,情報人員發現他前言不對後語。男子的雙頰開始泛紅,血管搏動得像抽搐般,皮膚上的鬍渣益發清晰可見,顯然很久沒有梳洗修整,但嘴唇上方卻又乾乾淨淨,看得出剛剛才剃了鬍子。

情報人員愈發覺得此人可疑,愈問愈急,提問像暴風驟雨般潑向嫌疑男子。氣氛由凝重沉悶變得緊張激烈,再變得殺氣騰騰。終於,男子沉默了,臉色由暗紅轉而變得慘白,忽然間,他從這種無休止的審問中爆發了,一拍桌子,大聲吼起來:「別問了!你們別問了!你們算什麼東西?叫你們最高長官過來!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審訊室頓時鴉雀無聲,燈光一晃一晃的,幾分恐怖的氣氛油然而生。在一剎那間,時間好像頓時停滯住了。

「我是海因里希.辛姆勒,德國的第二把交椅!」說罷,男子一把扯下左眼罩,圓睜雙目,眼神裡充滿了狂妄和蔑視。

「你是辛姆勒,那我就是凱撒大帝了!」一旁的小兵以為他故弄玄虛,禁不住嘲笑起來。

這場爭吵和鬧劇很快就驚動英軍情報機構上層,他們立刻派人前來調查核實。經過照片比對與筆跡鑑定,人們終於相信,坐在裡頭那個猥瑣的小個子,正是殺人無數的辛姆勒。

原來,辛姆勒見納粹政權大勢已去,試圖和英、美兩國單獨媾和,不料計畫曝光,希特勒勃然大怒,決定開除並處決「叛徒」。曾為納粹第二號人物的他只好倉皇出逃,扔掉盛裝SS軍服,換上普通的士兵裝束,剃掉不可一世的黑鬍子,搞了一份假證件,趁希特勒生死未卜時潛逃瑞士。

一邊是自己人的追殺,另一邊是盟軍的追捕。辛姆勒腹背受敵,惶惶如喪家之犬,終究插翅難飛。

英軍意識到這個戰犯的存在時,立馬下令連夜對辛姆勒進行全面搜身。士兵在他的衣服裡找到兩個玻璃藥瓶,辛姆勒聲稱是治療胃痙攣的藥。英軍愈發覺得不可大意,再次對他進行身體檢查。

這一次,軍醫在辛姆勒嘴巴裡發現了第三個小玻璃瓶—— 「帶有藍色蓋子」的物體。

軍醫試圖取出瓶子,說時遲那時快,辛姆勒猛地向後一仰頭,將整個小樽咬碎後吞了下去。

「瓶子裡裝的是毒藥!」在場所有人猛然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迅速撂倒辛姆勒,撬開他的嘴想把東西摳出來,還有人用力捶擊他的胸背部。但一切都太晚了。驚心動魄的幾秒鐘過後,辛姆勒倒地不起,抽搐了幾下,隨後意識喪失,迅即氣絕身亡。現場紀錄顯示:「殺人魔王於一九四五年五月二十三日二十三點十四分停止了呼吸。」

到底是什麼毒物讓納粹的「閃電惡魔」逃脫了審判?

穿越的假設

據說,軍醫們化驗了辛姆勒身上另外那兩個小瓶子,證實裡面是一種當時很流行的劇毒藥物!

英、美的法醫對犯人的死因有疑議時往往會做解剖,如果辛姆勒當年有被解剖的話,驗屍報告或許是這樣——

屍斑暗紅色,位於腰背部未受壓處,指壓褪色。雙眼角膜透明,瞳孔大於○.五公分,雙眼瞼結膜較多點狀出血。口唇紫紺,黏膜見輕微破損。解剖見屍體血液不凝,血液、肌肉呈鮮紅色。顱骨無骨折,顱內未見損傷及出血。氣管、食管黏膜完整。心外膜無明顯出血,冠狀動脈未見明顯狹窄。剪開胃壁可聞及刺激性氣味,胃空虛,胃黏膜片狀潰瘍、出血、淤血。血液及胃壁組織中檢出氰化物成分,血液中氰化物濃度異常升高。

當時的記載是,辛姆勒死於氰化物中毒。不過事實上,辛姆勒並未被解剖驗屍。基於多種複雜的原因,盟軍決定迅速將他祕密掩埋於一個沒有墓碑的墓穴中,從此無人知曉,也讓後世的納粹分子無法再拿他的遺物或墓碑進行借屍還魂般的興風作浪。這個下場如果屬實,倒是和前些年被美軍海豹突擊隊擊斃的賓拉登差不多。

為什麼氰化物具有如此強大的毒性?

