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蒐集「虹膜」遭批人權倒退,鍾佳濱決定撤回提案!

修法蒐集「虹膜」遭批人權倒退,鍾佳濱決定撤回提案!
Photo Credit:afri.@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鍾佳濱今(16)日將提案撤回調整,之後會再徵詢各界意見,爭取連署立委支持,重新提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立委鍾佳濱在11月15日提出《戶籍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主張國家應蒐集國民自出生至死亡都不會改變的生物資料如「虹膜」,供辨識身分之用,取代隨身攜帶身分證,以利警察盤查、身份辨識,但因為有強烈「警察國家」遺緒,遭質疑「人權倒退」,有「違憲」之虞。

查詢立法院議案明細中,可以看到提案人鍾佳濱在關係文書的說明裡指出:

  1. 國家與人民之間依法律而生若干權利義務,為使國家履行義務順利、提升行政效能,增進、人民使用政府提供之服務之便利、國家應蒐集國民自出生至死亡都不會改變的生物資料(如:虹膜),供辨識身分之用。
  2. 建置容貌資料庫後,公務員得直接以容貌辨識、查驗人民身分,已無強制要求人民攜帶身、分證之必要,惟人民得依本法申請身分證。

提案人:鍾佳濱

連署人:莊瑞雄、黃偉哲、何欣純、吳思瑤、蘇巧慧、鍾孔炤、羅致政、劉櫂豪、吳秉叡、趙正宇、葉宜津、邱泰源、施義芳、李俊俋、Kolas、Yotaka、趙天麟、管碧玲、蕭美琴、陳明文、段宜康、陳素月、周春米、劉世芳。

(2017.11.16. 18:00 更新)

鍾佳濱今(16)日將提案撤回,他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原本的初衷是希望廢除身分證,但考量減少對行政機關的衝擊,才建議透過對隱私影響比較小的虹膜,來取代完整的臉部影像資料,但外界對此有疑慮,加上日前他在內政委員會質詢時,內政部長葉俊榮也說,可以接受沒有實體身分證,因此他將提案撤回調整,之後會再徵詢各界意見,爭取連署立委支持,重新提出。


鍾佳濱日前在內政委員會質詢時關切此事,對於侵犯人權的批評,鍾佳濱則表示,目前蘋果手機iPhoneX最「夯(指熱門)」的容貌辨識系統,就是保存生物特徵,也有部分用戶憂慮個資問題。他說,或許有人質疑政府怎麼可以蒐集虹膜,「只怕政府這個老大哥」,但他也反問,未來在科技社會掌握人類隱私,不見得是政府,而是跨國公司。

鍾佳濱提到,依《警察權職行使法》規定,為查證人民身分,警察得「令出示身分證明文件」,造成很多民怨;目前這套《戶籍法》是「訓政時期」通過的,有非常強烈的「警察國家」遺緒,應該通盤檢討。他提案主張建置容貌資料庫後,公務員得直接以虹膜等容貌辨識、查驗人民身分,未來已無強制要求人民攜帶身分證之必要。

虹膜又稱黃仁,眼睛構造的一部分,虹膜中心有一圓形開口,稱為瞳孔,猶如相機當中可調整大小的光圈,內含色素決定眼睛的顏色。多數的脊椎動物的眼睛都有虹膜。因為每個人的虹膜都是不同的,所以也用於身份標識。

鍾佳濱表示,除了不會透露行蹤,截取虹膜資料需要「近距離」,眼睛閉上就拍不到了,且過程須在人民同意或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相較之下,虹膜比臉部特徵更容易保密,「戴上太陽眼鏡就拍不到了。」

鍾佳濱認為虹膜與其他生物特徵不同,他也詢問內政部長葉俊榮,身分證上為何要有照片?如何確保身分證上的照片是本人?

葉俊榮則認為,「虹膜」的問題是否全面蒐集?第二,是否自願蒐集?這兩件事情非常重要;身分證上要附照片,因為是行使國家公權力的象徵。

葉俊榮表示,「照片終究跟虹膜、指紋還是不一樣」,這些生物特徵的運用,有些是市場機制,有些是個人意願,但大法官第603號解釋為何說不行蒐集指紋?「就是因為強制。」

葉俊榮強調,「問題不在科技,問題在管制」,身分證不是只有照片,還有很多防偽的機制。他同意未來可能未必需要有實體的身分證,但身分確認、隱私保障及國家安全,都必須同步到位,「問題在這裡,而不是科技本身」。

其實在民國94年,就曾由賴清德等85位立法委員提出「強制按捺指紋案」釋憲聲請。

由於立法院在84年制訂通過《戶籍法》第8條第2、3項規定:「請領國民身分證,應捺指紋並錄存,未捺指紋者,不予發給」,行政院在監察院的糾正案後,決定從94年7月1日換發身分證,並開始錄存指紋。當時的民進黨立委認為強制按捺指紋規定違憲,不僅聲請解釋,還請求解釋之前先凍結條文適用,最後大法官在言詞辯論後做成603號解釋,認為戶籍法強制按捺指紋規定違憲而失效。

