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各種奇怪想像:雙重國籍、綠卡、戶籍,與國家認同

台灣人的各種奇怪想像:雙重國籍、綠卡、戶籍,與國家認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人物的國籍問題和居留權問題常常被拿來放大檢視,然而,台灣的人們對於這些議題的認識有許多奇怪的想像,也常浪費許多版面和口水在討論沒意義的事情上。

一個人「原始國籍」的取得有兩種,一種是屬人主義(爸媽是該國公民,小孩就會是該國公民,又稱血統主義),一種是屬地主義(在該國領土出生的小孩就會是該國公民,又稱出生地主義),台灣的規定是屬人。屬地主義的國家比較少,但範圍也不小,整個北美洲(美加)、中美洲、大部份的南美洲國家都是屬地。在屬地主義國家出生的外國人很容易就會取得父母的國籍和出生地的原始國籍。台灣的國籍法是允許「雙重國籍」的,也就是說一個人可以同時持有中華民國國籍之外的外國國籍,不過,若要擔任公務員,則必須放棄外國國籍,這個邏輯是說你不能同時「效忠」兩個國家、為不同政府服務。

然而,雖然我國國籍法的規定只有限制公務員的雙重國籍問題,但每當人們談到公眾人物的外國國籍或者是居留權時,總是會有很多激烈的反應,這顯示出人們對於外國國籍的想像有很多奇怪之處。

綠卡與公民權

首先,第一奇怪的事情是,我國國籍法明明就沒有規定外國的「居留權」問題,但還是整天有人在那邊檢驗政治人物有沒有「綠卡」(美國的永久居留權)。居留權不過就是一個人可以不需要辦理簽證就可以自由出入境另一個國家,然後可以在那邊待著而不需要定時再重辦簽證,如此而已。很多在美國工作、教書的人都會有綠卡,因為只要固定受雇工作一段時間後就可以申請。想想看若有一個企業或組織的員工離開美國去出差、參加個研討會、或回個國探親,然後新的簽證辦不下來而沒辦法返回工作崗位,對原雇主是很麻煩的事啊!同樣邏輯當然也適用其他國家的永久居留權。

前總統馬英九在競選時被大家批判「擁有綠卡」,這本來是一件很無聊的事,但他的問題出在誠信,明明就有綠卡但硬要說沒有,還發明「自動失效說」這種新奇的理論,還被人發現是被爆料後才默默去辦理放棄手續。很可惜他當時沒有選擇大方承認以正視聽,所以類似的爭議以後還是會不斷出現浪費大家的注意力。再次強調,擁有綠卡本來就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美國國籍是種特權嗎?

第二奇怪的事情是,大家對於「美國國籍」這件事情有非常「特別」的想像,往往也會有各種奇怪的批判標準。為什麼美國要採取「屬地主義」的國籍規定呢?這是源自於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為了保障被販賣至美國的黑奴下一代的人權,因此才有了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讓幾乎所有的在美國領土或是屬地出生的人,都可以獲得美國國籍(除了引渡犯人的小孩,或者是外交人員的小孩之外。可參考這篇菜市場政治學文章)。
 
美國是台灣人出國留學的最主要國家,每年大約有超過兩萬人赴美學習,同時也有非常多人在美國工作,而父母在美國期間生下來的小孩自然就會有美國籍了。另外還有媽媽專程到美國去生小孩,這被稱做定錨寶寶,台灣的定錨寶寶一年大約是400-600人左右。整體來說並沒有一個官方數據統計到底有多少台灣人持有美國國籍,估計數字從十萬到八十萬都有。

美國國籍當然是很好用的,至少可以省下到美國時的簽證費用,而國籍跟居留權最大的不同在於,居留權只是可以往返與居住,但國籍代表著公民權,例如成年後可以去投票與選舉之類的。在近年美國推出「肥咖條款」(FATCA,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針對所有公民進行全球大追稅之前,持有美國國籍幾乎沒什麼成本,所以,有美國籍的人根本沒什麼必要去把它放棄。放棄需要時間跑程序,還要繳錢哩!要交給國務院$2,350美元,超過七萬台幣,這筆費用還真不是普通霸氣。所以,沒事幹嘛去放棄啊?

不過,因為近年的追稅愈追愈兇,持有美國國籍的成本愈來愈高,以致於放棄美國國籍的人也愈來愈多,其中包括英國外相Boris Johnson。大家能想像堂堂大英帝國的外交部長竟然是美國公民嗎?他在紐約出生,所以一直持有美國國籍,直到今年(2017)才放棄,因為不想要再被美國追稅。所以說,英國的國籍規定比我們還寬,即使是公職人員也是可以雙重國籍。美國也是如此,沒有法律禁止雙重國籍的美國人在海外任公職。這部份就是每個國家會有自己的規定。

雙重國籍就是不愛國?