化學家很早就合成了一種含有氰基團(-CN)的無機化合物,這就是氰化物,主要在工業領域用途廣泛。氰化物能以晶體或無色氣體的形式出現,多為「苦杏仁」味。氰化物又以氰化鈉、氰化鉀最常見,毒性主要取決於代謝過程中析出氰離子的速度與數量,其中毒機制為:抑制細胞色素氧化酶,阻斷電子傳遞,使細胞失去對氧的利用能力而引起「內窒息」。中樞神經系統的細胞對缺氧尤其敏感,它們由於缺氧而凋亡時,人體的呼吸、循環等系統也會相繼停止運作,另外,經消化道進入人體的氰化物也會直接破壞胃腸道,加速病患的死亡。

由於血液中的氧無法利用,其含量便超乎尋常地增高,再加上血液中氰化血紅蛋白的形成,屍斑常呈鮮紅色。受害者由於缺氧,唇部常常發紺。氰化物可透過消化道、呼吸道、皮膚以及注射血管等方式進入體內。當大量氰化物進入體內後,受害者會在數秒鐘內迅速昏迷,幾分鐘後即出現呼吸、心跳停止,呈「閃電式」死亡,也是氰化物中毒致死的典型特徵。

解剖屍體時,可見血液不凝固,血液、肌肉均呈鮮紅色,體內可聞到苦杏仁味。此外,消化道、呼吸道、局部皮膚或注射部位會出現腐蝕現象。「如果有一種毒素幾乎能成為毒藥代名詞的話,非氰化物莫屬。」一位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專家說。有人甚至認為,氰化物簡直就是毒物之王!

《法醫毒物分析》認為氰化鉀的致死劑量在五十~二百五十毫克之間,與砒霜(As2O3)的致死量貌似差不多。不過是否致死,還需要看血液中的濃度。具體地說,如果口服氰化鉀固體,約三分之一顆普通膠囊或半個小硬幣大小的粉末量,幾乎就肯定可以置人於死地。如果考慮的是最小致死劑量,那麼米粒大小的氰化鉀粉末就足以致死。辛姆勒吞下的應該大於這個劑量,立即死亡可謂必然。

由於氰化物的毒性如此強烈,「威名」早已超出了醫療界、工業界,漫畫《名偵探柯南》中,柯南經常會聞一聞死者的嘴,如果是苦杏仁味,他的判案進度便會快速提升。

二戰期間,納粹德國曾用氰化物在數個集中營內殺害數以萬計的猶太人,在人類歷史上留下最沉重黑暗的一筆。這一切,正是在辛姆勒眼皮底下進行的,而他最後也選擇用氰化物來逃避審判與懲罰。

POPE VISITS AUSCHWITZ-BIRKENAU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奧斯威辛集中營入口。

歷史上用毒物殺人或自殺的選擇很多,可謂林林總總。就中國而言,一部歷史幾乎每個角落都有毒物的鬼影若即若離,甚至衍生出「引鴆止渴」的成語。當然,想像力不免誇大,自然界沒有一種鳥類的羽毛可以被製成毒物。

但是,這並不妨礙古人使用行之有效的毒物。呂后使用毒飲,硬生生害死了情敵戚夫人的兒子趙王劉如意;「白痴皇帝」晉安帝司馬德宗被臣子用毒物毒死;一代「詞帝」李煜相傳死於宋太宗的「牽機藥」(含有中藥馬錢子成分),死狀極為慘烈;近代北洋水師戰敗於日本,高級將領如丁汝昌、劉步蟾等人均服鴉片自裁;而光緒皇帝近年被科學鑑定出死於砒霜中毒。到了現代,不少名人皆選擇服用超量安眠藥,以此與人間告別。

然而,若和氰化物相比,這些毒物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就拿很常用的毒物砒霜來說,相比於氰化物,服用砒霜大約需一小時才會出現中毒症狀,且要等到數小時後才會死亡,甚至拖到次日。由於它要在消化系統走一個過場,也就給醫師留下了充足的搶救時間。同時,砒霜的水溶性也比氰化物差很多,不容易製成溶液讓受害者迅速吸收。此外,砒霜進入消化道後,受害者通常會腹痛劇烈難忍,死得極其痛苦。同樣是找死,納粹分子是不會自虐的。

安眠藥也很常用,缺點是致死所花費的時間可能更長,如果辛姆勒想用這種舒舒服服的辦法一睡不醒,估計不太實際,因為第二天就會被盟軍拉去洗胃、折騰一番。

綜合來看,氰化物的確是很「優秀」的毒藥,見效快,毒效徹底,比起吞服鴉片半死不活有效多了;若比於自焚、跳樓、墜海、切腹,痛苦程度則大大減輕,雖然看起來不那麼壯烈,配不上「烈士」頭銜。

二戰期間,被捕的特工常使用氰化物自殺以避免慘遭敵方酷刑。納粹領導人赫爾曼.格林(Herman Goering)在紐倫堡審判中被判絞刑,但在執行絞刑前一晚以氰化物自殺。柏林被攻克前不久,希特勒為了與情婦伊娃.布朗同歸黃泉,也吞食了一粒氰化物膠囊,並在咬破膠囊的同時朝自己太陽穴開了一槍,雙重自殺,包準管用!

