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遍世界的台灣少棒威名,連漫畫中的查理布朗都希望能比一場

傳遍世界的台灣少棒威名,連漫畫中的查理布朗都希望能比一場
1969年,世界少棒大賽金龍少棒隊(左)與美西少棒隊(右)爭奪冠軍前的留影。|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九六九年金龍少棒隊奪得世界冠軍之後,台灣的少棒隊可說是年年直搗世界少棒冠軍大賽會場。傳遍世界的台灣少棒威名,連漫畫中的查理布朗也要對史奴比(Snoopy)說:「希望有一天能和台灣的少棒隊打一場球!」

文:謝仕淵

世界棒球「三冠王」

一九六九年金龍少棒隊奪得世界冠軍之後,台灣的少棒隊可說是年年直搗世界少棒冠軍大賽會場,金龍之後是一九七〇年的七虎隊,七虎之後為一九七一年的巨人隊,台灣少棒進軍威廉波特已如家常便飯一般。因此,少棒隊攜帶到美國的「大同電鍋」,也不必急著帶回,都委由華僑保管,「明年來的時候可以繼續使用」。傳遍世界的台灣少棒威名,連漫畫中的查理布朗也要對史奴比(Snoopy)說:「希望有一天能和台灣的少棒隊打一場球!」

的確,當一九七四年代表我國的高雄立德少棒隊,再次來到熟悉的地方—威廉波特時,專家早就預估立德隊「實力無可匹敵」,而結果也正如專家所預期,三場比賽下來,立德隊得到三十九分,失一分,三連勝得到冠軍。獲勝的頭號功臣,首推三場比賽擊出四支全壘打、兩場比賽投出二十八次三振的林立祥。面對如此懸殊的實力,因此有觀眾戲稱,以全國選拔賽中得到「精神獎」的金門金城隊應戰,我國應仍是游刃有餘。總之,這年的少棒冠軍,得到得一點也不意外,但特別令人喜悅、激發人心的是,青少棒與青棒的表現,也同樣亮眼。

台灣棒球實力在一九七〇年代後的逐步擴展,事實上建立在少棒熱潮的推波助瀾,金龍、七虎、巨人等少棒球員畢業後繼續升學打球的結果,便是創造另一波以青少棒為主的棒球熱潮。一九七二、一九七三年以美和、華興青少棒為主體的中華青少棒隊,連續為我國摘下世界青少棒冠軍的榮銜。

一九七四年八月中,由曾紀恩教練所領軍的中華青少棒隊,連續第三年進軍在美國舉辦的世界青少棒賽,這支陣中擁有徐生明、李居明、黃廣琪等名將的勁旅,如預期地展現了衛冕者實力,賽程還在進行之際,美國媒體即已認定台灣穩獲冠軍。果然,冠軍賽前夕仍輕鬆上街購物的球員們,於次日的比賽中,以5比1擊敗美南隊,完成三連霸。

於此同時,中華青棒隊則在羅德岱堡的比賽中,出乎意料地一路順遂。

一九七四年之前,台灣青棒從未試圖問鼎世界冠軍,一九七四年夏天選拔代表隊之前,國人因有感於青棒球員的體型與體能已遠遜歐美球員,寄望並不是太高,甚至連辛辛那提紅人隊的球探豪森(Edwin Howsam)來台觀察青棒選拔賽時,都曾指出青棒球員跑壘速度太慢,不足與外國球員抗衡。

對於已在世界少棒與青少棒站穩腳步的台灣而言,世界青棒的桂冠,一九七四年時仍是個不確定的問號。因此,即便中華青棒隊出征前夕已二度擊敗來訪的貝比魯斯棒球隊,但國人仍然認為「中華青棒代表隊懷者姑且一試的心情踏上征途」。

當然,誰也沒料到青棒隊八月十二日在世界盃的「初登板」,備受矚目的投手高英傑就投出了十三次三振,終場以5比0擊敗波多黎各,比賽結果正如媒體下的標題一般:「一鳴驚人」。這一戰,為青棒隊打下自信心,原先忐忑不安的心情,在以11比0擊敗加拿大之後,更加篤定。此後,雖然贏得驚險,但中華隊還是史無前例地囊獲第一座世界青棒冠軍盃。

青少棒與青棒隊奪得冠軍之後,即刻在八月下旬與少棒隊「會師」威廉波特,準備等少棒隊攻下最後堡壘之後,一同凱旋歸國。而這最後的戰場,卻是最輕鬆的一關,於是,台灣棒球史上史無前例的「三冠王」,就這樣手到擒來。

三支球隊返國後所受到的歡迎,一如往常熱烈,一股三冠王熱也由此而迅速地點燃,官方行禮如儀的接見自然不可避免,民眾的熱情也在八月二十六日的返國遊行中表露無遺。

甚且,民間的熱情更有著令人莞爾一笑的表現,例如希爾頓飯店看準三冠頭銜的宣傳魅力,特別將三樓的「明星廳」改為「三冠廳」,並由三支球隊的王牌投手高英傑、徐生明、林文祥親自掛牌。外商SONY則是眼光銳利地繼幾年前的「金龍」電視之後,再以三冠為名,發行限量五百台的「三冠」電視機。其他「沾光」冠上「三冠」、「冠軍」等頭銜的商品,更是不計其數,足見「三冠」之行銷熱力頗有勢不可擋之姿。總之,「三冠王」是一九七四年夏天,所有居住在台灣島上的人,共同擁有的記憶與甜蜜。

整個七〇年代,台灣一共奪得三次「三冠王」,但因為猶如家常便飯一般,熱度遂日趨冷淡。一九七八年是台灣在七〇年代的最後一次「三冠王」,但此時棒球作為喚起國民向心力的功能已不若以往,反而是「十大建設」與出口經濟的榮景,為台灣人找到了另一個尋求自信心的憑藉。當一九七八年以「三冠王」為名發行郵票時,十大建設的背景已喧賓奪主地壓過郵票中揮棒的人物,「三冠王」的意義與熱度已不可同日而語。

綜觀七〇年代「三冠王」在台灣棒球史上的定位,固然有分屬於政治與民眾的不同意義,然而,當我們將郭源治、李來發、高英傑、劉秋農、楊清瓏、徐生明、李居明等日後在八〇年代揚威國際成棒舞台的名字,放在七〇年代少棒、青少棒與青棒的三冠王經驗中檢視,我們才會發現,所有為「三冠王」的目標而奮鬥、或成功或失敗的棒球員,都已是下一階段台灣棒球發展的主力,七〇年代的「三冠王」,原來是八〇年代成棒旋風的奠基石。


棒球運動中的政治運作

有人真的相信「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這句常被政治人物掛在嘴邊的話嗎?台灣棒球熱的興起,固然源於少棒隊員的優異表現,進而連帶激發台灣人的國家認同,然而,翻閱陳舊的政府檔案,赫然發現政府部門在台灣棒球熱興起過程中的刻意運作,從而令人不得不評估棒球熱與政府運作間的關係。因此,棒球的熱戰不僅存在於球場內,球場旁的觀眾席以及外交戰場上,一場因為棒球而開啟的戰爭,也如火如荼地迅速掀起。