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家屬能商量所有煩惱的「友善之鄉」:日本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家照護

讓家屬能商量所有煩惱的「友善之鄉」:日本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家照護
從「友善之鄉」的和室可以看見設有涼亭的日本庭院(神奈川縣座間市栗原中央四丁目)|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照顧者玲子而言,「鄉」是什麼呢?「是家屬能夠商量所有煩惱的心靈寄託。就算辦不到的事情我也敢說出口。」

文:朝日新聞2025衝擊採訪小組

失智症的母親也能放心

打開玄關的拉門,屋內頓時飄出令人懷念的家常菜香味,以及溫暖的氣氛。客廳裡使用者們正坐在六角形的木桌旁。桌上擺著燉菜與點綴了番茄的午餐,還有用刀切碎或用果汁機打碎的食物。

筒井澄子(57歲)向其中一位使用者田尻文結女士(94歲)問道:「腰痛怎麼樣了?」文結女士溫和地笑說不打緊。

旁邊另一位女性哭著表示想回女兒身邊。職員安撫著說:「您女兒在上班啊。她要您吃完飯再回去呢。」這裡有不少失智症惡化的人。彷彿彼此呼應般,周圍的使用者們也開始躁動起來。筒井開車帶著幾個人到附近兜風。

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家照護「友善之鄉」(下稱「鄉」)位於神奈川縣座間市栗原中央四丁目。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家照護主要以日間照護為中心,由固定的職員協助使用者的在宅生活,並視高齡者與家屬的狀況配合同業提供到府照護及寄宿服務。除了「鄉」與「友善之家」兩處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家照護設施外,筒井的公司還經營了市內三間日間照護機構。

「鄉」由透天厝改建而成,不僅感受得到家庭式的氣氛,裡頭還有和室。緣廊外可見設有涼亭的庭院。招收人數上限為二十五人,目前有二十人登記使用。十五位日間照護的配額幾乎天天額滿。「鄉」也接受乘坐輪椅及臥病在床的人,還有一人使用胃造瘻管。使用者平均年齡七十九歲,需照護等級平均在四左右。浴室裡也設有輔助升降椅。文結女士屬於最需要照顧的「需照護等級5」。平常由同住的長女池田玲子(67歲)負責照顧,不過玲子本身也被判定為「需照護等級1」,即所謂的「老老照護」。

文結原本住在神奈川縣大和市,丈夫早已過世。雖然玲子住在三十分鐘車程外的地方,但每天都會打電話關心母親的狀況。某天夜裡,文結高燒四十度而住院。這件事情讓玲子下定決心與母親同住。玲子是家中三個孩子的長女,她認為自己應該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

同住後文結開始慢慢出現失智症的症狀。每天文結老是喊著想出去找哥哥,玲子只好指著外頭昏暗的天色告誡她不能出門。過去文結曾獨自外出遊蕩,四、五個小時都不見蹤影。

大約十年前左右,玲子委請照顧管理專員幫忙,和文結參觀了幾處日間照護機構,希望能為她帶來新的刺激。

到了最後一間時,玲子問道:「媽,妳覺得怎麼樣?」文結回答:「我要來這裡玩。」那並非筒井當時經營的日間照護機構。

二〇〇九年十月,文結改為使用「鄉」的照護服務。筒井希望能提供溫馨的家庭式照護,而玲子也贊同她的理念。

「鄉」距離自家約三十分鐘車程。雖然主要使用日間照護服務,但玲子身體不適或外出旅行時,文結也會在此寄宿。過去職員還曾在文結出院後到府照顧她。

由於「鄉」全年二十四小時提供多種照護服務的搭配,在文結症狀惡化的情況下,「鄉」成了很大的助力。

最好不要勉強

十年前蛛網膜下腔出血後,玲子行走時必須撐拐杖,生活上也要注意控制血壓,避免產生壓力。過去玲子試圖獨力照顧「需照護等級五」的母親文結,不過如今她認為,為了母親與身邊的人,自己最好不要過分勉強。「要知道自己的行動比想像中更不方便。」玲子每天都這麼告訴自己。

隨著失智症的症狀惡化,文結經常外出遊蕩,害玲子連日來都沒辦法睡覺。夜裡尾隨著文結一會兒後,玲子在路邊問道:「要喝茶嗎?」文結回問:「可以嗎?」玲子說:「當然。」玲子把文結帶回家中端茶出來給她喝,接著又問:「不介意的話,要不要睡那裡的床呢?我不介意喔。」文結根本不知道玲子是自己的女兒。

當玲子身體不適時,便使用「鄉」新推出的「寄宿」服務,讓文結在設施內過夜,由日間照護的同一批職員照顧。

雖然長照保險的使用費是定額制,住宿費卻是另外計算。這裡住一晚要花三千一百五十元日幣,餐費另計(一餐三百七十元到六百三十元不等)。

玲子說:「多虧友善之鄉體諒家屬照護上的負擔,我總算能安心睡覺了。」有時玲子會讓文結連住幾天,以便去找住在義大利的女兒。

當文結需要密集照顧的時候,例如住院療養傷病出院後,這時就會使用「到府訪問」服務,由日間照護的同一批職員到府換尿布及協助用餐等等。

讓家屬敞開心胸的地方

「顏色好美喔。」玲子拿起蕾絲花及馬蘭聞香,然後細心地慢慢插好。她的樂趣是日間照護機構每週舉行一次的插花教室。

母親文結週日至週三在「鄉」寄宿,週四至週六再返家生活。在家時母女倆偶爾聊天,偶爾一起出去散步,順道去美容院光顧。為減輕玲子照護上的負擔,筒井與照顧管理專員討論後逐步增加了寄宿的次數。

ball-2585603_1280
Photo Credit: StockSnap@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文結女士每月的照護費將近二十萬日幣。其中包含「鄉」的長照保險服務使用費,以及額外的寄宿費與餐費,另外還有紙尿布的費用等等。玲子從不排斥照顧母親。她認為反而是多虧了母親,自己才會特別注意健康。

不過日子並非總是風平浪靜。

二〇一四年一月,文結在家時突然說想要走路。她自行掀開被單,踩著巍巍顫顫的步伐試圖走向廁所。玲子從背後觀察時覺得應該不成問題。

上完廁所後,玲子讓文結坐到電視前的沙發上。可是當她去整理被單時,原本在看電視的文結卻突然不見蹤影。就在玲子心想「完了」的瞬間,文結已經再次走向廁所,並在門前摔了個四腳朝天,造成腰部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