二○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之兄金正男,在馬來西亞機場遭遇不明身分者襲擊,臉部被突然噴灑和塗抹劇毒物質。雖然遇害者曾經報警,並一度被帶到臨時診所,但病情急轉直下,最後在送往醫院途中死亡。經過驗屍後,馬來西亞警方根據化學武器分析相關部門提交的初步報告,於二月二十四日發布公告,稱遇害男子眼部黏膜與臉部的擦拭物是VX神經毒劑。這是一種劇毒的有機磷酸酯,為無色無嗅的油狀液體,外觀類似機油,首先被英國人開發出來並應用於戰場,可以經過皮膚黏膜直接進入人體,毋須口服和注射,吸收後會隨著血液循環分布到各器官和組織,重度中毒者最後往往死於呼吸中樞抑制與呼吸肌麻痹導致的呼吸衰竭。相比氰化物,VX神經毒劑可謂青出於藍!

辛姆勒——錯綜複雜的矛盾體?

氰化物或許無處不在,它自然存在於某些食物和植物裡。比如香菸,只不過香菸內的氰化物含量很低,不至於致死罷了。氰化物一無是處嗎?當然不是。做為重要的化工原料,氰化物被廣泛用於塑料生產、膠卷沖洗、從礦石中提取金子、殺死害蟲、電鍍等領域。

氰化物背負著魔鬼一樣的罵名,其實只是人類過度貪婪而導致汙染蔓延而起,並被別有用心者拿來做為殺人或者自裁的工具,以至於化學成分本身也顯得臭名昭著。

許多人以為辛姆勒可能是個瘋子,是僅次於希特勒的狂人,辛姆勒有正常的一面嗎?

就外表而言,此君儀表斯文,一副金絲眼鏡、一頭有點過早稀疏的短髮,還有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睛,多少增添了些許學者的感覺。的確,他生於虔誠的天主教家庭,年輕時鑽研過學問,還跟隨父親辦過農場和養雞場,並為此專門修讀了農學專業,可惜半途而廢。

他下令建造集中營和滅絕營,屠殺了幾百萬猶太人,但據說在現實生活中,他是個動物保護主義者和素食主義者。他的女兒古德隆回憶起「摯愛」的父親時說:「他是一個特別可愛的人。」

辛姆勒的日記透露出他更關心午餐吃什麼,而不是為希特勒策劃可怕的屠殺。他甚至看到鮮血就會作嘔。有一次,他在明斯克郊外觀看大規模射殺猶太人的場面時,一名受害者的腦漿濺到他的軍大衣上,嚇得他險些暈倒。

他也會「大義滅親」。堂侄漢斯是一名黨衛軍中尉,有次因酒醉而洩漏了重要情報,辛姆勒知道後對他判處重刑。後來漢斯更因言論不當被送入集中營槍殺。對辛姆勒來說,即使有血緣關係,只要有破壞紀律或損及納粹政權的行為,都不應該被寬恕。

這個看似冷酷無情的傢伙,實際上是個軟弱怕死之徒。英軍士兵回憶,辛姆勒的身分被確認後,「他對接下來的命運害怕極了,一心想保住性命。」此人是個「哭哭啼啼的懦夫」,最後因為絕望才選擇了自殺。

說到底,他是有著多重面目的矛盾複合體。

本質上,辛姆勒只是個懦弱的知識分子,如果生在和平年代,或許會成為學者或教師,如同氰化物一樣,發揮應有的積極作用,可惜生於亂世,可惜他不甘心只是個知識分子。

辛姆勒背負惡名,其實是因自身欲念、野心的無限膨脹,因此被希特勒拿來做為殺人的工具,就如氰化物一樣。最終,他還是成了希特勒和納粹主義的殉葬品。

相關書摘 ▶沒有那把產鉗,他不會成為縱橫影壇的席維斯史特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譚健鍬

疾病也許是名人最見不得人的事情之一,隱瞞則似乎是他們的傳統。希特勒無法自主控制的顫抖、席維斯史特龍的面無表情、史達林清晨起床卻走不出臥室、晚年的莫內再也畫不出繽紛色彩……這些名人到底怎麼了?

善於為古人看診把脈的譚健鍬醫師將再次發揮抽絲剝繭的深厚功力,帶領我們穿越時空,回到獨裁政治家、藝術家、文學家們的醫療現場!透過細膩寫實的現場還原,描述病況、分析病因、講解病理,你將親眼目睹病痛如何改變這些名人的生活、扭轉他們的人生,疾病又如何影響了醫療史與世界歷史的發展。

從小羅斯福總統的高血壓到腦出血,你會發現人類對高血壓的認知不斷完善;從維多利亞女王的無痛分娩到產鉗助產的是是非非,你將重新認識麻醉學和產科學走過的坎坷之路;從艾森豪將軍的冠心病與新技術失之交臂,你將看到勇敢的先行者用神農嘗百草的精神,開啟了征服病魔的新紀元。

杜斯妥也夫斯基、莫內、席勒、巴頓將軍、阿諾史瓦辛格、老羅斯福、葉赫森、邱吉爾、辛姆勒、艾薇塔、戴高樂、納爾遜將軍……讓我們一起打開他們的心扉,解剖他們的靈魂,還原他們的病兆,嗅出世界史裡的「藥水味」!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_立封1018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