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雷艦契約寫「預算通過再付款」,國防部為何挪用24億給慶富?

獵雷艦契約寫「預算通過再付款」,國防部為何挪用24億給慶富?
Photo credit:截圖自玄史生 Wikipedia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立為表示,她在立法院獵雷艦調閱專案小組中查閱相關會議資料發現,會議中國防部也是在討論「提早撥款給慶富合不合法」及「如何從各軍預算中調整出24億元履約款」,而不是「如何依照合約拒絕付款給慶富」。

國防部遭質疑預算未通過就挪用其他計畫預算支應獵雷艦案,國防部昨(14)日表示,獵雷艦第三期部分款項是依法辦理,今日卻立委卻拿出《獵雷艦採購契約附加條款》反駁國防部說法,並質疑,能動用那麼大筆款項,一定有更高的高層牽扯其中。

(中央社)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昨日舉行記者會,國民黨團副書記長呂玉玲表示,2017年國防部獵雷艦專案第三期履約款24億元早已被凍結3億8,000萬元,竟在2016年12月預算還沒審查通過前,就先挪用其他計畫的預算來支付慶富造船。

國防部昨晚間發布新聞稿表示,海軍獵雷艦案第三期為船殼脫模,慶富公司於2016年9月27日完成,經海軍審查符合合約付款要件,應給付款項24億2,085萬元,其中海軍檢討調整13億6160萬元,不足10億5,925萬元呈報國防部協助。

國防部表示,依《政府採購法》第73-1條,此案屬已完成驗收應付款,國防部即協助檢討同一分支計畫內,陸軍通用直升機軍購案款4億5,000萬元及「管制預算」6億925萬元支應。

國防部指出,有關「管制預算」運用,是依《預算法》訂頒「國防部所屬單位預算調整管制作業規定」,獵雷艦第三期部分款項以「管制預算」支應,不僅依法辦理,並符合預算調控支用規範,也是行之有年的作法,絕無不法及不當挪用,也無外界報導「國防部受高層施壓撥款」。

國防部指出,海軍獵雷艦2017年度預算38億8,136萬元遭立法院決議凍結1/10(3億8,000萬元),此一款項迄今未獲同意解凍,預算仍管制未動支。

《聯合報》報導,雖然國防部強調是依照《政府採購法》依法給付,不足的部分是依照《預算法》規定的「管制預算」支應,但查閱《獵雷艦採購契約附加條款》,其中明文保障國防部無義務提早支付超出當年度預算上限的款項。

雷艦採購契約附加條款中的「給付條件」中明文表示:「甲方與甲方代理人(國防部)對乙方(慶富公司)提早完成之階段工作,並無義務提早支付超出當年度預算上限之價款」;換言之,國防部因2016年編列預算不足,並無義務付錢給慶富。

呂玉玲並表示,她在立法院獵雷艦調閱專案小組中查閱2016年底第三期履約款的相關會議資料中,國防部也是在討論「提早撥款給慶富合不合法」及「如何從各軍預算中調整出24億元履約款」,而不是「如何依照合約拒絕付款給慶富」。她質疑,到底是誰能夠一次調動三軍武器預算,海軍的說法不斷被推翻,後面一定有更高的高層牽扯其中。

實際查詢國防部所說的《政府採購法》第73-1條,條文寫明「除契約另有約定外,應依下列規定辦理」,因此,如果《獵雷艦採購契約附加條款》對超出預算的款項有規定,那麼應該以契約條款為優先,而不是以《政府採購法》為理由急著付款給慶富。

《風傳媒》報導,呂玉玲質疑,2016年12月同一個時間,慶富正在大陸投資東山島,恐怕是因此需要大筆資金,不過背後究竟是誰要求國防部配合慶富,一定有更高的高層牽扯其中。

國民黨立委曾銘宗也表示,合約載明海軍能夠延緩支付,但為什麼仍要支付?背後到底是受誰指示?他質疑,恐怕是慶富副董事陳偉志進入總統府「喬」之後,就同意付款。

《自由時報》報導,總統府強調,在蔡政府去年520上任後至今,包含總統、副總統辦公室、總統府秘書長、兩位總統府副秘書長及辦公室、國安會秘書長及三位國安會副秘書長等辦公室相關會客記錄,並沒有與陳慶男父子聯繫,或者會面之記錄。

而府方也清查近年來總統府五長會見訪客紀錄,發現陳慶男父子,包括已經因案滯留國外的大兒子陳偉郎,在馬政府執政期間,多次成為馬、吳宴會座上賓。陳慶男的首席軍師、慶富財務顧問黃高明也隨同入府,並在聯貸會議前夕的敏感時刻,與時任副秘書長的熊光華會見。

除了清查五長外,總統府也同步清查所有局處訪客紀錄,發現2016年9月,陳慶男父子曾向時任公共事務室主任李南陽(現任總統府第三局局長)、新南向辦公室黃志芳(時任外交部長),提出拜訪申請。

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在15日中午指示政風處就李南陽、黃志芳及兩人當時的秘書等相關人員進行調查,政風處也於傍晚完成相關約談。黃志芳表示,陳慶男有提到海軍造艦計畫合約太嚴格,因與黃職責無關,故未有任何回應。李、黃兩人皆向政風處表示,會面過程中陳慶男父子並未提出任何要求協助事項。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