事實上,持有外國的國籍(尤其是那種一出生就取得的原始國籍)、居留權,跟一個人「自我認同」的國家是哪一個,從來沒有直接的關係。很多時候,護照、居留權,不過就是一個旅行的文件而已。如上所述,如果持有外國國籍沒什麼特別成本,那當然沒有必要去辦理放棄。而我們的法律規定要擔任公職就不可以擁有雙重國籍,這是很簡單明瞭的事情,所以,有很多人要擔任公職之前、或競選公職之前,就去辦理放棄外國國籍,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完全不值得大驚小怪。先前國民黨立委李慶安是在擔任立委期間被發現持有美國國籍,因此被解職。在這之前她已經擔任超過十年的公職,包括市議員和三屆立委,但高等法院判她「詐欺」之訴無罪,所以也不需返還薪水。

對於一個國家國籍的「工具性認同」跟「情感上的認同」從來就不是一樣的事情啊!認同某個國家的制度,也不是持有該國國籍的必要條件(不然的話現在那些希望中共趕快來統一台灣的人們不就自動要喪失中華民國籍了?)在法律上來說,原始國籍的取得要件就是屬地或屬人這兩大類,而原始國籍本身跟愛不愛國更是完全沒有關係。

戶籍、國籍傻傻分不清楚

再話說回來,這陣子另一個熱門話題是台灣人盧麗安一家投入中國共產黨擔任黨職,然後陸委會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九條,將她們除去「戶籍」。注意,是「戶籍」喔!不是國籍,所以她們一家人的「國籍」還在的。

結果很妙的是,各大立場偏藍的報紙、粉絲專頁、名嘴們,到今天都還在罵蔡政府不該「報復性」地撤消盧麗安的戶籍(其實只是依法行政而已啊),陳長文大律師還說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違憲(可是,這不是國民黨時代訂定的嗎?而且如果認為違憲為什麼不請立委提釋憲呢?)還說為什麼我們要阻止人民遷徒自由(其實沒有阻止啊!現在要到國外,包括中國大陸,去工作或是去任公職什麼的,都是個人自由,沒有人阻止)。

做任何事情本來就會有機會成本,現在台灣人選擇「投共」的成本已經很低了,不過就是失去「戶籍」(和健保)而已,要回復也是可能的。這不過就是一種個人選擇,我們都該尊重。以前兩蔣獨裁時代只要被舉報有「親共」的思想就可能吃上牢獄之災,從此「被消失」的更是大有人在,更不用說還要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擔任黨職了。現在國民黨和其支持者整個立場倒轉,拚命罵蔡政府對投共者除籍太粗魯。我實在很不懂,為何簡單的依法行政卻要搞得這麼複雜。最基本的還是先把戶籍和國籍搞清楚再說吧!

加入外國國籍、投共,與雙重國籍

像盧麗安這樣的例子,理論上是屬於「後天取得」別國的國籍,又稱做歸化,或者叫做「加入外國國籍」。不過,由於我們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兩岸是兩個地區而非兩個國家,所以在性質上是比較特別一點。然而,最神奇的是,有超多(泛藍立場的)人們在罵說「台灣不是可以允許雙重國籍嗎?怎麼可以對加入共產黨的人除籍!」先不提戶籍國籍傻傻分不清楚這件事,也不提這不過就是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裡面的規定依法行政這件事,這樣子主張的人們,不會真的是要支持「兩國論」並且廢除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吧?

絕大多數所謂「台獨份子」應該都會覺得很支持這樣的想法,因為兩岸本來就是一邊一國,所以如果有人要加入中共、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護照與國籍,理論上應該比照我們對其他國家那樣子允許雙重國籍才對。要知道的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就是在法律上將兩岸定位成「兩個區域」而不是國家,這是一個妥協的藝術,其實早就違反政治現實。基本上中國也不會允許台灣將兩岸定位成兩國,因為那就是標準的「台獨」了。以往只要台灣的領導者講到類似「兩岸是兩國」這樣的論述時,中共官方都會一整個氣噗噗,結果現在台灣的各泛藍意見領袖都在大罵蔡政府怎麼可以除掉人家戶籍、台灣不是應該要允許雙重國籍嗎!看在負責對台統戰事宜的中共官員眼裡,臉上大概都是滿滿的「三條線」吧。

我個人是舉雙手贊成改掉或廢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啦!這其實是「國家正常化」的一部份。就把中國視為一個「外國」啊!明明就是兩個國家,但卻還是要講「兩區」,把中國視為外國就不會有什麼除戶籍的問題了,而且也正是現有各大泛藍立場的意見領袖大聲疾呼的事情。

要歸化到外國的人們有沒有需要放棄原來的國籍呢?這就是看各國的規定了。根據內政部的統計,近年辦理自願放棄我國國籍而加入外國國籍的人當中,都是以韓國為首(大約就是兩三百人)、日本為次。以2016年來說一共有六百多人失去國籍,其中約94%是自願放棄的。就算是要歸化的外國要求要放棄國籍好了,其實我們的「放棄中華民國國籍」程序很簡單,就是繳交一些文件而已,我們也幾乎沒有在阻止人民到其他國家任黨職或公職的,唯一只有限制中國,畢竟兩岸在名義上仍然是軍事對峙的狀態、中共還是整天說要統一台灣,所以阻止國民前往任黨職與公職應該不為過吧?

再說,即使是投共者我們的法律也只有規定除去戶籍而非國籍。現在,人們要「選邊站」的時候程序已經很方便了,到駐外館處辦理的時候費用好像也只要30美元之類的,跟美國國務院誇張價格比起來是否有點太佛心?

小結

國籍問題往往會引發激烈的口水戰,但隨意瀏覽一下就能發現很多人其實對於國籍、戶籍、居留權等概念都不太清楚,而且往往是依照跳動的標準在罵人。例如,有些人可以一邊罵說政府應該要允許加入中國共產黨任黨職的人雙重國籍,一邊又罵某些因為準備投入選舉而辦理放棄外國國籍的人們不愛國。這不是雙重標準,什麼才是呢?究其所以,國籍與綠卡問題挑動的是人們對於國家認同、愛國、劃分你我不同群體的敏感神經,又常被媒體或政客拿來炒作,因此總會引起很大的反應。但很多時候這些事情對於公共事務的討論幫助相當有限,反而是浪費了太多無謂的版面,實在可惜。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