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民主與聯邦主義,造就亞歷桑那州成為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車實驗場

美國的民主與聯邦主義,造就亞歷桑那州成為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車實驗場
Photo Credit: Waym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歷桑那州能變成無人車的實驗場,處於人類科技的最前沿,靠的正是主政者的態度。而美國的民主,搭配獨特的聯邦主義,不但不會阻滯科技發展,反而繼續帶領人類前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Google的無人車部門Waymo宣佈開始在亞歷桑那州接受Uber式的服務,鳳凰城都會區的居民可以加入無人車叫車的服務,當Waymo的「實驗品」。Google是最早開始無人車偉大計劃的公司,目前看來也走得最前面,Waymo的車,不像Uber或是其它的無人車,都要有工程師在駕駛座以防萬一,Waymo車上沒有他們的人,如果路上有狀況,乘客按一個按紐,無人車會慢慢、安全地靠路邊停車。

全面無人車的時代,會來得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快。走到那一步,除了科技的發達外,還要有政府政策的配合,而亞歷桑那州能變成無人車的實驗場,處於人類科技的最前沿,靠的正是主政者的態度。而美國的民主,搭配獨特的聯邦主義,不但不會阻滯科技發展,反而繼續帶領人類前進。

但亞歷桑那為什麼可以這麼特別?

去年底Uber在舊金山的無人車實驗車隊,被加州政府禁止運作,Uber幾天內就連人帶車,整個車隊搬到亞歷桑那重起爐灶。亞歷桑那的州長Doug Ducey,很高興地謝謝加州州長幫忙促進亞歷桑那的經濟,加州管得越嚴,亞歷桑那就能吸引更多的高科技進駐。

這也不是第一次Ducey幫Uber一把。《紐約時報》報導,2015年初,鳳凰城正準備迎接超級盃比賽之際,州長聽說州標準局準備進行臥底行動,在觀光客最需要叫車服務的時候,把Uber和Lyft這兩大叫車服務給廢了。Ducey州長非常生氣,馬上把標準局的主政官員給炒了,他說如果真的取諦的話,「那就傳送了正好和我們想傳達相反的訊息。我們需要告訴Uber、Lyft和其它矽谷的創業家,亞歷桑那州歡迎新的點子。如果我們州有標語的話,那應該寫有『開門作生意』這樣的話。」Ducey不只把標準局長炒了,還把整個標準局給廢了。而原本在亞歷桑那州偷偷運營的Uber和Lyft,在當年四月,就全面合法化。

Uber和Lyft的高層很高興地謝了Ducey州長,但Ducey這個民營企業執行長來的州長,才剛開始他的科技願景。當年八月,Ducey簽了州長令,全面支持無人車的實驗。州長令裡規定,只要車裡有一個乘客有駕照,車子有基本的責任險,任何無人車都歡迎在亞歷桑那的路上行駛,沒有其它的限制。自此,亞歷桑那成為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車實驗場,所有有點眉目的無人車科技公司,全都在鳳凰城附近集合。

讀到這裡,你大概想,這麼大膽,道路安全怎麼辦?

當然,會這麼想的民眾佔絕大多數,這也是為什麼五十州裡,只有一個州這麼做。大部份的人,面臨這種科技,這種「想像得到的危險」,要求政府監管,要做到滴水不漏的安全程度才准放行。這種心態無可厚非,但其實見樹不見林。美國每年三萬多人死於車禍,那是三萬多個破碎的家庭。全面無人車來到的那天,就是一年三萬多人不會死於交通意外的那天。越早走到那天,對人類的助益越大。說實話,現在讓無人車試行,真會有一年三萬多人死於無人車嗎? 絕無可能。我寧可相信Google這種得把計劃成敗放在心上的大公司,也不相信政府監管的能力。

當然,實驗的意思,就是不要孤注一擲,少數人先行,再讓多數人來。這就要說到美國聯邦主義的美好了。放諸世界的政治制度,如果是民主的,大概不敢在國家層面全面放行無人車。獨裁國家當然敢,但大多數的時候,是把全國賭在一個未知的未來,成敗全國一起擔了。大的如共產制度,小的如軌道寬度、科技標準,我們看到許多行動很快的獨裁政府,有時候成功,大多時候失敗。那還是新加坡或是中國共產黨菁英治國的時候,才有可能大膽前進。一般的獨裁國家,官僚治國,多半是像亞歷桑那的標準局長一樣,拿著雞毛當令箭,科技想進步,門都沒有。只有美國的聯邦主義,又有民主的好,又可以有大膽前進的可能。

已故的大法官Louis Brandeis說,在聯邦主義下,「一個州,如果州民願意的話,可以當成實驗室,試試新奇的社會和經濟實驗,而不會危害整個國家。」亞歷桑那州選出了個重商的州長,修理了官僚,帶來了無人車和其它高科技,試驗成功了,全世界都會跟進,而亞歷桑那獨取巨大經濟利益,失敗了,甘願選,歡喜受,也讓其它州不至於走冤枉路,挺好。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