解釋理由書認為:「指紋係個人身體之生物特徵,因其具有人各不同、終身不變之特質,故一旦與個人身分連結,即屬具備高度人別辨識功能之一種個人資訊。由於指紋觸碰留痕之特質,故經由建檔指紋之比對,將使指紋居於開啟完整個人檔案鎖鑰之地位。」

因為這樣的特性,指紋屬於得以監控個人之敏感性資訊,國家如果要以強制方法大規模蒐集,則其資訊蒐集應屬與重大公益之目的之達成,具備密切關聯之侵害較小手段,並以法律明確規定之。

成大教授李忠憲:已有技術可於一公里外辨識虹膜

成大電機系教授李忠憲提到,虹膜辨識是一個先進的科技,現在的技術非常可怕,CMU Cylab(卡內基美濃大學)已經發展出一個工具,在一公里外被動就可以辨識虹膜,對防治犯罪或是恐怖攻擊是一個非常有用的工具。根據研究機構 SRI International的報告指出,虹膜辨識的準確度比指紋高出1000倍。

但是李忠憲不贊同這項修法,反對將生物特徵資訊放在晶身分證。他說,隱私是最基本的人權,沒有隱私就沒有人權可言。建置這個虹膜資料庫,萬一資料外洩,生物特徵因為一輩子都不會改變,不管是國家機器、犯罪集團、甚至商業公司,都希望能夠掌握到這些資料。國家機器一旦有了這個資料庫,人民的行動隨時可以被追蹤,萬一被濫用,後果會非常可怕。

李忠憲也表示,中國統戰的情形非常嚴重,上至總統市長下至公民,都是他們統戰的對象,中國有《反分裂國家法》,台灣有《反統戰法》嗎?在台灣抓到的中國間諜屢被輕判,在這樣環境下建置此資料庫,考量不能以便利為上。

李忠憲還說,愛沙尼亞的晶片身分證才出現嚴重資安問題,建置虹膜資料庫需高度資安防護,政府資安人力短缺,看來只能靠外包,但《採購法》頂多只能排除中資廠商,一旦失手,全台灣人生物特徵將落入敵手。

他最後強調,許多商用的手機和應用會使用臉部或是虹膜辨識,但是這是小規模而且是在個人自願的情況。iPhone X的Face ID或是安卓陣營的3D感測,雖然手機都會搜集使用者人臉特徵資料,但手機公司並沒有該用戶隱私資料,這些資料不會上傳至雲端,而且在手機內建受到層層的加密保護。這跟政府強制收集個人生物特徵資料是完全兩回事。

台權會呼籲委員撤回《戶籍法》修法提案

台灣人權促進會表示,《戶籍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自11月15日提出至今短短一日,已遭受外界大量抨擊將嚴重侵害國人隱私。

台權會並提出以下三點理由

1. 草案顯已違憲:

大法官早已於釋字第585及603號解釋中揭示,隱私權為憲法第22條所保障之基本權,非重大公益理由不能加以侵害。而當前的修法目的,本為達成人民未來不再需領取實體身份證,從而減少人民權益遭受國家不當侵害的前景;針對這樣的目標,政府本可直接廢除拿取實體身分證,如今卻反以「強制蒐集」全民生物特徵或虹膜為手段,不僅必要性微弱,違反「侵害最小」之原則,更當然明確違反釋字第603號解釋,從而只會進一步強化國家掌握完整個別人民的狀況。

2. 巨大的國家監控風險:

個人資料的特性是一旦脫離自身掌握,就難再挽回;特別是個人面對國家,因資訊不對稱、掌握資訊的能力有限,時常是處於無法確認自身資料是否已遭國家不當利用的處境。而由於虹膜、指紋等生物特徵原則上是個人獨一無二、終生不變的敏感個人資料,倘國家強制建置全民的生物特徵資料庫,又在未來將該生物特徵的識別技術推廣至各生活領域應用,不僅會使全民未來的一舉一動皆受國家掌握,更全然無法預測因此可能產生的危害;如此,不管是對民主社會的維繫,或是言論自由的保障,皆是巨大風險。

3. 釀生嚴重資安危機:

生物特徵資料並非身份證號碼或信用卡號碼,它不可修改或換發,因此外洩所造成的損害通常難以彌補。儘管當前使用生物特徵作為辨別個人身份的服務,的確日益增加,但此乃奠基於個人同意,自願負擔隨之而來的風險。但國家倘強制建立起全民生物特徵的資料庫,不僅可能強迫全民成為駭客的攻擊對象,增加敏感個資外洩的風險,更可能因生物特徵無法修改之特性,強迫全民承擔「永久不可復原」的傷害。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