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旅行社老闆不起訴確定,家屬只剩這一招救濟手段?

蝶戀花旅行社老闆不起訴確定,家屬只剩這一招救濟手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司機當天確實連續工作超過10小時,但即使過勞,檢方也無法提出具體事證去證明超時工作與肇事有絕對的因果關係。

(中央社)
士林地檢署偵辦蝶戀花旅行社遊覽車翻車33死案,認蝶戀花創辦人周比蒼父子等八人罪嫌不足,處分不起訴。被害人家屬向台高檢聲請再議日前遭駁回,周比蒼等人不起訴確定。

國道五號今年2月13日晚上近9時發生嚴重車禍;經過調查,這是由「蝶戀花旅行社」承辦的武陵農場賞櫻團,傍晚結束行程準備北返時,疑似因車速過快翻落邊坡,造成33死11傷的大型傷亡事件。

事發後,63名被害人家屬及11名傷者控告蝶戀花旅行社及負責人周比蒼父子、員工、友力通運公司負責人黃河清及肇事司機康育薰、蕭姓導遊等人,提出過失致死等罪嫌告訴。

士林地檢署9月4日偵結全案,認定超速是肇事主因,但司機康育薰已身亡,依法不起訴。檢方認為,本件連續出勤及超時駕車,以致晃神疏忽而未減速過彎只是「肇事的可能原因之一」,而非唯一必然原因,周比蒼父子等人犯嫌不足不起訴。

被害人家屬不服,10月向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聲請再議。11月6日,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認為士檢調查已完備,再議無理由,駁回聲請。

《自由時報》報導,檢方認為行車紀錄器及沿途監視器皆顯示康育薰正常駕駛沒有異狀,倖存團員也證稱行車平穩,沒有忽快忽慢或急煞的狀況,難認康育薰因超時工作,恍神疏忽肇事,除非有其他積極證據,否則未達起訴門檻。

《三立新聞網》報導,檢方調認為,康姓司機確實連續工作,且案發當天工時超過10小時,但即使過勞,檢方也無法提出具體事證去證明超時工作與肇事有絕對的因果關係,因此旅行社及遊覽車公司沒有刑事責任。

目前被害家屬的司法救濟途逕,只剩下向士林地院聲請「交付審判」一途;另可向周氏父子等人提起民事求償,爭取賠償死者家屬及傷者損失及慰撫金。

綜合《天秤座法律網》《刑事訴訟法》解釋,蝶戀花死傷者家屬最後的救濟途徑「交付審判」,是不起訴處分的最後救濟途徑。

當告訴人不服檢察官所做「不起訴」或「緩起訴」,向上級檢察署聲請「再議」又遭駁回,此時可依《刑事訴訟法》第258-1條的規定,委請律師具狀,向案件管轄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

告訴人若想要聲請交付審判,要在收到處分書後10天內委任律師,向有管轄權的第一審法院提出理由狀來聲請,不能由告訴人自己或隨便撰寫書狀。

法院收到交付審判聲請案後,由合議庭法官審酌,若認為聲請理由不備,就駁回聲請,此時案件就以不起訴的內容告結,告訴人不得再提抗告;若合議庭認為理由完備,就裁定案件交付審判,此時案件是同被「提起公訴」,法院將傳喚被告、公訴檢察官開庭,程序大致與一般進入審理程序案件相同。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